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侍魂”系列之考据

“侍魂”系列之考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作者:连根塞,封面:《侍魂》截图


一切要从山田风太郎的传奇小说《魔界转生》开始讲起。


我三四年级那会儿,每天都去学校附近的一家快餐店吃饭。吃什么姑且不提,当时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借快餐店的电脑玩。记得很清楚,当时最热门的游戏是PC版的《真侍魂: 霸王丸地狱变》,几个同学嘻嘻哈哈一中午就过去了。


后来,虽然几次想要做“侍魂”系列的考据,但一直找不到契机,热情随着头发一天天在变少。去年是一个“武士大年”,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E3公开的《只狼》《仁王2》或是《对马幽魂》上,而我看着最近TGS上公布的“侍魂”新作预告片,回想起了当年炸得有点过火的薯条。


我的右手吞噬邪恶,我的左手与天相连


提到SNK的王牌之一、自1993年开始的“侍魂”系列游戏,就必须从山田风太郎的传奇小说《魔界转生》开始讲起,而这部小说的背景又涉及到日本历史上有名的“岛原之乱”。


从16世纪中叶开始,天主教在日本兴盛起来,尤其在贫苦民众中信仰者众多,成为幕府不断打击的目标。1637年,由于天灾和沉重的税负,岛原的农民揭竿而起,诛杀藩吏、焚烧寺庙,他们推举16岁的天草四郎担任领袖,一度占领原城,后在幕府军队的包围下,寡不敌众,包括天草四郎在内的3万余名起义者被斩首。


《魔界转生》小说假设岛原之乱中起义军的军师森宗意轩并未战死,且用女性受胎的忍术复活了死去的天草四郎。这一幕正好被浪人由比正雪和剑豪宫本武藏发现,由比正雪在此之后成了森宗意轩的狗腿子,宫本武藏则接受了转生术,获得不死之身。森宗意轩使用忍术的目标是“剑豪”,所以后来想要用在柳生十兵卫身上,由此展开了故事正篇。


初代《侍魂》的背景讲到,天草四郎借助“暗黑神アンブロジァ”(以下称为“暗黑神”)复活,导致世界各地出现混乱,12名剑士前往镇压,显然灵感来自《魔界转生》这部小说。但仔细考证起来背景又有所不同,《魔界转生》的故事主轴发生在岛原之乱100年后,即1738年,而《侍魂》游戏中里写明故事发生的时间是1788年。这50年的差别真的只是为了避嫌吗?当然不是。


“侍魂”电影与游戏


我们先从比较有亲切感的中国角色入手考证吧。初代《侍魂》中登场的扛大刀壮汉“王虎”乍一看取材于清代的回族侠客“大刀王五”,但细读设定会发现,王虎的设定里清楚地指出,他是汉族的王室后裔,有点对不上号。


再拿他打通关看看故事:他来日本的目的是寻找反清的战友,回国后参加了一场处于劣势的必败之战。结合史实推断,这场战争的原型是1787年天地会和清政府对抗的林爽文兵变,王虎在《侍魂》中是呼应这个历史事件,作为天地会的代表登场的。


“日本这个岛国是没有真男人的”


同理,法国女剑士夏洛特(シャルロット)的故事里讲到,她在击杀天草四郎后回国即投身于革命。历史上的法国大革命开始于1789年,夏洛特的全名是Charlotte Christine Colde,很明显原型是历史上的“暗杀天使”夏绿蒂·科黛(Charlotte Corday)——她策划并刺杀了激进派领导人马拉。


其他角色的背景故事虽然没有这么严丝合缝,但在1788年前后,他们的出身地历史上多多少少也都发生过一些重大事件。这样看来,《侍魂》选取这个年代开始,把世界动荡的锅都扣在天草四郎的复活头上,设定可谓非常巧妙。


为了让更多不同文化圈的角色参战,初代《侍魂》自然也做了很多有意思的设定调整。


说起日本忍者,很多人都会想到服部半藏这个代名词,怎么让他登场呢?简单,加上一笔“天草四郎复活时取用了半藏儿子服部真藏的肉体”就可以了。


大家可能注意到,天草四郎的武器是个水晶球,这颗球来自哪里呢?由于他复活时偷了玛雅部落的镇村圣石,这就引入了来夺还圣石的面具怪人塔姆塔姆(タムタム)这个角色。


塔姆塔姆回村后,妹妹查姆查姆(チャムチャム)告诉他,咱家也有块圣石,也不小心被我玩丢了,这就引出了2代的故事。天草四郎事件导致了暗黑神的手下“羅将神ミズキ”(以下称为“罗将神”)从封印中苏醒,它复活的目的就比较壮大了,他要收集散布在世界各地的4名勇者的魂魄和寄宿主人灵魂的两颗“大日如来·黄珠魂”,以达成让主人“凶神化”的目的。


