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能解决全部问题吗?
2019-08-30 18:14

基因能解决全部问题吗?

虎嗅注:我们都渴望能够更了解自己,比如为什么有人容易生气,但也有人每天乐呵呵的,有人一喝就醉,有人千杯不倒。也许这些秘密早已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写到了我们的身体里,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那个发觉自己秘密的钥匙。在今天下午虎嗅NLive大会上,华大基因CEO尹烨带来了自己的观点,给大家解答基因里的秘密。

 

华大基因: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尹烨(华大基因CEO):各位同学们好!今天很荣幸受李总的邀请,刚好有这么个机会可以到这里给大家分享,给大家聊一聊基因的事,题目我定的是《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我们是怎么来到这个地球上的?我们从一条鱼开始,从鱼到两栖,两栖到爬行,爬行到鸟和哺乳,然后就慢慢地变成了人,我们费了很多年终于直立行走了,今天大家又都坐下来了。

 

人类其实是一个很变态的物种,他们永远是把每个物种调到极端再往回转。这里想说的是,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地球上最原始的生命是怎么来的,但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位,和我们身边的这些花草树木是来自于同一个祖先的。

 

放开二胎以后,二胎新增的婴儿数多了500多万,但每一年的新生儿还少了100多万,意思就是说大家已经不太生一胎了,这是一个不好的倾向,还是希望大家年轻的时候能生赶快生。

 

在座的各位能活到今天不容易,没打过仗,智商基本正常,还能听的懂比较复杂的科普,就证明大家是经历过一个完整过程的。这是一个精卵结合的过程,那个大的是卵子,小的是精子,这个东西比这个东西大上万倍。

 

 

卵子是我们人类唯一一个肉眼可见的细胞,未成熟的卵子大概是0.1毫米这么大,精子每一次会给几千万个——很多人会给我辩论,说书上说有上亿个,对不起,过去70年,中国男子精子质量在持续下降,所以马上就要过中秋节了,各位男同志们,带黄的大闸蟹少吃为佳,雌激素含量过高。

 

如果大家不能好好地去保证自己的精子质量,过几百万年以后可能就没有男人了,但不管怎么讲,精子是竞争制的,因为每一次无数精子向着一个目的地去出发,跑的最快的那个精子最先接触到了卵子,然后告诉卵子我要来了,它成功了吗?对不起它失败了,因为第一个撞上去那个只是撞上去了,然后卵子会收到一个化学信号开一个洞,这时候紧跟着那个精子进去了,一个新生命就诞生了。

 

都听懂了吗?各位都是来创业的,这就是先驱和先烈之间的关系:有的时候跟紧第一,让前面的人先试错,效果往往更好。

 

因为李岷总是个女的,所以我今天只能讲女的好,我找了一个诺贝尔奖 William Golding 说的话,他说“我自以为女人和男人平等,其实特别笨,因为一直以来女人都比男人有魔力多了,因为不管你给一个女人什么,她都能给你变出更多更多的回报。”

 

比如说给个精子就给个孩子、给个房子就给个家、给一堆食材就给一顿美餐、给她一个微笑,就给你整颗心。但是所有的东西,凡事必有两面性,最不能给女人的就是废话,给她一句废话,她就会跟你叨叨很多年。

 

 

在座各位,大家不要认为女人唠叨。你们可以想象,在5万年前,在广阔的塞伦盖提草原上,男人们都去追赶野兽了,要狩猎。女人要在一起哺育孩子,要去采集。那是我们的原始社会,那个点上女人在一起要互相聊天,这种聊天本身就使得女人更加善于交流。

 

我们有一个基因叫Hug基因(催产素相关基因),后来发现在非洲女性上表达特别多,女性是通过聊天来表达大家之间的一种了解和理解的,男性一般可能更多是通过喝酒,当然猴子们也会这么干,很多猴子们在互相抓毛、抓虱子,它就像我们女性的聊天,这个道理是一样的。

 

刚才一位做宠物的朋友跟我聊,我就跟他讲,其实在两周前,中国做出了第一只克隆猫叫“大蒜”,商业化了25万,但这个猫跟它上一代不太像,很多人就问我为什么。大家记住,母猫是两条X染色体,跟人是一样的,猫如果没有X染色体的话,所有的猫都是白色的,X染色体可以带两种颜色,一个是带黑色,一个是带黄色,以及他们之间的混杂色,所以三花猫一定是母的,因为公猫只有一条X染色体,只有母猫带了两条X染色体,它才能变成三花猫。

