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TFBOYS
2018-09-09 15:52

再见,TFBOYS

虎嗅注:现象级偶像团体TFBOYS已经出道5周年了,这期间,慢慢长大的“三小只”热度有增无减,但是本文作者却要说:再见,TFBOYS。有粉丝评价称:团体周年演唱会一年不如一年了。曾经这些有着“团魂”的忠粉,慢慢的也变成了“惟粉”。互联网造就了偶像团体TFBOYS,也要一手摧毁了它?


本文转自公众号“不凡商业”(ID:bufanbiz),作者:莘月,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男团、女团,出现、消亡,中间都是利益在作祟。而互联网则是最大的“帮凶”。


零点已过,丁灿依然徘徊在工人体育场附近,此时,TFBOYS五周年演唱会草草收场已经过去2个小时。丁灿不想走,似乎离开了就没有下一次了,但是“今天”终归还是结束了。


2013年8月6日出道,TFBOYS曾经以宣传片《十年 燃一梦》,与粉丝约定追梦十年。此后每年,TFBOYS都会举办一场周年演唱会,到2023年8月6日,会给粉丝带来一场盛大的演唱会。约定刚刚走过一半,承诺已经成了笑话。


五周年的演唱会办的很草率,歌词字幕放错,演出流程混乱,在开演前连一次完整的联排都没有,“一年不如一年了”。丁灿作为一个忠实的团粉,粉了TFBOYS三年,忠贞不渝的团魂一年一年被击碎。“身边很多人都转唯粉了。”丁灿有些落寞,已经没有TFBOYS了。



艺恩大数据显示,2007年至2017年,中国偶像团体市场上正式出道的男、女团共计130个左右。但严格来说,2014年出道的TFBOYS才是国内第一个受惠互联网红利兴起的男子偶像团体,也将粉丝经济开发至极致。


只是“成也萧何败萧何”。在利益驱使下,互联网一手造就了TFBOYS,也一手摧毁了它。正如此后的许多男团、女团一样,风光红火一时,最终难逃单飞、解散的命运。恐怕至今为止,真正能做到“单飞不解散”的偶像团体,只有SHE了。


初代养成系男团


从80年代、90年代的小虎队、四大天王,到如今的NINE PERCENT,中国偶像市场大约经历了5次迭代。80年代、90年代,偶像初现,以台湾的小虎队和香港的四大天王为代表,随后是华语音乐的巅峰时期,周杰伦、蔡依林、SHE以个人或组合的形式闪耀在歌坛,那时候的追星带着纯粹的英雄主义崇拜,粉丝与明星本身互动的机会很少。从快男、超女开始,“粉丝”才开始成为造星的助力,有了参与感。


这份“参与感”加上了互联网,就成了“养成系”。TFBOYS就是初代养成系男团,是真正意义上粉丝陪着长大并推上巅峰的男团。



2011年的秋天,王俊凯还在重庆八中上初一,邻居称赞他是“会给母亲做鸡蛋面的乖小孩”;王源还在用着200多元的老人机,在“脱皮”的墙壁旁弹奏着钢琴;易烊千玺则已经成为一名北漂,不温不火,做着明星梦。谁也不会想到,3年后的春天,这3个毫无关联的孩子,会因为一首《魔法城堡》一举成名。


“TFBOYS的名声是全靠粉丝推上去的。”陈曦从早期就开始关注TFBOYS的王俊凯,曾经是TFBOYS北京区一粉丝团的会长,她称他为“儿子”。那时,王俊凯还是时代峰峻TF家族的一员,和王源等一群孩子在一起,默默学习着声乐、舞蹈,期待有一天走向舞台。


时代峰峻引进了日韩艺人培养模式,但这家公司的主创人员没有一个有做娱乐的经验,老总李飞是个房地产富商,有钱,还有一颗立志进军娱乐圈的心。他常常提到日本女子偶像组合 AKB48,希望TF家族的孩子们能复制该女子团体成员的质感。


TF家族孩子们的日常生活被放大到微博、贴吧等网络平台,拼命的寻找着能吸粉的人设。在这场“养成游戏”中,最终胜出的是王俊凯、王源,加上从北京空降的易烊千玺,三人团“TFBOYS”正式出道。


