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里芬遭遇史炎:保定与邢台装下了多少幽默和荒诞
2018-11-27 11:36

史里芬遭遇史炎:保定与邢台装下了多少幽默和荒诞

虎嗅注:河北,极有可能是中国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份之一。


或许还能去掉“极有可能”和“之一”。


但这个省份其实孕育着很多——比如中华土味荒诞情景,比如以脱口秀为名的幽默因子。今年虎嗅F&M创新节的年轻馆,就迎来了两位用不同形式给年轻人带来快乐的河北青年:一位来自保定,一位来自邢台;一位是手握60万粉丝的Vlog博主史里芬,一位是笑友文化CEO、脱口秀培训师史炎。


来自保定的史里芬决心做和其他Vlog博主都不一样的内容:他想拍河北,拍白洋淀的音乐剧、拍农家乐里的蟒蛇、拍灯光摩托车秀,拍一些“比日常生活稍微糟糕一点”的内容,而不是过分精美、比朋友圈还朋友圈的内容。他说那些脚踩泥土拿着大风车和脑瓜崩的人,拥有着中国人民的正常生活,这没什么可害羞的,应该并且值得拍下来。


来自邢台的史炎则在努力为中国的喜剧行业、脱口秀行业培养土壤、打造生态。对外,他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去听脱口秀、参与其中,这样才能培养出“下一个李诞”“下一个池子”。对内,他认为幽默能够保护每一个人,免于残酷生活的伤害,赋予自己新的性格。


以下演讲内容由虎嗅整理自现场速记:


史里芬:我从河北省来


“我从河北省来”这句话本来是B站上面非常知名的鬼畜视频里面出来的,这个视频相信大家也都看过。河北本身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省,像空气一样透明,我就用毫无存在感的省去刷了半年的存在感,所以“我从河北省来”是非常贴切的主题。


Vlog其实是视频影像日志,就是等于video加blog,它首先是你的日志。右边这个人是我的祖师爷,Casey Neistat,可以说是奠定了Vlog范式的一个大师。现在的Vlog基本都是从他的范式里面来的,就是我要拍我自己,是我自己非常普通的生活,我没有剧组,一个人就是一个剧组。



他在前两年的时候曾经拿了耐克的一笔钱,10万美元,去让他拍一个广告,然后他周游了全世界14个城市拍成一支广告。这个广告片基本上奠定了所有Vlog去表现自己生活和广告变现的方式,我把它称之为一种比朋友圈还朋友圈的生活。


这种生活,它是一种美图秀秀磨过皮的、是带滤镜的生活,你能够看到的是大家怎么吃了不会胖,去哪里都有时间,似乎只需要花钱,不需要挣钱,代言的都是大品牌,你就想问她们难道都不用上班了吗?


但是我觉得这不够酷,这个太没有意思了,没劲。所以我想做另外一种,在穿搭、化妆、美女、旅行、开箱、恋爱、帅哥之外,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生活?既然Vlog可以比自己实际的生活更好一点——像比朋友圈更朋友圈的生活,那么也可以比实际的生活更糟一点。


有一个非常有名的Vlogger(史里芬)曾经说过,Vlog既可以是生活史,也可以是地方志。我想做河北的地方志。



我以每周一更的频率更新了半年,上了七次热搜,每期的播放量都是七位数,(来报道的)有中国的媒体,有外国的媒体,可以说是把河北的人丢出去了。


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因为我要直面人性,内容产品的传播,你必须要抓住人的本质需求。我们在看帅哥、美女、恋爱、美妆、美食、开箱,怎么吃都瘦,永远不用赚钱的那些Vlog的时候,转发是一个进行身份展示和品味宣誓的过程,这个需求是偶发的、不连贯的,但什么是连贯的需求?一句话,人民群众就是喜欢俗的。


截图来自史里芬微博


你既需要向上看,也需要要向下看,互联网的深度用户、准深度用户,那些可以去深耕、可以去拓展的用户,他们的生活压力是非常大的,每天都展现比他过得更好的生活,远远不如展现一个他看得见摸得着,但又从来没有接触到的平行宇宙(来得好)。所以Vlog这个行业,我想来搅局,就是把门槛降一降。


你想象一下一个三五分钟的Vlog,拍什么东西最好笑?我现在突然想起来,如果一个税务大厅的工作人员,他脑袋上带一个GoPro,天天就拍他如何刁难企业会计,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牛逼的题材,但是没有人拍。所以我觉得Vlog既可以是纽约,伦敦,巴黎,北海道,也可以是保定,廊坊,邯郸,石家庄。



保定有1300万人口,邯郸有1000万人口,保定加邯郸就比上海人口多,但他们一直被忽略掉了。这么多人口,有大部分的年轻人,但他们是零。他们可以去外面打工、会成为白领,他就是移动互联网的深度用户,所以这个苦是值得吃的。


我是怎么去找这些素材的?不是在网上搜河北空格奇葩。那样搜出来的全是洗的我的稿子,没有任何意义。首先就是一定要放低自己的姿态,他们是非常正常的,他们远比我们这种坐而论道的人正常,他们脚踩着泥土根扎在地里,手里拿着大风车和脑瓜崩。


