七月不在古德伍德,别跟人说你膨胀了
2018-07-19 10:51

七月不在古德伍德,别跟人说你膨胀了

7 月 11 日,英格兰与克罗地亚队的半决赛日,英国的劳斯莱斯工厂决定给全厂职工放个假:提早停工,提前下班,放各位早早奔回电视机前等直播。但是同样是在那几天,有那么一小撮人,明明有实力买张 VIP 球票去现场,却非要守在英吉利海峡边上一座小镇上挤在一起闻尾气……


这里,正是劳斯莱斯总部及工厂所在地,英格兰奇切斯特市郊的古德伍德(Goodwood)


(Goodwood House)


每年 6~7 月(今年是 7 月 12~15 日),古德伍德都会聚集来自全球各地的骨灰级车迷,以及——一大批价值连城、形形色色、脑洞大开的速度机器。不论你爱的是终极豪车,是赛车竞技,还是“工程疯子”,来到古德伍德,保证都能叫你一次性过足瘾。


这场由速度与财富堆砌出的大 party,叫做古德伍德速度节 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Goodwood FOS)



在古德伍德,没人敢说自己贵


赶在今年速度节上全球首秀的重磅嘉宾有:迈凯伦拿出了独家定制的 P1 GT,日产推出的“魔改”战神 GT-R50,阿斯顿·马丁把 V8 引擎塞进了微型车 Cygnet……什么,你说你一个都没听过?正常。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法拉利保时捷兰博基尼,来到了古德伍德,都只能沦为大路货不值一提。



和那些看胸看腿看车模的所谓“国际车展”划清界限,古德伍德是真正“硬核”车迷们的天堂。


和速度相伴的往往还有财富。普通的法拉利保时捷,你上官网就能查到车价,去三里屯工体还能在门口遇见;而下面这些,动辄要按上一次拍卖成交价方能估价,平生想见到一次都绝不容易。


(图自:automobilemag)


比如……乐高版的保时捷 911?



还是正经一点。柯尼塞格创始人 Christian Von Koenigsegg 先生亲自驾驶着自家的 Regera 到场,这辆车在国内就能买到,售价超过 3000 万元人民币。


(图自:automobilemag)


1997 年的保时捷 bug 级神车 911 GT1 Evo,上一次成交价是 2016 年拍出的 277 万欧元(当时合人民币约 2000 万元)。



帕加尼创始人 Horacio Pagani 开着自己的 Zonda HP Berchetta,这是限量 3 辆 Berchetta 之一。帕加尼老爷子留下了其中一辆自用,这是他送给自己的 60 岁生日礼物。价格?不好意思,现在只能确定是个八位数,并且头位数字肯定不小于 2。


(图自:jeroenvink)


玛莎拉蒂 MC12 GT1 Cent100。MC12 原产于 2004 年,其公路版本仅生产了 50 台,另有 25 台赛道版本 MC12 GT1。这辆 Cent100 是 2014 年古德伍德速度节上,玛莎拉蒂为百年庆典而重新打造的额外一台 GT1。2016 年,一辆 MC12 GT1 起价 1000 万美元拍卖,虽然后来没了下文,但已经足以说明它的价值。


(图自:Driving)


超小众作坊超跑 Brabham BT62。Brabham 公司由 60 年代三届 F1 车手冠军 Jack Brabham(1926~2014)之子 David Brabham 在 2017 年成立。首款车 BT62 于今年 5 月发布,限量 70 辆,初始售价已达 14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900 万元)


古德伍德“雕塑节”


还是让我们先从熟悉的大品牌说起。从 1997 年起,每年速度节会在举办地古德伍德庄园(Goodwood House)门口的圆形草坪上,立起一座壮观的汽车雕塑。主题都会选择致敬一家家喻户晓的传奇汽车品牌(只有 2017 年例外,主题是一个人——F1 大佬伯尼·埃克莱斯顿)


(1999 年奥迪“银箭”主题,早期规模还比较小)

(2007 年丰田赛车史,灵感来自日本神社,初现大手笔)

(2010 年阿尔法·罗密欧诞生百年,样子开始花哨)


(2013 年保时捷 911 五十周年,造型很膨胀了)


(2014 年奔驰赛车 120 周年,横跨古德伍德庄园)


今年速度节的主题是保时捷 70 周年(1948~2018),雕塑造型由六台不同时代的保时捷经典车型组成。除了草坪雕塑,速度节上还会举行一系列的保时捷周年纪念活动。


(2018 年保时捷 70 周年)


不过,对于每年的速度节,当年主题是哪家品牌仅仅相当于一个背景故事。古德伍德从不被独占,在这里,速度才是唯一的主线和门槛。第一届古德伍德速度节于 1993 年举办,25 年中,它依然维持着当年的热情和纯真,也并不拒绝给各厂商的新车提供舞台。


“爸,我要买 GT-R!”