 

但生命科学当中唯一不例外的就是例外,有千分之一概率的“人妖猫”——也可以说它是三花猫,可能是非公非母的猫。这个过程中你会明白,因为我们的色素决定基因在X染色体上。比如红绿色盲传男不传女,妈妈只是携带,但生一个儿子他可能恰好有了缺陷那一条,他就变成一个红绿色盲了。

 

我想说的意思是,男人们不要再抱怨“女人们为什么爱买包?”,我们看包的颜色是不一样的,你觉得这两个颜色不是一样的吗?对不起,女性的色素视觉天然要比男人好一点,所以要支持女同志们平时买买包,因为“包治百病”!

 

在座的各位跟我一样,一个人大概有30万亿细胞,每一个细胞里大概有30亿个碱基,这些碱基就像我们的英文密码一样,我们叫生命密码,它就是有这四种脱氧核糖核酸所决定的,叫做A、T、C、G,这个有点像一幅扑克牌,一幅牌52张,4个颜色,人类的这一副牌,30亿张,分成23摞,每一摞就叫一条染色体,而它的组合就是A、T、C、G。


 

你把每一个英文字母看起来是A、B、C、D、E、F、G等,其实没有意义,但如果把这句话连起来说就有了意义,基因也是这个样子的。不同的排列就决定了我们有不同的组合,但是就如我所说的,今天我们跟这个地球上所有已知的生命,绝大部分都是由基因决定的,除了疯牛病病毒,它没有DNA,只有蛋白,其它都是由基因决定的。

 

我们不妨参与一下,看看那些草,我们跟草之间共享的基因比例是多少?如果跟草达到了90%,你就变成了植物人了,跟苍蝇的比例是39%,记住了,在华大不要打苍蝇,欺师灭祖,你拍死一只苍蝇,你把你老祖宗打死了,养鱼的人要好好对待它,因为我们跟鱼共享的基因达到了63%。老鼠是80%,大家别老看不起老鼠,人家就是混一口饭吃。

 

              

 

我们人与人之间基因单碱基差别只有千分之五,但是我们同“并”相怜,因为我们根上都是DNA,我们人跟人的差异虽然只有千分之五,但你看,姚明可以长到2米26,这是吉尼斯世界纪录上记录的最矮的人大概半米高,半米高有问题吗?

 

你们看过《权力的游戏》吗?提利昂小恶魔有问题吗?没问题,一个人要有自信,只要是自信,只要有智慧,很矮也可以是个巨人,也许这二位,他们就只是差了几个生长激素的基因。

 

大家会说:千分之五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吗?别忘了,我们有30亿个碱基,所以这个影响就大了很多了。

 

              

 

这是一个妈妈生的一对双胞胎,你们信吗?生命科学当中唯一不例外的就是例外,大概300万分之一的几率,这是一对有色人种生的,我们现在有个技术叫亲子鉴定,这就是一个例外。当然,如果在中国农村,可能会跟隔壁老王去打一顿。

 

但不管怎么讲,这两个孩子五官长的是非常非常相似的。你们仔细想,如果你家的一只母猫生出的一窝小猫,有黑的、有花的、有绿的、有白的,你们会觉得那几个猫不一样吗?它们可以不可以是一只妈妈生的,当然可以,所以人类是不区分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的,人只有一种,生物学上的人类就只有一种,我们可以跟任何一个肤色的人直接生混血的孩子。

 

所以,所谓的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更多的是从种族、族群分的,换言之可能是白种人想把人类进行分类。他们很聪明,黄种人很勤劳,黑种人很快乐,但是很笨。其实这是不对的,笨和不笨是以今天大家以现代城市的生活来定义的,全把你扔到乞力马扎罗山下,你看看谁笨。如果今天不允许大家吃饭或者去超市买东西,你们怎么活?我不知道,但是马赛人一定知道。

 

所以基因其实本身没有最优,只有最适,好的基因和坏的基因要看和什么环境所决定。

 

 

