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信,谁给了你电击孩子的权利?
2018-11-19 15:43

杨永信,谁给了你电击孩子的权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ID:DingXiangYiSheng),作者:郝小马,责任编辑:Leo Ant。


他被一些人称为“全国治网瘾专家”,是一些家长眼中的“救世主”。


同时,他也是另一些人眼中惨无人道的“电击叫兽”、行“地狱之恶”的虐待狂。


他就是杨永信。


图片来源:网络


他所在的网络成瘾戒治中心 13 号室,既是一些人口中数万顽劣孩子的救赎之所,也是另一些人口中新时代的“集中营”。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杨永信,是这十二年里一个奇幻的存在。


杨永信做了些什么?


2006 年 1 月,杨永信在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成立了网络成瘾戒治中心,提出采用电击可以戒除孩子网瘾的说法。


2008 年 7 月,中央电视台制作的《战网魔》,将杨永信推上了一些家长心中的神坛。


成千上万“拿管教孩子没办法”的家长,或哄骗或强迫地把孩子送到杨永信那里,期望孩子戒除网瘾、变得听话服管。


2009 年 6 月,世界顶尖学术杂志《Science》,发布了杨永信不顾本人抗议、持续电击“患者”的事件,并用了“最恶名昭著 the most infamous”一词,来描述杨永信的电击行为。


图片来源:Science 网站截图


同年,央视的又一档节目《网瘾之戒》,让更多人开始质疑杨的治疗手法:


所谓“行为矫正治疗”到底是科学的治疗方法还是变态的虐待手段?


这场舆论风波后,杨永信和他的电击疗法好像逐渐销声匿迹。


然而前不久,有网友在临沂市第四医院录下一段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并发布到网上,配文“疑似网戒中心又有人被电击”。


这一小插曲,重新把杨永信推到大众的视野中。


尽管后来医院声明网戒中心早已关闭,并澄清、解释了网上的相关内容。


但这时人们才发现,杨永信带来的恐惧和争议从来没有真正散去,他的治疗理念也从来没被讲明白过。


电击虐待还是行为矫正?


抛开各种争议,“行为矫正”的效果看上去似乎还不错:


不管上网成瘾有多严重,不管孩子之前有多么反抗父母意志,只要被送进行为治疗室,出来的时候一定乖乖地向父母道歉认错。


这也被家长们称为“奇迹”。


但这“奇迹”背后,有隐藏些什么吗?


在访谈节目《网瘾之戒》中,记者柴静采访了接受过戒瘾治疗人:


治疗是什么感觉?


已离开网戒中心的“盟友”(在网戒中心治疗的人统称为盟友)是这么说的: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亲自体验的记者是这么说的: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正在接受治疗的盟友的说法,稍有不同: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对于这种“治疗方式”的效果,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看法。


家长们觉得: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正在接受治疗的孩子是这么想的: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那位已经离开网戒中心的盟友,他认为: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而这种顺从的“恐惧”让杨永信觉得: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这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是有效、合法的吗?


今年 6 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游戏成瘾被列入国际疾病分类。


这是不是说明,杨永信的戒网瘾理论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


事实上,医学上的确有电休克治疗(ECT)的方式。


图片来源:UpToDate


但“电击治疗”本身有严格的适应证和禁止使用的条件,在临床使用时,通常也会在患者全麻状态下进行。


也就是说,电击是一种治疗方式,但至于它究竟能不能治疗网瘾、应该如何运用来治疗网瘾,目前并没有足够的研究和确切的证据。


有人说:不足够、不确切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啊。


退一步说,杨永信算不算是在探索一种新的诊断方式和可能的治疗方式呢?


可以算!


事实上,杨永信真的发表过关于网络成瘾的学术论文,包括 3 篇英文文献和数十篇中文文献。


图片来源:@博士圈微博及数据库检索


这些文献,多是在论述大脑解剖结构变化与成瘾性之间的相关性,或是对成瘾性疾病病因的探索。


我们不知道杨永信是否针对“研究电击疗法”向伦理委员会提交了研究申请。


再退一步说,假设伦理委员会批准杨永信可以以临床实验的方式而展开目前的一系列干预行为,是否就表示:杨永信是程序正义、有理有据地进行现在的做法了呢?


显然不是!


《世界医学协会赫尔辛基宣言》是在 1964 年提出的一个医学伦理学宣言,它围绕医学研究运用于人体时,设立了一些基本的原则。


其中就包括:


图片来源:《赫尔辛基宣言》部分内容


临床实验中的实验对象,必须拥有知情权、不被伤害的权益。


这是医学研究不可突破的底线!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杨永信的做法,符合以上原则吗?


如果有孩子们被电击得受不了,说出“疼”“停止”“受不了”“让我回去”的时候,杨永信会怎么回应?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他凭什么拥有对数万名未成年孩子身体的绝对处置权?!


而且,被送来“治疗”的“患者”中,可不单单只是网瘾少年。一些家长觉得孩子不听话、不好好学习、不好管教,也会想把孩子送来行为矫治中心电一电。


这是要“治疗”,还是想让孩子在对痛苦的恐惧中屈从?我们不得而知。


孩子做错了什么吗?家长做错了什么吗?


在柴静的节目中,有这样一个现场调查。柴静问坐在台下的家长: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台下的家长几乎都举手了: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柴静又问: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也许从这样的调查结果中,我们可以更加理解这些在家长眼中有问题的孩子。


当他们在网络与游戏中寻找快乐时,当他们对生活产生困惑时,当他们通过叛逆、逃避表达自己的痛苦时,有几个家长真正了解这背后的问题究竟是什么?


仅仅是简单的“叛逆、上瘾、不听话”吗?


在《新闻调查》的采访中,把孩子送进网戒所的家长曾经说: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更有些家长知道杨永信使用“电击疗法”,但是打着“为了孩子好”的旗号接受了这样的“治疗”。


这样的坦然接受,是不是家长在逃避自己的软弱、懒惰和在教育上的无能呢?


杨永信用近乎独裁统治的方式和暴力式的控制,给背后的孩子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但这些家长们,却只看到了杨永信在“戒瘾神坛”上的光芒万丈。


在《新闻调查》里,柴静与一位家长有这样的对话:


—— 如果孩子是出于恐惧而服从,你觉得也是变好吗?


—— 他要能恐惧一辈子,也不算坏事。


但是,在媒体的相关报道中,有一位“治愈者”这样说过:


网戒中心从来没有治好我,我也不认为父母的做法是为了我好。


他不和父母一起吃饭,与父母从不沟通;拒绝提起与杨永信有关的任何事情。而且对这种冷漠不抱有遗憾,对恢复友爱不抱希望,连道歉也不想要,那是道歉也无法弥补的伤害。


他跟父母说:


当时你们把我送进去,那你们老了之后我把你们送进养老院就好了。


我只须履行一些法律上的义务,但除此以外,更多的东西就没有了。


这,真的不是坏事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ID:DingXiangYiSheng),作者:郝小马,责任编辑:Leo Ant。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