奠定TFBOYS江湖地位的是2014年4月的一场网络打榜战。TFBOYS打败了2005年超级女声亚军周笔畅,以及在中国走红多年的韩国练习生组合 SJM,捧起了“中国内地最具人气歌手奖”的奖杯。



这是一场疯狂的网络游戏。


陈曦回忆,粉丝们进入了24小时战备状态。“要让儿子们上台领奖。”TFBOYS的粉丝们成立了专门的打榜群,备好成千上万的新账号和IP转换器,昼夜不停的刷新《魔法城堡》的播放页,点赞、评论、下载,这都将决定《魔法城堡》最后的排名。


为爱豆打榜,必须频繁的刷新、登录、退出,来回转换网页端和移动端,有人甚至在10天内,将这首歌循环播放了千遍以上,最终,TFBOYS 成功登上了领奖台。“小粉丝只能消耗时间来支持爱豆。”陈曦说,还有一种粉丝,是砸钱。


在拿下“中国内地最具人气歌手奖”的同时,TFBOYS还收获了“音悦直播人气歌手奖”。与其他人气奖项不同,这是一个拿钱砸出来的人气奖,粉丝可以送1块钱一座的虚拟奖杯,哪位明星获得的奖杯多,哪位就拿奖。“能让儿子再领一次奖,钱算什么?”亲妈粉、姐姐粉们在3个小时内,砸下了20万元,让少年们再次登台。


这一年,3位少年都不足15岁。


永无休止的博弈


在互联网的时代,粉丝与明星之间接触的渠道多,共鸣情感也更多,尤其是自己一手“养大”的明星,都有一种“我的娃谁也不能欺负”的厚重情感。TFBOYS时代之后,粉丝之间、粉丝与公司之间的博弈从未间断过,在这些博弈下,组合TFBOYS变得名存实亡,个人效应变得更加凸显,曾经的“十年之约”变成了最大的笑话。


团队可以积累人气,但是吸金能力有限,在人气累积后,最大限度发掘个人的潜在价值,才是公司的赚钱之道。以TFBOYS为例,在成名后,三人分别开了各自的工作室,在影视、综艺、广告方向上发展业务,今年一年,仅为了所谓的周年演唱会出过两首歌,再难合体。而各家唯粉之间的网络论战、唯粉对TFBOYS公司时代峰峻的不满加剧了团队的分化。


易烊千玺的粉丝说时代峰峻是“三流作坊,一流打压”,拿易烊千玺的综合实力刷好感,官博常常只对凯源进行宣传。王源的粉丝则认为,时代峰峻对王源有偏见,把好资源都给了王俊凯。王俊凯的粉丝同样对时代峰峻不满,称其对王俊凯不上心,甚至把工作签证办成了旅游签。


网络上的嘴仗,反映到现实中,就是泾渭分明的应援色。TFBOYS成立后,为了方便粉丝应援,提出了“橙色”的团队应援色。而后,又分别出了单人应援色:王俊凯的蓝色,王源的绿色和易烊千玺的红色。


TFBOYS应援色


在粉丝眼中,应援色是证明自家爱豆身价的最好办法。每年的TFBOYS周年演唱会,主办方都会邀请一些品牌方来到现场,而品牌方这时候会根据现场人气,决定成员的品牌价值。“应援灯牌的多少,就是品牌方判断人气的标准。”


今年五周年演唱会,时代峰峻连发两次声明,以消防安全为由,禁止三家的粉丝自带应援灯牌。可是,到了演唱会现场,易烊千玺粉丝区域大片的红色灯牌亮起,蓝海、绿海也几乎同时出现,但最终红海区域胜出,随后便有易烊千玺的粉丝配图发微博称:今年终于逆风翻盘了。


“千玺粉不守规矩,网上又来了一轮嘴仗。”丁灿说,类似她这样的团粉,都是比较听话的,但各家唯粉势头做大,如今团粉越来越少,五周年演唱会结束后,几个TFBOYS的团粉大站相继解散。


“没有TFBOYS了,只有王俊凯、王源和易烊千玺。”没去五周年演唱会之前,丁灿还抱着一些希望,“单飞不解散”,TFBOYS或许能实现十年之约。


但现实总会击碎希望。互联网是培育偶像团体的沃土,同时更新迭代的速度也在不断增加,偶像团队终将是个人发展垫脚石。毕竟,在互联网时代,制造一个偶像团队,一点也不难。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7
点赞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