说几个大家都能验证的性状:比如说伸出你的拇指,有些人是直的,有些人是弯的。不要掰,直的掰不弯,基因决定的。直对弯是显性对隐性压制。舌头有些能卷,有些不能卷,也不用管它,因为本身我也不要求大家都会卷舌对吗?我到了南方才知道,原来粤语里面是没有翘舌音的,他们说狮子他们叫西吉。无所谓了,如果建国那天把湖南话定成普通话了,那今天我们讲的北京话就都不正宗了。

 

第三个表型叫双眼皮,很多人说我想让我的孩子双眼皮怎么办?我说你要娶一个真.双眼皮的老婆,不能是后来割的。有人说生出来的时候他咋不双?我说不要紧,因为基因有约22000个,不是同一时间同时表达的,它会随着时间的更迭一步一步表达的,这个孩子你慢慢会看到他出现双眼皮的。

 

“A woman , without her man , is nothing.”

 

你们英文都很好,读读这句话什么意思,“没有男人的女人啥也不是。”我今天啥也不干,我就改一个逗号,再读一遍:

 

“A woman , without her , man is nothing.”

 

“没有女人的男人啥也不是。”如果我们基因不变,我仅仅是断点的位置出了一点点问题,这可能就是一个罕见病,又或者是一个肿瘤,也可能是一个传统的疾病感染。

 

30亿个碱基当中,如果有一个碱基发生在关键的位置上,可能就出问题了,大家说有这么恐怖吗?这个地球上有70亿人,就出了一个特朗普。同志们,我们现在地球怎么样了?所以关键是不能在那个核心的位置上出了问题。华大基因做的事情,就是希望每一条语序都是对的。

 

再强调一下:女性确实比男性更加地优秀,我是指生物学状态上。人类有23条染色体,从大往小排1到22条,X染色体大概排在第8名,而女性还有两条X。男性的那条X变成了一条Y,Y有多小呢?可以忽略不计了。

 

寿命上讲,今天的中国女性比今天中国男性的寿命大概大3岁,全国平均77岁,女性是79,男性大概在74左右,差不多这个范围。所以各位,如果想找一个能跟你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老婆,怎么办?“女大三,抱金砖。”而且一定不要在年轻的时候觉得你能打老婆的时候动手,因为我们经常看见的那一幕,都是老太太推着一个轮椅,上面跟着一个老年痴呆的老头。当心你老伴到你还不了手的时候虐待你。

 

所以大家一定要对女性好一点,因为她们维持了这个物种的稳定性,再为我们伟大的女性鼓一个掌。

 

下面快问快答几个问题:

 

西藏人为什么能爬山?

 

EPAS-1基因,简称爬山基因。藏民87%的阳性,汉民10%左右的阳性,所以你到了西藏需要吸氧不丢人,你的基因就是不适合这个事情的。

 

很多人说我要凭意志,那你潜水的时候为什么要戴潜水面具,为什么不能像鱼一样用腮呼吸?所以西藏人到了平原就醉氧,我们到了高原就缺氧——基因只有最适,而没有最优。

 

 

下一个问题,熊猫为什么吃竹子?

 

T1R1基因,熊猫这个基因测的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第二头熊猫,“北京欢迎你”的那头京京,测完了以后发现有个基因叫T1R1基因,这个基因是什么呢?第一个T是taste,吃东西的那个基因。后面那个R是一个receptor,是一个味觉受体基因,这个基因决定了吃肉时的鲜味。

 

大家以为熊猫是吃素的吗?熊猫的学名叫做猫熊。猫熊是什么目呢?食肉目熊科的。它的伙伴是什么?棕熊、黑熊、北极熊、马来熊等等。所以熊猫本身来讲是一个吃肉的,后来我们叫熊猫“活化石”,到今天至少800万年的演化。因为北方的一次气候变迁,使得很多食肉动物直接到了四川,四川的熊猫又打不过北方的这些动物,又没法吃到其他的猎物,就开始吃草、吃竹子。后来发现吃竹子比较容易,吃来吃去它就有一个基因就灭活了,也就是说它吃肉也没有鲜味,算了它就直接吃竹子了。

 

但不是说熊猫可以直接消化竹子,熊猫能消化竹子是因为熊猫的消化道中有一种纤毛虫,可以帮助它把我们的竹子降解,把纤维素降解成一些小分子的糖,进而变成单糖。所以你们看熊猫每天都要吃竹子,因为这个玩意儿实在是没什么营养,但是养育了很多代熊猫。

 

另外大家也看到了,吃素不一定会变瘦,对吧?