还是从最熟悉的说起。在这一代 GT-R 生命周期接近尾声之时,日产联合意大利设计工作室 Italdesign(乔治亚罗创立)推出了一款终极版本 GT-R50,并在今年古德伍德首度亮相。这个名字是为纪念日产 GT-R 诞生 50 周年。



在 Italdesign 的雕琢下,我们已经很眼熟的 GT-R 变得“面目全非”,但细细品味下,GT-R 多年来的造型精髓(比如四圆尾灯)其实都得到了延续。



从整体线条到细节处理,GT-R50 都向着更加凶狠的方向迈进。内饰也并未直接从GT-R 搬运,作为一款特别版车型可以说非常有诚意了。前机舱中依然是 GT-R 那台 3.8 T V6 引擎,但功率已被压榨到了 710 马力,“魔改版”是一个很中肯的称呼。


(图自:Motortrend)



日产此前并未确定是否把这台终极 GT-R 量产出售,不过看它在速度节亮相以来受到的热捧,十有八九这款 GT-R50 会限量生产 50 台。


哦对了,售价预计不低于 90 万欧元(相当于 10 台普通 GT-R,合人民币 705 万 4920 元)。


追赶高铁的……割草机



F1 赛场上天天被人吐槽成拖拉机的本田,这次真的推出了一台拖拉机——准确点说,是割草机。对,就是你经常会在公园草坪上见到的,吵吵闹闹的家伙。


但它又不是你经常在公园草坪上见到的那种,因为这台割草机能跑到 240km/h!



它的名字叫做 Mean Mower Mk.2,本田将一台 0.9L 发动机塞了进去。这台四缸机来自本田自家超跑级摩托车 CBR1000RR,红线转速高达 1.3 万转,最大功率 190 马力。正是这颗心脏让它以割草机的身躯,跑到跟高铁动车组差不多的速度。



说它是全球最快割草机,完全可以无视广告法:除了本田,我想不到还有谁能把技能树点歪成这样。


找一家超跑车厂,为你自己造一辆车


所谓膨胀到极点,应该不外乎上面这句话了。迈凯伦 P1 不是新面孔,扳手指算算,它问世已经五年了。这五年里,它先后有了赛道版 P1 GTR,和区区 5 台 GTR 合法上路版 P1 LM。但一位来自中东的特别客户仍不满意,他(or她?)希望能拥有一台既跑得飞快、又足够特别、但可以开上公路的 P1 GTR。


于是 P1 GT 来了。



其实 P1 GT 并非来自迈凯伦官方,它是由赛车改装厂 Lanzante 在 P1 GTR 基础上打造(Lanzante 曾与迈凯伦合作赢下 1995 年勒芒大赛)。他们将 P1 GTR 尾部拉长,形成类似勒芒赛事中的“长尾”车型,更靠后的尾翼可以提供更大的下压力。P1 GT 同时也是 Lanzante 向 1995 年勒芒冠军车迈凯伦 F1 GTR Longtail 的致敬之作。


(图自:TopGear)


车内要比之前的 P1 GTR 更日常化。墨绿色和米白色相间的真皮内饰带着复古感,和 U 形赛车方向盘一道,是为车主本人量身定制。动力方面 Lanzante 没做改动,依然是 1000 马力油电混动系统。



想用“卖光了”来给自己不买这车找个理由?然而事实是至少还有两位土豪可以拥有它,但总数不会超过 13 台。


由于作为基础的 P1 GTR 早已售罄,如果你车库中并没有现成的 P1 GTR,Lanzante 帮你找到然后改成 P1 GT 的账单总金额是——“最少”200 万英镑(人民币 1758 万零 400,不含税)


Smart 见过吧?塞台 V8 进去


(Cygnet 原本萌萌的样子)


2009 年,阿斯顿·马丁曾推出一款比 Smart 大不了一丁点的微型车 Cygnet,实际上它基本是一辆换了壳的丰田微车 iQ。当时想要拥有这辆小车,不仅要花上 40 万左右,还必须先拥有一辆阿斯顿·马丁跑车。


Cygnet 卖得并不好,有钱人也不都傻,阿斯顿·马丁的牌子并不能掩饰它的丰田基底。这辆“小天鹅”很快就被遗忘在历史中。


(变身!)


