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V贫困:一次感染,动辄花费几万元
2024-06-01 20:57

HPV贫困:一次感染,动辄花费几万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故研究室(ID:zhengulab),作者:石雨菡,编辑:龚正,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文章摘要
文章介绍了HPV病毒的传播途径、感染情况以及防治措施,通过两位女性的治疗故事展示了HPV防治过程中的经济和心理压力。

• 💉 HPV疫苗接种市场规模巨大,预计达到千亿左右

• 💰 HPV-DNA检测市场潜力巨大,预计达百亿元

• 👫 HPV防治不只是女性的事,男性也应重视防治责任

不久前,“情侣同居是否要检测HPV”的话题登上热搜。HPV名为“人乳头瘤病毒”,可以通过接触、性、母婴来传播。男女都会得,女性感染率虽低于男性,但致病率以及致病的严重性高于男性,高危型HPV持续感染被认为会增加女性患上宫颈癌的概率。


部分老一代人曾误认为HPV是“脏病”,但新一代年轻人逐渐对HPV有了更多科学认知,普遍重视打疫苗来预防。借由人们意识提升,一条由疫苗、检测筛查、早期治疗组成的“三级预防措施”及背后产业开始发展,生意潜力或近千亿。只是女性们在防治HPV过程中,要经历的痛苦仍然很大。更重要的是,HPV防治不只是女性的事,男性亦不能缺位。有声音认为,这是目前防治存在的短板。


一、长在钱堆上的病毒:两位女性的防治故事‍‍


2023年12月,吴丽萍拿着HPV全部阴性的报告单,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过去三个月,吴丽萍为感染HPV病毒日夜焦虑,她猜测原因来自两性。幸运的是,仅仅三个月,顽固的HPV52型号成功转阴,吴丽萍视其为奇迹。


HPV名为人乳头瘤病毒,以人为宿主。目前世界上已知的HPV亚型病毒,已经高达150多种。根据侵犯组织范围的不同,HPV分为皮肤型和黏膜型两种。而根据致癌潜力划分,HPV又分为高危型和低危型。前者主要导致宫颈癌、肛门癌、生殖器癌,后者则会引起生殖器疣和良性病变。


吴丽萍感染的52型号,属于高危黏膜型HPV,在中国女性群体里广泛流行,尤其是北方。


尽管吴丽萍感染的这一型号不像16、18属于高危型号里的“毒王”(它们与宫颈癌高度相关),但因52型持续感染而患癌的占比也不低。



吴丽萍今年30岁,她说20岁时对HPV几乎无任何知识储备,顶多从母亲那里听到,做宫颈癌筛查要做宫颈刮片。第一次接触HPV知识,来自前几年全社会都开始预约打默沙东九价疫苗的热潮。


“不过当时我没打上。前几年普及HPV疫苗时,我接近超龄,疫苗贵又难排号就没有接种。时间久了就疏忽了,没想到自己会中标。”吴丽萍说道。


吴丽萍的HPV是在体检机构查出的,得知自己感染后,吴丽萍没有急着去医院,而是咨询了几位医生朋友。医生朋友们鉴于吴丽萍的TCT(液基薄层细胞学检查)结果是轻度炎症,建议以提高免疫力为主,半年后再进行复查。


虽然医生的话让吴丽萍的心放宽了许多,但仍被如何有效提高免疫力、何时能够消除病毒、如果一直没有转阴该怎么办这些担忧罩顶。


为了提高免疫力,吴丽萍开始改变熬夜的作息,并办了一年的健身房卡,开始游泳、跑步。从未吃过保健品的她,也跟风买了两瓶硒片。在社交平台上,硒片与“抗HPV”功能已经深度绑定。


图 | 吴丽萍为提高免疫力购买的各类保健品


在得知感染HPV时,吴丽萍因为患有多囊卵巢综合征已经四个月没有来过月经。一不做二不休,平时常因工作而压力巨大的吴丽萍,果断选择停薪留职一个月。


三个月后,也许是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印证,吴丽萍的52型号转阴,她开心地向朋友们报喜。


喜悦过后,吴丽萍大致计算了三个月的治疗成本。直接医疗费用大约1400元。除此之外,健身、保健品、休假等产生的隐形成本,却达到1.5万元左右。


图 | 不包括休假,吴丽萍粗略计算的HPV防治成本‍‍


吴丽萍的奇迹可能并非“真奇迹”。研究表明,HPV病毒有很大概率能够通过自身免疫系统自愈,周期在8~24个月不等,但也存在超过三年无法自愈的情况。通过提高免疫力、积极的药物干预等方式,这个周期可能会缩短,但也因人而异。