我是怎么做的?用大众点评或者是美团等等,看到有人讲:“这里的5D、7D电影比较刺激,学校比较多,周末带孩子过来体验是不错的”,或者还有人说:“花费是每人25元,就是交通不太方便,里面不太讲卫生,但总体来说值得来一次。”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生活,两个家庭主妇在网上互相交流着,对方带着两三个孩子开着长城皮卡去郊游的心路历程,然后会给打出一个五星。


这就是我们中国人民的日常生活,没有什么可害羞的,我们就去拍一拍。


史炎:要问你能为幽默做些什么,也要问幽默能为你做些什么


你们可能都知道我是上海交大的,但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也是一个河北人,我跟史里芬老师、手工耿大哥,都是河北人,我就是来自河北特别偏远的地区邢台。




我们今天主要是分享幽默,但是先给大家打预防针,分享幽默这件事本身可能是很无聊的,这句话也不是我说的,是一个美国的著名作家叫E·B·怀特,他说解剖幽默就像解剖青蛙,没有人感兴趣,然后幽默也死了。


你们脑海中的喜剧工作是怎么样子的?我这里总结了一些别人的关键词,幽默风趣,谈笑风生,上班很开心,半只脚还能踏进娱乐圈,其实全都是幻觉。我们喜剧行业,尤其脱口秀行业其实特别悲惨,我们都不好意思叫自己是娱乐圈的人,我们真的完全不像娱乐圈。我们连潜规则都没有,因为女演员太少了,(观众:思文!)对,就思文,你觉得有什么好潜规则的。


我听过的选择从事喜剧行业最牛逼的一个理由是喜剧演员Sarah Millican说的。大家可能没有听说过她,但她说过一个特别牛逼的话——有一次记者采访她说你为什么选择从事喜剧行业,她说人们总是嘲笑我,所以我想,干脆收点钱。



我觉得这个理由甚至让我很感动,这体现了我们喜剧人一种高度自嘲的精神、其实我觉得自嘲是自信的一个最高级表现。


很多喜剧人都是有抑郁症的,国外的很多喜剧大师,像金凯瑞,罗宾威廉姆斯,全都是抑郁症,这算是我们喜剧行业的一个工伤,因为可能看问题看得太透彻了,有的时候可能会反而陷入里面,没有办法自洽、把自己拔出来。但是有时候我们也会自我安慰了,比如说会安慰彼此,就说没关系你的喜剧天赋还轮不到你得抑郁症。


所以我们到底能为喜剧、能为幽默做什么?


不得不承认我们这个行业还是很缺人的,所以不管怎么样,如果大家有志于来这个行业,我们都是很欢迎的。大家能看到的是吐槽大会、是李诞池子,是一些节目和现场的一些艺人,其实我们整个团队在做一个更重要的事——在为中国的喜剧孵化出一个生态。



噗哧脱口秀是我们线下的演出和培训的品牌,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加入到这样一个生态当中来。只有当我们的土壤——观众和爱好者数量——足够多的时候,我们才能孵化出更多的节目。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希望大家能够来看、来体验。我们这个行业可以算是喜剧的改革开放特区,没有任何的历史包袱,你来了你就是OG好吧,来了你就是老炮。


那么,幽默能为我们做些什么?如果你将来不想成为一个喜剧的从业人员,那么做一个幽默的人到底还有没有意义?当然是有的,否则我也不会站在这。


对内的话,主要是一种平衡感,幽默,可以帮你找到一个理想和现实之间的一个平衡感。还有一个平衡感,是自卑与自负之间的平衡感。我们经常会陷入一个自卑和自负的一个死循环,如果你有幽默精神,就可以把死循环转化成自信和自嘲的比较良性的循环。自嘲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它不是自信的反义词,它是自信的最高级,当你能够自嘲的时候,你会发现别人没有办法再拿这个东西来攻击你了。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说我姓史。你们如果没有姓过史的话,很难理解姓史对一个人是多么的打击,你知道吗?我从小都活在自卑里面,跟别人自我介绍,我都觉得自己亏了。只有一次,我觉得自己没有亏,我说你好,我姓史,对方说你好,我姓卞。


如果你没有姓过史的话,你很难理解,一个姓史的人,遇到一个姓卞的人,心情是多么的激动!我就疯狂的跟他互动,我说你姓卞是吧,小卞!我说,我们团队哥们叫池子,你认识吗,我觉得你们特别有缘分,我应该撮合你们认识一下。


自嘲是在干什么?其实我们不是在自我贬低,我们是在自我保护。



接下来再说,幽默对外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让你变得性感。幽默其实是最新的一个性格,当你能够把人逗笑的时候,对方把他的心智短暂地交给了你,也就是说当你把他逗笑的一刻之后,三五秒钟或者十秒钟,你说的任何话,他都更愿意去接受。幽默能够让我们更有吸引力,更能够去说服别人或者传递我们想传递的一些信息和观点。


最后还有一句话想送给大家,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跟“笑”有关的一句话,就是伟大的诗人拜伦说的,他说,Always laugh when you can. It's cheap medicine. 意思就是能笑的时候你就笑,因为它是最便宜的药。希望大家都能够笑口常开,谢谢大家。



(虎嗅F&M创新节的#河北省#系列还没完,你还能看到以“无用良品”闻名的手工耿和虎嗅最有名的河北人伯通老师,敬请期待#我到河北省来#圆桌对谈~)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2
点赞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