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减负无门,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师的求薪之路

减负无门,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师的求薪之路

题图为洛杉矶教师罢工现场的教师游行示威,图源:晚风看旅游。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尔瑞,编辑:吉吉


美国时间1月14日,洛杉矶3万余名公立学校教师冒雨走上街头,罢工游行,要求缩小班级规模、提高教师工资、聘用更多员工。这是洛杉矶30年来发生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教师大罢工,超60万学生受影响。


教师工会提出,洛杉矶学区应该支出18.6亿美元,来增加教职员工数量,为教师加薪6.5%,并将班级规模缩至30人以下。不过学区负责人表示,他们没有充足资金完全满足要求,因此只能为教师加薪6%,中学每个班级学生减少两人。


由此,双方协议未达成一致,罢工持续进行。洛杉矶联合学区不得不雇佣大约400名代课教师和200名管理员,来维持正常教学秩序。


那么作为全美第二大学区,洛杉矶学区的中小学教师们为什么会“沦落”到通过罢工这种“最后的手段”,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呢?


这还得从他们的薪资和所承担的教学任务说起。


美国中小学教师平均年薪5-6万美金,位于全行业中位数以下


2013年6月,美国教育部官网公布数据显示,2002-2003学年,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师的平均工资为45,686美元;2012-2013学年,平均薪资为56,383美元[1]。


考虑到消费者价格指数,按照2012-2013年恒定美元进行对比,从2002-2003学年到2012-2013学年,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师11年间的平均年薪不升反降,实际购买力负增长1657美元。


而从横向职业薪资对比来看,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师的薪资更是不足为道。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2013年5月对全国所有职业薪资的数据统计显示,美国所有职业的平均年薪为46,440美元,教育行业所有从业者平均年薪51,500美元,其中中小学教师的平均年薪为56,420美元。


虽然中小学教师薪资高于所有职业平均薪资,但却低于建筑检查员56,430美元的年薪,更是远低于美国律师、医生的平均年薪。在1014个职业年薪排名中,位居第649位。


薪资不具足够吸引力,加上复杂的教师资格认证程序,美国人民并不对公立中小学教师这份职业趋之若鹜。对于热爱教育事业的教师而言,他们要背负的还有与薪资不成正比的教学任务和严格的绩效考核。


图源:UnSplash


维护霸主地位,何有教师减负之说


在3月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中,全国人大代表、重庆九龙坡区谢家湾小学校长刘希娅指出了教师群体负担重的问题,包括隐性教学时间多、工作时间长、非教学任务过重等。而这些问题,在美国中小学也同样存在。


一位纽约大学TESOL外语教学专业硕士毕业,在纽约市公立高中任教的中文老师,在辞职后的工作自述中这样写道[2]:


“我每天需要教5节课,严格来说分成3种不一样的科目”——中文、相关语言训练课和中国移民孩子的语文课;除了需要在每节课前准备好48分钟的PPT、讲义和作业卷,设计课堂中“复习、新课、小组讨论、独立作业和课堂活动”等环节,还要每天批改作业和提供反馈。


两周一次的美国学生中文大作业,“我要改正上百个汉语单词错误,并写200段不同的、有意义的英文评语”。而“大部分学生根本不看评语,草稿怎么错的,终稿会原封不动抄一遍”,而这对110多名学生进行的200多段反馈(草稿和终稿各一段),都是牺牲“下班”和“周末”时间完成的。


除了教学任务,该名教师还需设计教室墙上的悬挂海报、参加隔天一次的研讨会、筹备每年六次的校长观摩课。


而对中小学教师的高要求,很大程度上都是由美国维护自己霸主地位的意识,以及自身的教育政策决定的。


20世纪80年代,美国在美苏冷战中失利,公众将矛头直接对准自家教育体系。为应对公众不满,美国高质量教育委员会随即发表《国家在危机中:教育改革势在必行》的报告。


报告指出了美国教育正面临的危机:中小学学生成绩不如人意[3],“美国学生在19项学业考试成绩评比中,从未得过第一或第二,甚至有7项倒数第一;在大多数标准化考试中,中学生的平均成绩低于26年前苏联发射卫星那年的水平”[4]。


报告发布,引发美国社会各界对中小学教育质量的关注,进而引发到对教师质量的关注。


各州开始纷纷探索针对教师的绩效评价制度,提高教师质量。而此报告也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教育制度的国家策略,加强对教师的问责制,奠定了此后对教师进行绩效评价的基础。


