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儿童网络性侵:拿什么保护你,我的孩子?
2019-07-06 10:30

面对儿童网络性侵:拿什么保护你,我的孩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周刊智库(ID:fhzkzk),记者:卢伊,编辑:孙杨,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686期,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两天,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因涉嫌猥亵女童被刑拘的消息,刷爆朋友圈。


据报道,6月30日晚,一名女士报警称,自己两个女儿前日被朋友周某,从江苏老家骗至上海一家五星级酒店入住,其中9岁的小女儿遭一男子猥亵。


验伤结果显示,女童阴道有撕裂伤,疑为手指造成,已构成轻伤。


上海警方很快锁定,这名涉事男子即为王振华。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王所在的新城控股更是开盘暴跌,市值蒸发近100亿元。


加上近期有关贵州幼儿园老师收钱养孤,以满足他人兽欲的谣言不断扩散,人们担心,类似由熟人等中间人诱骗儿童,供他人性侵的交易,恐怕并非个例。


据统计,2018年,经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共317起,受害儿童超过750人,最小的仅3岁。其中,近七成都是亲朋、师生、网友等熟人作案,性侵者多次作案、侵犯多人,均呈高发态势。


通过网络性侵儿童,由于更具隐蔽性和破坏性,尤值得重视。


恶徒面前,如何保护孩子免遭性侵害,这篇文章或能提供些许答案。


1


视频连线中,女童梦梦全身赤裸,乖乖按照QQ窗口不断弹出的指示,做不雅动作。她虽与对方素未谋面,却坚信,只要熬过这段“面试”,她就是下一个“小戏骨”。


但她的明星梦,注定落空。


因为在指令的发出者、自称多家影视公司星探的蒋成飞看来,这只是一场裸聊而已。事毕,他将视频存进硬盘,供平日消遣。


梦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早在2015年,蒋成飞便谎称自己代表多家影视公司招募童星,通过QQ寻找女童,以检查身材比例和发育情况等为由,要求女童在线拍摄和发送裸照,并诱骗对方通过视频聊天,裸体做出不雅动作。


19个月里,受害儿童多达31人,遍布全国各地,多数孩子不满12岁,最小的尚不足10岁。部分孩子因害怕被公开裸照,被迫多次接受“线上性侵”。


最终,蒋成飞因犯猥亵儿童罪,获刑11年。


但对更多受害女孩而言,性侵阴影远未结束。


梦梦等孩子的遭遇绝非孤例。


2019年3月,“女童保护”组织发布报告显示,去年经媒体公开报道的317起儿童性侵案中,网友作案39起,是排名第二的作案群体,其中近半均在QQ等网络平台上发生,隐蔽性极强,并呈高发态势。


随着更多低龄小网民涌入网络,类似伤害仍在继续。面对潜伏在屏幕那头的坏人,究竟怎么做才能保护孩子?


2


5个孩子,5年猥亵,仅获刑4年


近年,随着“小戏骨”和偶像团体练习生走红,既带火了童星培训行业,也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现实中,网上打着招募童星或交友的幌子,以裸聊、裸照等性侵未成年人的案子不在少数,这种网络性侵受到家长极大关注。