吴丽萍三个月能转阴已是莫大的幸运。而那些长时间感染甚至已经有病变发生的女性,为此要付出的经济成本显然更高。


家住广东、28岁的梁洁,去年9月因两性“接触性出血”前往医院检查,发现自己感染了16、53型号。


阴道镜活检结果显示,宫颈上皮已经出现CIN1的低等级别病变。医生告诉她,可以通过用药、提高免疫力等保守治疗手段等待自愈,也可以采取手术治疗的方式,切除病变的组织。


梁洁本是心大的人,但看到“病变”的字样还是吓了一跳。思来想去,梁洁选择手术尽早除去这个心头患。


摆在梁洁面前的有冷刀锥切、LEEP刀锥切和光动力治疗三种治疗方式。前两种切除病变面较为彻底,但都属于侵入性手术,会形成一定的创面。这对于有生育需求的女性来说,不是最优选项。而光动力治疗,属于微创、非入侵性治疗且副作用较小,能够较好地保留生育能力。


梁洁刚与男友步入婚姻,即将进入备孕阶段,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光动力治疗。不过在缴费时梁洁才知道,目前光动力不属于医保项目,需全自费,每次治疗花费3000元左右,一个疗程三次。


梁洁咬牙预约了一个疗程的治疗,花费近一万元,相当于她两个月工资。然而在治疗过程中,尽管光动力不用“动刀”,但治疗时仍会有巨大的痛感,疼得她直出冷汗。


目前梁洁经历了6次光动力,已经花费了近两万元。虽然病变消失了,但HPV仍未转阴。未来会如何,梁洁仍觉得相当迷茫。


二、HPV三级防治市场,蛋糕或近千亿


20世纪80年代,德国著名科学家、医学家哈拉尔德·楚尔·豪森(Harald zur Hausen)发现宫颈癌与HPV病毒紧密相关。这一发现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使得宫颈癌成为为数不多的、致病原因明确的恶性肿瘤,哈拉尔德·楚尔·豪森也于2008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目前尚无权威来源显示,中国有多少人感染过HPV。但据卫生部成立的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2022年全国癌症报告》显示,我国每年有10万多人患上宫颈癌,近6万人死亡。这当中,一般认为感染高危型HPV后,患上宫颈癌的概率会增加。


对于宫颈癌防治,我国是有政策目标的。2023年1月,国家卫健委就印发了《加速消除宫颈癌行动计划(2023-2030)》,当中清楚列明:到2025年,试点推广适龄女孩HPV疫苗接种服务;适龄妇女宫颈癌筛查率达到50%;宫颈癌及癌前病变患者治疗率达到90%。到2030年,这两项目标的数据分别要达到70%和90%。


目前,业界对宫颈癌防治,已经有一个方法论:通过三级预防措施——即HPV疫苗接种、宫颈癌筛查和早期治疗病变,能够预防宫颈癌的发生,但并非能百分百阻断,且业界也没有特效药。


下面,我们就从三级预防措施——疫苗接种、检测筛查、早期治疗,来呈现这个行业的发展,里面或许也能给到您相关实用资讯。


疫苗:或有400亿市场,默沙东九价疫苗起步早


世界上第一支HPV疫苗(美国默沙东四价)面世于2006年。2007年,英国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SK)研制成功二价HPV疫苗,并于2009年10月被批准在美国使用。


时至今日,这两家公司在HPV疫苗行业一直处于全球领头羊地位。


具体到中国,2017年以葛兰素史克(GSK)生产的二价宫颈癌疫苗为起点,我国首次引入HPV疫苗。两年后,默沙东的九价宫颈癌疫苗获批进入我国市场,由国内的智飞生物(2002年成立于重庆)作为代理商。


目前世界上唯一上市的九价疫苗就只有默沙东一家。九价疫苗因覆盖9种HPV病毒、防护效果最好,颇受市场追捧。


2019年默沙东九价疫苗获批进入国内之际,一度出现一苗难求的窘境。但目前,相关疫苗已经不怎么缺货。


作为代理商,智飞生物也借着所谓独家代理默沙东疫苗发家致富,成了千亿疫苗帝国。2023年,智飞生物实现营收529.18亿元,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0.70亿元。


在其2023年年报中披露,默沙东九价HPV疫苗2023年全年批签发量3655万支,较2022年1547万同比增长136.16%。未来四年,与默沙东协议产品累计采购金额超过1000亿元,其中包括HPV疫苗、五价轮状病毒疫苗等。


图 | 来自智飞生物2023年年报


在国产疫苗市场上,国产替代也一直受到关注。但目前只有万泰生物(1991年成立于北京)和沃森生物(2001年成立于云南)生产的二价疫苗上市。其中,万泰生物背后的大老板就是中国首富钟睒睒。该公司2023年营收55亿元,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2.5亿元。



