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鞋的年轻人,不要被鞋玩了
2019-09-01 12:38

玩鞋的年轻人,不要被鞋玩了

虎嗅注:“球鞋”,已经是今年的年轻文化、商业逻辑中的关键词。穿鞋、买鞋、收藏鞋......鞋已经成了一种文化,甚至成了一些人的事业。那么我们该怎么看球鞋市场,怎么看待它的野蛮生长?是时候请来玩鞋圈最有发言权的人来谈一谈了。球鞋APP的热潮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是奥运会的时候吗?怎么通过看研报玩鞋?球鞋具备投资价值吗?年轻人玩鞋怎么避坑?


在昨天的虎嗅NLive大会上,华人圈元老级球鞋收藏家左述、“Z说球鞋”主持人Z哥(zettaranc)、潮流艺术家张呵呵就玩鞋这回事聊了起来。顺便说一句,昨天围观这场圆桌的年轻人们是扒开工作人员冲进来的......


以下是圆桌内容


他们是怎么爱上球鞋的?


张博文(虎嗅编辑)我今年是25岁,是看着左大(左述)的视频长大的。刚才有观众说花了三四万买鞋,第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三位嘉宾:自己是怎么爱上球鞋的?现在买过多少双鞋?这些鞋花了多少钱?


左述:因为喜欢打球,就需要打球的鞋,就很自然地爱上球鞋了。


张博文:这些年买了多少双鞋,数得过来吗?


左述:从来没有算出来过。

 

zettaranc:在左大前面回答完了以后我就不敢说话了,因为我也是在2015、2016年左右经常看左大的一些收藏,(我)肯定是要比左大少很多的。

 

张呵呵:我也差不多,我是看左大喜欢,我才跟着喜欢的。

 

主持人:大家在这些年的买鞋过程中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吗?就比如不好买,或者遇到过假鞋这类的?


zettaranc:这两年是最困难的。想买的鞋只能加价买,不想买的鞋打折也会不想买,所以是最难的时候。

 

主持人:左大呢?台湾地区的球鞋市场好像和内地还不太一样?


左述:其实在台湾买鞋是一样疯狂的,如果说遇到什么困难的话,确实像Z哥说的这两年特别困难,就是自己喜欢的鞋这两年常常会买不到,这在以前是不会发生的。

 

张呵呵:我的困难其实和Z哥有点相反,我是小时候比较困难,因为我妈不给我买,有时候要的多可能还会揍我,但现在好多了,是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式去表达我对球鞋文化的一种热爱。有些东西买不到的话,就用自己的方式去做出来。


左述(左)、zettaranc(右)


张博文:那你们都是用什么方式买鞋?现在因为国内有很多这种球鞋的APP,如毒、Nice等,你们怎么看这些近两年被推的很高的这些球鞋平台呢?


zettaranc:我的买鞋途径非常简单,这两年毒APP、Nice APP也会用,但是用的不多。


左述:我买鞋途径应该相对宽广一点,毕竟我也玩鞋比较久了,所以我认识的朋友也比较多,这么多年下来,有一些朋友可能也比较位居上位,所以说像大家那种排队买鞋,我就不用去,虽然我也很想尝试排队买鞋是什么感觉。


张博文:张呵呵呢?你是为什么开始做这些球鞋文化的产品?


张呵呵:我和别人不一样,因为买球鞋其实并满足不了我,因为我想要的永远太多了。其实人都一样,很贪婪的,但是还好找到了一个自己的方式,不断的去用自己的方式去表现它,去做、去画。

 

球鞋APP是罪恶推手?


