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别再去网红图书馆打卡了
2019-09-18 15:41

求求你,别再去网红图书馆打卡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上流UpFlow(ID: heyupflow),作者:沈万三,编辑:蛋挞,封面来自:视觉中国


如果还有人在2019年呐喊中国没有人去图书馆,那么TA肯定是没去过天津最负盛名的网红图书馆——滨海之眼。



▲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内景


网红图书馆是什么?


它跳出了公共图书馆的服务型功能框架,直接落点于“网红”,是打卡型即来即走的城市公共景点。



▲网友早已看穿网红图书馆的真实用途


而天津的滨海之眼,堪称是图书馆中的网红标杆,无数次出现在新闻资讯中,吸引万千游客专门赶赴,成为近几年国内风头最盛的公共图书馆,没有之一。


 part.1 城市新5A级景点——网红图书馆 


美国时代周刊在给“2018全球最佳场所”top1天津滨海图书馆的获奖评语是这样写的:


任何哀叹公共图书馆衰落的人都应该去中国天津看看。天津滨海图书馆自2017年10月开放以来,以其新颖的结构吸引了近180万游客。


非常棒,但听起来似乎有哪里不对?


图书馆的主要受众,难道不是读者吗?



然而在现代营销话术的宣传下,网红图书馆已经成为继商场、鞋城、茶庄、墓园之外的第五大城市新5A景点,正在日渐统治抖音/小红书/知乎旅游攻略榜单。


没有网红图书馆的打卡攻略是没有灵魂的。


不止没有灵魂,而且还要在小姐妹间“我比你会玩”的battle中,被旅游打卡鄙视链暗戳戳地踩上一脚,“你去xx竟然都没去过那个图书馆?我的新头像就是在那里拍的呢”。


相较于一般城市景点而言,网红图书馆是介于艺术馆和电影院之间最本地化而又国际化的绝佳旅游打卡地,让你产生一种优雅闲适又充满情调,自己也一步迈入中产行列的错觉。


 part.2 网红图书馆的关键词 


对于一个“合格”的当代图书馆而言,最重要的,不是馆藏、不是服务、不是便民、不是全能,而是必须要有一个醒目的网红搜索关键词。


孤独/大海/木屋/山间/自然/玻璃/后现代。


这么多套营销话术,总有一套能够戳中你。


这个关键词就像爱豆的应援色一样,即使是同一种三原色调出来的橙,都要在叫法上区分为“活力橙”和“珊瑚橙”。


网红图书馆撞关键词,就相当于撞应援色,必须要精确到RGB值上,不然以后营销出来的旅游GDP都不知道算到谁头上。


比如同样主打曲径通幽、遗世独立、远离市区的网红图书馆——三联书店海边公益图书馆和戴家山村云夕图书馆。


三联书店海边公益图书馆就被称为“史上最孤独图书馆”。



▲三联书店海边公益图书馆


因为它位于秦皇岛北戴河新区的海边沙滩,距离大海不足百米,方圆十几里不仅没有人烟而且只有它一栋灰色建筑,每天与大海为伴,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这种网红图书馆门口拍个照,直接预订年度最受欢迎朋友圈TOP3。


而戴家山村云夕图书馆则被营销成“最美乡村图书馆”,它盘旋在600米小山上,由两座畲族民居改造而成,图书馆中一砖一瓦一窗一梁都保留了畲祖乡村的民俗原貌。



▲先锋书店之杭州桐庐云夕图书馆


去这种网红图书馆打卡,朋友圈文案都直接给你写好了——登山阅金经,和你心灵一起来一场诗意的冒险。


至于坐下来读书什么的?没可能的。


 part.3 论当代图书馆构建的正确评判标准 


拍照不好看的图书馆不是好图书馆


在毕业照取景地中,图书馆和学校大门作为门面担当蝉联多届TOP2,唯一且主要的原因还是颜值。大学图书馆尚且如此,更遑论网红图书馆。


在网红图书馆打卡鄙视链中,如果没有一扇像样的大门,就一定要有一面足够绚丽的书墙。


比如深圳的雅昌艺术中心,全国最大的艺术图书馆,5万册你摸都摸不着、连书名都看不清的艺术藏书摆满了直通三楼的巨大书墙。



▲深圳雅昌艺术中心


华丽炫目到足够满足任何奇怪夸张的拍照pose,再搭配高冷到完全爱答不理、近似奢侈品BA的服务气质,让人油然而生一种“就算花200块进来拍一张做作的打卡照片也值得”的错觉。