“女童保护”报告对全国16152位家长的抽样调查显示,超六成家长关注过相关新闻,其中220名家长表示,身边就有孩子遭受过网络性侵。


但,这些案件的结局却往往并不如人意。


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刑期。


2017年10月,20岁的陕西汉子李军模仿网上“谎称招童星诱骗儿童裸聊”的新闻,以考核和上课为由,诱骗女童拍摄裸照和不雅视频。


短短4月内,超过10名12岁至16岁的少女受害,其中一名女孩甚至上传了14段视频。


最终,李军仅被判3年有期徒刑。


同年落网的周亮,也以赠送Q币或威胁公布不雅视频等形式,在QQ上寻找10~14岁女童裸聊,至少5名女童被迫在视频聊天中裸露下体,做不雅动作,并被录制保存。


其中,3名女生遭受线上性侵的时间,长达4~5年。


但由于周亮实施部分性侵时,不满18岁,且通过经济赔偿,已获多数受害家属谅解,可从轻处罚,最终只获刑4年。


《凤凰周刊》记者统计网上公开的网络猥亵儿童案判决书发现,犯罪者刑期多在10个月到4年左右。其中,仅一人受害时,刑期多在1年左右,而多人受害时,获刑亦不超过4年。


与女童遭受的身心伤害相比,如此惩戒,明显不足。


更为揪心的是,面对这类“新型犯罪”,部分基层法院却认为,通过网络性侵由于未直接接触受害人,并不构成猥亵罪。被告人往往因以公布裸照相威胁,欲在线下进一步猥亵女童被抓,才被当作猥亵儿童未遂处罚的,导致量刑过轻。


这促使最高人民检察院将此列入第十一批指导性案例,明确网络环境下,只要以满足性刺激为目的,通过网络软件诱骗、强迫儿童拍摄与传送不雅视频、照片,并通过画面看到儿童裸体、敏感部位的,均严重侵害人格尊严和心理健康,与实际接触身体的猥亵行为具相同社会危害性,应认定为猥亵儿童罪。


如何取证,又是一道难题。


多位曾处理网络性侵案的法官和检查官均表示,由于网络性侵隐蔽性强,且聊天记录和裸照视频易被删除,不少案子证据不足,只能凭被告人供述和受害者指证综合判断,挑战很大。


很多时候,家长甚至也会成为犯罪者的帮凶。


“女童保护”调查显示,面对儿童网络性侵案件,仍有近两成受访家长认为这仅属道德问题,而非违法犯罪行为,还有1/7的家长发现孩子受害后,不仅不报警,反而会马上注销受害孩子的社交账号,或严加斥责,使证据不幸销毁。


3


每个线上小视频背后,都有至少一个孩子线下受害


除了线上诱骗孩子录制性侵视频,并保存观看,也有人以几十或数百元价格出售视频,一旦流入网络,伤害将更为深远。


2016年至今,北京、天津、河南、辽宁、江苏、云南、内蒙古等地,均抓获多名利用网络论坛、QQ群等传播和售卖儿童性侵视频的不法分子。


最严重的一起案件中,4名涉案人员以拍摄儿童教育片为由,先后蒙骗100余名未成年人拍摄涉性视频,上传至其开设的“西边的风”论坛,并以会员形式销售,牟利超50万元。


类似儿童性侵资源遍布网络,是不争事实。


2016年,互联网观察基金会就发现57335个网址中含儿童性侵内容,绝大多数集中在欧洲和北美,其中过半资源涉及10岁以下儿童受害。英国朴次茅斯大学调查显示,暗网中,仅2%为儿童色情网站,却能吸引80%以上的访问量。


国内部分种子站点也可免费下载相关资源。


多个儿童色情论坛中,含大量国内外儿童照片与视频内容,供付费会员观看下载。其中一论坛在会员注册广告中,出现儿童涉性视频截图


《凤凰周刊》记者甚至借此找到多家儿童色情论坛,含大量国内外儿童照片与视频内容,需成为付费会员才可观看,价格为588~2588元不等,售价越贵,等级越高,可浏览与下载的资源越多。同时,部分站点还以5~10元/张的价格收购幼童照片,要求需提供儿童身高、体重等资料。


“每个网络儿童色情制品背后,都有一个鲜活的孩子。”联合国儿基会苏文颖认为,网络的风行,让儿童色情传播有了指数级增长,也让众多销售和观看视频的坏人更有归属感,他们更容易结成社区和论坛,交换资源,交流体会。这些线上行为,与线下儿童性侵害密不可分。