因为初代超级棒的市场反响,2代(即《霸王丸地狱变》)也有了足够资金做宣传,游戏早早在《Gamest》杂志上公开了新角色的剪影,杂志编辑部也绘制了预想图,但请问这个坐马扎、背条鱼的大汉是什么情况(见下图)?搞得这个角色从还没登场身上就背着笑点。


剪影、预想图与实际造型


实际上,这是持有“释迦如来·玄珠魂”的四勇者之一Neinhalt Sieger,其他三人为“药师如来·苍珠魂”柳生十兵卫、“无量寿如来·白珠魂”千两狂死郎和“宝胜如来·红珠魂”霸王丸。


1995年,2代推出了Windows 95移植版,毫不意外地以一个小游戏的身份藏在散装光盘里,漂洋过海就到了中国。我小时候不懂“霸王丸地狱变”的含义,后来才知道,这只是个酷炫的宣传语而已。这一代故事上倒是很朴素——罗将神试图操控剑士袭击4名勇者,所以发生了霸王丸差点被袭击送进地狱之变……


佛教中有“五色”这一概念,密宗解释五色为蓝、黄、红、白、黑(即日语里的“玄色”),其中4色与“侍魂”中的四勇者对应,而黄珠魂有两颗这一设定,恐怕是因为密宗的本尊大日如来具有胎藏界和金刚界两身的原因。从2代里罗将神进入战斗的台词都是梵文来看,恐怕暗黑神的本尊就是堕落版的大日如来了。


经破译,这句话是向食人神献祭的祷文


“侍魂”讲的是武士的故事,但又不只是武士的故事,包含着创作者对历史人文的许多叛逆性思考。罗将神诞生于约1000年前,当时有个家庭实在穷困潦倒,就把刚出生的婴儿投入海中。这个婴儿带着对世间的憎恨留得一命,把暗黑神的力量呼唤到了世间,推算一下可知,当时的日本正是号称奢华美好堪比盛唐的平安时代,这就很讽刺了。


2代对初代的故事做了一些补充,天草四郎是因为对德川的复仇心才被暗黑神利用的,被打败后恢复了人心,成为封印暗黑神的重要战将。对照历史来看,信奉佛教的德川幕府镇压高举基督教旗号的岛原之乱,被认为是古代日本开始锁国的契机,不管这种解读正确与否,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游戏的故事里要拿暗黑神来揶揄佛教。


此外,Neilhalt来自普鲁士,为何是唯一一个持有勇者魂魄的老外?这是因为,1788年,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颁布了对抗启蒙运动的宗教法令——这也是游戏设定背后一个很好的参考量。


在真实的日本史上,大和族一直和阿依努族有不同规模的武装摩擦,直到1789年的国后目梨之战,基本上宣告了阿依努族不再具有反抗能力,整个民族一度险些灭亡。SNK致敬这一历史事件,为这个故事写了一个完美而悲剧的结局:罗将神事件之后,大自然的平衡遭到了不可逆转的破坏,出身阿依努族的巫女娜可露露(ナコルル)化身为一道光,成为了守护大自然的精灵,用自己的生命为暗黑神之乱画上了句号。


一切本应就此结束


“侍魂”系列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使它获得了SNK社内更多的资源,但和我们见过的那么多游戏业界悲剧一样,我们很难估到官方能做出什么鬼东西。


由于“侍魂”2代实际上已经把故事封了口,续作再要发挥这个故事就只能在中间加塞了。1995年发售的正统3代《侍魂:斩红郎无双剑》的时序在1代和2代之间,讲述以新主角绯雨闲丸为中心、众人前往讨伐嗜杀成魔的剑士壬无月斩红郎的故事。大概是不想节外生枝,3代对暗黑神只字未提,就是很朴素地打了一场群架。


对这一代的评价一直很复杂——剧情上只有一个外传的价值,系统方面也有诸多缺陷,但音画方面描绘出的阴惨和风是系列里水平最高的,而且这一代引入了一个角色两种玩法的修罗罗刹剑质系统,为系列后来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即使现在看起来,这个画面也很有震撼力


1996年,系列推出了4代《侍魂:天草降临》,在2代和3代之间又插了一段故事:1代里被击败的天草四郎在斩红郎事件后再度复活,在岛原筑起一座魔城,剑士们第三次前往讨伐。


