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缥缈录》开播前突遭撤档,是因为“限古令”吗?
2019-06-04 07:30

《九州缥缈录》开播前突遭撤档,是因为“限古令”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剧焦一线(ID:TVfocus),作者:李芊雪,标题图来自豆瓣,系《九州缥缈录》剧照,原标题《斥资5亿的<九州缥缈录>开播前20分钟突遭撤档,是因为“限怘令”吗?》


魔幻!


太魔幻了!


由江南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的魔幻巨制《九州缥缈录》在播出前竟然也“魔幻”了一把。


本来定于昨日(6月3日)22:00播出的《九州缥缈录》,在21:40分传出停播的消息。


腾讯视频、优酷声明:由于介质原因,《九州缥缈录》不能如期播出。


剧方对此回应:现在也不知道啥时候能上。



“太魔幻了”


“这是我从业以来第一次经历这么突然的变动”



官V在开播一小时之前还在预告宣传,可见这个撤档有多突然。


影视剧撤档已经在业内不稀奇了,但是在开播前20分钟突然才官宣撤档的,真的是生平第一次见。


可怜我上午为了看《九州缥缈录》还专门冲了腾讯视频的年费会员。



不过,我这损失的都是小钱了。最近几天,腾讯视频和优酷一直在力推这部魔幻巨制,#优酷为九州缥缈录打call#和#九州缥缈录还是去腾讯看#纷纷登上热搜。


有业内人士在朋友圈感叹:“鹅酷掰头了好几天的热搜钱是打水漂了”


除了宣发成本,本剧的成本据称也是高达5亿,耗时长达2年9个月……


谁都一时难以相信,备受瞩目的《九州缥缈录》就这么撤档了。


但,这是事实。


今晚22点整,湖南卫视用还未做任何宣发的《大宋少年志》紧急替档,浙江卫视也用《奔跑吧》替代了《九州缥缈录》。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限古令吗?


今天,《封神演义》的大结局也不翼而飞,改播《网球少年》。


但其实需要注意的是,限怘令只是加强对古装剧的管控,并不是“一刀切”。这是为什么《九州缥缈录》本来是准许上映的,但为何临时撤下,暂无定论。


1. 二十多部古装剧或被波及,宫斗剧、权谋剧危险系数最高


早在3月22日,多位微博娱乐博主爆料相关部门对网播剧下发了调控新规,从当日起到6月,包括武侠、玄幻、历史、神话、穿越、传记、宫斗等在内的所有古装题材网剧、电视剧、网大都不允许播出。已播出的撤掉所有版面,未播出的全部择日再排。新规之下,《新白娘子传奇》《三生三世枕上书》《庆余年》等多部古装剧都将受到波及。



业内一些影视公司从业人员告诉镜像娱乐确有此事。其实,从最近行业的一些动向也不难发现此事早有预兆,日前,三大视频网站剧集推荐位上热门古装剧《东宫》《招摇》《倚天屠龙记》已经全部消失。此外,《独孤皇后》原制片人@北西先生3月18日发布微博表示《独孤皇后》大结局后将从网络消失,并称是永久下线,之后其又表示播到25日将彻底消失,这或许和今日所爆新规不无关系。



2018年开始,古装剧就成为了严格管控对象,两部大剧《巴清传》《如懿传》命运坎坷,《烈火如歌》《独孤天下》《三国机密》等头部剧集也走向了网播,2019年开年,网爆宫斗剧或全面被禁,紧接着上星播出的《如懿传》《延禧攻略》便被紧急叫停。如今,限古令显然再度升级,网爆消息显示,此次下发新规主要是因第一季度虽在对宫斗题材进行调控,但各家执行力度不够,所以第二季度要严格执行。



新规之前,视频网站无疑是很多上星无望的古装剧的出口,新规之后,触及红线的古装剧或将彻底失去退路。全面禁播古装剧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宫斗剧、权谋剧很大可能要受到重创。从视频网站2019年待播古装剧背后的出品公司来看,不乏新丽传媒、欢瑞世纪等业内知名影视公司,一两部古装大剧受波及,对还没有完全脱离寒冬期的影视公司来说恐又是一记重创。


从视频网站近期预备上线的剧集来看,腾讯视频有《三生三世枕上书》《庆余年》,优酷有《长安十二时辰》《大泼猴》。其中《大泼猴》曾在2018年定档优酷和安徽卫视播出,但最终撤档。



除了这6部近期已经计划播出的剧集外,镜像娱乐综合豆瓣播出时间整理显示,视频网站2019年待播的自制古装剧、独播版权古装剧、非独播版权古装剧还有19部,包括《大明皇妃孙若微传》《江山故人》《大宋宫词》《九州缥缈录》《孤城闭》《天下长安》等多部头部大剧,其中《天下长安》曾在2018年遭遇了两次撤档。一个季度空窗期和政策严格管控下,这些大剧排播时间以及内容都将被影响。



