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耿、史里芬和伯通的“河北满屋”:“透明省”的无限宝藏
2018-11-28 15:02

手工耿、史里芬和伯通的“河北满屋”:“透明省”的无限宝藏

虎嗅注:2018年11月24日,史里芬和史炎在虎嗅F&M创新节年轻馆的这次相遇,有点必然中的偶然,我们碰巧在议程上把他们排成了先后次序,分别讲vlog博主和脱口秀演员职业的真相,没想到在现场,是“河北”让他们的初次相遇,先棋逢对手,随后一拍即合。


之后的“我从河北省来”的河北人圆桌如果说有什么遗憾,那应该是没有前期做好足够的工作留下邢台人史炎。不过,有史里芬、手工耿、伯通参与的这个河北人圆桌已然撑起了当天的高点,我们试图在速记的复述中重现当日的气氛,却发现静态的文字始终不够,那些在特定情绪和气氛中激发出的金句需要那个特定的语境,才能重现光芒。因此,除了文字内容,不久之后我们将奉上这个环节的视频内容,希望能够重现这个环节的部分精彩。


伯通:欢迎来到虎嗅F&M创新节“河北脱口秀专场”,没想到今天下午,河北人和以脱口秀为主线的内容构成了年轻馆的主要的内容。非常难过,非常的痛心!没想到河北被史里芬黑成这样了,所以我必须要揭他一个短!他根本不是河北人!!!



史里芬:对,我根本不是河北人,但我觉得揭穿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只要爱河北就是河北人,对吧?

     

伯通:你们两位在网上看过对方的内容吗?


史里芬:我看耿工的内容看得非常早,在他做脑瓜崩之前,当时耿工主要在经营快手,做他那些东西,然后想要往出卖,那个时候他在微博上只有几万粉,然后就有粉丝到我这来私信,发了一个耿工的链接,我点开之后一个大脑袋,做拨浪鼓什么的。我一看这是什么神经病?!我就没管他,大概过了一两个月之后,耿工就特别红了,比我粉丝多多了,后来我就跟耿工认识了,我觉得耿工其实比我更能够代表河北,因为我是一种像探险家一样去展现一种表演性的文化多样性,但是耿工本身就是文化多样性中的一个,你知道吧?耿工是做实业的。非常让人敬佩。

    


手工耿: 我没有看过史里芬的作品(笑)。其实,我跟史里芬老师相处时间比较早一点,开始就是说加微信联系着,但我平常很忙,我没有特别多时间去看一些别人的作品,大家看我好像觉得我每天比较闲,包括(对于我做的)一些小东西,好多人都说我每天闲得是吧,其实做这些东西我每天要花大量时间去想,还要采购材料,所以说,真的没什么时间看别的东西。


史里芬:真的是这样,因为耿工他的作品都是从生活本身延伸出来的,他看别人的(作品)也提供不了什么参照性,有的时候给耿工发微信,耿工会很久很久才回你,就是因为他实在是非常地忙,他从采购材料到拍出来,到最后把它卖掉,所有的流程都是他一个人来弄,非常不容易。


手工耿:卖得不多(笑)。


伯通:刚才我有个同事一定要托我问手工耿一个问题,就是您大宝剑(洗头搓澡剑)创意是怎么得来的?


手工耿:好像是有一个朋友跟我说,说看我形象有点像一个大侠,我就想应该把搓澡和大侠形象结合起来什么的,我想了一个礼拜就开始做了。就这样,大家后来在评论里说这是“少皇专用搓澡巾”。


伯通:问一下二位,你们是觉得河北在你们心中的印象什么样子的,虽然大家都说河北很透明,但是二位都是扎根于河北的内容创作者,我想知道河北在你心中有什么印象,或者是影响了你们的内容创作。来耿工,河北人先说。


手工耿:我非常宅,除了邻居我连我们村的人好多都不认得,但是我感觉河北人都非常朴实,包括我的家人,很美好,我们邻居非常朴实,仅此而已。


史里芬:我觉得河北首先是它完全没有存在感,像刚刚史炎老师说的,一般情况下我们几个人打招呼说你是哪人,对方回答我是东北的,或者我是哪的?“我是西北的”、“我是江苏的”,人家还问你是苏南还是苏北的。但是河北人如果回答”我是河北人“,你对他是没有任何正面或者负面的成见的,你只能说好吧!你是河北的,他是一个全国的中位,你知道吧?另外一个,我觉得河北人有些特征特别好玩。


河北人特别爱住大房子,开大皮卡车是河北人,要不然买美国大皮卡肌肉车,要不然就买长城皮卡,五菱之光,他不太喜欢买普通的家用的日系车什么的。从生育率来看,河北人也挺爱生二胎的;还有像耿工这样,喜欢做实业,对吧?我拍到很多的河北的民间的大老板,他们做的农家乐,或者做的各种主题公园,你知道这些人有一个什么特点?就这帮人是不用财务杠杆的。我开一个主题乐园,钱全是我自己卖饲料挣来的。河北人的这种特别扎根在土地的感觉,我觉得特别魔幻。


伯通:你不是应该说一下你作为一个非河北人是怎么走上以第三者身份观察河北的路程的吗?