4代尝试了新的叙事方式:每个角色设有一名宿敌,两人之间的故事为一体两面,互相补充。系统方面,玩家必须在时间限制内到达天草城才能迎来真结局,否则宿敌会先行一步斩杀天草,进入“两人来不及逃离崩塌的天草城”的坏结局。


故事主线围绕着这个叙事方式展开:天草为了获得完整的力量抓走了一名叫风间叶月的少女献祭。她的两个哥哥中,风间火月救人心切,违反族规出击;风间苍月遵守命令,抹杀叛徒——他们互为宿敌。两人的真结局拼在一起才是故事的完整形态——苍月结局讲到他向组织报告,击杀了弟弟和妹妹,在火月结局才说明哥哥并非冷酷无情,暗地里放了两人一条生路。


当时很多人都不懂左下角时间限制的意义


除此之外,4代还补充了一些1代、2代之间的设定细节,圆了一些剧情Bug。这样一来,故事体系就只差一个坑没填了——3代的主角绯雨闲丸和斩红郎到底是什么关系?


1997年,SNK发售了“侍魂”系列的RPG《真说侍魂:武士道列传》,原本这是个非常大的企划:分别在自家硬件Neo Geo CD、PS和SS这3个平台发售不同的版本,至少购买两版才能看全整个故事。但最后因为经费不足,不仅取消了多版本计划,预定要出的3个章节还砍掉了一个,只剩“邪天降临之章”和“妖花恸哭之章”,分别复刻1、2代的故事。


很多人都知道,这两章RPG最臭名昭著的地方是漫长的读盘时间,每次进战斗前的黑屏可以让人悠哉悠哉吃完一个苹果,再去洗个手。不过客观来说,这个RPG做得还是挺用心的,在原作剧情上加了一些料。不过,游戏最后却丢了个大人:可能是受砍章节的影响,游戏结局时,罗将神仓促召唤出了暗黑神的本体,不仅败光了大日如来的神秘感,剧情也和他的名字不符——暗黑神アンブロジァ的名字取自古希腊语“Ambrosia”,意为“不死”,怎么就被主角们打爆了,连个遗言都不留?


暗黑神就是地上这一坨……


RPG中被砍掉的“魔都封灭之章”里有什么内容,有两个版本的都市传说。其一是,这个章节正好填上了3代的坑;另一个版本则是,这个章节和同年发售的系列续作相关。真相到底如何,就只有当年的开发者们才知道了。


阿修罗之怒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游戏业界弥漫着一种“万般皆下品,唯有3D高”的风气。“侍魂”作为武器格斗一哥,看见《魂之利刃》后来者居上,总是有点不是滋味。1997年,SNK推出了3D化的系列新作《侍魂!》,想要讲点儿新的故事了。


20余年前,暗黑神的手下“壊帝ユガ”(以下称为“坏帝”)对很多孕妇的胎儿施展了秘术。罗将神事件一年后,坏帝化身人偶师唤起了这些人刻在基因中的记忆,引发天下大乱,世上发生了许多胎儿失踪事件。同时,“半阴之女”色开始追踪霸王丸……


坏帝计划的完整版是这样的:被改造的胎儿分两部分,一部分负责干坏事,制造主人的理想乡;另一部分听从命令,大海捞针式地寻找当代“半阴之女”和“半阳之男”,对其进行控制后,让他们产下的孩子成为暗黑神的承载体,通过每几十年一次的胎儿诱拐事件来实现暗黑神的无限转生。


游戏的素质实在是非常对不起2D原画……


追究起来,这个设定其实并不高明,一方面这么多年过去,还在拿胎儿说事,可见编故事的人还在从《魔界转生》里榨取灵感。此外,霸王丸在2代已经说明了,他是红珠魂的天选者,已经和心爱之人两情相悦,这续作一拍大腿又给他加了个头衔也就罢了,还来个生子狂魔天天追着他跑,实在不合适——为什么不来个新主角呢?


新主角确实来了,不过那就是3D续作《侍魂:阿修罗斩魔传》里的事了。很久之前,坏帝曾击败过一名叫阿斯拉(アスラ)的魔剑士,并以他为蓝本制造出了忠于自己的“反面阿斯拉”。1790年,坏帝被霸王丸击败后,色脱离了精神控制,正反两个阿斯拉也重新开始活动。


稍微考据一下,坏帝的本名“ユガ”取自印度教的时间单位“宇迦”,坏帝在人类以人偶师身份活动,可能是因为SNK听信了木偶剧起源于印度这个说法。阿斯拉即阿修罗,在印度神话体系里通常作为破坏神出现。