张博文:我记得在B站上Z哥有一期特别火,我不知道下面的观众有多少人看过,Z哥怎么看近两年这些交易平台被推的很高?我们在座这些年轻人应该上这些平台去买鞋吗?


zettaranc:球鞋APP提供了一个交易端的功能,尤其是针对二级市场,实际上它就是在主推这样一种趋势跟气氛。前两天也跟虎扑新的投资人去聊,他们最近也会加码一些平台类APP的投资。从我内心讲来还是更加担忧了,我觉得随着资本进来以后,这类APP只会把这个趋势往上推的越来越强,那到那个时候没准社会会更疯狂,这个气氛也更疯狂,到时候总会有人接盘。所以这是我这两年比较大的一个担忧。


张博文:左大呢?你从很多年前就开始玩鞋,这些年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左述:我搜球鞋的APP,如果说这两年的球鞋市场是一个罪恶的话,那这些球鞋APP就是罪恶的推手。


主持人:球鞋APP成为罪恶推手的原因是什么呢?会产生什么样的罪恶呢?


左述:大家现在玩鞋嘛,有觉得现在的鞋有那么好买吗?所以现在的鞋已经到达一种不可思议的价格了,连我玩鞋玩这么久的人都觉得是不可思议的,这其实是不健康的,所以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个推手,把它推向一个更不健康的境界。


张博文:来问一下张呵呵,你和主要是来做这些球鞋艺术,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可以把这个当作一个全职的工作来做呢?


张呵呵:这其实下了很大的决心,我觉得世界上有一份工作是最悲哀的,那就是把自己的爱好当做工作,因为你一把爱好当工作之后,就意味着你不再有爱好了,所以很多人都会羡慕,但是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你一天工作8小时工作,回家睡觉8小时,还有另外8个小时可以玩你的音乐、滑你的滑板,喜欢你的鞋子,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不受任何的干扰。当你把它当做工作之后,你要想好,它要经得起欺骗、经得起诋毁甚至是侮辱,如果你要没做好这种准备的话,劝大家不要这么去做。


张博文:说到对年轻人的奉劝,看着这种大家每天都会扒着APP,各种冲冲冲,但是到头来自己还买不到什么鞋的情况,Z哥有没有想说的?


zettaranc:对,我在B站跟微博的后台天天都会有很多朋友来问,一双什么鞋我之前多少钱想买,现在涨到了多高的价格,还能不能入?然后还会有朋友跟我讲,家里父母的月收入加起来不到一万,或者一般七八千,但是他看上了一双三四千的鞋,到底要不要买?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告诉他,你要想清楚这双鞋对你的意义是什么,如果说真的是有那种巨大的意义,非常大的价值,你没有鞋就不行了,那你就努一努力了。但是如果说你是看到身边的人有这样的冲的情况,然后你也跟着冲,那我觉得就完全得不偿失了。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一般喜欢的鞋会买两双,但是我现在看到很多我以前这么收的鞋,现在价格都那么高,我都想赶紧出货了。我以前是做投资的,我觉得这个泡沫太大了。


张博文:左大呢?你玩鞋这么多年,你是怎么和身边朋友交流呢?身边朋友肯定会问你这双鞋值不值得买。


左述:这个问题常常有人问,他们会私下来问什么鞋值不值得买,大家认识我应该知道我后来很提倡不要玩鞋,我想要告诉大家一个观点,记得大家是玩鞋,而不是被鞋玩,但是现在基本上的风气都已经是被鞋玩了。我希望大家不要玩鞋是你买你自己喜欢的鞋,你不要去因为大家觉得这个鞋很疯很狂,你才跟着去买,或者身边朋友有你才要有,因为他们有所以你也要有。那你为什么拥有它?就是你别人有,我也要有,这样就是被鞋玩了。


所以,我一直提倡球鞋其实是有文化的,如果大家都是往这方面去走的话,是已经脱离了文化这一块,把球鞋文化都已经抛弃在后面了。我不晓得这个风气会维持多久,但其实还是要回归球鞋文化本身,因为没有文化,就不会有球鞋了。


张博文:张呵呵呢?你觉得这两年球鞋的热潮,对自己这样一个球鞋周边艺术品的创作者来说,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张呵呵:是的,而且我觉得冲冲冲这件事情对年轻人来讲还是可以的,不冲的话难道去当古惑仔吗?球鞋不止代表了金钱和好看,它承载了我们的青春,如果像大家说的,我们都冷静下来,变的很睿智,然后去很冷静的去考虑这些问题,不再冲,那我们老了之后再回忆我们的青春,我觉得很可悲。

