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太慢:食物,疼痛和语言
2019-04-28 15:06

进化太慢:食物,疼痛和语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enager(ID:teenager_cidic),作者:Cidic,头图来源:unsplash


食物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有断食的习惯,每周一和二除了早餐,不进食其他事物。这不是因为信仰,而是处于身体原因的考虑,在有一次看到BBC Horizon的一个关于人类对食物的需求视频之后,做出的考虑。5年来,我的身体情况因此有极大的好转。


BBC Horizon的视频解释了这样一个观点:我们吃的太多。


工业化以来,最近的50年,尤其是在发达城市,饮食变成了一种文化。食物不但富足,而且我们在食物的制作和烹饪方面,把人类创造性的天赋发挥的淋漓尽致。任何一个略具规模的综合型城市,数量最多的店铺类型恐怕就是餐馆。同时,各类电视节目、广告、外卖服务、烹饪课程、厨师和餐馆的评级系统,让饮食文化变成了我们生活的核心。我们了解一个陌生的文化,都不会忘记问一句,这里的特色食品是什么?


我们对饮食文化如此习以为常,尤其是对出生在和平年代、大都市的我们,把饮食当作一种娱乐,一种体验。我们吃东西不再是因为饿。因为这样,我们可以很容易、自然、合理地,吃掉超过我们生存所需的食物。


在一万年以来,食物是一直匮乏的。一万年前的人类,没有餐馆,没有外卖,没有厨师,也没有冰箱。采集和狩猎来获得短期的食物,是生活的主要部分。食物匮乏一直是动物世界的常态,直到出现了文明,几万年,十万年,甚至更久远。文明的突然发展,让我们衣食富足,但是并没有改造我们的身体构造。任何物种的进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从猿到人,身体的结构本质上没有根本的变化。如果我们真正要自然进化成另一个物种,可能要另一个几十万年。


我们的身体,比如一个有弹性的胃,适合在有食物的时候吃多一点,没食物的时候吃少一点。我们可以把食物转换成脂肪,以备不时之需。我们可以忍耐几天的饥饿,而不会死。总而言之,我们的身体,并不知道我们如今可以每天一日三餐都把胃撑得满满的。


因此人类多了很多因为饮食带来的疾病,比如糖尿病或者心血管类的,很大程度上和一个人经年累月的饮食有关。当然,医疗又形成了一个更大的产业,健康饮食行业也在蓬勃发展,我们关注素食、关注卡路里等等。


我觉得这是人类可悲的地方。我们的问题仅仅在于:进化太慢。进化的速度赶不上我们欲望的发展速度


解决的办法就是少吃一点。


你一周休息两天,为啥不能让你的胃和消化系统休息两天。


疼痛


动物世界节目有一期介绍过人类和我们的近亲,灵长类猿类的区别。大猩猩很聪明,他们有自己的逻辑思维、社交意识、社会概念等等,虽然不会编程,但是大猩猩可能比一个3岁的小孩聪明。


但是有一点大猩猩没有超越我们,就是对疼痛的理解。动物世界里面解释,当两个大猩猩斗殴,如果一个受伤了,疼痛会让它放弃战斗。受伤的大猩猩会优先关注自己疼痛的感受,选择逃跑,甚至放弃还手坐以待毙,而不是忍着伤痛还击。所以你不会看到哪个大猩猩像圣斗士星矢一样,被打得头破血流还会站起来,爆发他的小宇宙痛击对手。


疼痛是身体内部传输的信号,并没有实际的意义。我们要感谢疼痛,在数十万年以来,疼痛让我们的祖先避开危险:如果肚子疼了,那么这个果子有毒;如果被某个动物咬伤了,那么这个动物有攻击性。某个身体部位的疼痛,让我们的祖先集中注意力,去解决那个部位的问题,从而更好地生存下去。


忍耐疼痛,是现代人类的一种特质。我们的文明发展让我们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更好的理解,不需要疼痛来做出判断。我们发烧了,可以用体温计测量– 医院里来判断疾病的手段无穷无尽。某年我在做了一个小手术的时候,我的麻醉师在手术中途抱歉地告诉我麻醉剂用完了,我可能要忍耐一下。他说:“疼痛只是一种感觉,没有任何意义,你可以忽略它。”