是的没错,这家网红图书馆,收钱。


没有设计理念的图书馆是没有灵魂的


比如上文提到的天津滨海图书馆。


在还没有踏入图书馆一里范围内时,你就能充分感受到这座图书馆对你的蜜汁吸引力——那就是滨海之眼的眼神,鬼魅又魔幻。


因为在这座图书馆内有一只巨大的“眼睛”镂空在整栋建筑的一至三楼间,也是设计理念来源。



▲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外观


只要你在图书馆方圆五百米以内,你都无法避开这只巨大的“滨海之眼”,让你不经意间梦回《魔戒》的索伦之眼,来一场后现代的都市奇幻体验。


藏书太多的图书馆不是真正的图书馆


网红图书馆的藏书密度也就跟俄罗斯的人口密度差不多大。


戴家山村云夕图书馆占地260平方米,藏书近2万册。


秦皇岛三联书店海边公益图书馆占地450平方米,藏书不过万余本。


深圳雅昌艺术中心占地面积12534.58平方米,藏书却仅有五万册。


而近两年屡获好评的天津滨海图书馆,其最有名的打卡拍照点之一书山——据说高达六层,旁边还设置了蜿蜒向上的楼梯,放眼望去正契合“书山有路勤为径”的设计理念,第一眼看过去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内景


然而实际上,哪怕没戴隐形眼镜、五米之外人畜不分的人都能看清,那面书山其实只有最下面三层放了书,其他的都是书籍照片打印出来贴上去的。


这座图书馆占地面积33700平方米,实际藏书仅18万册,平均每5.34本书共同分享1平方米面积。


能够轻易到达的图书馆不是真网红


网红图书馆的位置千奇百怪,它们分布在海边、在码头、在深山、在开发区,就是不在你公共交通半小时活动圈可以到达的地方。


关于这一点,王安石早有预言——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但凡你想拍照的心不够强烈和纯粹,都无法支撑你走到打卡的那一刻。


比如戴家山村云夕图书馆、浙江松阳陈家铺平民书局、徽州碧山书局三家最美乡村图书馆,均位于古山村落云深不知处。


再比如安徽铜陵码头图书馆,运用钢结构玻璃幕墙,将建筑“悬浮”在旧码头上,营造出下、中、上三个观江平台,“下层静思、中层阅读、上层观景”,是首个将废弃码头改造成全民阅读点的项目,属于公益性的公共文化设施。



▲铜陵码头图书馆


可它的到达方式和功能服务却一点也不公共:可能需要你转2次以上车、乘坐12站以上的公交车站再步行1公里才能到达。


 part.4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图书馆? 


博尔赫斯说,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但肯定不是这些网红图书馆的模样。


当然,这些图书馆的建成初衷肯定是好的,它们一边承载了丰富市民精神生活的职责,另一边也成为城市文化地标的代表。


就比如,秦皇岛的三联海边公益图书馆建成4年,吸引了近10万读者慕名而来,天津滨海图书馆落成仅2年就带来了近180万游客的效益。


然而在另一方面,读者的蜂拥而至与打卡式停留,也使得这些图书馆定位逐渐模糊。更何况部分网红图书馆本身服务性并不是很突出。


我国的图书馆建筑标准中明确列出,图书馆设计应根据其性质、规模和功能,分别设置藏书、阅览、检索出纳、公共活动、辅助服务、行政办公、业务及技术设备用房等。


但基于对网红景点式的打造,重设计而轻服务、重概念而轻馆藏已经成为了网红图书馆的通病。


藏书不多花样很多、采光很差设计很好、打卡无数但停留很短。


同样是网红打卡点的大英图书馆,每年能够吸引逾百万的游客前往,但除了这些漂亮的旅游数据之外,它还有1400万本藏书和优质的核心服务价值,全部开馆后每天能够为4000余名读者提供阅读服务,坐实网红之名经久不衰。



▲大英图书馆


对于日渐网红化的图书馆而言,如果仅满足于游客的打卡关注,大风吹过,网红宠儿们就又换了一拨。


只有回归图书馆本身的价值,去网红化,才能让图书馆真正持久的获得网红化效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上流UpFlow(ID: heyupflow),作者:沈万三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8
点赞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