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花五万元,中国姥姥加入海外幼儿园陪读大军
2019-08-08 15:44

一个月花五万元,中国姥姥加入海外幼儿园陪读大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红印儿,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是Buckingham Palace的小guard。”三岁多的Olive一边对玩伴说着,一边用手中的树杈摆出铂金汉宫守卫拿枪的样子。她有时还会突然唱起来:“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每当这时,身为妈妈的“小模样”(微博ID名称)就会很想念伦敦的一切。平日里,常驻云南昆明的小模样是时尚品牌VintageMo和同名微信公众号的主理人,女儿Olive在当地一所国际学校就读。 


2018年底,曾在英国读研究生的小模样带着女儿第一次到伦敦短读幼儿园,呆了一个多月。这次经历超乎预料地好,再次回到伦敦的种子就此种下。


今年暑假,小模样和女儿又到伦敦开启为期两个月的幼儿园短读。“女儿本身很喜欢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历史自然博物馆,我们也希望给她提供一个更有利于学习成长、能够接触更多文化的环境。”小模样说。


像小模样这样带孩子去海外插班或长期读幼儿园的家长正在变多。这些家庭大多来自国内一二线城市,妈妈多是全职主妇。海外插班有时为期4~6周,一次花费约在五万到十万元不等。


出国读幼儿园需要的不只是金钱,还有家长的时间和社会资源。由于孩子年龄小,妈妈、爸爸甚至连一句英文也不会讲的姥爷、姥姥都加入了“陪读大军”。为了进入顶尖的幼儿园,家长调动熟人、半熟人网络获取学校信息的做法也很常见。


付出那么多之后,这些家庭收获的也不只是孩子更好的受教育情况。在全员参与之中,家长的视野更加开阔、自我认同感有所提升,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也更加融洽。


不管怎样,面对孩子教育这一件有时很难用量化标准来计算付出与得到的事,这些出国读幼儿园的家庭已经做出了他们的选择。


全家总动员 


要么是全职妈妈在海外独当一面,要么是父母双方甚至连带着爷爷奶奶辈家长举家出动,这是出国读幼儿园陪读大军的常态。


明粉一家四口在泰国清迈已经呆了三年。2016年,她和丈夫带着一岁大的女儿从北京迁至清迈,后来又在清迈有了第二个孩子。 


“我们当时在北京工作,觉得大城市的压力比较大,正好又有朋友已经带着孩子前往清迈读书,我们自己也曾来清迈旅游,就觉得全家人一起过来应该还不错。”明粉说。 


清迈普林国际学校(图片来源:明粉的微信公众号“泰国留学与微留学”)


明粉将自己界定为一位陪读妈妈。与在清迈陪读的大多数全职妈妈相比,明粉相对没那么孤单。她的丈夫从事IT软件类工作,工作地点不受限制,因此得以长期与家人相伴。 


更多时候,前来陪读的都是全职妈妈一人。“爸爸在国内挣钱,碰上假期可能会飞过来看看,但呆的时间通常较短。”明粉说,“在清迈全靠妈妈自己支撑起一个小家,能够过来的都是咬着牙的。” 


要是遇上父母双方都难从工作中脱身的情况,爷爷奶奶辈的家长会接过陪读任务。在当地华人社区相对发达的地方,陪读姥姥、陪读姥爷的身影正在增多。 


当明粉在清迈遇见一位陪读姥爷时,妈宝营创始人Karen也在澳大利亚迎来两位一句英文都不会的陪读姥姥。她安排两位姥姥住在距离中餐馆、中国超市很近的地方,还会带她们去经历一次坐公交、逛超市这样的生活日常。


澳洲幼儿园一景(图片来源:妈宝营)


Karen一家在2017年初来到悉尼旅居,一开始主要是为了带儿子Allen躲避北京数日不散的雾霾。在杭州转机时,Karen的丈夫David甚至因为儿子剧烈咳嗽的状态想要放弃长途飞行的安排。 


经Karen坚持后一家人飞抵澳洲的决定很快显示出好处。“Allen在第三天就神奇地停止咳嗽,我到现在也还相信,悉尼常年低于50的PM2.5指数就是那剂良药。”Karen之后写道。


选择出国读幼儿园的动机有很多种,能够让家庭将出国决定坚持下来的因素主要有几种:良好的生活环境、快乐又严谨的学校教育。


儿子在英语方面的突然“开窍”更让Karen感到惊奇,比如他会指着路边的黄色小花一口气说出:“I like yellow, but it is not my favorite color. Orange is my favorite color.”此前Allen在北京一家双语幼儿园就读一年后,依然无法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很快,Karen一家决定让儿子在澳洲幼儿园长期入读。Karen呆在澳洲陪伴儿子,David会往返北京和澳洲处理工作。