2002年,布什政府推出《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直接将教师绩效考评与学生成就相关联。


该法案的目标不是培养尖子生,而是缩小学生之间的学业差距,从整体上提高美国中小学教育质量。由此每一位负责班级整体教学的中小学教师,都成为了世界杯上扛着整个葡萄牙队前行的C罗。


法案规定,教育经费由联邦政府统一管理。于是教师薪资考评、学校申请联邦经费,直接与学生统考成绩相挂钩。学校忙于提高学生测试成绩,苦不堪言。美国教育一度沦为“为考试而教”的局面。


但重压之下未必有好的结果。虽说联邦经费的分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学生的联邦测试成绩,但是每个州的教师绩效评价标准因为历史遗留问题,仍然不统一、不清晰。这就导致实际的绩效评价质量低下,许多学生成绩不佳,辍学率居高不下,优秀教师也纷纷离开学校[5]。


为了缓解学校压力,稳定各州混乱局面,奥巴马上任后于2009年推出“力争上游计划(Race to the Top)”,加大教育财政投入,试图通过物质和金钱激励,鼓舞各学区和学校教师通过新的方式——教育创新,提高中小学教育质量。美国EdTech产业也在那一段时间得到发展。


该计划耗资43.5亿美元,对有创新举措的州和学区进行奖励,同时完善教师的评价、薪酬和保留政策。2015年12月,奥巴马更是签署《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案》,将教育财政权利重新返还地方。


虽说各州和学区获得了更多的财政和教学自主权,各学区也不再以学生考试成绩为教师绩效考量的唯一标准,但教师的压力因为多样化的考评和公立学校教育资源的不足,仍在继续。


多变的是考核标准,不变的是薪资水平


美国人是擅长制定量化考核标准的。对教师进行薪酬激励的同时,又在最大程度上挖掘他们的潜能。


以路易斯安那州于2003年实施的“教师进步计划”(TAP)为例,它将教师岗位分为三个等级:职业教师、指导教师、专家教师。每一级教师的任职资格、岗位职责、薪酬待遇及评价标准,都是有所区别的[6]。每一次进阶,也标志着教师专业能力的突破。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教师进步计划”(TAP)教师分级标准(部分)

*根据论文《美国中小学教师职业晋升研究——以路易斯安那州“教师进步计划”(TAP)为例》和外文“Understanding the Teacher Advancement Program”整理


但在薪资上,同样标志意义的突破却无法通过严格有序的考评来实现。


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教师绩效工资制度,曾被美国教育政策研究者、范德比尔特大学“国家绩效激励研究中心”主任马太·斯普林格(Matthew Springer)如此评价:“如果丹佛的绩效工资制度改革都未能取得成效,那么将来的其他举措也注定会失败”[7]。


但这项被视为21世纪美国教师绩效工资改革的成功典范,也未能给美国的公立中小学教师带来极大的物质慰藉。


这项制度将教师工资分为基本工资和专业工资两大类。基本工资以教师经历和资质为依据,由学区和教师工会共同决定。专业工资则依据学生成长、市场激励、知识与技能以及综合专业评价四项指标来确定,被称为“ProComp激励”计划[8]。达到表格中要求的,都能获得相应年度奖励。


丹佛公立学校教师专业薪金制度

*州学生成就评价目标:若以科罗拉多州学生成长指标为准,则指四到十年级学生在州立数学和语言艺术考试科目中,有50%以上学生位于前55%的位置。

*工作难度大的学校:该州每年会依据情况发布一份困难学校名单。


照此标准,若在一所绩效表现佳、评价进步大的学校工作,一名本科毕业、起薪38,118美元、教龄两年的九年级数学老师可获得51,679.92美元的年薪。而一名硕士毕业、起薪43,624美元、教龄六年的音乐教师,即使学校当年绩效表现佳,也只能获得62,237.83美元的年薪[9]。教龄增长并未带来明显的薪资红利,反倒会因为学校评价等不确定因素,加大薪资的不稳定性。


然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是教师实际到手的为数不多的薪资,而是分配到每个学生头上、远不足够的生均教育支出。