作为街机来讲,这个画面实在太落后了……


在坏帝被击败后的几个月内,反面阿斯拉不敌本尊,被重伤,逃命中被色收留,互生好感。之后,他们被坏帝双双控制,成为棋子,利用他们抓住了霸王丸。眼看着就要上演NTR大戏的时候,反面阿斯拉却在关键时刻背叛。一片混乱中,正版阿斯拉翩翩登场,一番血战后,两个阿修罗和坏帝都被拖进了异次元,地球重归和平,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在20世纪的最后几年里,SNK野心勃勃地开发了MVS基板的后继机Hyper Neo Geo 64,机能方面那是比竞争对手Capcom的CPS3高多了。结果因为街机业的颓废,这兄弟俩各自发售了不到10款游戏就草草退市。区别在于,CPS3搭载的那可是《街霸3.3》《JOJO的奇妙冒险未来遗产》这种万众瞩目的名作,但SNK这边推出的全都是为3D而3D、质量糟糕的实验性作品,毫无复刻价值,就连模拟器适配都没什么人愿意做。


在这个背景下,两代3D“侍魂”的地位显得极其尴尬,玩起来像是“侍魂”跟“铁拳”一夜风流后的早产儿,很容易被人扫进黑历史的垃圾堆,忽略它们的闪光点和为系列发展做出的贡献。


在《侍魂!》里,修罗罗刹已经不像2D时代一样只有配色区别,非常精心地绘制了不同的立绘。《阿修罗斩魔传》更进一步,把剧情和剑质系统结合在了一起,两种剑质的阿斯拉分别对应剧情里的原型和反面阿斯拉。也就是说,修罗和罗刹其实代表的是一个人的两面。比如选择罗刹版风间兄弟的时候,系统读出的名字是“炎邪水月”和“水邪苍月”,罗刹版的霸王丸是因为沉迷斩杀快感,人格堕落成第二个斩红郎的霸王丸——没想到在意外的地方回收了2代的副标题。


两个剑质的阿斯拉已经完全区分开了


堕入剑鬼之道的霸王丸


1999年,SNK在PS上贼心不死地推出了3D化的第三作《剑客异闻录:苏醒的苍红之刃之侍魂新章》,把故事一下推到了20年后,启动新主角,除变成老头的霸王丸外其他角色全都换成新的,大有舍弃历史、改革一新之势。


江户时代,罪人们会被流放到近海的小岛“牢人街”,时间一长,就开始有人琢磨组织起这些罪人反抗幕府了,其中带头的3个人被称作“霸业三刃众”,以持有宝刀“苍煌”的主角九葵苍志狼和从天草的魔咒中解脱出来的服部真藏为代表,剑士们前往已经改名“离天京”的小岛,展开了这次的故事。


非常可爱的女主角吉野凛花,和主线的关系小于等于零(作者:niconico静画岳)


这游戏是典型的想法很好,实现起来一团糟。游戏初始只有12人,需要一个个通关故事模式解锁到完整的23人,机制没有问题,“铁拳”的家用机版也是这么玩的,但这游戏实在注水太严重了,后续解锁的角色大部分都是初始角色的完全换皮,就算故事再好,也经不住这么单调的流程啊。


霸业三刃众分别代表了3条故事线:“胧”是曾经被服部半藏击败的恶徒,封印了娜可露露姐妹俩的力量20年,妄图利用另两人超自然的力量向幕府复仇;“九鬼刀马”是苍志狼的义兄,执着于力量,杀害养父,夺取了代表流派继承人标志的宝刀“红煌”,对阴谋没有兴趣;“命”是20年前反面阿斯拉和色给霸王丸寄养的女儿,具有天使、恶魔双重人格——天使的人格是本身的,恶魔的人格则是坏帝最后的金蝉脱壳,灵魂寄宿于当时色还未出生的胎儿身上,将计就计地听从胧的安排,继续进行20年前被两个阿斯拉破坏的计划。


隔壁萨菲罗斯深表关注


前作大决战后,两个阿斯拉融合成了一个,失忆后,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幽堕”,他在离天京之旅中回忆起了自己真正的身份——曾经被坏帝夺取翅膀的“七翼之王”,在女儿的呼唤下捏爆坏帝,回归魔界,成为真正的黑暗统治者。


游戏标题中的“苍红之刃”则是另一个故事。苍志狼此行的真正目的是追踪仇敌刀马,解决胧的叛乱只是顺路。这个游戏最精彩而神奇的操作来了:最后一个解锁的代表真结局的角色“九皇苍志郎”是苍志狼的换皮,打败刀马夺回“红煌”的苍志狼领悟了真正的剑道,终于登上了霸王丸所在的剑术圣域——全文完,没有任何深意,和一切超自然都不挂钩。