 

下一个问题,大象为什么不得癌症?

 

P53基因,这是一个细胞癌症基因的“刹车基因”。我们怎么得的癌症?细胞生长失控了,油门踩到底,刹车失灵了,我们就得癌症了。人类一个细胞里只有一个P53,大象体积比人类大很多,细胞量也比人类大很多,大家猜一下一个大象的细胞内有多少个P53基因?二十个。

 

物种越大,越要防止自己得癌症,因为他的细胞量特别大。所以人类只有一个,但是大象有二十个,所以大象几乎不得癌症。我们在野外生存的大象,它的寿命能达到六七十岁,人类养殖的大象这个东西能近100岁,所以有的时候我们要跟这些动物多学习。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加强我们抑癌基因的能力,也许我们会更好地去防控我们的肿瘤。

 

下一个问题大家很感兴趣,喝酒为什么脸会红?

 

没错,基因决定,这个基因叫做ALDH。酒精就是乙醇,脱一个氢变成乙醛,再脱一个氢变成乙酸,乙酸就是醋,所以什么叫喝酒厉害,就是把酒精变成二氧化碳和水的能力。

 

如果缺少第一个基因,我们乙醇不能变成乙醛,这一部分人实际上是最惨的。我们反过来讲,如果缺少第二个基因,乙醛不能变成乙酸,乙醛入血毛细血管扩张,你的脸就红了。但是这部分人因为已经没有乙醇了,所以他们把乙醇已经变成了乙醛,喝酒的时候以后要劝脸红的还是劝脸白的呢?其实是劝脸红的,因为脸红的已经没有乙醇了,他们现在目前处于的状态是乙醛中毒。乙醛中毒大部分很简单,睡一觉、吐一下就OK了。

 

真正悲催的是第一个基因没有的,越喝脸越白,大家还说你看这个人脸白,看起来没有任何事情。所以不要去盯着那些酒桌上很难受,脸越喝越白的人,真正的酒精中毒致死的都是这样的人。

 

又或者可以这样理解,其实酒精就是一种药物,我们对酒精的耐受本身是一种个体化的药物基因组。大家要相信:我们每个人喝酒量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我跟这位先生我们俩喝酒,其实我们会测一下基因。我测完了以后,比如说我是酒神,比如说是100分,这位先生只有50分,然后我俩喝酒,我们俩一人一杯,大家觉得公平吗?应该怎么喝呢?应该他半杯我一杯。

 

所以到华大基因喝酒,你们会发现我们的分酒器是量杯。我们根据你微醺的分值来倒,我们叫精准喝酒。希望大家以后到酒桌上,当你不能喝酒的时候,不要再说我吃中药或者是其他问题了,你可以跟大家说我的基因不行,他如果愿意听,你可以好好地把这个故事给他讲一下。

 

我睡觉为什么流口水?

 

因为嘴没闭上。


基因不是万能的,这个地球上有很多的无良商家,总是喜欢把什么事情都说成跟基因相关。所有人睡觉都流口水,仅当睡姿不端正的时候,口水才会流到枕巾上,大家听懂了吗?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跟基因去关联。

 

 

那么前几年我们万新万创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问我有没有创业的基因呢?我想了想说没有,查了半天,有猝死基因。每4个心源性猝死就有1例是基因决定的,所以如果你有这样的一个基因,心脏可能会突然停电。大家不要去找死,不要持续地去熬夜,也不要我们说没事就跑一个马拉松。

 

全民运动一定是对的,全民一起跑马拉松一定是错的。还记得全民补碘吗?还记得计划生育吗?当年不让生,现在鼓励生,全民不能同时干一个事情,天天在海边吃海带的人,你还给他吃加碘的盐这对吗?

