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ChinaJoy上,人们带着Switch去《原神》展台
2019-08-08 11:00

在ChinaJoy上,人们带着Switch去《原神》展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gh_f0c6c09627ff),编辑:熊宇,封面来源:古泉君



晴日如烧烤,有云似蒸煮,就连起风时拂面而来的都是滚烫的空气。在8月的上海,索尼的《原神》展台在炎夏中炎上。


从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N5展馆的正中间望去,索尼展区十分显眼。


很多人指着展区说:“那是索尼!”类似的话能在许多展台附近听到,但索尼展区附近的情况有点不一样。看到索尼展区后,玩家们接下来常常会说:“有《原神》吧!”


多数人谈起《原神》时,脸上都会浮现笑容。有些人是微笑,嘴角稍稍上扬,看起来并不尖锐,很和善,却有些意味深长;有些人是大笑,他们一边笑着一边指着展台:“哈哈哈。那就是原神啊!”还有人感叹“真有排面”——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有些人疑惑地问他们:“《原神》是什么?”


在本次展会的索尼展区,“原神”是个展台。


索尼展区前没有空地


从展馆中央走向索尼展区,首先看到的是留言区。很小一块,用来记录玩家的留言。索尼展区正中是《原神》展台,它在整个索尼展区中占据了最大的面积,展台较为开放,从外面就能看到试玩玩家的游玩实况。展区另一侧的主角是《最终幻想7:重制版》,展台面积和《原神》相当,不过展台上的巨幅宣传画却被封闭的场馆遮挡了一部分,展台也相对封闭,无法从外部看到试玩画面,试玩的玩家也被禁止拍照。


《原神》和《最终幻想7:重制版》展台的排队等候区始终人满为患。所有游戏的排队区都有写着预计等待时间的提示牌,《原神》的队伍遮挡了所有的提示牌。队伍排到了《原神》排队区外,挤占了原本就不宽敞的过道。新来的玩家想要排队时,往往会露出疑惑的表情,他们的目光跟随着着弯弯曲曲、重叠累积的队列,找不到队尾。


展台边的留言板


留言区展示了索尼的“黑科技”,旁边的介绍栏里写着,“索尼Xperia Tounch智能投影机,可以在多种平面上进行投影,配合索尼独特的应用程序,能够轻而易举地将您在触摸投影上制作的手绘作品传送至屏幕上,形成有趣的涂鸦互动!”说明很准确,这个角落里的涂鸦互动的确非常有趣。


单就进行涂鸦并展示的功能来说,索尼的设备体验极好


在开展之初,这个留言板遭遇了“还原神作”的突袭,许多玩家都将这4个字作为留言投射到屏幕上。“还原神作”是双关语,既包含了“原神”二字,又在意义上有所暗示。早在今年6月,这一说法就已经在互联网上流行开来,这块留言板让它变得更广为人知。


和《原神》有关的评论当然不单单是“还原神作”。同样是在这块留言板上,出现了各式各样与《原神》有关的留言。


有涉及游戏本身的“我买PS4就是为了玩原神”“原神天下第一”,有涉及“塞尔达传说”的“我爱Zelda”“塞尔达天下第一”,也有涉及制作公司的“米哈游NB”和“米忽悠”。除此之外,有表达不满或调侃索尼的留言,比如“离群索居”“被迫营业”“罪大滔天,怨声载道”,有含义不那么明确的留言“卖个大楼,做个朋友”“无能狂怒”。还有一条留言是“世界主宰任Sony”,但“任”字上被划了两道横线。


“世界主宰任……Sony”


8月2日,我来到留言区时,索尼的工作人员正在纸上用“正”字统计留言人数,纸上已经有很多行“正”字。除此之外,他还负责教玩家使用留言设备。


我站在屏幕前,屏幕每隔5~15分钟会缓缓黑屏一次,再亮起时有几条留言会消失。据我观察,带有“还原神作”“塞尔达”字眼的留言尤其容易消失;带有“任天堂”“原神”的留言有时会成为漏网之鱼,有时也难以幸免。


在我看到它重复黑屏又亮起四五次后,这块留言板突然迎来一次长时间的黑屏。两分钟后,屏幕再次点亮,播放起了索尼电视的广告,广告时长约有两分半。滚动播放两次之后,屏幕一闪,它又变回了留言板。重获新生的留言板改头换面,“原神”和“塞尔达”都不见了,一些“乔碧萝”“蔡徐坤”的留言也消失了。