在幽堕壮大而中二的结局之后留下这么一个消化不良的真结局,很多民间传闻都是基于不相信这个隐藏剧情如此无聊才传开的,比如什么苍志狼才是离天京计划的黑幕之类的,实在是辛苦了……


这隐藏人物可真省事……


本作的超自然部分也不能让人完全信服。这一代中,坏帝的称号变为“时之蛇”,结合坏帝两性一体还热爱搞基因工程的设定,应该是取自炼金术领域的“衔尾蛇”;阿斯拉在前作里不过是个流浪剑士,这一代揭示他的真名是日语里和“犹大”同音的“幽堕”也就罢了,可他为什么突然就升格成了万魔之主?


这二位的战斗不仅突然从东洋玄奇变成西洋神话,故事最后还直接跳过了暗黑神,让幽堕君临魔界,实在过分。


3D化的“侍魂”三作在游戏性和故事性上的全面胡来,可以说是SNK未能适应新时代的一个最好体现。2001年4月,这个曾经伟大过的游戏公司,倒了。


上文考据了“侍魂”早期系列以及3D化后的几代作品,接下来聊点别的。有不少玩家发觉,在格斗游戏圈子里,即使不玩“侍魂”的人,想必也都听说过“天霸封神斩”这5个字。2代霸王丸的超必杀技指令输入非常艰难,以至于后来成了“难搓大招”的代名词。这个难搓的背后,还真有一点小故事。


这是大自然的惩罚


1994年9月,以初代剧情为蓝本的动画片《侍魂:破天降魔之章》开播,和大部分游戏改编动画一样,作画崩坏,剧情胡来。末尾霸王丸决战天草时,使出了初代里本不存在的天霸封神斩,屏幕上快速闪过一串意味不明的符号——其实整部动画都是为这一瞬间服务的。


为了和10月发售的“侍魂”2代联动,动画版里插入了这串出招指令,结果就是,玩家们为了看清这一两秒不得不反复重放录像带,好不容易看懂了,还未必搓得对。


“↘←↙↓↘→←↓↙+BC”


动画虽然不怎么样,侍魂的漫画倒是豪华得掉渣。


1993年,曾刊登过《火焰纹章》《街霸》等名作改编漫画的《Family Computer Magazine》开始了“侍魂”漫画的连载,作者是后来画出了《Trigun》《血界战线》等名作的内藤泰弘。


漫画版在初代剧情基础上加了一些原创设定,但大体上保持了作品凄凉硬派的独特风貌,可以说是时至今日最好的一部“侍魂”改编作品。一种说法是,内藤版漫画的原创角色“小纲”被SNK反向借鉴,在3代中拆分成了绯雨闲丸和壬无月斩红郎两名角色,不过从后来内藤也参与了新作的角色设定来看,这些新角色并非抄袭,应该是双方商谈好的结果。


小纲、闲丸、斩红郎


除内藤泰弘外,大名鼎鼎的漫画家广江礼威也创作了《斬肉の夏》和《五月闇》两部以绯雨闲丸为主角的外传漫画,均暗示了闲丸心中不受控制的“鬼”和斩红郎的密切联系,内容相当阴暗残酷。当然,除这两名大手外,也颇有一些其他作者参与相关的改编创作,可见,“侍魂”当年是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作品。


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要说起来还确实是SNK有意为之。


1991年的格斗游戏《街霸2》是现代格斗游戏的始祖,也顺便把春丽扶到了古今中外格斗游戏第一女神的位置。转过年,《饿狼传说2》里又冒出了个不知火舞紧追风头,在那个街机机能贫瘠的年代,无数熊孩子、小青年围在机台边,都是为了期待能看见点什么,也算是一个时代奇景。


在那个资源匮乏、机能落后的时代,大多数格斗游戏的2P角色真就是普通的换一套配色,甚至极个别公司还拿一个人涂好几种颜色来充实角色数量。而“侍魂”玩家们发现,娜可露露的两种配色设定居然是不一样的!普通状态的娜可露露清纯天真、惹人怜爱,而2P的紫色服装换了一套表情,看上去狡黠凶暴,有点邪恶。


紫娜可露露进化录


一般的说法是,这是当时负责点绘的员工玩心太大加的私货,但我更倾向于另一种说法:“侍魂”里把成年女性夏洛特裹成铁罐头,把少女娜可露露画了额外的表情差分,其实都是对当时格斗游戏女性角色靠着装暴露吸引人气的做法的一种挑战。硬派刀剑格斗和楚楚可怜的少女双管齐下,这一手商业策略玩得可以说非常棒了。


