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这么发达,韩国小报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2018-11-08 16:28

互联网这么发达,韩国小报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作者:王元涛(曾任韩国《亚洲经济》总编辑,著有长篇小说《我的朋友孔丘》及《汉城汉城》等),原文标题:《韩国互联网相当发达,为什么民众却喜欢读报纸?》


所谓无巧不成书,人生说到底,躲不开一个缘字。

我已经十多年不看电视了,去年的某天非常偶然地溜了一眼,结果就正好看到在韩国工作过的那家小报社的老板郭先生,在正襟危坐地接受央视国际频道采访,谈的是他对十九大的领悟和感受。

有人会问,一个韩国人,对中国的十九大,能有什么了不起的认识?你错了,我们这位郭老板,年轻的时候是韩国一家大报社驻北京记者,对中国文化下过苦功,尤其是对中国官方的话语体系,比很多中国人都门儿清。

因此,接受央视采访,对他而言,绝对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比如关于十九大报告的新精神与新提法,他一把就能抓到重点,谈得要高度有高度,要热度有热度。央视选他来做“海外媒体看十九大”专题,简直太有眼光了。

这些就不多说了,我更注意的是,郭老板年近七十,依然满面红光,精神饱满,看来,在我离职五年之后,这家小报社依然活得不错。


01


有人可能又会问,你张口闭口“小报社”,万一被郭老板看到了,他会不会不高兴?

这个不用担心,在韩国,除了《朝鲜日报》《中央日报》和《东亚日报》这三家报社,即俗称的“朝中东”之外,其余全部被视为小报社。这种称呼只关涉规模,丝毫没有轻视之意。

而真正值得关注和研究的问题,则是在全球报业不景气的大背景下,韩国的小报社怎么还能活下来呢?

我们可以先看看中国的情况。近两三年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家报纸停刊的消息传出,我们已经见怪不怪。连上海《东方早报》这么优秀的报纸都关张了,足以让我们相信,如果没有相关的财政支撑,会有相当多的报纸实际上已无力开机付印。

我们的祖辈,见证了汽车替代马车;我们的父辈,见证了电灯替代油灯;到了我们这一辈,或许要见证手机替代报纸?也就是说,报纸会像马车与油灯一样,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彻底消失?相信每一个媒体人,都曾这样反反复复地追问过揣想过。

对此,我还不敢断然表达明确的看法,但我在深圳大学随机采访过数十名大学生,其结果,似乎可以说明点什么。近三年内,这些大学生,没有一个人买过一份报纸。

那么,韩国报纸,尤其像郭老板这样的小报社,一无政府机构财政支援,二无企业财阀深厚背景,到底是凭什么活着的呢?


02


我们都知道,眼下,受手机社交媒体冲击最为严重的,首先是报纸,其次是杂志,图书也会遭到波及,但影响还没有大到危险的程度。

手机社交媒体的最大特点是快;而快,原本又是报纸的最大优势。可现在,发生一起事件后,手机可以实现无缝实时报道,而报纸从采访到编辑,再到印成出街,至少要等到第二天。

这样一来,在手机媒体面前,报纸足以安身立命且引以为傲的长项已丧失殆尽。包括美国《纽约时报》在内的全球大面积报业困境,盖缘于此。

但经过观察对比,我们会发现,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其中还有另外的门道。

比如说,韩国报纸的特点是,报道任何新闻,都百无禁忌。记得初进报社时,我们的版面天天批评总统,语气之凶狠,措词之严厉,搞得我心里直犯嘀咕:“这样会不会惹麻烦啊?”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慢慢适应。因此,对于绝大多数韩国人来说,专业记者的采访报道,依然是最权威的信息来源。

相比之下,在我们的特色社会里,报纸则是另一番模样,歌舞升平内容多,耸人听闻内容少,一般人了解新闻类信息,往往偏重依赖手机媒体。也就是说,在信息灵活度上,报纸与手机媒体之间,存有一定的落差,恰恰是这种落差,而不是报道时间的快慢,成为了报纸读者流失的最大原因。

因此,同样是社交媒体,在韩国,人们更看重前两个字“社交”;而在中国,我们则更强调后两个字“媒体”。韩国人玩推特或脸书,多是个人生活展示,旅游、美食、美妆几乎一统江山,读新闻,则更多会选择报纸,以及报纸的手机衍生产品。


