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海思的“B 计划”
2019-05-17 14:32

华为海思的“B 计划”

贸易战大背景下,华为遇到了麻烦。


BBC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保护信息和通信技术和服务供应链”(Securing the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and Services Supply Chain)行政命令,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这一命令赋予美国商务部权力,禁止“对国家安全制造不可接受的风险”的相关交易。随后,美国商务部发布声明, 宣布将华为公司及其 70 家子公司纳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


这意味着华为在美国的进口与出口都将受到极大阻碍,在进口美国零部件、购买技术之前,都必须先取得工业和安全局(简称:BIS)的批准。


事件发生后,华为很快发表了媒体声明:


华为反对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的决定。


这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会对与华为合作的美国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影响美国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也破坏了全球供应链的合作和互信。


华为将尽快就此事寻求救济和解决方案,采取积极措施,降低此事件的影响。


在这个节骨眼上,华为上上下下,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


海思:任正非亲自提拔的“烫手的吸金娃娃”


昨晚,华为海思也发布了致员工一封信,其中提到,在“云淡风轻的季节”,公司做出了极限生存的假设……为公司的生存打造“备胎”。



美国的持续施压,让海思的“备胎”有了“转正”的机会。


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4 年 10 月,前身是创建于 1991 年的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总部位于深圳,现为中国大陆最大的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公司。除服务华为手机终端的芯片业务以外,海思还对外销售安防用芯片和电视机顶盒芯片等。


海思的成立与发展相当坎坷。众所周知,芯片研发是一笔无法取得短期成效的投入,华为内部曾将其比喻为“烫手的吸金娃娃”。在《华为手机往事:一个硬核直男的崛起故事》中曾提到:


在任正非心中,海思芯片的地位要比手机公司更高,他对海思女掌门何庭波说:“我给你每年 4 亿美元的研发费用,给你 2 万人,一定要站起来,适当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芯片暂时没有用,也还是要继续做下去,这是公司的战略旗帜,不能动掉的。”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海思产品线中相对熟悉的应该是麒麟(Kirin)芯片。从 2012 年开始,华为旗舰机开始搭载自研的麒麟芯片,K3V2 曾屡遭质疑,甚至被任正非“砸脸”。不过,如今的麒麟 980。虽然绝对性能不如高通,但已经能够站稳脚跟,麒麟芯片逐渐走出了质疑,成为了华为手机的差异化卖点之一。


而除了手机芯片以外,华为海思的业务还覆盖视频解码芯片、安防领域等。美国市场与海思关系更亲密的是安防领域,美国 60% 的监控摄像头设备使用华为海思芯片,而在全球,海思则占据 70% 的安防市场。


在市场研究机构 DIGITIMES Research 发布的 2018 年全球前 10 大无晶圆厂 IC 设计公司(Fabless)排名中,海思位列第五名;去年海思 Q1 营收为 12.5 亿美元,擦着边进入了TOP25,今年则达到了 17.55 亿美元,同比增长 41%。



而国金证券研究创新中心的数据显示,海思麒麟芯片,在 2018 年下半年国产手机市场,已经取得了 23% 的份额。


半导体行业也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上下游分工明确,极少有厂商能独立完成设计、加工制造的全过程。路透报道,华为轮值主席徐直军在 3 月份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海思去年的芯片产量超过 75 亿美元,相比之下,华为从外部供应商采购芯片的花费为大约 21 亿美元,而据财新网报道,华为产品中 30%~32% 的部件仍来自美国。


如此形势下,海思的业务势必会蒙上一层阴影。这时候,就是考验华为“备胎”实力的时候了。


华为的 B 计划


去年四月,中兴的惨烈仍历历在目。一年过去,美方对于华为的种种忌惮与打压,终于落实到了行动上。而外界关心的问题很明显了,华为会成为下一个中兴吗?


在今年年初,任正非接受外媒采访时曾强调,华为绝不会遭遇中兴通讯那样的情况,“我们多年来在研发上大量投入……中兴遭遇的事情不会发生在华为身上。”


任正非的“底气”,来自于华为大量的投入与危机意识。


华尔街见闻曾报道,过去十年,华为的研发投入将近 4000 亿人民币,有接近华为的人士表示,这其中芯片研发项大约占到 40%,即芯片研发的投入可能在 1600 亿左右。


另外,华为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做着最坏的打算,也就是为脱离美国的供应做准备。


FT中文网报道称,华为已经采取了垂直整合的措施,海思半导体设计的芯片组,70多家主要供应商主要集中在中国大陆,同时,华为也可以用一些欧洲传感器供应商替代韩国的海力士(Hynix)/美光和应美盛(Invensense)。


在孟晚舟被拘留后,华为嗅到了危机的信号,开始大量增加库存,从 6 至 9 个月的供应量提高到了 1 年到 2 年。


除了芯片以外,华为也在积极布局自研系统。今年 3 月,余承东在接受德国媒体 WELT 的采访时承认,华为已经准备了自己的操作系统:“一旦发生了我们不能够在使用这些(来自Google和微软的)操作系统的情况,我们需要做好准备。这是B计划。”


2018 年,华为全球销售收入达到 7212 亿元人民币(约 1069 亿美元),如此高额的营收下,华为有实力和底气去未雨绸缪,把成本投入那些为长线布局的业务中。但是,面对国家层面的竞争,华为的储备战略能帮助他们走多远?在接受 CBS 采访时,任正非曾表示:“中美两国体量都非常大,两个大“球”在碰撞的过程中,我们一个小小的“西红柿”能阻挡这两个“球”碰撞吗?没有这个可能性。”


华为是一家千亿美元的全球化企业,如果与美国的合作全面断档,带来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即便有备选的供应商,但这些企业也无法保证能完整地吃下华为的订单。分析师们表示,华为目前向美国公司英特尔、高通和威讯采购部件或获取专利授权,韩国和日本的供应商可能因产能制约而无法完全替代美国供应商。


华为和海思也许真的有底气,可以选择摆脱美国的依赖,但正如余承东所言,这只是 B 计划。


P.S. 什么是实体清单?


程慧的《“实体清单” 中国企业须防范》一文中曾进行过相关解释:


所谓“实体清单”是美国为维护其国家安全利益,作为出口管制的一个重要手段。实体名单于1997 年2 月由商务部首次发布,被认为参与扩散活动的最终用户都进入榜单,以此明确告知出口商,在未得到许可证时,不得帮助这些实体获取受本条例管辖的任何物项,同时,有关许可证的申请应按照《出口管理条例》(美国)第744 部分规定的审查标准接受审查,且向此类实体出口或再出口有关物项不适用任何许可例外的规定。


简单地说,“实体清单”就是一份“黑名单”,一旦进入此榜单实际上是剥夺了相关企业在美国的贸易机会。虽说企业有正常程序可走、也有脱离清单的可能,但前提是契合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和外交政策需求(一切由美国政府说了算)。并且由于欧盟、日本等国往往与美国的出口管制步调保持一致,所以企业在国际上的信誉也会受到较大的冲击。


而去年中兴被美国封杀前,也曾被列入到“实体名单”中。21世纪经济报道提到,截至目前,中国被纳入该实体清单的机构和个人已经达到了107家,范围涉及到机械、超级计算机、半导体、航空航天、光学仪器等多个领域的龙头企业、核心研究机构及个人。


被列入实体名单,理论上不意味着华为完全被美国拒之门外,而是每笔交易,都需经过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的审查。但考虑到当下的敏感形势,这基本上代表了华为在美国的主动权,已经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8
点赞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