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想照顾所有观众,结果收获了80%差评
2018-12-10 18:08

YouTube想照顾所有观众,结果收获了80%差评

如果让你来做一个2018年的年度回顾视频,你会做什么内容?我的清单里有:漫威老爷子去世、比特币大跌让我半年白干、爱就像蓝天白云歌单、真香警告、《战神》游戏等。每个人都有对于逝去的一年的独到理解,或者等着一个专业机构给你投喂大众关心的事情。


今年的YouTube Rewind年度回顾视频向全世界展示了一个全球流量集中地,如何展示整个地球如何在正确的道路上大步向前,各种多元文化群体可以自由发声和获得权力,唯独和点击量过亿的那些youTuber精心之作的作品没有关系,它更像是一家公司为了取悦广告商的广告。


这个让全世界人知道“地球真好,YouTube真好”的8分钟回顾视频,最少惹怒了80%的观众。



这个地球也太美好了8!



每一年的年度回顾视频,我们都可以看到今年视频创作者集会和网络上发生的重大事件、流行文化。让我们来看看以前的年度回顾都是什么,2016年巨石强森,Pen Pineapple Apple Pen、扔空水瓶;2017年,唱遍全球的Despacito、撒盐哥、指尖陀螺等。


是不是说到这些元素或者文化符号,你脑海中可以浮现出画面,因为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而今年YouTube要回顾的是什么呢: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告诉别人自己有心理疾病,向便装皇后(变性群体)致敬,向非洲裔致敬,向亚裔艺术者致敬,向女权发声者致敬,向少数族群致敬等等。


过去的2018年,我们见证了全世界绝大多数范围内在多元文化上的进步,少数群体拥有了更多的发声方式和话语权,更多地人开始关注那些曾经被人边缘化和偏见的族群,整个地球正在向自由、开放、多元、包容前进,可喜可贺!地球有希望!










“嗯,停一下!这和年度回顾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这是你心里想说的话,怕你不敢说出来,我替你说了:对啊,这和年度回顾有什么关系呀?


你的想法,我的想法,和全世界绝大多数人的想法一样,大家脑子里都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和YouTube年度回顾有什么关系?



哦豁,留言区爆炸了,8700万点击量,194万个赞,667万个踩,史上最多踩的YouTube官方视频产生了。留言区的评论、点赞数量也叹为观止,有媒体称今年的Rewind视频是史上最差劲的回顾视频。



除了内容的政治正确之外,一个更让YouTube观众恼火的事情是,今年的年度回顾几乎和视频创作者没有什么关系。历年的Rewind视频都会邀请YouTube爆红的新人和知名的老人来参与视频的录制,而今年大家(外国人的大家)耳熟能详的那些作者几乎没有出现,视频下面留言点赞前三名里,我们可以看到


“YouTuber(视频创作者)都去哪了?”

“这个视频不是用来展示一年内最大的事件和YouTuber的吗?”

“每过一年,YouTube就和内容创作者脱节更远。”


除了上面的多元文化要素之外,堡垒之夜、办公室小野、防弹少年团、KIKI Do U ❤ Me~等元素都出现在这部视频里,但根本没人关心这些,观众关心的是为什么今年的年度回顾这么无聊,视频床组综合关心的是为什么YouTube正在脱离创作者。



YouTube在怕什么东西?



早先TheVerge的文章认为,YouTube之所以这么做,是想向广告商传达这个平台上的内容多元开发,可以发布更多的广告。事出有因,早在2017年,YouTube第一大V PewDiePie因为发布了带有歧视偏见内容的视频,引起舆论风波,导致YouTube切断了和PewDiePie的栏目合作,并且从大V广告平台移除,这让不少在PewDiePie视频里插播广告的广告主感到担忧。


广告主担心自己的贴片广告出现在有偏见的视频前,会玷污自己的品牌,导致不少广告商从YouTube撤退。这对一一个做什么事情都需要金钱来支撑的视频平台来说,广告收入下降的后果是致命的。


YouTube现在需要向全世界宣告这个平台非常开放,多元,没有仇恨,没有歧视,广告主爸爸们回来做广告吧。所以今年的回顾中,发表过有争议内容的创作者统统不在演员列表里,包括很叛逆但是随便一个视频都要上亿播放的Jake Paul、拍摄尸体的Logan Paul等等。


面对商业利益,YouTube不得不妥协,因为它无法控制自己推崇的视频创作者不搞出新的幺蛾子来,它不敢再搞出下一个PewDiePie了。


YouTube也越来越害怕少数群体可能给公司形象带来的负面影响。今年6月份,Youtube已经在LGBT上犯了一次错误,引起了轩然大波。


6月初,观众发现在LGBT群体的视频中出现了“反同志”群体的广告。在一个名叫Chase Ross发布的同性恋题材视频中,出现了一系列非营利组织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投放的反同志的争议广告。面对质疑,YouTube表示视频制作者可以设置敏感广告类型来禁止此类视频出现,但却招致非议,被扣上“恐同”的帽子。


而在今年的Rewind视频里,你会发现视频中有非常多韩国男团文化符号,比如爆红的防弹少年团的《IDOL》MV内容出现在了视频中,这部MV的播放量足足有2.9亿次。除了爆红的因素之外,还与YouTube害怕粉丝的攻击行为有关。3个月前,IDOL MV发布后24小时内就拿下了5400万播放量,成为YouTube上首发当日播放量最大的MV的头衔,但很快YouTube说统计有问题,扣除了近1000万播放量,官方宣布为4500万播放量。



虽然数据修改没有影响到头衔,但是YouTube这么搞爱豆团,粉丝们可不干了。平日里只有几十条评论的官推下面涌入上万粉丝,纷纷指责YouTube吞点击量的行为,这对自己的偶像不利。粉丝拥护偶像,容不下一丁点污浊,万一隔壁男团的粉丝跑过来说偶像YouTube视频刷量怎么办?惹不起惹不起。


在今年的Rewind视频里加入了K-POP元素,然而视频借鉴了IDOL MV的风格却没有提到偶像的名字,也让粉丝有些不满。YouTube是真的害怕这种小团体用户,稍微照顾不周便有可能招来抱怨,刷屏骂娘的事中国人应该见过不少次。


这就导致了年度回顾越来越亲政治正确、亲多元文化,因为这些元素不仅不会带来危害,反而可以为公司形象加分。


那么,真的加分了吗?加个屁嘞!