索尼电视确实挺诱人的,虽然突如其来的广告有些奇怪


8月3日,留言区域的工作人员已经不再记“正”字,但他似乎有了新的任务:如果有人写“还原神作”之类的文字,他会上前劝阻。有一次,我注意到工作人员正在投影机前对一位光头壮汉说些什么,壮汉点了点头,擦掉了之前写下的文字,再写上“天下-1SONY”,然后在“SONY”上画了个“×”。工作人员迟疑了一下,但什么也没有说。


这一天我并没有看见被擦掉的留言,想来与《原神》有关。不过,工作人员似乎并不会太在意关于索尼的负面评论


除了任天堂与索尼,屏幕上有时候还会有关于微软的信息。有一次,屏幕上同时出现“索尼天下第一”“我爱任天堂”和“牛×Xbox”;随后屏幕一黑,再亮起时“我爱任天堂”消失不见,“牛×Xbox”仍然坚挺。过了半小时,同屏的其他留言几乎都换了一遍,但“牛×Xbox”还在。


8月3日的屏幕不再那么频繁地变黑,“原神”和“塞尔达”却少了很多。偶尔有一两条漏网之鱼,这恐怕是疏忽——工作人员只有一人,留言的机器却有两台。有一次,当工作人员劝说左边的玩家时,右边的玩家趁机发布了一条“还原神作”。


8月4日,两位女性工作人员加入到留言区的维护中,3个人站在两台留言机器旁指导玩家们使用,必要时也会上前劝说。一位玩家试图写“塞尔达”时被劝阻了,过了一会儿,另一位玩家写下了“Zelda”,工作人员没有反应——这条评论发了出来。


“Zelda”或许应该算漏网之鱼?


和《原神》有关的评论是留言板上的常客,但即便是留言最多的时候,它们也没有占到屏幕一半以上的内容。


绝大多数评论仍然是关于游戏的:“闪轨天下第一”“P5天下第一”“机战天下第一”“2077!”……也有一些关于主播或明星的评论:“卢本伟牛×”“WDNMD”“我爱乔碧萝”“我爱菜徐坤”……当然,过去常见的“索尼天下第一”“守护姨夫的微笑”在这里也很常见。


无论主题,人们在这里排队写上各自的留言,留言被五彩的光影投射出来,红的绿的,在屏幕上飘动着。当人们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他们一定在想着更多的事情,但最终留下的最长留言也不过十几个字,寥寥数行。


展台前的Switch


很多人带着Switch前往索尼展区,更准确地说,前往《原神》展台。这个展台本身看起来也更像一个大型行为艺术展。《原神》展台就像是期间限定的旅游胜地,来往的玩家都会停下合影留念。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合影”集成了多个元素,在展台前,“合影”的对象包括《原神》展台(尤其是Logo)、玩家自带的Switch与实体游戏《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以及玩家的中指。


“合影”通常是个体的,但它自然就会演变成群体行为。当一个玩家掏出Switch开始拍照,邻近的玩家往往也得到了提示,于是大家掏出Switch一同拍照。起初是三四人,但瞬间就变成了一群人,人们一只手高举Switch,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拍照。在这群人旁边,还有些玩家正在包里翻找或拿出Switch,准备加入。有人的双肩包中东西太多,抽不出Switch,只能一边使劲儿往外拔Switch,一边招呼同行的友人:“赶紧拍!”


和发现《原神》展台时的人们一样,合影留念的玩家们脸上也挂着笑容,气氛颇为欢快。


类似的情形出现了不止一次


除了拍照,玩家们还在《原神》的展区排队玩着《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原神》展区的队列很长,不预约的话,等待时间差不多要90~120分钟。如果一直玩的话,能消耗主机大半的电量,进度还能推进不少。我们有一次去隔壁的任天堂展台看了看,发现在《原神》排队区玩Switch的玩家比在任天堂排队区玩Switch的玩家更多。


我还在《原神》的队列中看到了一位Cos成海拉鲁人的玩家,看上去他Cos的是林克。林克排着队,拿着一台红蓝手柄的Switch玩着《火焰纹章:风花雪月》。在试玩过游戏后,我问了问她的游玩感受,她让我叫她Kk。Kk告诉我,“我排2个小时就是为了看它能抄得多像”。


我问她到底有多像。


她回答:“都不是抄了,感觉是直接解包。”


我又问起她这身装扮,Kk说:“我们就是来膈应他们的,大家都是海拉鲁,谁怕谁呢。”


绝大多数手持Switch的玩家都特意在玩“塞尔达”,不过,Kk在玩“火纹”新作


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站在《原神》展台前过道的边上,这里不至于被人潮带走。在这里,我什么也不做,只是在听来往行人的谈话。展馆内人声鼎沸,喧闹不已,背后大功率音响设备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几乎要刺穿耳膜。在这里能听到的一切都只能是只言片语。有人说“垃圾游戏”,有人说“索尼太秀了”,也有人说“好期待,不知道和《崩坏3》有什么差别”。