限古令的加强,并非没有预兆。早在1月25日,北京日报官博就发文列举了宫斗剧的“五宗罪”:热衷追崇皇族生活方式,使之成为流行时尚;精心演绎“宫斗”情节,恶化当下社交生态;不吝美化帝王臣相,淡化今朝英模光辉;宣扬奢华享乐之风,冲击克勤克俭美德;片面追逐商业利益,弱化正面精神引导。


其中“追逐商业利益”一条值得仔细琢磨。2011年《甄嬛传》以30万元/集的版权费创下剧集最高单价,2018年《如懿传》的单集版权费则达到了900万元/集,7年时间左右,宫斗剧版权费翻了30倍左右,堪称价格最高的剧集类型。过去一年,政策对娱乐行业监管收严,剧集版权费和演员片酬都受到严格管控,在此大环境下,宫斗剧除了价值观导向的问题,在价格上带来的市场负面影响恐怕也是被禁的一大原因。



宫斗剧受管控下,今年登陆卫视播出的《如懿传》《延禧攻略》都紧急停播,但是第一季度视频网站上仍是有一些宫斗剧在播出,如《独孤皇后》虽偏传记类,但充斥大量宫斗情节。或因宫斗剧“屡禁难止”,才有了如今政策的“一刀切”,即宫斗、武侠、玄幻、历史、神话、穿越、传记等所有古装题材统统短期禁播。


2019年视频网站待播的古装剧中,包含了《梦回大清》和《熹妃传》两部宫斗剧,这两部剧均为知名IP改编,《梦回大清》原著更是封为清穿小说鼻祖,但是这两部很大可能会直接“凉凉”。早在宫斗剧传出被禁播消息后,豆瓣鹅组便爆料已经投资6000万搭棚的《熹妃传》接到了停机通知,腾讯视频自制宫斗题材剧集《燕云台》也被爆料已经搁置,该剧原本邀请陈乔恩主演,也解除了合同。



新规之下,风险系数比较高的除了宫斗剧,还有权谋剧。3月初,网传官方下发的禁令显示,禁播的不止宫斗剧,还有权谋剧。在大女主戏遭遇市场瓶颈之后,很多影视公司将目光转向了偏重权谋的大男主戏,但是目前权谋剧未崛起似乎便有“陨落”之意。据爆料,腾讯视频自制的大男主权谋剧《雪中悍刀行》目前已经搁置。因此,视频网站待播古装剧中,《庆余年》《鹤唳华亭》《剑王朝》《狼殿下》等权谋色彩较重的剧集也比较危险。



整体来看,像《绝代双骄》这种武侠剧以及《九州缥缈录》这种奇幻剧的风险相对较小,而《大明皇妃孙若微传》《江山故人》两部涉及宫廷与朝堂斗争的大女主戏可能要面临删减。至于《天下长安》《孤城闭》《大宋宫词》等历史正剧走向何处,或许还是要看剧情是否与历史偏差过大、有无戏说历史嫌疑、价值观导向是否正确等。


2. 网台审查标准逐渐统一,古装剧最后的退路被切断


2018年开始,前几年在市场上叱咤风云的古装剧便开始进入水逆期。政策的管控,首先是从卫视开始的:所有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每月以及年度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月和当年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原则上不得接档、连续排播两部古装剧。


除了播出数量和时间要求外,广电总局也开始把控古装剧内容。2018年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在全国电视剧创作规划会上明确指出: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随意戏说曲解历史、贬损亵渎经典传统、篡改已形成共识和定论的重要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玄幻、仙侠、架空演绎的古装剧也不能为增加娱乐性、吸引眼球而胡编乱造。


虽然过去一年限古令并未正式下发文件,但是古装剧的市场动向已经证明了限古令加强并非空穴来风。唐德影视的《巴清传》彻底被拖成一笔烂账,播出遥遥无期;被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以单集300万元买下的《如懿传》最终上星失败,转为网播。2019年,五大卫视目前已经待播的古装剧仅有《大明皇妃孙若微传》《大宋少年志》《绝代双骄》《大宋宫词》《九州缥缈录》《庆余年》6部。



上星难上加难后,网播在2018年成为了大部分古装剧的“救命稻草”,这也是因为政策管控还没有触及网播剧。除了《如懿传》之外,2018年《虎啸龙吟》《烈火如歌》《三国机密》《独孤天下》《独孤皇后》等多部演员卡司和制作体量为上星标准的中头部古装剧均转为网播。如今,网台政策监管趋向统一,限怘令从卫视转移到视频网站,古装剧唯一的退路也被切断了。