我当然没有因为疼痛从手术台上夺门而出,虽然后面的经历并不是很愉悦,但是我很清楚我的手术师并不是想杀死我。


我们的文明甚至教会了我们拥抱疼痛,享受疼痛。大约500年前,人类发明了辣椒这种植物,一种制造舌尖或者口腔痛觉的植物,从而获得饮食的快感。现在,很多饮食文化都包含辣这个元素。辣是人类创造发明的,不是像酸、甜、苦这些进化而来的味觉。没有其他动物是吃辣椒的。


这是一个值得自豪的文明象征,这也意味我们能够进一步理解和对抗疼痛。如果有一种情况,你的身体给你发出了疼痛的信号,而你已经完全了解情况,合理的方法是及时终止身体给你继续发送这个该死的信号。比如,大半夜突如其来的牙疼。


你的身体并不知道晚上牙医并不开门,而你需要的仅仅是早上7点再疼一次,好提醒你和牙医打个电话。


总的来说,我们的身体还是进化太慢,在过去500年我们能科学的理解疼痛之后,我们的身体并没有随之进化。


我设想未来疼痛控制,无论是通过练习忍耐,还是药物或者技术辅助,都会有更广阔的需求。


语言


前几年,我和同事一起做过VR的项目。VR,虚拟现实,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技术。我们带上头盔,置身于虚幻的世界中,仿佛一切都是真的。我们的视觉和听觉被科技欺骗,带来不一样的体验。


然而VR有一个很麻烦的问题,输入信息非常困难。VR里面语音输入相对容易,但是语音输入技术并不完美和流畅。我们还有双手,也需要笨拙敲击虚拟的键盘或者操作鼠标。直到现在,在VR行业输入法的问题并没有被解决,这个行业也因此慢慢失去了热度。


说实话,我们的输入法技术,一个人如何表达自己的技术(称为输出法可能更贴切),已经有大幅度提高了。在没有文字以前,人类只有声音,而声音无法保存。后来我们通过泥板、雕刻、木板、金属、纸张等各种媒介记载文字,让信息得以跨越时间传递。然后我们有了电子技术,信息得以跨越空间,通过互联网瞬间传输到世界的任何地方。


这无疑是神奇的,自5000年前文字被发明以来,我们的双手,承载了主要的输出功能,从篆刻,到书写,到打字,到在手机上划来划去。


我有时候需要4只手,才能来得及回复所有的邮件、社交网络、工作软件的信息。进化太慢——我们长出另外的一双手,可能需要几十万年。


漫漫进化史上,我们为什么没有进化出更多的手臂,或者其他输出信息的工具,可能因为我们在十万年以来,我们输入和输出的信息量是相等的。我们双眼看到就是眼前几百米的东西,听到的是附近的声音,触觉、听觉都需要接触,所以我们获得的信息就这么多,而且晚上还看不见。接受的信息这么多,需要输出的信息,靠声音,基本上就搞定了。


过去5000年以来语言的发展,让人类本质上脱离了动物,语言是人类社会的基础,从宗教到科学。科技的发达,让我们跨越时间和空间接受信息,因此信息的密度和广度大了很多,大到让人透不过气。Youtube上的一个视频,可以给数千万的人浏览,可以放在网络上几十年。Youtube仅仅是我们当下信息爆炸的沧海一粟。主动和被动,我们给自己输入的信息在几何倍数的在增长。


而我们只有一张嘴和双手在有效输出。语言让信息符号化,提高了沟通的效率,但是语言类似一个加密的过程,不能完全表达我们所有的想法。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脑海中闪过一万个想法,然而无法全部用语言表达。作为人类,我们的输出方法,没有来的及进化。


我们迫切需要信息输出和输入的平衡。因此,更好的输出方法,比如通过视频交流,很可能成为未来的常态。我想象我孩子,或者孩子的孩子,对键盘就应该如我对毛笔一样陌生。更长远的,人脑内信息的直接传递,比如脑机接口,很可能发展的比我们想象的快很多。


三体人直接用思维交流,没有秘密,因此得以被科技落后的人类制衡。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互联网的发展让我们每个人也快没有什么秘密了,不过可能我们没有太多选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enager(ID:teenager_cidic),作者:Cid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