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真的很好色吗?
2019-06-25 19:21

日本人真的很好色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熊金金大人,审稿:大绿


说起日本,恐怕很多人脑海里就会蹦出“色情”“变态”的字眼,日本真的很“变态”吗?


作为一个曾经在日本留学、生活的人,我想告诉你——你没有想错!而且作为不懂日语的游客,也许你目睹过的色情符号远远没有我多……


先给你释个疑:在日本的东京、大阪逛街,经常会看到路边有些装饰得很有特色的建筑,墙面上画满各种涂鸦,还有标志上用汉字写作“无料案内所”,这是什么?




“无料”是不要钱的意思,“案内”是“指引、介绍”的意思,这种地方就是介绍性服务的,也就是所谓的皮条客机构。


这种机构并不隐蔽,而是正大光明地存在,是正规的营业场所,受法律保护。




我以前住在大阪道顿崛附近,有时工作到夜里十点以后,这个点的商业街上就会出现许多色情服务、表演的海报,跟一般的电影海报差不多大,画面非常直接,可以看出这类服务还是非常正大光明存在的。


在日本,酒吧夜店分两种,一种叫スナック(Snack),就是提供酒水和可以唱歌的酒吧,还有一种叫クラブ(Club),是有陪酒女和色情表演的风月场所——简单来说,前者比较“素”,后者比较“荤”。


不过实际上,这两种店的界限并不明确。只是总的来说,スナック店的色情味道会淡很多。





酒吧的招牌


日本的上班族,在下班后经常会有聚会,一帮员工去喝酒,一般就是去スナック或者クラブ。


所以在日本,经常会在黄昏的时候,看到一帮西装革履,提着公事包的男子,挂着虚假的笑容,出入这些夜店。


夜再深一点,就会看到一些喝醉酒跑出来透气的男子,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双手支撑着脑袋休息。酒会散席时,就能看到那些点头哈腰的上班族一人带一个打扮漂亮的女孩各自上出租车。


日本大型红灯区之一,歌舞伎町


在陪酒的问题上,日本还是挺性别平等的,有陪酒女,就有陪酒男,日语中叫做ホスト(不知道是不是英文的Host,但是英文中这个词没有这个意思),中文叫“牛郎”或者“男公关”。




陪酒女则是ホステス(Hostes,英文里面的这个词也不是这个意思),或者“キャバ嬢”(年纪轻的陪酒女孩),也叫“女公关”。


十元就在《亲密姐妹》演过陪酒女孩


女顾客也可以支付相应费用,带牛郎出街,所以经常可以在大城市的大街上看到浓妆艳抹的老妇身边跟着一个很时尚的小男生。


“这是正常的工作”