从目前网传的消息来看,针对古装剧的调控将进行到6月底,但也有消息表示是截止10月为止。其实,即便调控期到6月份便结束,届时也已经距离国庆节不远了,国庆节前后献礼剧将集中播出,考虑到今年是建国70周年之际,献礼剧的数量无疑要比往年更多,所以,2019年留给视频网站播出古装剧的档期其实已经不多了。


此次新规之下,网播剧被严格监管和审查,有的或许无缘与观众见面,有的或许将面临积压,有的剧情或许面临调整,不过如果能调整播出,其实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于哪些剧集可以在这波监管中存活或调整播出,还是要看相关部门具体的审核标准以及制片方的“修改能力”。


3. 多家影视公司业绩或受影响,未来古装剧产量将持续走低


从2019年视频网站待播古装剧背后的出品公司来看,除了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还包含了成立以来便和视频网站合作密切的留白影视、灵龙文化等,以及众多行业资历较深的老牌影视公司,如欢瑞世纪、新丽传媒、正午阳光、唐人影视、完美影视、唐德影视、儒意影业等。如今,古装剧最严管控的到来,又为不少还未从影视寒冬期走出的公司带来了重击。


2019年,新丽传媒共有2部古装剧待播,分别为《庆余年》《狼殿下》,《熹妃传》上文也提到或已经停拍。《庆余年》和《狼殿下》都为新丽传媒2019年的头部剧集,因为是大男主权谋戏,风险都相对较高。2018年,新丽传媒并未完成与阅文集团的业绩对赌,新丽全年为阅文贡献净利润3.24亿元,低于承诺的“不低于5亿”。因为吴秀波事件,新丽传媒主控的电影《情圣2》撤档,电视剧《渴望生活》或也将无法播出,如果两部古装大剧再受波及,新丽传媒2019年的业绩对赌恐怕又难以完成。



欢瑞世纪2019年有2部待播剧集,分别为《锦衣之下》和《天下长安》。《锦衣之下》为悬疑题材,面临风险相对较小,不过《天下长安》就难说了,后者不仅遭遇了两次撤档,剧集也从68集剪到48集。《天下长安》导演曾发文表示“再改连我都不认识了”,这也侧面印证了《天下长安》内容有可能触碰到了红线。按照《天下长安》5亿的投资成本,如果不能上星播出转为网播,再剪掉20集,那么欢瑞世纪能否回本还是问题。


不过2019年因古装剧受影响最大的,估计还是唐人影视。虽然唐人影视只有一部《梦回大清》待播,但该剧涉及“宫斗”与“穿越”两大雷区,基本已是“凉凉”。从2013~2017年,唐人影视每年的收入基本都押注在两三部剧集上,因为项目储备量较少,唐人近几年的毛利率浮动也非常大,加之从新三板撤离后带来的负面影响,唐人影视的资金周转已经面临困境。如此一来,头部剧的失利或者是消失,对唐人的打击可能是毁灭性的。


唐德影视虽在2018年因《巴清传》一蹶不振,全年业绩亏损预估超过了5亿,不过2019年《东宫》的播出让唐德暂时缓了一口气,此外,今年唐德待播的《大泼猴》为玄幻题材,风险也相对较低。除唐德影视外,正午阳光和儒意影业待播的《孤城闭》《大明皇妃孙若微传》《大宋宫词》都为正剧,如果基调和价值观偏差不大,估计受到的影响会比较小,毕竟广电总局曾明确表示是支持历史正剧的。



可以预见的是,网台管理标准逐渐统一后,短期内对2019年主打古装剧的影视公司来说影响不容忽视,一旦无法播出,便会影响到公司的营收和资金链,甚至可能连累到公司的后续运营。从2018年至今,政策对古装剧的监管不断加强,但即便《如懿传》《巴清传》命运坎坷,还是有公司选择投注古装宫斗剧,也不难发现有侥幸心理存在。


如今“新规”这一记重锤砸下后,部分类型的古装剧影视公司或许不会再触碰了。整体来看,若政策不松,未来古装剧的产量将会持续走低,类型也会逐步单一化。不过,如果等到6月份部分古装剧能顺利播出,那这些剧集的风格、类型、内容等,基本可以给影视公司未来的内容制作提供一个大方向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剧焦一线(ID:TVfocus),作者:李芊雪,标题图来自豆瓣,系《九州缥缈录》剧照,原标题《斥资5亿的<九州缥缈录>开播前20分钟突遭撤档,是因为“限怘令”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8
点赞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