 

马拉松是一个什么运动?极限运动。还记得马拉松运动怎么来的吗?在遥远的希波战争,在古希腊的战场上,有一个人说我们赢了,他疯狂地跑,跑了42.195公里,然后呢?卒。

 

我们可以选择游泳,也可以选择其他的方式,所以不要都去找死,很多不幸真的都是跑了马拉松以后,使我们心脏当中的一些跨膜蛋白质调节出了问题。

 

再给大家揭露一个骗局,比如:说到底有没有天赋基因?到底有没有特长基因?大家信吗?很多人现在都会把能力往天赋基因上靠,我说这不靠谱。怎么验证呢?我一般会先这么问,说孩子是亲生的吗?很多人就骂我,当然是亲生的了。

 

你先测,然后你们总结一下你跟你妈为啥没混出来。父母双方有这个天赋基因,孩子如果有也得是遗传他们的。如果你跟你的夫人都没混出来,为什么要求孩子就得有天赋呢?我测一些孩子这个基因他可能就华罗庚了,我测一些孩子的这个基因他可能就马斯克了,甚至现在还有人打高尔夫球的基因、骑马的基因。我们人类发明高尔夫球才多久?

 

换言之,对孩子最好的教育是陪伴、是文化的养成,并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赖给基因。

 

我们所有的男性一般都会说这个基因好就是我的,不好都是你妈的,对吗?这是一种错误的行为。我们人类经常说善良的基因都是人性,不好的基因都是兽性,后来发现干出禽兽不如的事都是人干的。很大程度上讲,我们需要跟周围生命学的还有很多。

 

 

今天现场活跃下气氛,我讲个段子:我们伸出一只手,注意是男子,看一下自己无名指的长度,因为它跟睾丸发育有同源性,无名指越长,越接近中指的长度,就证明睾丸相对体积越大、产生精子的可能性越多、雄激素的分泌可能越高,就越容易有这种可能性。记住了,这只是一个可能性,不是因果关系。

 

前不久某上市公司董事长去猥亵幼女,有人非要证明他基因上就有一个性瘾,我不认可。即使有,我们也需要用无私的人性来控制自私的基因。但是手指长度和雄激素相关有多篇比较严肃的科学论文可以参考。讲这个段子,是告诉大家不要混淆相关关系和因果关系,而大家到酒桌上看看手,谈谈酒,基本上就可以把基因这个事情普及了。

 

记住了,我们的各种各样的表情,我们的五官的分布,我们的指纹,我们有非常多的表型跟基因都是相关的,但是基因不是万能的,基因在不少的地方也确实很有用。

 

我总结一下,今天在医学上哪些基因检测说的算?这三类基因:

 

第一类,与生俱来的基因,比如说这个孩子生出来就病了,一定是基因有问题了。

第二类,与时俱变的基因,我指的这个细胞已经发生突变了,这是一个肿瘤。

第三类,外来侵入的基因,比如说原来没有一个传染病,后来比如说被流感病毒感染了你就得了病毒性感冒。

 

 

这三类是今天严肃的医学基因检测说了算的,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易感基因,还有很多风险性,我认为今天的数据量还不足以支持, 很多基因也是通过环境而互作的,不要忽视了人类的主观能动性。

 

天赋基因这些东西绝对不靠谱的,而我们今天能做的基因检测所辨别的,就是这千分之五的差异不要出现在出生缺陷、肿瘤和传染感染上。

 

为了改进人类的健康我们一直在努力,最近我们在讨论什么呢?癌症能不能治愈、器官能不能再生、我们的意识能不能云端存储?大家昨天看了马斯克和马云在讨论的很多问题,其实都在讨论我们怎么能到火星上,我们怎么能够实现一个永生。

 

但是你知道我最大的担心是什么吗?我不怀疑人类能不能实现上述的技术,我只是担心今天的精准医学变成了精英医学。我们创造了一个技术,却让这个技术离大家越来越远,技术高大上,大家用不起,我们让生命第一次出现了不平等,那就是我们这一群做生命科学人最大的悲哀。

 

我创造了一个让人类可能不公平的一种场景,怎么办?精准医学必须普惠才有意义。华大一直在做一个检测,叫无创产前基因检测,简单说抽孕妇的外周血,就会知道孩子是否健康。这个检测在美国和日本都是1000美金,在香港大概7000块钱,在北京可能要收到2100到2400,在深圳我们纳入到医保孕妇不用不花钱。上个月在河北,我们把它的价格降到了368块钱。

 

什么意思?我们把以前一个非常高大上,但普及率很低的基因检测,通过和政府合作进行批量带量的采购,把它降到了大家都做得起的程度。

 


