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初代真人秀,黯然谢幕

初代真人秀,黯然谢幕

本文来自: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南风


《极限挑战》第五季官宣新成员的那天,“极挑女孩”们高呼毕业。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结局,早在第四季收官,甚至第三季遭遇停播风云的时候就有了苗头。


无独有偶,不久前另一档国民综艺《奔跑吧》也迎来大换血,最新一季中主力MC邓超、王祖蓝、陈赫、鹿晗退出,由朱亚文、王彦林、黄旭熙、宋雨琦替补。不难发现,这些新成员的国民影响力与原成员相比差距甚大,曾经的《奔跑吧兄弟》创造的辉煌还历历在目,现在的《奔跑吧》,不止收视和口碑下滑,连“兄弟”也降级了。


《极限挑战》和《奔跑吧》是初代真人秀里生命力较为持久、影响力几乎最大的两档节目,其他极少有坚持过3季的。最近两年,这两个节目的收视和口碑较经历了较大幅度的下降,黄渤、孙红雷、邓超等人选择在此时离开,不失为一种体面的选择。



如今回首再看曾经意气风发的初代真人秀们,《爸爸去哪儿》做到第六季时戛然而止,《花儿与少年》《二十四小时》和“花样系列”做了三季便没了下文,更多的则是昙花一现,《真心英雄》《我们战斗吧》等只做了一季就草草收场。


它们在户外真人秀最流行的时候扎堆出现,又在市场的激烈竞争中黯然离场,随着两个国民综艺《奔跑吧》和《极限挑战》换人,属于它们的时代也终于落幕,虽然这两个节目还会继续做下去,但观众真正愿意怀念的,永远是曾经的美好。


有人体面离开,有人砥砺前行


面对国民级综艺换人,观众们不胜唏嘘。像“极挑女孩”一样把它当成毕业标志的大有人在,但也有人希望节目能继续做下去,因为它们毕竟带给了观众太多美好,大家都不希望它就此停播。


相较之下,影响力没有那么大的综艺在要不要继续的问题上,就没有那么纠结了。《花儿与少年》的最终章停留在第三季,这是口碑最好但收视最差的一季。因为收视不高,节目收官时也悄无声息,没有被太多人关注,但好口碑却给了它一个好结局,正如那些隐退的港片女神,在电影里惊为天人,然后选择在最好的年华退出,留给观众的永远是不会老去的那张脸。


而那些只做了一季的节目,比如《真心英雄》《我们战斗吧》在请来大明星却没能收到和他们的影响力相匹配的收视率时,第一时间就退出了,并没有硬着头皮做第二季。



今天《奔跑吧》和《极限挑战》因为换人收到的那些吐槽,大都是觉得节目已经“没有必要做下去了”,而且就算是原班人马,类似呼声也是一季比一季强烈。


《奔跑吧》和所有综N代一样,陷入了审美疲劳的魔咒,并且直到第六季都无法脱身。“跑男”系列节目第一季豆瓣评分7.5,第五季只有5.5,收视率虽然仍是同时段第一,但改名后的《奔跑吧》CSM52城平均收视只有2.839,远低于《奔跑吧兄弟》第四季的3.585,遑论收视几乎期期破4的第二、三季。


《极限挑战》表现更为明显,因为它前几季口碑实在太高了。第一季豆瓣评分9.1,第二季9.2,到第三季下降到8.2,第四季只有7.6了。眼看着神仙综艺“下凡”,而且越来越“接地气”,曾经的观众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对于这两档节目而言,“换人”不过是观众们选择不去看它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事实上,早在一两年前,他们就不看了。


一档综艺节目能被全民追捧何其不易,当大势将去的时候,人们总是希望这些节目也能收住行走的脚步,与当初的港片女神一样,体面离开,而不是就算打满玻尿酸也要留下来。但停播问题有时候并不能自己决定,尤其是影响力大的节目,很容易被广告营收和排播左右。



虽然网络综艺早已今非昔比,但电视综艺的制作体量仍然要比网综普遍高出许多。头部综艺的冠名费自然也水涨船高,《爸爸去哪儿》第三季的冠名高达5亿,《奔跑吧》第五季的冠名费超5亿,《极限挑战》第三季冠名费4亿。


与此同时,《奔跑吧》和《极限挑战》虽然收视不及以往,但仍是同时段第一,依旧是卫视里的王牌节目,不可能就此停播。


可以,但没必要


户外真人秀盛行的那几年,“大明星做任务”成为各大综艺的标配,市面上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明星都来参加真人秀了。