择校大作战 


出国读幼儿园除了需要家庭成员共同投入人力和财力,还是一项智力挑战。这在择校环节中体现得尤其明显。


“2岁送进对口幼儿园,5岁成为常春藤宝宝,高中毕业时便有超过30%的概率进入常春藤大学,这便是上东区内人人必知的爬藤之路!”居住在纽约上东区的常优学会创始人Vanessa在她的微信公众号“上东妈妈”里写道,她的女儿也是一个常春藤宝宝。


在纽约上东区,多所私立幼儿园常年向精英私校输送生源。这些覆盖K12全学段的精英私校被视为常春藤大学的“预备学校(prep school)”,也让相应的私立幼儿园被称作“生源学校(feeder school)”。 


环环相扣的升学链条中,幼儿园是最初的起点,抢占入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明确自身的教育诉求、大量搜集学校信息是其中的关键。


全美常春藤录取率最高的14所高中有7所都在纽约,其中5所位于上东区(图片来源:上东妈妈)


Vanessa和从事金融业的丈夫比较注重实业,希望女儿未来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再考虑到自身的外国人身份,校园多元性高、学术氛围好成为Vanessa对女儿学校的主要预期。 


为了尽可能多渠道地获得学校信息,Vanessa有一阵子时刻处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状态。“比如在电梯里看到家长带着穿了某校校服的小孩,我就会去询问家长觉得这个学校怎么样等等。”Vanessa说,“有时候电梯里20~40秒的时间我就可以得到一个信息。” 


相比之下,很多像小模样这样并不身在目标学校所在地的家长尝试发邮件来联系入读学校。去伦敦前,小模样给多所学校写过上百封邮件,曾收到过很多拒绝接收短期国际生的回复。


事实上,这种供需双方之间的信息差也意味着商机。 


除此之外,择校也是在挑选一个生活环境。Karen曾遇到过一位原本住在白人区的妈妈,后来因为住处附近没有中餐厅和中超市、孩子英文基础不好难以融入,两三周后就搬到了华人更多的地方。


改变进行时


家庭全方位的投入带来的是全方位的改变,就读幼儿园的孩子、陪读妈妈、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都在发生变化。


“目睹过很多妈妈在孩子读书期间的生活后,我意识到海外插班也是在给妈妈一个假期、一个全新的生活状态。”Karen说。 


有的妈妈报名学习制作西式糕点,有的妈妈选择进修英语为返回职场做准备,还有的妈妈在代购中收获成就感或是奔赴海边享受自然风光……这些安排都是从平日里全职妈妈身份中的一种“放飞自我”。


Karen本人也在亲历类似的变化。做过五年全职妈妈的Karen在北京时曾有过重新拾起工作的想法,“但挺不现实的”。她不放心将孩子完全交给月嫂照料,身边也没有父母长辈可以帮忙。 


来到澳洲后,Karen有机会经营自己的事业,“觉得对自己的认可程度、自己的价值都提升了”。她还发现自己变得更加轻松和开心,不再像之前那么容易被疲惫击中。 


澳洲幼儿园的户外活动(图片来源:妈宝营)


小模样将带女儿出国短读的安排看作一次共同成长的机会。“女儿每天出门去上幼儿园,我的‘幼儿园’就在家里。” 小模样说,“她在幼儿园里学习新知识、认识新朋友,我在家里创作、做自己热爱的事,我们都很快乐。” 


在小模样看来,只有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才有可能在工作结束之后全身心地跟女儿有高质量的陪伴。每到周五晚上,她喜欢带女儿去尝试伦敦不同的餐厅,也算是结束一周学习后的一种仪式感。


虽然对于伦敦早已不陌生,与女儿重访故地的过程依然带给小模样看待世界的新角度。有一次她和女儿路过一条平常的石子路,小模样正好买了有种子的饼干,女儿就对她说:“Look, mom. I’m standing on your multi-seed biscuit.”


小模样的女儿在伦敦某书店(图片来源:微博用户“小模样”)


发生改变的不只是妈妈,爸爸的同步改变有时还重塑了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在澳洲,男性对家庭的重视程度和参与投入都较高。耳濡目染之下,David也比在国内时有了更多高质量陪伴孩子的时间。“在育儿这件事上,我们的关系更像队友、战友了。”Karen说。


至于家长最关心的自己孩子的成长,除了直接的英语水平提升之外,家长们也看到孩子在社会适应性甚至性格方面潜移默化的变化。


小模样第一天送女儿去幼儿园时,原本做好了迎接女儿的分离焦虑的准备。“没想到她就像去了游乐场一样,一进去就玩得很开心,十分钟之后就跟我拜拜。”小模样回忆。 


随着暑假步入后半段,在海外短期或是常驻就读幼儿园的家庭又将迎来一个新学年。在孩子教育这件事上,这些家庭的漫漫征途才刚刚开始。无论最后的终点在哪里,家庭以及孩子的未来都是他们在各方权衡与各种投入之后的抉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红印儿,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9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