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达人”偷运野生动物境外被捕,“自然之旅”遭质疑
2019-02-26 21:24

“昆虫达人”偷运野生动物境外被捕,“自然之旅”遭质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青深一度(ID: bqshenyidu),记者:计巍、梁婷、李倩、崔頔、陈水杏、郭慧敏,编辑:宋建华。头图来自:东方IC。


在伊瓦图机场被查获的变色龙、蜥蜴、蜈蚣


2月16日,两名中国游客在马达加斯加的“自然博物探索”之旅戛然中断。因涉嫌非法携带野生动物,两人在伊瓦图机场被逮捕。


马达加斯加警方向深一度证实,在他们查获的走私野生动物中,包括了一只变色龙、一只蜥蜴和15只蜈蚣。按照当地新颁布的法律规定(2015-2018年),两人或将面临5年刑期并罚款两亿阿里亚里(约合38万元人民币)的处罚。


深一度多方核实确认,被捕的两名中国游客,一人系旅行团的组织者之一、被圈内称为“昆虫达人”的马啸堃,另一人为参团的女性家长。该团有19人,其余17名团员安然无事。


这是中国游客近年来在境外因非法偷运当地野生动物,而导致的后果最为严重的事件。消息传出后,网上再次掀起了对马啸堃和武艺二人所组织的“户外自然博物探索”活动的质疑。同时,深一度调查亦发现,在圈子内,非法从境外偷带野生动物的现象远非个例。


旅行团一行19人,前排左一为武艺,前排左三为马啸堃


马啸堃被“叫出去”后失联 


此次自然博物探索亲子团由马啸堃和另一名合伙人武艺共同招募,2月6日由国内出发,目的地为马达加斯加东西海岸热带雨林。


马啸堃和武艺自称“导师”和“领队”,这是两人通过微信公号“武艺的自然世界”组织的2019寒假系列活动的第二期。从2017年5月起,两人便开始以个人名义组织此类“户外自然博物探索”团,招募对象为喜欢昆虫动植物的孩子、家长以及年轻人,旅行地点涉及国内外多个自然保护区、热带雨林。


从马达加斯加当地媒体发布的图片可以看出,被发现非法携带的野生动物放置在两个塑料盒中。一只变色龙从铺垫的棉絮上爬出,周围格子里还有多只蜈蚣。另一只绿色活体蜥蜴,还在封闭的塑料盒中。


旅游团“领队”武艺19日通过短信回复深一度记者时,提及了当时的情景:在机场,马啸堃被“叫了出去”,随后与他失去了联系。


19日凌晨,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馆发布通报,证实了两名中国游客被拘押的消息,原因是涉嫌私带变色龙等违禁物品出境。


当地华侨苏女士是在第一时间向中国大使馆报告相关情况的人。她对深一度记者说,当天她接到海关雇佣的翻译打来的电话,请她帮助给两位当事人联系律师。据苏女士说,两名当事人19日去了法院一趟,下星期一还会再去,因为律师还要进行一次申诉。


目前,此事已进入马达加斯加当地的司法程序。据《中马商报》报道,当地法院将于25日正式审理此案,现在二人被暂时收押在首都安塔那那利佛市的安塔尼木拉监狱。


马达加斯加环境发展部长Alexandre Georget在查扣现场表示,要打击走私濒危动物的行为


导师“带头抓”,虫子带回家


与“武艺的自然世界”之前发布的招募信息一样,这次马达加斯加热带雨林之旅,也被标注为“户外自然博物探索”。招募信息中称:“追寻这里独特的生物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并展示当地的狐猴、各种两栖爬行动物,以及此次在机场被搜查出的变色龙、蜈蚣等动物。


根据招募启事,很多孩子、家长都会认为“户外博物探索”旅行团是“科普教育”、“自然教育”。来自北京的赵荻(化名)也曾这样认为。2017年暑期,她带孩子参加了马啸堃和武艺组织的“安徽太平湖昆虫之旅”。


“当时主要看重的是对于昆虫知识的讲解和普及”,赵荻说在她的了解中,马、武二人是昆虫圈里“对虫子了解比较深的人”。然而,在过程中,她却发现“整个氛围跟科普相去甚远”。


出发前,有同行的家长在群里问:我们只是看看,不让孩子逮回来的吧?赵荻记得,当时群里就有人强烈反对。而出发后在旅途中的场面,则更让赵荻感到“夸张”:“发现几只生物,孩子们就一拥而上,手快的逮住塞在自己的盒子里,手慢的不甘心,继续在周围各种挖。娃们这样,也能理解,可后来连成人也加入了。孩子们会比谁逮到了更稀罕的动物,像稀少的蜥蜴、林蛙、蛇,就成为了值得炫耀的事情。”


作为领队的马啸堃并不会制止这些行为,而是“带头抓”。“马老师是不会逮那种普通的虫子的,他要逮那种罕见的、值钱的”,赵荻说。


旅行结束时,赵荻以为大家会把逮到的小动物放生,结果却是绝大部分被大家打包带了回去,其中包括各种颜色的螳螂、竹节虫等动物,还有当地特有的一种蓝尾巴蜥蜴。


不仅如此,赵荻发现,马啸堃并不像“导师”一样对孩子们进行专业科普讲解,更多的是自己“玩票”。“这次武艺有事没参加,马啸堃自己带,前两天他没有任何的科普安排,基本上都是孩子们自己‘野玩’,马啸堃自己逮虫子。而且,他还带了女朋友,经常和女朋友聊天。”