 

张呵呵


主持人:既然是青春的话,我们来让三位谈谈自己记忆最深,能代表自己青春的一双鞋吧,左大先来。


左述:应该是乔丹三代,我看NBA的时代也是没有篮球鞋的,所有的NBA人都是穿ALL STAR,开始从“乔丹”开始才有真正意义上的篮球鞋,那个时候只觉得这鞋很花俏,很特别,没有特别去喜欢。然后到二代,还是跳过去,发到三代我就受不了,怎么鞋子这么好看,我第一双球鞋就是原版三代,买完三代之后再回头去买一代跟二代,所以对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双鞋就是三代。


zettaranc:对于我来讲我最喜欢的鞋也是篮球鞋,是KB8 II,天足的第二双。因为我的年龄跟左大还有一点差别,我这一代是“科比”先起来的,“乔丹”的后期了,所以科比对我的激励更多。所以我觉得在他的球鞋上我也能够找到更多吸引我的点。


张呵呵:有一双鞋叫“大盔甲”,它对我来讲很有意义,因为是我妈送给我的。

 

玩鞋就像谈恋爱


主持人:说完青春记忆中大家印象最深刻的一双鞋,我想谈谈现在,想问问三位觉得,我们今天这个场面很火爆,大家都很爱球鞋,来看大家参加这个圆桌,那大家觉得这个球鞋的市场热度还会被资本推到有多高?你们会觉得市场热度很快就会过去吗?


左述:其实每个阶段都有它的市场热度,像早年最早的乔丹鞋,后来的SB等等,各式各样的,其实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高潮,现在这个时候的高潮只是代表这个时候的阶段,但是这个高潮基本上是到达了球鞋氛围的一个顶点。


它应该能够持续一段子,如果问我自己,它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应该不可能更高了,因为不管什么东西,金字塔顶端嘛,你上去还是得下来的。


zettaranc:我认同左大的观点,从球鞋角度来讲,可能最早是AJ风,之后是SB,这两年又是AJ、椰子,万物皆为周期嘛,就跟我在节目里说的观点一样,从我平时看的各个品牌的研报来看,我觉得基本上有一个时间点。大家可以观察一下,整个运动品牌,整个运动行业,全球这些所有的牌子加在一起,这个行业现在已经连续五年的高速增长了,一般来讲对于运动品牌来讲它是五到八年一个周期,所以很有可能在明年的奥运会之后,可能会有品牌爆掉,某一个国产品牌第一个爆掉。


还有一个观点,大家可以注意一下,如果这个品牌在年底的时候集中发力去清库存的话,OK,它这个品牌的鞋是还OK的,如果它还在那儿死扛着,还去搞一些噱头的话,那可能到时候下一轮危机来的时候它死的也是最惨的。


张呵呵:我很认同二位老师的观点,我觉得不同的时间段里面,它们展现的形式会不太一样,但是我觉得担心泡沫这个事情永远都会有。就好像我们和一个人谈恋爱,我们很爱他,但是我们也很担心他会不爱你,无论他为你做什么,无论在一起多久,这种感觉都不会消失,我们依然会在想明天他会不会不爱我。我想这个事情就像球鞋文化一样,就爱它就好了,不要去想这些。

 

张博文:刚才Z哥谈到自己会周期性的看这些鞋厂的研报,能不能给在座的年轻人分享一些经验?怎么来看研报玩鞋,还有买鞋当中需要注意哪些点?


zettaranc:我看研报不是为了买鞋,主要是看宏观这个行业,现在就像刚才开头说的,我觉得现在比较危险的一个就是说有可能这种球鞋APP的热潮会越来越大,很有可能在明年奥运的时候会达到一个顶点。


张博文:那左大呢?对年轻人玩鞋这件事儿有没有什么建议?或者说有什么避坑,能避开一些问题。

左述:其实没有,因为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的点,但是我一直对网上看到的那个动态很感冒,就是冲冲冲三个字。


张呵呵: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让大家需要注意的,我觉得就是“做自己”这句话好像所有人都在说,但我觉得应该是塑造更好的自己吧!