所有这些场景都给我很不好的印象,不过对于大部分日本人而言,这些法律允许的风月行业只是一种正常的工作。


牛郎和陪酒女,在东京六本木、大阪道顿崛一带经常能看到,大白天也打扮夸张,穿梭在人群中。


一般,陪酒女都会染金发,身着性感的晚礼服,牛郎们则足登松糕鞋,留着染黄的略长的碎发——他们的装扮,让人一眼就能分辨身份。


日本甚至有综艺节目,分析牛郎和陪酒女究竟谁赚得多。


不过,没有人会对这种工作产生歧视。在很多夜店里,优质的牛郎和陪酒女,陪人喝酒、聊天的费用极高,据说全日本最贵的牛郎年收入过亿。


陪酒酒吧(スナック)对于大部分生意人来说,就是一个很平常的喝酒休闲的地方,只要你成年了,去就没有问题。


有女孩来陪酒,也是纯粹的活跃气氛,并无不妥。即使来客是女性,也会首选相熟的陪酒酒吧——我也曾经被邀请去到东京的一家スナック喝过酒。


因4天销售额达1亿日元而晋升大阪新北地头牌的陪酒女孩诺亚


日本的陪酒文化应该是承袭艺伎文化,而日本的艺伎文化也是来源于中国的。古代中国的青楼和妓院就不是一回事,青楼的小姐重的是才艺,而不光是面容,更不会随便卖身。


现在据说京都的艺伎也面临继承人越来越少的问题,因为要培养一个优秀的艺伎需要漫长的时间。艺伎是越老越吃香的,因为要有人生修为的艺伎才能和高档次的顾客聊得开。


预约一位艺伎价钱很贵,据说差不多一晚上10万日元。艺伎是高端的职业,所以衍生出来的陪酒行业似乎也不是那么下三滥了。



联想到日本的AV业,像苍井空这样的AV女优也能全面转型,好像还听过有AV女优转行做作家的事例。那些“不光彩”的过往,似乎只是一种不同的职业经历。


除了现实世界中的色情符号,二次元世界的服务也是很“到位”的——书店、录像带租赁店,都会开设成人区,里面都是限制级的漫画、图书和音像制品。


虽然都是要18岁以上的人才能购买,但是我曾不小心走错地方,看到面前几平米的桌子上铺满满目的色情漫画,还是吓了一跳。




二次元录像带租赁店中的成人区


由于受法律保护,所以日本和色情沾边的行业比其他大部分国家的更常见、更正大光明,这些产业带来的利润也很巨大。


色情大国的地位在全球都是无可撼动的——日本人口不到美国一半,但制作的成人AV电影数量却是美国的两倍。(根据《参考消息网》2014年的文章转载)


甚至在日美洽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时迟迟不能取得进展,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美国对外国进口色情产品管控严格,但而对日本来说,这是“核心竞争力”!


多年前还曾有媒体报道美国因《蜡笔小新》中“动不动就露屁股”而将其禁播


日本人对“性”的态度


为什么日本人这么“好色”?


这个问题大概很多人都问过日本人,所以我以前的日语老师也早就总结出了原因:


因为日本过去是武士社会,武士随时准备赴死,所以他们一是不追求享乐,二就是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多留下子嗣。加上日本天灾人祸太多,为了保持人口,所以鼓励生育。因此,日本社会对于性的态度就和很多民族不一样了。


甚至乎因为自己拍的关于“日本沉没”的片子太多,而反向拍了一部《日本以外全部沉没》


也许注定要活在悲剧中,那么不妨安心享受纸醉金迷。


不过,随着和日本朋友的交往增多,我发现也不是所有人都好色,也有很多人很保守。不过总的来说,无论个人持什么态度,都是建立在遵守法律和尊重个人意愿的态度之上。


虽然对性的态度开放,但日本人重视人权,又将风俗业视为一项正常的工作,所以社会对性工作者或者风俗业工作者还是比较尊重的。


比如酒吧、夜店里消费的客人要征得陪酒人的同意,在符合店铺规矩的前提下,才能带其回家、去酒店;有的酒吧只是提供陪酒服务,不提供性服务,那么客人也不会提出陪酒以外的要求。


《小偷家族》中风俗店内的镜头


不过,即便是法律允许的产业,但日本与荷兰、美国这样风气开发的西方国家不同,它的色情产业背后依旧是扭曲的男权文化:


日本传统社会中的上班族,特别是做到高位的人100%都是男性,而且在外面都会有情人,或者会和夜店的陪酒女过夜,而太太们对此是心知肚明的。


她们中很多人对此采取默许的态度,或者会鼓励丈夫出去交际、放松,甚至和丈夫的情人交上朋友。相较之下,女性则会将生活重心放在孩子身上。





一些日本男性有着畸形的对少女的渴求,以致在卖春市场上18岁的年纪成为了价格的分水岭,英国BBC还曾专门制作纪录片报道这一现象。


在东京经营风月场所的案内人、作家李小牧也曾在电视节目中聊过未成年女性卖春的的话题:


日本的学生一般初中、高中开始性意识萌芽时,就会在同学间约炮,有了一些经验之后,有些学生妹为了买一个名牌包包,或者一件衣服,就会选择援助交际——类似一夜情,或被短期包养的交往模式。


其实在日本,向未成年人买春是违法的,但是另一方面,只要未成年人是自愿的没人报警,社会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情况让我想起日本著名的赌博游戏小钢珠——日本是禁止赌博的,但是打小钢珠其实也会涉及金钱,实质上也是赌博,而从小钢珠店遍布大街的情况看来,政府也是默许的。日本政府还禁止黑社会存在,所以日本黑社会总是以公司的形式注册,叫××社。


小钢珠店


一部老年黑帮片《龙三和他的七人党》


日本一方面像所有的西方现代国家一样,法律明确、健全,但是另一方面又还是像东亚国家一样有一套自己的潜规则。


对日本人来说,“性”和“情”是可以分开的,性是生理需求,也可以被买卖,但是这个过程中不必付出感情。既然可以是买卖,那么就要按照生意的规矩来,交易双方与其说是爱人,不如说是生意伙伴。


虽然由于法律允许,各种风月场所可以正大光明地存在,但是并不是所有日本人都会去这些地方。很多日本人还会一板一眼地对我们说:“那是不好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熊金金大人,审稿:大绿,图文:图文编辑:橙子&白鸥,制图:大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2
点赞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