SNK曾经创办过一个非盈利性、以娜可露露和《饿狼传说》中的Terry为标志的福利团体,这可是和公司中兴之主同台出演的超级待遇。另外,日本三鹰市水道局曾张贴了印有娜可露露的宣传海报,被狂热的爱好者偷了个精光,某种意义上,娜可露露已经成为了超越春丽的传说。


传说中的那张海报


娜可露露的人气反过来影响了整个“侍魂”系列的故事,整个系列时序颠倒错乱的元凶就是她——2代剧本一使劲把娜可露露写死后,想要维持她的登场席位而不破坏设定,只好不停地向前加塞。《剑客异闻录》的背景设定中,让娜可露露两姐妹处于被封印状态、不成长的原因,也是受人气所拖累,毕竟谁想看见美少女变成阿姨呢?传说中,剑质系统的创意也是从娜可露露的差分表情而来。后来3D化的两代里,罗刹娜可露露剪短长发,还加入了踢裆这种迎合特定群体爱好的招式。


这个角色的高人气甚至让派生作品都得给她让出足够的位置。OVA动画《アスラ斬魔伝》把原作剧情改得一塌糊涂,阿斯拉和色成了同归于尽的反派,整个故事围绕红紫两个娜可露露展开,比《破天降魔之章》还要不知所云。


提起这个,顺便辟个谣,画师七濑葵是一名狂热的“侍魂”爱好者,不过,她和SNK官方的关系仅限于担当了这部OVA的角色设定,而不是一部分文章所说的娜可露露之母。


破产重组之后,可能是SNK的新老板并不那么爱惜旧日的亲女儿,也可能是经营状态实在太抱歉,逼不得已,以捂得严实的人格魅力出道的娜可露露也不得不牺牲一下了。


2001年,一个叫Inter-lets的不知名公司宣布推出以娜可露露为主角的PC AVG游戏《ナコルル~あのひとからのおくりもの~》。这一方面给人一种SNK开始贱卖版权的错觉;另一方面,在日本提起PC游戏,大部分都和18禁挂钩,虽然当时娜可露露已经是同人本明星了,但有些话大家还是不太想从官方嘴里听见的。


???


还好粉丝们的担心没有成真,游戏姑且还是个全年龄作品,没有出现大家最不想看到的画面。有了这一层保底,至于什么故事意味不明、配音不佳、Bug满天飞、设计不合理之类的问题,那根本就不是问题了。


不过,噩梦显然不会这么快结束——没过多久,以这个游戏为蓝本的OVA宣布发售,担当角色设定的是著名的……梅津泰臣。大家担心的不是质量,而是考虑到梅津大师的特征和之前那部PC游戏的方向性,OVA里会发生什么不难想象。


结果不出所料,这部没什么剧情的OVA最大的看点就是两姐妹变着花样地脱,不禁让人感叹,SNK家道中落之后也沦落到了卖儿卖女这一步。更喜感的是,本来预定前后两部的OVA随着制作公司倒闭,后面的续集也没了下文。


有一说一,在Inter-lets活跃的短暂生涯里,这家公司还是整出了点名堂——这段经历可能成了SNK后来推出的“回忆之日”(Days of Memories)系列游戏的灵感。在这个系列里,你可以忽略掉原作中一部分角色有配偶的事实,放心大胆地和SNK女主角们谈恋爱。


不要问为什么能同时攻略命和色……


对“侍魂”系列来说,比较重大的意义是,这两部作品正式把多年以来作为附属品存在的“紫娜可露露”(罗刹娜可露露)分离成了独立角色“蕾拉”(レラ),即娜可露露不愿接受为了保护自然而杀害敌人的残忍现实,分离出了这样一个人格。后来,这个人格被故事本传吸收转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日本武士会梦见跆拳道吗?


2003年,破产重组后新生的SNK Playmore公司推出了“侍魂”系列的2D新作《侍魂:零》,除了开发交给外包公司外,一切看起来都有回归当年鼎盛期的感觉,故事方面也正经了起来。


游戏中讲到,日本天明年间(1781~1789)灾祸四起,日轮国领主“凶国日轮守我旺”无法忍受国家处于灾难而德川幕府不作为的惨状,决心召集强者起兵。数十名剑士抱着不同的目的向日轮国出发。


在真实历史上,德川幕府第十代将军德川家治有两个男孩——贞次郎和竹千代,前者1岁时夭折,后者被当成次代将军的好苗子重点培养,没想到17岁时在狩猎中意外死去。在那之后,家治心灰意冷,政务全盘委任给大臣田沼意次,收了个养子德川家齐当继承人,自己下棋遛鸟去也。