大概是最近几年生意太好,数钱到手软实在没事情做,阿斯顿·马丁突然想起了这个停产多年的杂交小家伙。在古德伍德,他们头脑发热并奇迹般的将一台 V8 发动机,成功塞进了车长仅 3 米的小不点。这个玩票般的成果就叫做 Cygnet V8。


这台 4.7L V8 引擎来自阿斯顿·马丁上代 Vantage,在 Cygnet V8 上它可以提供 430 马力——没错,在一辆 Smart 大小的车上。为了适应这台长长的引擎,车内前中控面板整体后移,中控结构也完全重塑,中央传动轴连接后桥上的 7 速变速器。



这样疯狂但不“健康”的体格,使 Cygnet V8 车重达到了快 1.4 吨。但在 V8 的驱动下依然能跑出 4.2s 的零百加速成绩,极速更是高达 274km/h。英国绅士疯起来也不是闹着玩儿的。



阿斯顿·马丁并没有把它量产的计划,这辆独一无二的 Cygnet V8 是专为一位重要客户所定制。同时,它也会成为这家一向冷静的英国厂商同样拥有疯狂大脑的一个绝佳案例。

翻新车竟敢标价千万


(到场的 Singer DLS 披上了 70 周年涂装)


180 万美元(人民币 1207 万 9980 元,不含税),这是 Singer 911 DLS 的起始售价。


Singer 是谁?911 不是保时捷的吗?Singer 其实是一家专门翻新保时捷 911 旧车的改装厂。多年以前,他们就开始将风冷时代的旧 911 翻新重塑,换上最新的零部件,发动机全面重整,以定制化方式向复古爱好者们出售。《TopGear》曾经专门介绍过它并高度赞扬。


(图自:autocar)


这次古德伍德速度节又是以保时捷为主题,Singer 自然不能错过。他们带来了名叫 DLS 的全新翻新套件,样车以一辆 1990 年款保时捷 911(964)为基础,同威廉姆斯工程合作打造,借鉴了诸多 F1 赛车技术。



保时捷标志性的后置引擎被稍稍前移,以平衡前后车重。古老的 4.0 风冷六缸发动机拥有 500 马力,红线转速达到了 9000 转/分。车身改用碳纤维重制,电子系统换以博世最新元件,ABS、ESP 一应俱全。30 年前的经典风冷 911 如何融入现代社会?Singer 给出了完美的答案。


爬山赛:电动入侵!


在古德伍德庄园内,经过庄园主楼由南向北,有一条长 1.87km,高低落差 92.7m 的爬坡赛道。事实上,整个速度节正是围绕着爬山赛进行。


上世纪 30 年代,古德伍德庄园当时的主人 Frederick Gordon-Lennox 勋爵,在庄园外面建立了一条封闭赛道并开办赛车,但这一赛事在 60 年代因安全原因被叫停。


(黄色:爬山赛赛道,红色坐标:古德伍德庄园)


1993 年,当年老主人的孙子 March 公爵决心复兴古德伍德赛车,但却未能拿到赛道许可。于是他选择在自家庄园里划出一段爬山赛道,将赛车节办成了一个面向所有速度爱好者的大 party,这个星球上最负盛名的速度节——古德伍德速度节就此诞生。


这应该是比上面任何一辆豪车都更膨胀的故事了。


(今年勒芒冠军车保时捷 911 RSR“粉猪”涂装)


爬山赛道并不复杂,两侧由简易的方形草垛作为缓冲。不过,现在的速度节已经并不以爬山赛成绩为中心,虽然仍然会有人渴望挑战成绩纪录,但更多参赛者其实是以仪式性的态度,在这里向观众们、也向自己致意。



至于真正的纪录挑战者也不是没有。今年的爬山赛诞生了一项新纪录:电动赛车爬山赛最快成绩,大众 I.D. R 创下的全场最快 43.86s(历史纪录是 1999 年 F1 赛车创下的 41.6s)。大众 I.D. R 正是前不久打破派克峰爬山赛纪录的那辆电动赛车。而这次古德伍德,就在 I.D. R 出场前,蔚来的 EP9 也刚刚作出了 44.61s 的惊人成绩——这也是古德伍德第一次出现中国品牌。


(图自:Autocar)


和派克峰的情况类似,电动车在爬坡方面的巨大优势,在古德伍德同样成立。只是相比派克峰,首先古德伍德的竞技属性没有那么强,其次赛道很短、落差也小,电动车在这里无法获得在派克峰那样的高海拔优势。


I.D. R 和 EP9 的出现,说明了电动车在赛车领域的潜力:原来除了傻快傻快的直线竞速,这些悄无声息的杀手也有潜质霸占蜿蜒赛道。但你也很容易发现,在古德伍德,没有声浪的电动车,得到的呼声和镜头也同样没多少。




在古德伍德,一切和速度有关的东西永远受欢迎,不止于何种动力,甚至不止于车。但来到这里的爱好者,终究是信奉汽油和内燃机的死忠为多。如果有一天,公路真的被无人驾驶电动车彻底占领,这里也会成为汽油党们的最后天堂。



7 月 12 日,一辆特斯拉 Model 3 也开进了古德伍德庄园,这是 Model 3 的全英国首展——像一个跑错片场的无辜孩子。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