她回忆,2016年,美国国土安全部海关移民执法局在暗网调查数个儿童色情网站时,意外找到大量中国孩子的色情视频和裸照,发布者的IP地址均在北京,他们将这一情况通报中国警方,后者立刻着手调查。


若一切再迟半个月,孙平就能以留学名义逃往国外,但如今,他只能在看守所度日如年。


这名19岁大二男生的另一重身份,是国内首起“暗网”传播儿童色情信息的犯罪嫌疑人。被抓时,他已在暗网发布超过100部儿童色情视频,点击高达2万余次,收获评论超7000条。此时,他的硬盘中,还有超过400G“存货”。


2015年起,孙平便加入十余个儿童色情QQ群,群友们利用百度网盘分享资料,既有视频、裸照,也有小说等。


孙平将资料打包下载,再传至暗网的一个儿童色情平台,发得越多,等级越高,能浏览的色情信息也更为庞杂。警方上门时,孙平已是高级用户,几乎可观看所有用户发布的视频。


最终,他被判处1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


此后,超300人因涉嫌性侵、录制和传播儿童色情视频,陆续落网,涉及除新疆、西藏、甘肃、内蒙古外的所有省份。警方统计,为拍摄这些色情视频,超过30名儿童遭到性侵,年龄最大的10岁,最小只有1岁。


他们多为广西、贵州等地偏远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嫌疑人有的是邻居,有的是附近打工仔,他们以糖果、零钱等方式诱骗孩子被性侵,再将视频上传网络,与全球各地的同道中人分享交流。


绝大多数孩子受害后,无人报案。若不是赶上此次案发,根本无从发现。


“在这样的时代,这些视频一旦上网,不可能真正被删除,被害人会无时无刻感觉被传播,这样的伤害影响更为深远。”苏文颖说。


2017年,一组名为“江苏刘老师媲美欣”的儿童性侵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共75部,被性侵儿童超过30人,有男有女,内容不堪入目,而施害者均为同一中年男子。


实际上,这组视频的制作者和发布者,一年前便已落网。只是,此前下载过的人发现有市场需求,又上传至多家网站倒卖。


今年2月,这组视频重返国内一家BT种子资源网站,目前已超9500次访问。同时上线的,还有“国产幼女裸聊系列”“指挥小学生自慰系列”等儿童性侵资源。人气最高的一部,上传于2016年,至今已有16.7万次访问。


更多求资源的声音,仍未断绝。


4


千万别嫌性教育太早,坏人可不嫌孩子还小


“这几年利用网络对儿童进行性侵犯罪,的确有增多趋势,我们在(审理)过程中也发现,有犯罪人多次犯罪,这在性侵犯罪中非常常见。”


最高人民法院高级法官赵俊甫处理过不少性侵案,他仍记得,曾有一被告人6次猥亵女童,先后被判实刑或劳教,但每次出狱后不久,又重操就业。第7次因猥亵儿童上法庭时,他竟被鉴定为精神异常,无法自控行为。


“对有重复性侵的被告,(施以)重刑是我们的职责,但刑法之外,如何防止再犯罪,也是一个挑战。”赵俊甫认为,可以借鉴国外经验,对犯罪者实施电子监控和身心治疗。


如美国、英国、波兰、捷克等欧美国家,尤对性侵儿童者实施化学阉割,通过药物抑制甚至夺去性欲和性能力,防止再犯。2012年,近邻韩国也成为亚洲首个实施化学阉割的国家。此前,韩国甚至考虑推行新法,让偷窥者一并受刑。


但对更多家长和孩子而言,这些事后找补的措施过于遥远,性侵隐患仍遍布网络。


如关注者超10万人的QQ兴趣部落“小学生”,每天新增大量“找小可爱”“收干女儿”“求WU(污)”帖,发布者多要求征友对象年龄不高于16岁,且只要同意交友,就会“好好疼你,给零花钱和你想要的”,部分低龄用户询价后,即留下联系方式。