《零》稍稍改写了点历史,游戏背景设定中,竹千代死后,家治为了防止另一个儿子重复同样的悲剧,吩咐他远离宫廷,想玩什么就玩点什么,就是别摸政治。因此,庆寅变成了六个情人七把刀的浪荡少爷。从游戏设定里几乎没提贞次郎,历史上也因为此子死得太早没写几笔来看,庆寅的原型已经非常明确了。德川家治于1786年去世,我旺选在这个时候造反合情合理。


以一个格斗游戏来说,《零》的剧情实在太奢侈了,街机模式的文字量差不多是之前历代(RPG除外)的总和,怕玩家读不懂,还在官网上定期连载剧情小说。叙事方式采取了更有想象力的手法,在已经成熟的一体两面基础上,采取了角色间时间轴交错构成完整故事的方式,角色间互相穿插影响构成几条大线,完整地整合了所有角色,没有再犯《剑客异闻录》故事割裂的错误。


例如,故事最核心的探讨国家兴亡部分的时间线为:德川庆寅开场→柳生十兵卫与服部半藏开场→霸王丸开场→德川庆寅与我旺台词→服部半藏结局→霸王丸结局→柳生十兵卫结局→德川庆寅结局。


年轻时的我旺和庆寅


试图挑战娜可露露地位的新角色


其中一条大线解释了故事的内因:很久很久以前,在中国的盛唐时代,曾有一名强大的武侠名为刘云飞(取自“刘备+云长+张飞”),因为意志不坚定,被“暗黑皇”(闇キ皇)附体,造成了很多灾难,最后被他的8个徒弟合力封印,陷入长眠。1000年后,暗黑皇再次作乱,1782年的大饥荒和1783年的浅间火山喷发都是因此而起。我旺见此情此景,心生悲痛,被暗黑皇施以“人魔一体之法”操控肉体,险些亲手摧毁自己挚爱的国家。


但同时,《零》的剧本也受了很多指责,比如角色设定上有很多冲突吃书,比如“娜可露露和莉姆露露不是亲生姐妹”这一条,如果是这样的话,胧还有必要封印她20年?因为这代是SNK破产重组后外包出去的作品,很多原教旨派至今不承认这些设定。


这一代取消了剑质系统,一些差分较大的角色拆分成了两个,比如罗刹娜可露露就以蕾拉的名义参战了。这里面炎邪、水邪也开始闹设定笑话,并且会在续作里完全放飞——《零》里面补充了《阿修罗斩魔传》的设定,说炎邪、水邪二人曾参与封印刘云飞的战斗,受异形之力诱惑,舍弃了人的肉体,变为妖魔,本作里,她们参战是为了获取暗黑皇持有的人魔一体之法,借风间兄弟的形体统治世界,君临神座。


新旧炎邪水邪的设定画对比


笑话在哪里呢?在《零》的续作《侍魂:天下第一剑客传》里,打着完结的名义共计出场了52名角色。故事方面,构建了一个维持所有角色原本设定的平行世界,大部分角色的结局都一改原作的凄凉惨淡——王虎真的作战获胜,斩红郎也找回了人心,大有给所有人幸福,彻底完结系列之势。


这代的最终Boss是加了个前缀的“魔界を統べし我旺”,是在平行世界中得到军师刘云飞助力,以一己之力击败包括暗黑皇在内的所有敌人、成为魔界统御者的我旺。炎邪、水邪的故事则是成功获取人魔一体之法,用火烧尽世界,再用水完全重生,作为两尊至高神被永世传颂。


乍一看挺酷的,实际问题大了去了。《零》时已经有人对凭空冒出一个暗黑皇很不满了,《天下第一剑客传》里一下给我旺升级成了魔界统治者,之前费那么多唾沫吹上天的大日如来、时之蛇、七翼之王全白瞎了,连唐朝武侠加日本猛将二人组都打不过。炎邪、水邪更厉害,大手一挥就把世界规则颠覆了。


写个前传加平行世界,一个不留神捅漏了旧SNK维系了这么多代的战斗力顶棚,这就有点过分了。


我旺脚下踩着的东西可能是暗黑神


说起彻底颠覆世界,我们还要讲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这个故事虽然奇怪,但足以说清SNK游戏人物之间的深度关联。


日本幕末时代,青龙的化身慨世收留了枫、雪、御名方守矢3名弟子。后来,慨世被杀害,四神势力混乱,导致地狱门松动,人间大乱,3名弟子怀抱着各自的信念解决了这场危机,时为1864年。忍者斩铁默默参加了地狱门事件,出发前把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了他的孙子。