史里芬:???第三者?我觉得我是第一者。


手工耿:确实是这样,我看说得比我还要了解。


史里芬:没有肯定没有你了解你,其实你已经是河北的化身了,只不过你不知道。


手工耿:其实我觉得河北(人)不都是我这样做没用的东西的~



史里芬:昨天晚上我跟耿工吃饭,耿工喝了不少粥,河北人非常爱吃主食,不知道你们在座的河北人认不认同,就是河北有特别多的主食,什么肉龙枣馒头锅盔这种东西,然后对早点非常重视,就是真的非常喜欢碳水化合物。


我怎么发现河北特别有意思,或者特别值得一拍的呢?其实刚开始说白了就是是一个挺流量导向或者比较功利的一个想法,就是河北从来没有被引爆过,其实从来没有被引爆过的省份也不止河北,比如我们说贵州,江西,内蒙古,甘肃青海都没有任何的地域话题,但是河北、环河北的这11个地级市,包括天津,把北京算进去,很多城市在近100年都做过河北省的省会,然后这些地方又有非常多的人口,而他们经常是一工作就往北京跑,它是密集地使用互联网的(区域)。

     

你去看河北本地的大号,比如说什么“吃喝玩乐在石家庄”、“保定那些事儿”……这种号,它是有非常多的固定的粉丝和受众,比其他城市大号做得好得多,就是因为这一部分流量它无处宣泄,所以我想找一个点燃的引爆点,这是第一个前提,就是说它是可以被点燃的。


其次就是你也有得有东西对吧?那么我就看全国各地的这些奇观,它其实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南北分界。一旦我们去看所谓的闽南的或者是岭南地区的这些机关一般情况下它是一个私营性质的,但是在河北,我自己这个土地是我的自家的宅基地,我家里有人在西班牙打工,我就把我的房子修成西班牙的,家里有人在意大利打工,我就修成意大利的,修一个喷泉在自己家门口。


同时他们特别喜欢向崇高致敬,就是我一定要修一个福禄寿,修一个大王,修一个特别大的大象来象征吉祥,这是特别不一样的性格和花钱的方式,所以我最终就选定了河北。


伯通:OK。我再问一下你们平时大家对你们印象是——“做的内容很魔幻”,你们日常生活中是个魔幻的人吗?


史里芬:我没什么魔幻的,我觉得除了史炎今天说我有点像岳云鹏,这我也早就知道了,我觉得没什么魔幻的,但是我可能有一点,我在看这种魔幻的东西的时候,我会本能地对他产生一种不能叫同情,也不能叫魔幻,而是我特别善于发现它,就我能够一下子抓到他。就像他一直在那等我一样,似曾相识感,比如说我去河北有一次去拍一个大雄宝殿,这大雄宝殿里面我听见有音乐传过来,不是妈咪轰的佛经,它是一堆居士在里面跳广场舞!在大雄宝殿里面跳广场舞!我感觉音乐已经落下去了,大概可能五秒就要结束了,就赶紧一个健步冲过去就开始在那拍,然后那些居士们就在跳电音摇滚,特别夸张,然后一闪就过去了,就这种场面,其实有很多次我觉得能够在魔幻的当时当处就能把他抓住,我觉得这一点是我做这个视频的一些经验也罢,还是现在到目前为止的技能。


手工耿:我一直以为自己在生活中也是挺普通的一个人,我比较喜欢看一些魔幻的东西,但是我的环境非常严肃,包括我父亲,我一起(玩)一些朋友都非常严肃那种,没有这些空间让我展示魔幻。


伯通: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做这种脱离生活的东西能够获得大家的认可的?


手工耿:我感觉我的东西没有脱离生活呀。我就感觉好像我做出一些东西来,大家比较喜欢,但是说购买就比较少了。




伯通:再问一下你们接下来是打算继续沿着目前的这种内容生产的道路继续走,还是打算做些什么改变或者调整?

     

手工耿:我应该没有,我就以前怎么做以后还怎么做(问:不打算办厂吗?)想来着,但是说投入比较大,现在还没有资金(主要就是你那些不规则产品他没法量产是吧?)有的还可以。


史里芬:耿工,你为什么叫手工耿不叫工业耿?你是一开始就没打算量产是吧?