我的一个基本的观点是,有好多的传染病,我们其实到今天也治不好,又或者治不起。比如说乙型肝炎,在中国目前还有1亿人是慢性乙肝的携带者。但是我们未来要想远离乙肝,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我们其实只要对新生儿进行乙肝疫苗的接种,每人20块钱就搞定了。

 

我们用人人可及的疫苗,就可以克服很多治不好或治不起的传染病。如果我们能把基因检测降到大家都不要再去想这个问题,从 “for  what” 到 “why  not” ,为什么不做一下?就像知道你的身高、体重、血型一样知道每个人的基因,它会成为下一个时代人一个基本的技能,我们就能远离非常多的治不好和治不起的遗传病。

 

大家可能觉得遗传病有多少呢?有一个卫健委的数据,中国在1700万新生儿的基础下,我们出生缺陷率是5.6%,也就是说每一年有90万人可能有或严重或轻的遗传缺陷,这就是我们想去克服的,让与生俱来的基因更加的健康。

 

因为今天是一个文创的场合,很多人问我说DNA到底是什么?我说DNA你可以理解成叫发现自然的艺术,因为DNA实在是太美了。大家今天用的手机,存储我相信大部分就是64个G,最多的就是512个G。我们用硅基存储,1克的硅只能存大约1G到5G的数据,而DNA 1克可以存1个EB的数据。

 

因为我们一个细胞只有6个皮克的DNA(1皮克等于10的负12次方克),但是它能携带的信息总量是6个G(3G X 2),你们明白自然永远是人类最好的老师,我只要用6公斤的DNA,就能把目前全世界所有的数据都存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就会产生我们很多人问的一个问题,叫做:生命是什么?

 

我特别想告诉大家:我跟你们一样,我们都是一个物种,真的有一颗小行星撞过来的时候,我们跟一个大肠杆菌没什么区别。

 

所以人有的时候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反而会跟这个世界更和谐的去相处。人是万千物种当中非常渺小而平等的一个,看过这个片吗?《进击的巨人》,突然有一巨人突破了人类的墙壁进来,择人而嗜,大家觉得非常残忍,但是当天晚上我就看见了另外一幅场景--大家在集体吃小龙虾,这有什么区别吗?

 

马上就到吃阳澄湖大闸蟹的时候了,你们蒸一锅螃蟹的时候有想过螃蟹妈妈怎么想吗?所以如果我们可以吃龙虾,别人就可以吃我们,这就是我们整体的一个平等的基本点。

 

控制这个地球是“智能”,而不是某一个物种,特别是人类。我从来不担心硅基的这些生命像人类一样思考,我特别担心我们这些碳基的人类像硅基一样执行。鳄鱼一年吃不了多少人的,老虎现在基本上被我们快吃光了,真正屠杀我们同类的都是我们人类自己,我们每个人其实要把心用在善,用在与同类和自然界和谐相处上。

 

给大家一点信心,元素周期表有120个元素,猜一猜中国人贡献了几个?2个。锌和砷,都是炼丹的时候搞出来的,近代物理以后我们没有啥贡献了。但是生命周期表,我指的是高等动植物基因组已经公开发表的,猜一猜中国人贡献了多少?32.5%。华大基因在其中贡献了24%,就是一家就占到了中国贡献的70%,这就是在生命科学领域我们现在的领先的地方。

 

我们要对这个领域有信心,化学上输的,生命科学上我们可以赶回来,所以我致力做科普,就是希望我们的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开始喜欢生命科学。

 

 

1990年到2003年,13年时间,38亿美金,6个国家,8000多个人,就测了1个人的基因组。今天2毫升唾液、1毫升血液,送到华大基因,一天4000块钱,我就能把你全部的基因组序列给你,这个价格还在降,这是中国第一次领先美国。地球上也就只有这两个国家,两个公司能干这个事。

 

那么华大到底给中国生命科学带来了什么?以前中国生命科学的状态是,中国的科研经费买进口的试剂,买进口的设备,做中国人的样品,上传到美国、英国、日本的数据库,发一篇Nature/Science,新英格兰柳叶刀,然后在这个圈内循环。

 