教育经费不足,老师甚至自掏腰包


据《纽约时报》报道,2018年上半年,美国西弗吉尼亚州、俄克拉荷马州、肯塔基州和亚利桑那州相继爆发大规模教师抗议活动,要求政府加大教育财政投入[10]。


在收到来自4200名教师的来信后,长达十年的美国教育财政投入不足状况,被暴露在公众眼前。


米歇尔·吉巴尔(Michelle Gibbar)是一位来自亚利桑那州的高中英语老师,拥有20年教龄。她今年有148名学生,但学校所在的学区早在之前就不再为高中英语提供教材了。他们只有一套已经循环使用了10年的教材。教材数量不够,他们甚至无法让学生把书本带回家。


年收入4.3万美元的她在信中写道:“临近退休,我也意识到我会以贫困阶层的身份退休。虽然贫穷,但教师必须在这份职业古老而神秘的崇高感中前行。我爱我所教的科目和学生,但我也不喜欢自掏腰包”。据悉,该名教师每年必须自掏500多美元,才能维持正常教学。


米歇尔·吉巴尔班级循环使用了十年的英语词典;图源:纽约时报


来自田纳西州、教龄11年的艺术老师凯瑟琳·沃恩(Kathryn Vaughn)同样在信中描述了自己工作和生活中的拮据状态。“学校每年会给我100美元的预算教800个孩子,这实在是太困难了。我也会收到学生家长的捐款,但他们也并不富裕,给不了多少”。


年收入5万美金,她每年得自掏腰包1500美金为孩子购买绘画工具。


据报道,沃恩在田纳西的一所乡村公立小学任教。除了全职教学工作,她还得在业余时间做兼职,贴补家用,照顾从军队退伍的丈夫。生活拮据的她万万没想到,即使拥有硕士文凭,也有几个月吃不饱饭的时候。


特朗普执政下,美国基础教育还有一段路要走


今年3月11日,特朗普政府再次发布2020财年(2019年10月1日-2020年9月30日)教育财政预算提案,建议在2019年的基础上削减71亿美元(10%)的经费投入,缩减教育开支[11]。


提案一出,美国媒体竟也见怪不怪。因为特朗普在去年也有类似的行径——建议在2018年基础上削减36亿美元(5.3%)的教育支出——这才引发了上述各州大规模教师抗议。只不过在最后关头,国会否决了特朗普政府的提案,才未让悲剧上演。


不过芥末堆分析美国2016-2019财年教育财政预算发现,特朗普上任或已经对美国公立教育财政体系造成了负面影响。


2018财年,美国教育财政总统预算约为649亿美元,相比2017财年的795亿美元同比下降了18个百分点[12]。而2017年1月20日,适逢特朗普总统上任。教育财政预算的缩减,或许与特朗普政府“教育支出无用论”的教育哲学不无关系。


2019财年,美国教育财政总统预算约为658亿美元,而相比2018财年仅增长了1.3个百分点。教育财政预算增长乏力,也无法正面回应公立教师对于减负(缩小班级规模、增加教职员工数量)和加薪的诉求。


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面对新的政治局面,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师的减负和加薪,似乎都成了奢望。


参考文献:

[1]马青,赵亚丽,王天马.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师薪酬改革政策研究[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2016,18(2):82-83.

[2]栾喵喵.从纽约大学毕业后,我在美国公立学校当高中教师,如今我辞掉了这个铁饭碗.

[3]贾巧红.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师绩效评价的历史研究[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18:19.

[4]吕达,周满生.当代外国教育改革著名文献(美国卷·第一册)[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4,4.

[5]贾巧红.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师绩效评价的历史研究[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18:45.

[6]董芊芊.美国中小学教师职业晋升研究——以路易斯安那州“教师进步计划”(TAP)为例[D].石家庄:河北师范大学,2015:25-28.

[7]Stephanie Simon. U. S. News: Denver Teachers Object to Changes in Pay-for-Performance Plan[N]. Wall Street Journal(Eastern edition), 2008-08-18.

[8][9]贾巧红.美国公立中小学教师绩效评价的历史研究[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18:48-50.

[10]纽约时报.25-Year-Old Textbooks and Holes in the Ceiling: Inside America's Public Schools.

[11]大西洋月刊.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Really Wants to Cut Education Funding. Congress Doesn't.

[12]美国教育部官网.美国历年教育财政支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尔瑞,编辑:吉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芥末堆网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97829.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0

支持一下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