在赵荻的了解中,这个团里大部分人都与马、武二人熟悉,大家都乐于“玩儿虫子”,也习惯于把野外的虫子带回家里养。


被指“教孩子走私昆虫”的视频,马啸堃曾发在朋友圈中


“教孩子走私昆虫”曝光视频


在招募信息中,“导师”马啸堃被介绍为中科院科学教育联盟成员专家,这一身份也遭到很多人质疑。


深一度记者注意到,在2017年10月11日的一篇媒体报道《昆虫达人马啸堃:只因一个梦想走上了创业之路》中,马啸堃便已被称为“中科院科学教育联盟成员专家”,但实际上“中科院科学教育联盟”的成立时间,在一年多后的2018年12月3日。2月19日,在马啸堃被拘捕的消息被证实后,中科院一名工作人员发微博称:“最可恶的是冒充中科院专家,让我们院背了黑锅……”当日,中科院官微“中科院之声”转发了这条微博。


报道中,马啸堃还谈到自己从金融工作者到昆虫爱好者,再到“围绕着昆虫进行创业”的经历:他曾购买多种在国外流行的昆虫,家里养了几千只,像是“中毒”了一样。


几年前,马啸堃在北京密云搞了一个饲养基地繁殖昆虫,还与人共同创办了“自然年轮昆虫博物馆”以及“玛阿特昆虫工作室”。在北京昆虫圈里,马啸堃被不少人视为“响当当的人物”。


然而,在爆料者眼中,“昆虫达人”却在做着“走私昆虫”的事情。


2018年10月31日,微博账号“带娃探世界”公布了一段自称家长拍摄的“马啸堃教孩子走私昆虫”的视频,引起圈内轩然大波。画面中,几个人正在某国外机场,往塑料盒里分装来路不明的活体昆虫,视频旁白:“国际走私犯走私昆虫啊”。该微博账号发布的照片截图还显示,马啸堃曾于去年8月19日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布此视频,并配文“在安检门口”。


还有网友指出,马啸堃与武艺此前就疑似从国外偷带动物回国。2018年8月12日,武艺从马达加斯加回到广州后,发微博称“看了不白看,带旅游纪念品‘们’住公寓吃肠粉!”其配图中的一张照片是他手握一只变色龙炫耀,还@了一些圈内大V。


此后,武艺继续在微博发布他饲养变色龙的照片。一名生物学业内人士对此表示:“国内对变色龙的合法批文是很少的,(他的)来源渠道让人怀疑。”


而在马啸堃微博上,可以看到他曾饲养“红鹰眼蜥”和“变异海鬣蜥”,而后者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二物种。


武艺在微博中炫耀他的旅游纪念品——一条变色龙


被捕家长:非常伤心懊悔 


武艺曾用“抓虫子才是我们的终极目的”、“踹树行动”等来宣传自己的户外探索旅行团。而马啸堃在采访中也曾说:“我们应当崇尚一种自然的生活,你可以去抓昆虫,带回来自己养,也可以通过采集标本,让更多的人学到知识,保护好大自然。”


然而,赵荻却在2017年暑假体验了马、武二人的“自然之旅”后,决定不再参加他们的活动。“不愿意再参加的原因。是担心反而会把孩子‘贪婪’的一面调动出来。”赵荻重新给孩子选择了科普教育营,在她看来,专业的老师会在活动中给孩子建立明确的规则:“一方面什么也不许带走,另一方面不许触碰(动物),更不能抓来动物摆拍。”


一名熟悉圈内文化的保护生物学从业者告诉记者:“带团出境到野外探索的团里面,以昆虫和两栖爬行动物为主题的,在很大概率上有野外捕捉和走私的行为,这是由这类爱好者的需求——喜欢自己养决定的。而自然教育的原则之一,是要尽量减少对自然的干扰。能秉承这个原则的机构和个人,在国内还不是主流。”


2月22日,在马啸堃和另一名女性家长被捕的第7天,当地《中马商报》报道称,两人目前被收押在安塔尼木拉监狱,案件将在25日于当地法院正式审理。这位女性家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非常伤心懊悔,非常想念她的孩子。


而当地华侨苏女士对深一度记者说,她在机场见到马啸堃时,他曾向她解释,被查出的变色龙是当地的一个孩子送给他的,他放在箱子里忘了拿出来。


在马达加斯加伊瓦图机场的告示牌上,依旧展示着中文版的出入境管理和处罚规定。其中写着,未经许可运输濒危动植物,将处以2年至10年监禁和/或1亿至2亿阿里亚里罚款。


事件发生后,武艺继续带领下一批团员,飞赴印度尼西亚开启下一段探索之旅。2月19日,他发布了一条朋友圈,视频中,他用手拨弄着几只白色的圆滚滚的肉虫,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安塔尼木拉监狱外景(资料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青深一度(ID: bqshenyidu),记者:计巍、梁婷、李倩、崔頔、陈水杏、郭慧敏,编辑:宋建华。头图来自: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