可不可以有一天我们的科研经费买自己家的仪器,做自己的样品,上自己的国家基因库,发到自己的《GigaScience》,《GigaScience》是华大基因的期刊。创刊4年,现在是全世界第六,中国第二。这是一个从根本上去打破科学垄断的一个事情,在座的各位学英语学了很多年,大家有没有考虑过我们为什么要学英语?为什么不能让我们所有的地球上的人,以中文的方式来写摘要呢?换言之,这是一种文化自信,我并不反对大家学英语,只是我们要去考虑,一个民族真正的崛起,是要他对自己的文化要有绝对的自信。

 

不仅仅是经济上要超越,而是在我们的心理上要超越。正如辜鸿铭说的,我的辫子在脑后,而大家的辫子在心里,心里的辫子怎么剪去,这需要每一个人要更相信,中国是有力量的。

 

所以即使是在今天的中美贸易战到了今天这个层面上,这是我前几年在援助西藏包虫病,拍了一张,那天正好在放《战狼2》。所以我说谁还质疑中国的生物科学、生命技术产业不行的,请他来华大看一看,我们现在真的不一样了,中国非常的有机会。

 

在座的各位今天是一个文创的时候,大家看一看你们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年代,这里面的人,卡耐基、摩根、洛克菲勒、拉里佩奇、贝佐斯、扎克伯格,你们今天到门口那条街上去看一看,这是美国100年走的路,在中国这10年内我们都看见了。所以我们活在一个特别好的年代,我们既有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石油、中石化,也有我们的BAT,也有我们的华为,也有我们的科大讯飞,或者像华大一样的公司,中国真的是到了一个百花齐放这样一个年代了。

 

那么在我看来,今天这个局(STEMA)很多人问我机会,Science在美国,ART在欧洲,中间的tech  engineering、math/manufacture这些机会都在中国。要相信欧洲人虽然今天擅长ART,但我看见了我的女儿已经会的东西比我多太多了,吹拉弹唱、背古诗,好像什么都在学,他们可能是中国文艺复兴的新一代人,我们这代不行了,交给他们,我们的文艺作品会越来越好。

 

而Science,等我们把tech,等我把engineering做的多的时候,我们也会找到自己的机会,换言之,中国大有机会。

 

2019年固然难,应该怎么看、应该怎么干,我说的是宏观是我们必须可接受的,而微观则是我们有可能有所作为的。想干事的人难不难都得干,不想干事的人难不难又怎么着呢?所以在座的各位要对自己有信心。

 

我们总会经历一个时代和周期,至少过去的40年,我们必须承认中国是世界上最为安全的一个国家,现在也有非常好的发展机遇。

 

 

快结束了再回答一点小问题,比如说基因吹了半天,基因能解决全部问题吗?有一个毛病我们在座的各位谁都跑不了,无一例外,这种病我管它叫“数码传染病”。

 

这个传染源可能是微信、微博,到了美国就是Facebook、推特,有人问易感人群?我说是中国网民,也不多,快8个亿了,传播途径3G、4G、wifi,马上会有更快的5G,如果说你问我尹老师这有疫苗吗?我想了想应该是停电、断网,后来华强北做了一个东西叫充电宝,听说现在飞机上马上就要开wifi了,快变成无处遁形了。

 

今天的手机已经变成了一个器官,而不是一个工具。我有个同事给我打电话说尹老师,我丢了,我说什么意思,他说没带手机,我就说那到底什么丢了?原来是手机丢了。你们今天到大街上担心自己没带钱包吗?不担心,害怕自己手机没电吗?害怕。这个东西已经变成一个器官了,但在医学当中,如果一个人在疯狂地知道自己的器官位置,在找它的时候,就意味着那个器官出问题了。

 

各位男性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前列腺在哪?各位女性知道自己的卵巢在哪吗?不知道吧!一个人如果到死那天都不知道自己是有零件组成的,说明这个人死的很健康,他就是一个整体性衰老离世。

 

如果你说,尹老师我知道,卵巢就在那,很疼,对不起,你卵巢肯定得病了,所以我们都在找手机,所以这个器官出问题了,有一天我相信我们人类会集体叛逃手机,人类最后还是要面对面交流,我们是灵长动物当中唯一一个区分黑白眼球的,因为您知道我在看您,我们的黑眼球之间的互相注视,是因为我们在进行情感的交流。

 

大家在陪家人吃饭的时候,把手机放下,多看看对方,因为一生很短,下一辈子不一定能遇上。我讲完了,为了“大家听得懂的生命科学”,我们一起努力。

 

谢谢!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4
点赞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