年轻人,不要成为“接盘侠”


观众提问:我这边想问一下有关于人生方向的问题。我知道现场的很多朋友跟我一样都是因为篮球从而喜欢球鞋,然后一步一步有自己的偶像,我的偶像刚退役了,叫韦德。我想说,因为你的主业不是说光是运动,光是球鞋,你肯定有自己主要的人生方向,比如说我天天上班。


各位老师你们也有自己的主业,怎么去安排时间的?比如说我今天上班了,真的很累,我下班都已经很晚了,我还想要着为我的爱好去做点什么,有很多情况就是我拿不出这个精力来。


左述:我刚刚已经说,在工作或念书之余有什么办法去平衡这个球鞋的这一方面。我的意见就是你这么年轻,如果你有梦想,哪有不拼的道理,年轻人是没有喊累的权利的,如果说你觉得球鞋是你的梦想,你想为你的梦想做什么,那你就是得要冲,不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冲冲冲,是为你自己的理想去冲,年轻人没有喊累的权利。


zettaranc:您穿的是韦德7对吧,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这周的行程,我周末的时候是金秒奖的颁奖典礼,然后回来在外面漂了四天,之后再回单位工作两天,然后之后又去上海,昨天回来。昨天回来我晚上赶紧把这期视频录出来,下午发出来,然后今天过来这个活动。


我也经常在想我为什么有那么大的精力跟动力去做这件事儿,就像我在节目里面说的,如果说当世界只剩下最后三天的时候我想干什么事儿,我想可能就是还是做跟鞋有关的事情,当然陪家人除外,陪家人肯定是要陪的。


还有一个,我觉得一定要想清楚自己这辈子要什么,可能每个阶段要的东西不一样,至少在每个阶段里面你都可以完成你想追求的那个东西我觉得就可以了,其它东西都可以不用想太多,就相当于我相信今天报道出来以后,可能我的五六十岁老板会看到,我觉得也不重要,因为可能9月份之后我这边也会有一个新的变动。


张呵呵:得到的就是心中的那份信仰,失去的太多了。年轻时会想把爱好当工作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所以直到现在尽管觉得这件事情其实不太好,但是也要为年轻的梦想去买单。

 

观众提问:我想问一个小问题,您选择球鞋的时候一般会选择高性价比的,还是会为情怀买单?


zettaranc:更倾向于选择情怀的,因为性价比的话,可能平时收的鞋比较多,可能不缺那一双,但情怀鞋对我来讲影响非常大。

 

观众提问:前几天那个毒APP爆了一个料,就是它说以后会跟中国奢侈品鉴定中心合作,我想问下它这个合作模式会不会让毒APP变成一言堂,垄断整个鉴定行业的地位?


zettaranc:这个消息之前确实也没有注意到,这项举动其实不用担心它垄断市场,因为现在各个资本都在往里冲,谁都不想让对方先跑在前面,只能说现在从APP这些交易平台来讲,毒是比较早的,但后面依然还会有其他人进来(国内的、国外的)。他们后面杀的越激烈,可能对一些想买鞋的人来讲也是一件好事,它垄断不了的。

 

观众提问:我觉得球鞋市场爆长有两个原因:1. 人对投资的东西更加感兴趣了,更想投资了;2. 我觉得除了球鞋以外,别的投资方式是不是坑太多了,我想问问一下从投资的角度来讲球鞋,它是不是承载了一些比如金融领域的东西,或者说是不是因为金融圈太丢人了,所以大家才来炒鞋的?


zettaranc:我同意您的观点,现在社会上投资渠道太少了,特别是对年轻人来讲,90后、95后、00后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眼见到可以通过投资赚钱的途径了。之前2005~2007年炒股那拨人发了,炒房的那拨人也发了,但是我觉得球鞋这个东西不具备投资价值,尤其像我们都是从20多年前就开始玩鞋了,这一路看过来,鞋子99%的属性都是使用价值,都是要穿的。


