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后卢梵溪
2018-08-30 10:20

九零后卢梵溪

时隔近两年,卢梵溪终于走到了台前。


1


卢梵溪是他那届的广西高考化学课状元,但后来学了电影,跑到法国留学。

那时候他满脑子尽是些奇怪念头,比如在法国留学,暑假不去电影制片厂或电视台实习,而想跑发廊去给人理发;毕了业,先去广州打工,但没一份工作能做够六个月:在广告公司做得好好的,看到有电视剧可以拍,跑了;看到有电影可以拍,又跑了……

2009年,在被药军拉进视频网站前,因为公司上班要打卡,卢梵溪还说:“这活儿我最多做三个月。”三个月期满,他决定把时长拉为三年,但其实后来做了六年,也成为迄今为止他职业生涯中最长的一段工作经历。

六年能改变很多事儿。

北电的同门师兄弟们命运各不相同:文艺青年庄崧冽的雕刻时光咖啡已经从一家“小破店”发展到拿下多轮融资;徐皓峰(徐浩峰)则痴迷于写武侠小说,除了拿出《道士下山》,还给《一代宗师》做了编剧。

电影行业跑得不快,但相比同侪,卢梵溪还是比自己的领路人药军跑得快那么一点点——2015年中,卢梵溪辞职,成为经纬创投的入驻EIR,而资料显示,一个月后药军注册“雄孩子影业”,但药军的公司推出首部漫改剧《镇魂街》,则是两年后的事儿了。

2015年,卢梵溪以嘉宾身份参加了经纬创投的CHUANG大会,原本计划只听一天,不料感觉“经纬的布局和我想做的连接工作,还蛮契合的”,一发不可收拾,穿着同一套西服衬衫连听三天,他说那几天是挺狼狈的,但这话到底是不是真心还真不好说——那年年底,经纬投资的“壹酷文化”暖房酒会上,卢梵溪也穿了一身西服现身,是否新西服尚未可知,脚下踩的是一双板鞋倒是真事儿。

你看,“刷过盘子,开过黑车,做过导游,骗过学分”的他,哪有处女座的样子。


2


卢梵溪总被人说他的年龄有种“欺骗感”。


在法国留学十年,一起混的都是高中毕业生,他常说自己心态被一茬又一茬的人带年轻了,变成个“混了几十年的九零后”,朝气十足,在广告公司做个提案被客户蹂躏一百遍也不在乎。


九零后也有老的一天。卢梵溪慧眼识金发现的叫兽易小星,早在2014年就说,如果九零后老了,他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并转向更新一代的观众。但你不能用“面嫩”来理解九零后卢梵溪,年轻的不是年龄而是心态。

他在做公司高管时还戴腕表,后来干脆连表也不戴了,在经纬做EIR期间常开一辆Smart,玩反差萌。卢梵溪懂得“和年轻人混”的重要性,他曾大力推崇PewDiePie,在视频网站提倡自频道“道长”,培养青年导演,还发掘出暴漫、何仙姑夫、唐唐说电影、魔宙等一系列IP。卢梵溪是最早发现和投资“魔宙”的投资人,如今投资回报率估摸要有上百倍。

2014~2015年,很多九零后去视频网站面试,都是冲着《万万没想到》和《小苹果》去的。但卢梵溪总能一眼看穿。“做导演,做监制,最重要的是对人有个快速判断。”

九零后是卢梵溪的保护色。


3


徐皓峰写书,做编剧,当老师,还过了一把导演的瘾,总归是小有所成,没废了北电学成的一身武功。相比之下,卢梵溪也不算是个失败者,因为他在做制片人之余,还当起了青年导演的老师。他发起一项“青年导演计划”,连续培养了七届学员,卢正雨、叫兽易小星、筷子兄弟(肖央/王太利)、五百都名列其中。

对早期青年导演,除了要给定制运营和炒作方案外,甚至得手把手教。或者卢梵溪先给拍一集做个样板,剩下几集让青年导演有样学样;或者看到样片不行,就重新剪辑,监制,做后期,署名权还留给青年导演。“我们可不做雷锋。”在第五期时,卢梵溪对某青年导演说,“我们只是想把我们未完成的梦想,借助你们来帮助我们去完成我们未实现的梦想。”