图 | 中国首富、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与万泰生物关系,来自万泰生物披露


不过,受2022年底九价阔龄(九价HPV疫苗的适用人群由原来的16~26岁女性拓展至9~45岁女性)、默沙东疫苗供应量上涨等影响,原有的国产二价疫苗竞争力减弱,销售较为疲软,甚至出现低价内卷。对上述国内疫苗企业来说,抢占九价HPV疫苗的首发先机变得尤为重要。


在市场规模上,华泰证券分析称,中国HPV市场规模从2017年约2亿元增长至2022年的约400亿元。而据Frost&Sullivan预测,中国HPV疫苗市场规模将于2031年达到625.4亿元。


检测筛查:或有百亿市场,HPV-DNA检测被选较多


在宫颈癌筛查方面,目前国际上对宫颈癌筛查制定了“三阶梯筛查”标准诊疗程序,分别是宫颈细胞学检查和HPV检查、阴道镜检查、组织病理学检查。


相比于第二和第三阶梯更依赖医生、病理学家人工研判,第一阶段可供技术介入操作的空间更高,在资本市场也有更多的挖掘空间。


过去,我国女性的宫颈癌筛查依赖巴氏涂片法、醋酸肉眼观察法和碘染色肉眼观察法等传统方法,特异性(正确识别患者患有疾病的能力)和灵敏度(正确识别未患特定疾病的能力)较低。而随着科技的进步,特异性和灵敏度更高的HPV-DNA检测成为宫颈癌筛查的首选方法。


HPV-DNA检测可以明确HPV感染的型号,并可以自采样送检,有利于实现风险分层管理和扩大筛查范围。同时,配合TCT(液基薄层细胞检测)联合筛查,能够较为准确地提示是否宫颈病变和分级显示。


目前,国内参与HPV-DNA检测技术研发的代表性公司有凯普生物、亚能生物、硕世生物、透景生物、圣湘生物等体外诊断公司。


凯普生物(2003年成立于潮州)因最早推出HPV-DNA检测试剂,完成市场教育较早、具有先发优势,目前稳坐国内HPV-DNA检测龙头。


图 | 凯普生物通过中标政府采购项目、参与集采来扩大业务,来自2023年年报


有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根据筛查指南,30~65岁的女性需进行HPV检测,这部分人群约为3.4 亿人,平均每年的检测比例在30%左右。假设HPV试剂的价格为130元,HPV试剂体检市场规模约为83.63亿元。在两癌筛查方面,其市场规模约为21.77亿元。可见,总HPV检测市场可达百亿元。


早期治疗:光动力疗法受关注


宫颈癌的发生是一个缓慢进展的过程,从单纯HPV感染到发生病变再到宫颈癌,这个周期通常需要十年以上。而这期间并非所有女性都会出现明显症状。所以确诊感染HPV的时候,已经出现病变的女性不在少数。


据西南证券报告显示,2020年时仅国内HSIL(宫颈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患者的群体规模就达到210万左右。以每位患者医保后治疗费用8000元为参照的话,仅HSIL患者治疗市场规模就160多亿。


过去治疗宫颈癌前病变,主要通过侵入性的手术方式,如冷刀锥切、LEEP刀锥切。这两种方式会直接切掉病变组织,但患者也承担着麻醉、出血、影响生育能力(早产、流产等)以及住院等风险和负担,同时也有一定的复发概率。


而近几年,无需动刀、住院的光动力疗法(Photodynamic Therapy, PDT),逐渐成为治疗宫颈癌前病变的明星治疗手段,吸引不少医药公司躬耕入局。


光动力疗法是一种将药物与光照相结合的新型治疗方法。通过在病变部位使用光敏药物,结合特定波长的光照激发药物后,起到杀伤病变细胞的作用。其中,光敏药物是能否利用光照杀死肿瘤细胞的关键所在,它的研发价值尤为高。


目前我国参与研发宫颈癌前病变光敏剂的企业有亚虹医药(2010年成立于江苏泰州)和上海复旦张江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亚虹医药的相关产品APL-1702的研发进展最快,国际三期临床成功后,上市申请已获得受理。


图 | 来自亚虹医药2023年年报


而上海复旦张江生物则称自己是“目前全球光动力药物产品线最多的公司,也是全球光动力产品销售额最高的公司”。


需要注意的是,光动力疗法的治疗过程相对缓慢,且对于HPV转阴和病变的治愈率并非百分之百。而在治疗过程中,患者可能出现疼痛、恶心等不适感。只能说在取舍之下,更适用于有生育需求的女性。