只是明星阵容再庞大,也只能撑得了一时,撑不了一世。重明星而轻内容质量,终会遭到反噬。


集齐林青霞、朱茵、蔡少芬等诸多大咖的《偶像来了》(后来改名叫《我们来了》),做了三季,前两季的阵容堪称“仙女下凡”,但第三季随着素人嘉宾的加入和内容环节的变更导致口碑出现断崖式下跌,从7.0降至4.5,不过好在收视也不高,于是节目选择及时止损,就此停播。


千篇一律的模式很快让整个市场迎来受众审美疲劳的危机,《真心英雄》和《我们战斗吧》之所以只能做一季,和市场大环境的严峻不无相关。《我们战斗吧》豆瓣评分7.6,在真人秀里相对较高,但该节目的出现时间在《奔跑吧兄弟》之后,同期又有《二十四小时》《高能少年团》等节目热播,质量不相伯仲,所以整体声量自然也不会更突出。



受困于做任务的模式,这类户外真人秀只能在游戏环节和嘉宾阵容上做出创新。但几年来,能上真人秀的明星已经被挖掘殆尽,有综艺感的人其实并不多,各类游戏也被充分开采,很难玩出花样。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几乎是所有综N代都会遇到的事,只不过初代真人秀遇到的早一些。


自2013年《爸爸去哪儿》横空出世,综艺流行题材先后经历了户外游戏/竞技真人秀、慢综艺、观察类综艺三个时代,《奔跑吧》和《极限挑战》的红利期应该在2013到2016年,而今观察类综艺正火,他们的存在已然不合时宜。


当年电影市场重心从香港转移到内地以后,仍然有很多港星选择继续拍香港电影,但他们能接到的资源已经十分有限,其中大多数都是烂片,而烂片拍多了,难免被观众吐槽“晚节不保”。现在的《奔跑吧》和《极限挑战》就像香港电影一样,正在一次次所谓的“创新”中消耗自己的口碑。


市场自有其优胜劣汰的法则,没有哪个综艺可以“长生不老”,《康熙来了》开播12年最终停播,21年的《快乐大本营》算是国内最长寿的综艺,如今也疲态尽显,走上下坡路。经过改名字、换嘉宾、换任务、停播等一系列磨难的《奔跑吧》和《极限挑战》已经登上过巅峰,至于要不要继续做下去,可以,但没必要。



主创出走,观众离席,时代终结


户外真人秀时代的出现捧红了一批体制内的制作人,和“不服老”的综艺不同,这批制作人很懂得良禽择木而栖,像退出的黄渤、孙红雷等人一样,在合适的时机纷纷出走。


《奔跑吧》的原班人马如今已经所剩无几了。原制片人俞杭英、岑俊义,副总导演陈格洲、范丽明,总策划王俊、夏陈安,在近三年里都离开了体制。《极限挑战》在阵容大换血之后,总导演严敏也被爆离职。他们或加入视频平台、影视公司,或创业,但都没离开过内容行业。


他们离职后有不少人都做过全新的户外真人秀,《我们战斗吧》就出自谢涤葵之手,《王者出击》是俞杭英创办公司后做的第一个项目,两个节目都沿用了“大明星做任务”的基本模式,所以也都没有获得很好的市场反馈。


大势所趋,谁也没办法。


与他们一同离开的,还有观众。根据CSM媒介研究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全国平均每人每天收看电视132分钟,比2017年上半年少了12分钟,下降幅度为8.33%,是5年来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与2014年上半年相比,下降幅度达到19.02%,减少了31分钟。



从收视群体来看,25岁~64岁年龄段的观众平均每天看电视的时间都缩短了14分钟以上,其中35~44岁的观众减少的量最多,达到16分钟。



具体到真人秀,CSM媒介研究季播真人秀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季播真人秀共播出137档,首播收视率超过1%的季播节目共计11档,收视率超过2%的节目仅有一档《奔跑吧第二季》。


与之相对的是视频网站日益增长的会员,最新数据显示,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付费会员数量均已超过8000万。


互联网已经成为年轻人观看视频的主阵地,与户外真人秀的核心观众不谋而合,当观众都离席,节目的存在便成了多余。



去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大火之后,《极限挑战》总导演严敏如法炮制了选秀节目《下一站传奇》,但结果大相径庭,该节目豆瓣评分4.4,收视鲜少超过0.5%,同时段排名基本没进过前五。


曾几何时,选秀节目堪称电视台的镇台之宝,正如当初的真人秀。《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和《极限挑战》在巩固湖南卫视、浙江卫视、东方卫视的江湖地位中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停播的停播,换人的换人,观众也不再留恋,它们走走停停,终究还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借用《极限挑战》的一句话,“这就是命”。


本文来自: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南风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骨朵网络影视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90105.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47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