观众们非常讨厌这种“舔狗”行为,反感程度也非常直观地体现在了数据上。



网友统计的历年来YouTube Rewind年度回顾视频的点赞与踩的比例,结果发现,从2017年加入多元文化元素以来,踩的数量大幅度增加,约占40%,而到了2018年,因为YouTube Rewind视频中加入了太多太多的多元文化因素和政治正确的内容,而且其他内容也与回顾相去甚远,导致超过70%的人点了踩。


一边倒的数据,足以说明YouTube今年的回顾视频做的非常差,完全没有从大多数用户真正的需求出发,他们希望看到的那些年度高光时刻,一个也没有出现。



照顾少数人的代价是什么



在Rewind视频里,提到“大家想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吧”。大家点开视频,查看评论,就可以看到真正的“大家”需要的是什么,很显然,全世界的观众对于这种内容,不仅没有那么上心,反而讨厌这种“舔狗”行为,YouTube的这种做法是对普通人的一种侵犯。


在多元文化领域,你只要提出其中的一个群体,其他的都要照顾到。少提一个都不行,因为你少提一个群体,他们就会立刻来攻击你,指着你说对他们不公平、是对他们的歧视、看不起他们。那么作为一家标榜多元文化、全世界都盯着看的公司,Google该怎么办呢,那就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们真的支持多元文化,这家公司政治正确(这么做说不定还能在欧盟得到一些支持)。


政治正确的结果是让这家公司非常开放、多元,让不同的人在公司内部交流、产生更多有创意的想法,提高公司的形象也有助于招徕更多人才。


越来越多大公司开始加大在多元文化上的投入,根据Facebook今年发布的第五期多元文化报告显示,Facebook全球女性员工比例上升了5%,亚裔、非洲裔、西班牙裔员工数量都有2%以上的提高,LGBTQA+员工提高了1%。Google的多元文化报告显示,Google2018年白人员工数量下降,亚裔、非洲裔、拉美裔员工数量微涨,女性员工微涨,2017年在LGBTQ等少数群体上投入了10亿美元。同样,微软的数据也差不多,都在涨。


但与开放的大公司形成反差的确是普通民众对LGBT文化泛滥的容忍度下降。根据哈里斯民意调查数据显示,美国人对LGBT群体的容忍度开始下降,非LGBT的成年人中,对“与LGBT群体在特定情境下呆在一起”感到“很舒服”和“还行”的比例从去年的53%下降到49%。不放心将孩子放在LGBT老师教师里的家长数量也从此前连续三年下降到28%,反弹到了31%。


任何对少数族群的歧视或者偏见行为都会被扣帽子。有不少少数族群的人喜欢利用自己的一些弱势来获取大众舆论的支持,但也有不少翻车的例子。2016年,大学生公平入学组织对美国德克萨斯州大学发起了一项平权政策诉讼案,要求学校取消在招生中对种族因素的考虑,让更多亚裔高分考生入学,但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允许大学继续在招生中纳入种族因素。随后该机构又将诉讼对象瞄准了更有影响力的的哈佛大学,目前该案已开庭审理。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怎么判,怎么公平地判决,大难事。


少数族群惹不起,不如就让普通人稍微委屈一下好了。YouTube Rewind年度回顾的为了取悦少数族群,现在却把大众惹恼了,口碑直落千丈,接近80%的人踩了这部视频。这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事,才值得放在YouTube Rewind年度回顾里呢。


多元文化存在,合理,我们公平对待、不反对,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这些文化强行地强加给他们。因为观看视频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是这类人群,他们的2018年也没有遇到这种事情,他们希望看到的是或快乐或悲伤的年度高光时刻,而不是一群人正襟危坐在那里谈权力和自由。春晚正在逐渐淡出大众的视线,原因不正是如此。


但我好像可以理解YouTube的这种做法,出于商业利益最大化的考虑,即便是惹怒了这80%的普通人,凭借那20%能发声、能造势的少数人群,也可以带来远超80%其他人所带来的利润。在大趋势面前,无论是广告平台还是广告商,对这种政治正确的内容都喜闻乐见。


用户骂归骂,但是身体还是很老实,虽然短期内用户的心情和体验很差,但很快就会被内容给填坑恢复。而至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更是不敢随随便便和YouTube撕逼,中断合作的PewDiePie还不是在YouTube发视频,要不然这7500万粉丝去哪,看抖音吗?


上周福布斯发布的2018年最赚钱YouTuber中,上面提到的Logan Paul赚了1450万美元,PewDiePie赚了1550万美元,毒蛇争议美女Jeffree Star赚了1800万美元,绯闻少年Jake Paul 赚了2150万美元。


假想画面:YouTube办公室里,“就让他们骂去吧,反正这群人明天还会来。”


虎嗅作者天使不投资人亦有贡献。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