所有人都在吼着聊天,我在心里默默统计:批评和嘲讽《原神》的至少有五成;表示期待和支持的差不多有两成;这两类人几乎没有交互,都是各聊各的。


这里很吵,所有人的声音都很大,气氛却很平和。在网络上,《原神》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们吵得不可开交,亲妈横飞,但在这里很少见到交锋。这个场景给我的感觉有些怪异。


展台外的PS4


四狗在前往上海的火车上,感觉自己的胃又蜷缩成了一团,这是他“紧张时的标志性生理反应”。四狗后来告诉我,他的肠胃不好,打游戏时触发了3D眩晕的时候“肠道就和大脑联动”,然后就会腹泻。四狗的3D眩晕也是“随机触发”的,他对《最后生还者》印象深刻,在PS3上玩的时候,他就感觉到晕,PS4版更是“晕得我妈都不认识”了。


此时,玩《最后生还者》的那台PS4正被他带在身边。这台PS4 Pro是他在《怪物猎人:世界》发售前后买的。四狗在上面玩了许多游戏。除了刚才提到的那些,让他印象深刻的还有《战神》,他特别喜欢里面的雪;还有《女神异闻录5》,以前他试过几次“真·女神转生”,但就是玩不进去,但是《女神异闻录5》不一样,“说不出来哪儿好玩儿……但就想玩”。


四狗带着这台PS4,是为了去上海把它砸掉。他是从MD、DC玩过来的,有过很多游戏机,此前却从来没有兴起过这个念头。8月1日,他听说索尼要展出《原神》,而且听说“展台会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四狗决定要做点什么。于是他发了个微博,表明索尼要展出《原神》,他就会过去砸机器。


“砸完的PS4是什么垃圾”也成为了一个梗,对此四狗表示他有所准备


很多人把他当键盘侠,他的微博下议论纷纷。如今,儒雅随和的网友们已经不在网络骂战中用“妈”,取代“妈”的是“马”的表情,这样显得文雅一些。四狗的微博底下就有很多“马”,留言者很多,人员构成也很混乱,有些话和支不支持《原神》有关,有些话则和四狗到底敢不敢砸有关。到后来,每一条微博下面都有人让他去砸,有支持的,也有怂恿的。还有人圈了网警,把他的行为定义成“支持日本生产的游戏机,打压中国民族游戏产业“。


四狗告诉我,他的计划很简单:“找到展台,在不妨碍其他人正常观展的情况下,举起PS4,摔下去,收拾到背包里,成为活15分钟的猴子被人笑话。”他没觉得自己的行为特别“正确”,只是对于这件事,他想要这么做而已。又因为这样的行为不会妨害他人,他觉得自己可以这么做。


但有些时候他还是或多或少地让自己进入一点悲剧气氛中。8月2日,四狗在微博上回复了一个评论:“看到你的回复我突然想到一个画面。我明天把游戏机咋砸了,然后对着你们喊:‘我是不是砸了?我是不是砸了?’然后你们一句话不说,只是拿手机拍。”


对于这样一件事,人们的关注点首先是“是不是个键盘侠”


当天晚上,他乘上前往上海的火车,第二天,他开始砸机器。


四狗仔细考虑过怎么砸机器。他告诉我,他看过管泽元砸机器的视频,发现PS4品控很不错,自己很有可能砸不坏。于是他研究了一下,想了个办法,“单手带一些旋转的力度,用边缘砸地板应该可以把它破坏掉”。


这就是他的计划,但计划只成功了一半。在展台前边,四狗一共砸了两次,第一次单手旋转,带上了力度,很成功,“感觉快碎了似的”。第二次很不成功,机器毫无动静,他甚至感觉第二下反而“给它回了血”。他当时站在索尼展区,觉得有点懵,索尼的品控真好,他感叹了一句“索尼牛×”。


四狗表示,从外观上看机器只有光驱受损明显


砸了两下之后,保安过来请离了他。四狗告诉我,他们全程没有发生任何肢体接触,保安年龄很大,不理解他在干什么,所以很紧张,看起来身体紧绷。于是四狗走在前面,试图证明自己不是危险分子,他就这样自己走出了场馆,回头一看,保安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四狗说,他在来之前甚至做好了被拘留的准备,这也是他事先感到紧张的原因:他在出版社工作,周一还要出差,要是耽误了,工作说不定就保不住。但现在,整件事看起来有点平淡。