当年的辛苦,如今无人问起,不过值得卢梵溪欣慰的是,他一手带起来的新人,都在他的任期内以拍网剧出道——而且,红了。

最早成名的是以《嘻哈四重奏》出道的卢正雨;筷子兄弟则是“11度青春”系列片中最能引发共鸣的《老男孩》主角;叫兽易小星则凭借几季《万万没想到》名噪一时;2016年,拍完《灭罪师》的五百接了一部漫改剧《画江湖之不良人》,据说这部剧搞得他很头大,不懂武术也很难给演员说戏,拍完之后他发誓再也不导古装戏,然后做了《白夜追凶》监制。

网剧导演做院线电影,就像是丑媳妇要见公婆一样,是迟早的事——然而这些青年导演的院线电影嘛……

筷子兄弟推出了《老男孩之猛龙过江》,这部被宣传为国内首部“互联网电影”的作品,虽然有洗脑神曲《小苹果》做营销加持,票房究竟还是勉强爬过2亿元(当年的票房最高成绩19.77亿元,则是由口碑扑街的《变形金刚4》取得),广场上随着节奏翩翩扭腰的大妈们,也懒得深究《小苹果》的背景剧情是不是真感人;至于呼声颇高的叫兽易小星院线处女作《万万没想到:西游篇》,则拿下了3亿元票房,距离外界10亿元的预估值相去甚远;五百起家甚早,除去细大不捐地拍红白喜事、公司年会,他在2014年就执导了一部名叫《脱轨时代》的电影,我们甚至在主演列表中还能找得到潘粤明(这大概是后来潘能和五百牵头的“弧光联盟”导演王伟合作的重要前提),票房也只有区区5000多万。

不过,五百的新片《大人物》还在制作中,也算是“全村青年导演の希望”——当然,所有这一切已和卢导师没多大关系了,因为卢自己也在关注电影生产。


4


“青年导演计划”的佼佼者们的电影作品军功章,固然有卢梵溪一份,但毕竟不是他亲自做出来的。学生有了孩子,断不能跟老师你叫爹吧。但聪明如卢梵溪,并不会撸起袖子亲自上阵拍电影,他自己就说过:“我希望能让聪明的人,拿到聪明的钱,把资本的力量和内容聚合在一起。”


所以他投资电影。

人们最近一次在“联合出品人”一栏发现卢梵溪的名字,是他所在的耐飞影视跟投的电影《二代妖精》,这部都市奇幻轻喜剧片的最大贡献,就是宣告了中国电影“建国之后动物不得成精”的传言彻底破产。

但他还是愿意跟互联网打交道,电影投得少,而剧集和网络大电影投得多。

他甚至成立了一个名为“兔子洞影业”的厂牌,名字来源于一部美国电影《兔子洞》,低成本(只要500万美元),高收益2011年在奥斯卡、金球奖各获最佳女主角提名),契合当下网络大电影的特色;当然另一层意思则是借用电影台词“穿过兔子洞,来到平行宇宙,在某处,我们仍在欢度年华”。

即便是带有鲜明特色的“兔子洞影业”,也没有改变卢梵溪在行业的主要角色——从《嘻哈四重奏》到《万万没想到》,从魔宙到壹酷文化,无论是视频网站自制业务负责人,还是经纬创投EIR,大部分时间,他只是诸多知名爆款文化IP背后一枚重要但低调的推手。

直到他做了耐飞影视的联席CEO。


5


2016年初,卢梵溪常以嘉宾身份出现在影视公司成立发布会或行业沙龙上,多的时候,每周四场。

行业大咖很忙,多数就串串场,刷刷脸,聊聊天,行色匆匆,但卢梵溪偏不。在参加每一场发布会或沙龙前,他都会稍事准备,所以能讲出不一样的东西;两年半以后,事情变得不一样了:这次,他成了台上那个主角。

事实上,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卢梵溪这个名字逐渐和耐飞影视有了关系:起初是内容顾问,后来是首席内容官,2018年8月30日,耐飞影视举行成立以来的首场品牌发布会现场,他以联席CEO的身份亮相。


这个略显山寨的公司名字拿下了不少IP开发权,也签下了不少大咖导演。一切都像是两年前那些事业的延续,但只不过走向台前——属于他的时刻终于到了。


九零后卢梵溪也会偶尔吟两句诗:“偶有几茎白发,心情微近中年。做了过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如果时空再转换回他留学时代的法国,他应该还会在巴黎给人打工,给人理发,而且再次透过铁窗眺望巴黎圣母院,留下最好的记忆:“从这里的窗户看巴黎圣母院是最好的角度,那是所有游客都看不到的、最美的风景。”


题图:卢梵溪 摄于第十六届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HAF)颁奖典礼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
点赞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