围绕三级预防,我国HPV治疗以及宫颈癌前病变治疗的市场规模,简单相加已经达千亿左右。而这其中还并不包括药物治疗的经济规模,如干扰素、中药制剂、免疫力类药品等。不得不说,围绕HPV存在的是一条广而深的经济链。


而这条经济链,某种程度上,被万千女性的健康焦虑托起。


三、HPV防治,不只是女性的事


2011年,一篇名为《一个“两癌”筛查医生的手记 》的文章被刊登在某杂志上。一位参与筛查的医生,把2009年在枣庄市山亭区对农村妇女的筛查过程记录了下来。


“俺以为是用仪器照呢。俺可不查,丢死人了。”“咱娘儿们都是本分的庄稼人,谁会得那脏病。”那时的妇女们,普遍将宫颈癌筛查与感染了性病混为一谈,筛查工作举步维艰。


时间来到2024年,大众尤其是女性防治HPV的意识已经觉醒,人们不再认为HPV是性病,而只会因性生活而感染。不过这个过程中,女性们仍然会承受很多经济上和精神上的压力。


吴丽萍HPV转阴后,曾将自己的治疗经验发布在社交平台上,希望能帮助同受困扰的女性,也希望大家对HPV不要过度担忧。‍


不过她发现,即使很多女性已经有了充分的理论常识,但为了更快让HPV转阴,仍会吃多种补品甚至药物。这种偏执的渴望加重了她们的焦虑,不断寻求医嘱以外的各种治疗方式,频繁做各种妇科检查,祈求好消息能快点降临。这当中要付出很多经济成本。


此外,心理上也折磨重重。


前段时间,希望妇科检查所使用的“鸭嘴钳”能够改良、减少女性不适感的新闻不断登上社交平台热搜。吴丽萍已经有过多次妇科检查经验,可每次面对鸭嘴钳仍然心生恐惧。


检查时,吴丽萍都会提前嘱咐医生温柔一些。但当她因疼痛而喊出声时,换来的却是医生烦躁的反问:你到底有没有过性生活?


其实鸭嘴钳只是妇科检查中需要忍耐的一环,它所延伸出来的,是女性对妇科医生的冷漠、不适的检查姿态等种种无奈。在HPV防治过程中,当女性需要面临经济、身体、心理上的多重折磨时,很多人开始抵触、甚至放弃HPV检查。


HPV防治过程中,男性的参与常常是缺位的。


吴丽萍记得,一位20多岁的女生曾在帖子底下留言问:“原来男的也可以得HPV吗?”在该女生眼里,HPV是一种只有女性才会得的病,与男性无关。她坚持认为自己感染HPV,是因为免疫力低下,却从未想过传播的源头到底在哪。


吴丽萍一时语塞,只能发给对方一段常识科普,告诉她男女都有感染HPV的可能。男性HPV呈现高感染率、低患病率,而女性HPV呈现低感染率、高患病率。从致病严重性而言,HPV对女性的威胁要多得多。而吴丽萍没有再收到对方的任何回复。


其实,HPV对人类的危害并不局限于女性,男性也同样会感染HPV,并诱发尖锐湿疣、阴茎癌、口咽癌、肛门癌、外阴癌等HPV相关疾病。


但在实际生活中,HPV防治的压力似乎停留在女性身上,许多男性对此知之甚少。近来虽然呼吁男性接种HPV疫苗的呼声越来越高,但目前国内HPV接种并未对男性开放。男性HPV检测也并未在三甲医院大面积展开。这些都会成为消除宫颈癌的道路上的阻碍。


刚确诊感染HPV时,吴丽萍正步入一段新的感情,她无法判断自己何时感染、感染源到底来自哪里。保险起见,让男友也去做一个检查,男友态度比较积极,但找了北京很多家医院,都没有检查男性HPV的科室。


最后终于找到了一家三甲医院的皮肤性病科做了检查。结果他也是HPV52阳性。后来吴丽萍转阴后,男友再次做了检查,结果表明也已经转阴。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对吴丽萍来说,有积极配合的伴侣、短暂的治疗周期、无病变发生,止损的能力更大。


但对于其他万千被HPV困扰的女性来说,心理、感情上的负担则不能衡量。而从经济负担上来看,一旦因HPV产生病变,从宫颈病变程度来看,相关手术费用从千元到数万元不等。


对于仍没有特效药治疗HPV的现阶段,防治HPV对女性而言,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它套牢了女性的钱包,也让她们,陷入了另一种更大的焦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故研究室(ID:zhengulab),作者:石雨菡,编辑:龚正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