离开场馆后,他“不知道该干嘛”,于是开始去其他馆里逛展,逛着逛着感觉很无聊。一圈逛下来,他“就对一个游戏印象特别深”,叫《暗影火炬》,他希望我写的时候提一下。


也有人在微博上介绍四狗过去的一些事迹


展台里的《原神》


8月4日,四狗砸掉PS4的第二天,《原神》展台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人仍然很多,只不过差不多每隔15分钟就会有人提到他砸机器的事儿。


我们想知道试玩过这个游戏的人如何看待它,决定在《原神》展台的试玩出口和那些刚结束试玩的人聊聊。现场很吵,所有对话都非常短暂。


Tim告诉我,“大家都知道这是抄的”,他的感觉是“相似度80%以上”。他不好评价迷宫,因为还没有开放,但觉得小怪的战斗不太行。我问他会不会买这个游戏,他告诉我:“希望它能做好,只要好,我不在意抄不抄。”


Athan.是Xbox和PC双平台玩家,也是个“塞尔达云玩家”(他强调说,他的ID里应该有一个“.”)。Athan.觉得《原神》和《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的相似度很高,但让他更苦恼的是试玩版的键位设定不合理,经常按错。“菜单在L1是弱智设计!”他愤怒地评价。我问他会不会买这个游戏,他说如果价格不超过150元,就考虑买一个玩玩。


沈先生没玩过“塞尔达”,这次来到索尼展台,他主要是为了看《最终幻想7:重制版》(“买爆!”他对我说)。他觉得《原神》试玩后的感觉和网上说的不太一样——和“塞尔达”没那么相似,反而更像许多动作游戏。他认为同是米哈游开发的《崩坏3》也有同样的问题,而《原神》更像是网游版的《崩坏3》。他说他会考虑买《原神》,“蝗一波”。


郑先生是游戏行业从业者,他一边把拿到的周边放在手中的大袋子里,一边和我聊着。他很宽容,觉得国产游戏的发展需要一个过程,没有办法一蹴而就。我问他会不会买《原神》,他说可能会买,但还是先看看价格。


展馆内到处都是人


除了接触过主机的玩家,也有不少手游玩家到索尼展台参加试玩。唐先生第一次使用手柄,他说他平时主要玩的游戏是《崩坏3》、“吃鸡”和《王者荣耀》。唐先生不太适应手柄的操作,认为游戏在手机上应该会更好一些。他说,如果《原神》有移动端,他就会玩这个游戏。


还有两个人的看法和唐先生相似。其中一位玩家表示很喜欢《崩坏3》,“米哈游是信仰”。此外,还有两位玩家只留下了一句“就是抄的,没什么好说的”就匆匆奔向下一个展台。


后来我们统计了一下,我们和差不多10个参与了试玩的玩家聊过,明确表示不会购买的只有一人,其他人都告诉我们“看具体情况”或“看看多少钱”。


回到北京后,我又在各种讨论组里旁观或参与了和《原神》有关的讨论。一个游戏玩家很确定地说,他仔细对比过目前的预告片,觉得《原神》抄袭“塞尔达传说”是最次要的问题。《原神》预告片中的音乐“完整扒了‘最终幻想’系列的《水晶序曲》”,预告片里出现的龙“应该是《怪物猎人:世界》里的风飘龙”,而游戏的动作系统中,角色动作“像素级复制了《尼尔》里面的2B”。


展台之外


当最后一天,我离开《原神》展台时,它的等候队列依然人满为患。展台一侧贴着一张手写的“暂停排队”,此前专用的“暂停排队”指示牌不知所踪。虽然有这张指示牌,还是有玩家排在了延展到过道上的队伍里,而一旁的工作人员什么也没说。


在一旁的留言板中,“如龙”“P5”“索尼”“2077”“血源”依然在轮流“天下第一”,我看了一会儿,没有看到“塞尔达”和“原神”的影子。


再往前走,bilibili展区里,许多玩家正聚集在一起。他们围成一圈,正在《FGO》中抽卡。


现场的气氛热烈而快乐,每当一个玩家“出货”时,围观的玩家们都会集体鼓掌;有玩家“沉船”时,其他玩家就会投以安慰的眼神。我还听到一句“不要放弃啊!”不远处,一名女玩家突然加速,快步小跑到一个我不认识的大型机甲模型前,喊着“老公”掏出手机拍照。


对不熟悉这些圈子的人来说,这些场景可能显得有些奇怪,但任何人都能体会到这里弥漫着的气氛。和谐融洽、温暖人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gh_f0c6c09627ff),编辑:熊宇,本文采访与观察部分由李应初、熊宇共同完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
点赞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