手工耿: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


史里芬:对,这就是河北人民的这种谦虚,他自己意识不到自己的优秀,他是河北本身——就是他一开始就叫自己手工耿,从来不叫工业耿。我这边的内容,我还会沿着继续河北的这些城市拍下去。


伯通:你也祸害点别的地方吗!


史里芬:会祸害的早晚的事,但是我不会去再找到一个省,比如说我拍完河北之后,我去拍山东28景或者陕西24井不会这样去拍,我会把河北拍完之后,整个的推向全国。对,有一个素材库,现在是可以继续拍下去的,其实河北本身还能够支持三五十期是没有问题的。我其实想过,如果今后往国外拍的话,其实会更倾向于那种猎奇摄影,中国还有包括国外优秀上面的博主很多会去做那种秘境探险或者废墟探险,他们会去拍一些什么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和发射井之类的这种特别极限的东西,但是今后如果中国拍完了的话,我也可能会往这方面去转型,就是拍一些你们真的没有见过的东西会放到中文世界来,我觉得这个是比较有意义的一个事情。




伯通:明白。耿哥目前的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应该还是来自于直播?


手工耿:以前是做直播,虽然说卖得少,但是说,还是有一些比较时尚、思想比较前卫的人会购买。现在也可以接点广告之类的。


伯通:史老师你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什么?接广告?


史里芬:就是定制视频广告,我现在的收支是完全自负的,自己承担。


伯通:我想知道,因为你们做这个事情内容创作也都应该超过半年了,我应该是去年就开始做一年半多了,然后史老师是差不多半年,你们会不会有觉得比较痛苦,做不下去,没有灵感的时候?


手工耿:有。就是挣不到钱的时候。粉丝一直涨。播放量一直涨,但是你还没有挣到钱,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史里芬:我觉得最痛苦的时候就是发现我私信箱里神经病,现在比我红的时候。其实灵感这块我跟耿工不一样,他真的是一个创作者,是一个艺术家,然后他需要自己发明东西,我只需要发现就够了。是河北实在是太富饶了,到处都能够俯拾皆是,我根本就不需要去考虑灵感的这个事情,我只需要考虑。明天石家庄下雨吗?不下雨的话就去下雨的话就去保定。


伯通:因为你们主要给大家生产的欢笑,我问一个比较跟你们相悖的事情,你们还记得最近一次痛哭是因为什么吗?



史里芬:上坟!


我没怎么痛苦过,也没怎么哭过,这个想不太起来了。其实我觉得我跟史炎老师可能不太一样,我创作内容的时候真的没有感觉到我像要走到抑郁症的边缘,或者是说我需要一个欢笑来进行一个代偿,其实不是的,就是我本身学这东西挺好玩的,然后我自己用不去工作,然后我也没创业,我也不用对投资人负责,我也没有工作室,我也不用上税。所以基本上我高兴,我就一周一更,我这周没内容,我或者想玩一周,我就两周一更三周一更,这都无所谓的,所以这个事本身来说不太对我形成一个精神上的压力。


手工耿:有时候看电视剧,看电影非常感动的时候也会流泪!泪点算比较低算吧。痛苦有时候是真的很痛苦的。


观众提问:我想提问史老师,您创作过程之中,最困难的一次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史里芬:最困难的一次,对创作本身而言,是在石家庄有一个叫空中花园的地方,你们不知道有没有印象,石家庄空中花园是商品房,你买到之后,发现你们家在游泳馆里面,然后被子永远都晒不干,里面有热带雨林有猴子。


为什么困难?因为它料实在是太多太杂了!你可以看到我每一期拍摄的剪辑节奏非常快,而且它并不是以一个时间顺序,或者说以一个先后顺序来呈现的,我自己给他留了一条故事线。这个(石家庄空中花园的)故事我当时就觉得完全没有办法捋,就好像是满天的星斗一样,你知道吧,空中花园就像宇宙,这里是爱因斯坦,那里是赵本山,这里是赵丽蓉,那里是猴子。这里是锦里,后面是跳楼机,就完全没有办法串起来!其实就是说河北的这些土豪们在做这些东西的时候,他脑子里想的是:“哥们要憋个大的,知道吧!就是我能够想到的所有东西,我都一个个给它放进去!”他们完全不管这些东西写不协调,他如果90年代是土豪的话,他就会在里面放一个90年代的明星,如果他到2000年之后还是土豪,他就会一个接着往后放。什么都有可能,所以那一期我讲的非常痛苦,大概删掉了可能90%的素材,最后才剪成那个样子,我能够才能把它说下来,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逻辑。


伯通:好,谢谢我的保定老乡,谢谢我们河北女婿,我们两个半河北人,感谢大家今天来到我们F&M节河北专场。非常感谢,谢谢两位。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