03


举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吧,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最初的祸根,起于朴的闺蜜崔顺实,硬把女儿郑维罗塞进了梨花女子大学。

这个小郑维罗,不上课,不交作业,傲慢地炫富,还导致给她不及格的老师失业,梨花女大被激怒了,学生们开始在校内静坐抗议。可是,这种抗议持续了好几个月,手机社交媒体也一直在全程报道,结果,却根本没有激起什么特别的反响。

关键时刻,报纸出手了。多家大小报社纷纷派出资深记者,围绕朴崔关系,穷追猛打,深挖内幕,最后,把“郑维罗不当入学”与“崔顺实为总统修改演讲稿”成功编织到一个揭黑链条上,新闻原子弹爆炸,一举毁了朴槿惠的政治前程。


《总统班底》剧照


就是说,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如果你想关心和了解朴槿惠的去留问题,仅靠社交媒体的快,是远远不够的。除了快,你还需要深。这样,你就必须读报,因为报纸的专业记者才能提供高质量的深度新闻。社交媒体缺乏独立新闻源,它们传播的,顶多是浮光掠影的传闻与评论而已。

对于大多数韩国人来说,换总统这种大事,怎么可能不想关心,不想了解呢?而报纸如此深度切入日常生活,又怎么可能会没有读者、没有活路呢?

与此相关的另一种情况是,韩国大小报纸都会标榜客观中立,但实际上,从基本政治立场分析,大部分报纸还是会分左右,至少是偏左或偏右。左派群众支持左倾报纸,右派人士支持右倾报纸,这种情感因素力量强大,因为它与自身利益息息相关,拥有了这种所谓的“基本盘”忠诚,就足以保证一份报纸获得保底活命的订阅量了。


04


具体说到我工作过的郭老板的报社,因为小,反而运营成本低,而且容易掉头。

据我了解,他们已经开发了一系列网络及手机端产品,包括网站与主页,还有视频推送,即时更新。这样一个小而精的新闻中央厨房,首先就配合报纸,一举解决了快的难题。


《公民凯恩》剧照


说到内容提供呢,韩国有新闻法,任何机构不得歧视小报社。比如说,韩国总统府青瓦台设有新闻室,给《朝鲜日报》记者留出了位置,那么也就要给郭老板手下的记者留出位置。换句话说,报社的记者,每天守在青瓦台采写各类大小新闻,这种报道份量与质量,是哪个手机自媒体能相比的呢?

我在韩国报社工作五年,与记者们一直都不熟,因为平时根本见不到他们。政治部记者天天到青瓦台上班,经济部记者则分散在各大企业。像三星、现代等大公司,也与青瓦台一样,设有独立的新闻室,室内给每家报社的记者都准备了一桌一椅一电脑,而且提供免费点心与茶水,甚至,记者们还可以享受员工午餐。

社会部记者,则多在警察局办公。我常爱举的一个例子是,当年我刚入职,社会记者出身的编辑局长亲自给我们培训,他上来就讲,说韩国警察都知道,如果某一天警察局的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了,不用紧张,不是什么黑社会来血洗警局了,肯定是哪家报社又招新记者了。

编辑局长的意思,并不是鼓励我们也去踹警察局的门,他只是在试图传续韩国新闻人的一种传统精神,那就是记者对于任何权力,都要有蔑视的勇气。记者的天然使命,就是守护社会,与大资本及高权位者做斗争。

直到今天,韩国新闻界还有不少人信这个,韩国报纸还能活,应该也与此有关。

最后一点,是我的独特观察。大家也知道,像韩国这种社会,演艺界和时尚界,紧跟国际潮流从来当仁不让。可是,在其他一些领域,韩国人有时却变化得相当缓慢,呈现出一种保守的文化心态。

最鲜明的例证,是2005年我第一次去韩国,走在首尔街头,不禁大吃一惊:这里,居然还随处可见录相出租店!要知道,当时在中国,连DVD都马上要过时了,可韩国的男女老少还在捧着大摞大摞的录相带拿回家去看!

韩国报纸一时还没有消失的迹象,这种保守的心态可能也在起作用。我就常想,没准十年后我再去韩国,走在街头或进入地铁里,又会大吃一惊呢:啊,韩国人还在看报纸?


作者:王元涛(曾任韩国《亚洲经济》总编辑,著有长篇小说《我的朋友孔丘》及《汉城汉城》等)。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