而兴趣部落“演员梦”不仅有大量童星、练习生招募信息,还有许多未成年人发帖自荐,多包含年龄、身高、体重、自拍照、联系方式等详细信息,既有人要求“不看身体和脱衣服”,也有标明“现实中身体检查”的。


2018年,《中国青少年互联网使用及网络安全情况调研报告》显示,1/3未成年人曾遭遇线上色情信息骚扰。如何防患于未然,性教育或是一剂良方。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深有同感,她曾多次在中小学校做安全教育,防性侵是重要内容之一。但她明显感到,孩子们对如何抓坏人、防强盗更来劲,对性犯罪反应不多。


作为母亲,回到家中,方燕也给孩子做性教育,主要是提防陌生人,不触碰胸部、隐私部位等内容,但她时常困惑,“到底讲到什么程度孩子能接受,我拿不准,讲得特别直白,我也不太好意思。”这也是不少家长纠结的问题。


“女童保护”调查显示,94%以上的受访家长支持对孩子进行性教育和防性侵安全教育,但实际做过的只有77%,一半以上属偶尔为之。不做性教育的家庭中,反映不知该怎么做和认为孩子长大再做的,足有八成,还有5%以上家长认为,性教育难以启齿,甚至会教坏孩子。


胡佳威专职做儿童性教育已经6年了,碰过不少钉子。久而久之,他总结出一套斗争经验:换个说法,不提性教育,而是生命教育,即让孩子知道生命起源,了解男女生生理区别和发育变化,并教他们如何防范性侵等。内容完全一样,校方态度却截然不同。


“公众总认为性教育就是教孩子性行为,这其实是一种误解。”胡佳威认为,这恰恰是社会长期缺乏性教育的必然结果。其实,性教育是个大命题,包含性别教育、价值观教育、生理教育、心理教育和自我保护的生命教育等,这些非但不会让孩子提早发生性行为,反而能帮他们正确对待与性有关的各种问题。


为扭转社会对性和性教育的态度,他在无锡开办了一家儿童性教育公司“保护豆豆”,通过线上培训和线下授课等方式,帮助家长、老师和孩子普及性教育。


不同于性教育应由学校开展的观点,胡佳威认为,家长不应缺席。


“性教育没有开始的标准年龄,孩子一出生父母就应做好准备,当他们提出第一个有关性的问题,如我从哪里来或我是男是女时,性教育就应当开始了,并融入平时生活和与孩子日常沟通中。”


为此,胡佳威开设了为期21天的家长训练营,将专业的性教育知识,糅进多个生活场景,如孩子看到电视里亲密镜头怎么办,撞见父母发生性行为怎么办,偷看异性上厕所怎么办,或者总是触碰生殖器怎么办等等。


参加的多是城市中产家庭,高学历80后妈妈居多,她们多认同性教育理念,只是不知该怎么讲,更羞于开口谈性。不少人甚至小到月经等正常发育过程,大到乳房、生殖器名称,全用“那个”代替。


比起成人的三缄其口,孩子们对性的好奇与探索从未停止。


“其实孩子们对性的接触和了解,远比成人想象中多得多。”胡佳威说,随着儿童更早触网,涉性弹窗广告、软色情内容、不慎交友等,都给他们更多接触性的渠道,尤对家长遮遮掩掩的涉性问题,他们会主动上网找答案,结果可想而知。


“性不是洪水猛兽,而是我们对性的错误认识。”胡佳威说,相比关注如何把握性教育的尺度,或记住各种性问题的标准答案,改变人们对性羞于启齿的态度,更为关键。


“当家长能够坦然、科学地和孩子谈性说爱,实事求是,不编瞎话应付,就是最好的性教育。”他说。(为保护隐私,文中梦梦、蒋成飞、李军、周亮、孙平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周刊智库(ID:fhzkzk),记者:卢伊,编辑:孙杨,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686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
点赞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