1979年,作为斩铁继承人的如月流忍者如月影二参加了在美国南镇举办的第一届The King of Fighters比赛,但中途战败。取得冠军并打败大会举办者Geese Howard的是极限流的继承人坂崎亮(リョウ・サカザキ)


《月华剑士》的故事发生于1864年前后,史实为证


Geese战败后动了邪念,杀害了同门师兄Jeff Bogard,夺得了武学秘传书,潜心修炼了几年后,回到南镇打遍天下无敌手,重新开启了KOF大赛。Jeff的两个儿子Terry、Andy欲为报父仇,数次向Geese挑战,最后在1996年送杀父仇人下了地狱,Terry收养了Geese的儿子Rock。


10年后,自称Rock舅舅的Kain. R. Heinlein成了南镇新的支配者。尽管Terry百般挽留,Rock还是决定跟着Kain一起寻找母亲的踪迹。此话按下不表,另一头,和Terry同时期活跃的有一位韩国跆拳道格斗家金甲唤(キム・カッファン),他的后代金秀一(キム・スイル)与女剑士Rosa参加了格斗大赛“里兽神武斗会”,此时已是21世纪中叶,具体年份不详。


《龙虎之拳2》和《饿狼传说》的故事发生在同一地点


这一大串听起来非常没谱的故事,确实是记在SNK各个作品官方年表里的设定。《月华剑士》《龙虎之拳》《饿狼传说》《风云默示录》和一些叫不上名字来的SNK作品,都发生在同一个世界观里,称之为SNK宇宙也不为过。


《拳皇97》上市前曾经做过一次问卷调查,要选择得票最高的3个SNK系角色加入游戏当中,但SNK同时也声明,“侍魂”系列角色因世界观不配套而不参与投票。虽然说是这么说了,其实大家还是试图从设定里找到一些口子,试图找到它们之间可能的联系。比如,离天京骚乱发生于1811年,慨世于1809年出生,前后相接互不冲突。


到了新世纪之后,果不其然地,这个世界观上的界限被官方打破了。


2008年,“侍魂”系列新作《侍魂:闪》发售,故事时间点为《阿修罗斩魔传》后的1791年。游戏中有一名出身李氏朝鲜的角色金海龙(キム・へリョン),能用棍术打出“飞燕斩”和“半月斩”,后来金甲唤家族使用的踢技就是这位老祖宗传下来的。除此之外,这代就没什么意思了,剧本方面有意识地删除了一切超自然因素,只讲了个架空国家的权利争斗,游戏品质也比较不及格,不再多说。


金海龙、金甲唤与金秀一


在《拳皇13》的大结局中,主角Ash Crimson自我牺牲拯救地球,“顺便”引发了时空错乱。有了这个前置剧情,作为大自然一部分的娜可露露就可以被光明正大地引入前述SNK宇宙了。《拳皇14》的最终Boss是包括罗将神在内的诸多地球邪念集合体,这些设定的意义就在于确认了“侍魂”世界和SNK宇宙的连通性,让玩家可以期待一下后续的故事展开。


注意这个非常有特典的笑声


最后,我们还是要回归到实地考察——“侍魂”系列将于6月27日发售的最新作《侍魂》目前透露出的信息都说明了什么?


新作的预告片开宗明义地讲了,故事发生在天明七年,即《零》和初代之间的1787年。因此,德川庆寅和色的参战是完全合理的,特别需要注意一下的是色的设定:3D系列里她的武器为“阴魔轮·阳神轮”,新作里变成了“无名”,背后的纹身也和3D时代不同。这两名角色的加入,意味着原先有冲突的阿斯拉坏帝和暗黑皇体系可能会在修订后更好地融入世界观当中。


新作的全新中国角色“吴瑞香”出身侍奉朝廷的风水师一族,和王虎代表的反清势力对立。有意思的是,她的武术流派“吴派招龙风水术”,声称可以呼唤龙的力量。巧的是,“拳皇”中有一条围绕着中国角色“龙之气”的剧情线没有讲完,说不定未来可以从“侍魂”中找到一点突破口。


非常值得关注的线索


日本神话传说中,鞍马山上栖息着著名的大天狗“鞍马山僧正坊”,其最著名的事迹是教授幼年源义经武艺,这段传说与新作里高调宣传的新角色“鞍马夜叉丸”几乎一一对应:继承天狗之血,出身山城国(鞍马山所在地),流派为鞍马流兵法,武器名为“遮那王”(源义经法号)——这个角色取材的原型已经很明确了。


如果SNK真的想把这个系列做下去的话,距离魔界里爬出一个平清盛的那天可能也不远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触乐网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98844.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9

支持一下

完成

最多15字哦

1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