所以,这个东西现在被炒成这种炒作品,我觉得还是平台在后面驱动,平台的盈利模式是赚差价、佣金,所以它就会不遗余力地把这个趋势推大,把这个泡沫吹大,让成交量放大,他再赚那5%~10%的佣金。


包括我身边也有很多人根本不玩鞋,也问我说最后充什么鞋好,其实这个东西也挺尴尬的,我本人是不建议各位充鞋的,因为现在价格太高了,很多时候你并不知道你是不是买到了最后一个价格。


还有一点,平台就跟我们做股票是一样的,股票坐庄就是一堆账户,100个账户左右对倒,大家把价格打上去。大家也可以看一下一些球鞋APP里,某一双鞋的成交目录,可以看到同一个账户连续第扫,最后可能并没有真实成交,但价格上去了,在这里会穿插一些个别的新用户名出来,那个就是傻子,被割了韭菜。


就是大家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千万不要乱充,我的建议就是大家可以选择其它的,可能是艰苦一些的投资方式,但不要选择球鞋,现在很多大鞋贩,或大的球鞋商都已经不敢进货了,因为并不知道哪双鞋能够押中,或明天的价值会怎样。咱们一定要保持一个警惕,别当了接最后一棒的人。

 

观众提问:我最开始也是特别喜欢那些收藏、实战类的球鞋,发现有些球鞋其实跟你自己的脚型或身材什么并不匹配,最后穿来穿去,发现脚底下自己穿的还是最简单的运动鞋,像我今天穿的就是NB最简单、最普通的款式。


我想问Z哥两个问题:1. 我知道您是做资本投资的,假如说您在20多年前不去接触球鞋这个行业,您可能会选择自己发展一个其它的爱好?跟潮流或时尚相关的问题有很多,球衣估计大多数人都不玩、不太懂。


2. 知道Z哥球鞋比较多,七八百双,每期的视频也都会给大家送一些福利,我想问一下Z哥什么时候打算把自己的球鞋都抽完呢?


zettaranc:20年前我肯定不知道未来要做什么(太早了),我从玩鞋开始就一直有一个梦想,我想有一天能够做一个自己的品牌出来,而且特别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发展国潮的趋势下,这种运动产业,它的工厂、研发中心都是在中国,产业链非常成熟了,我就想未来是不是有一天做一个自己的品牌,给大家提供世界上最棒的球鞋,以大家都能支付起的价格,这是我一直的想法。


其实我每期做的鞋,或者我平时收藏的鞋都可以抽掉,但为什么没有,而是调着抽呢,是因为我不想让我的节目变成一个纯抽奖的节目,就新的观众一看,这个哥们儿专门抽奖的,在B站专注抽奖10年,这个形象并不是我想要的。

 

张博文:最后一个问题,我想问问Z哥和左大今年收的最满意的一双鞋是什么,以及张呵呵今年觉得自己的作品中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一个作品是什么?


左述:今年没有收到满意的球鞋。


张博文:你会有什么期待吗?什么样的球鞋是能达到你自己满意的?


左述:其实我还是跟Z哥一样,我还是喜欢情怀的球鞋多一点,最近一直在复购一些情怀的鞋,但看了这么多,其实只有情,没有怀,就是永远就差一点味道。我每一年收很多鞋,但我今年没有收到一双我觉得满意的鞋子。


zettaranc:到现在来讲确实没有特别满意的,因为现在刚上半年嘛。上半年对球鞋来讲是一个低迷期,因为都是随着下半年NBA赛季开始才有。去年收的篮球鞋里就是Ewing 33,休闲鞋里就是Dunk SB钻石(黑白的那双)。

 

张呵呵:刚才我也一直在想,好像我都还挺满意的,从去年到今年球鞋也是越来越火了,有一款Air Max 97(上海的那个),我把它做成了装置艺术,把它封在了滴胶里,就一层一层地像云一样,我把它都封了起来,锁在了一个像冰块一样的盒子里。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8
点赞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