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曲”不是偶然,这些公司正在批量打造抖音流行
2019-09-28 07:29

“神曲”不是偶然,这些公司正在批量打造抖音流行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王彦心


在北京百子湾,有一家“神奇”的音乐公司——


24小时上班,全公司从老板到商务都是音乐人,有实时的舆论热点检测系统,一旦捕捉到热点词,从写歌到上线最快仅需要4个小时,堪比自媒体的写稿速度,这就是传说中的“神曲制作公司”。


乍听会很陌生,但是看到其旗下歌曲《王者荣耀》、《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像极了爱情》、《买买买买买》这些歌曲名字,就可以很清晰的看出他们捕捉热点词的能力。


云猫的歌曲数据监测平台


在去年,这家公司平均人产出近100首歌,月输出歌曲发行量30-60首歌,每首歌成本浮动在1万-30万一首不等,但是总版权创收已达上千万。


但是CEO宋孟君仍然觉得他们的潜力远不仅于此,对数据极为严苛的他正在研发更精准的产品,“现在我在研发一个叫oa的管理系统监测每一首歌,能智能分析出每一首歌的市场收益,推算出投入和产出比”。


在北京,这种神曲制作公司还有不少家。他们每天接连不断的流水线式产出着热点歌曲,这个行业的竞争相当残酷,歌曲的商业价值完全依靠用户真实的收听量及下载量,不仅要跟同行的50万首新歌竞争,还要跟几十亿的曲库竞争。


对于传统唱片公司来说,这是一个完全无法进入的陌生世界。


“现在时代变了,过去你可能会去乡下采风才能汲取到灵感,现在互联网发达,抖音和快手刷一刷,就能捕捉到足够的信息量。”


这些因技术变革而催生的新公司,在某种程度上正在改变着中国的流行音乐产业。



24小时上班的神曲制作公司


如今,通过抖音迅速推红歌曲的手段,在行业中已经司空见惯。从《沙漠骆驼》到《绿色》,再到如今走红的一系列神曲,围绕短视频的音乐产业上下游产业链早已成熟。


在QQ音乐《2019年发行歌曲总播放量排名TOP50》的歌单中,前五名中有4首皆为网红歌曲,分别为陈雪凝的《绿色》、Ice Paper的《心如止水》、娜美的《醉仙美》和摩登兄弟刘宇宁的《乞丐》,能与之抗争的只有流量艺人吴亦凡。


然而,主流市场对所谓“神曲”一直颇有微词。不久前,李荣浩在节目为学员挑选了一首陈雪凝《你的酒馆为我打了烊》,引发网友的强烈质疑。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下短视频月活用户已经超过8亿,网红歌手,更是成为了音乐榜单上的常客。


“诸如陈雪凝的《绿色》,歌曲的走红并不是偶然,背后的版权公司正是幕后推手。”


陈雪凝 单曲《绿色》


宋孟君将这种自己独创的商业模式称之为互联网音乐C2B,即为市场需求提供音乐服务,在此前其他媒体报道时,这种做法曾经引发了音乐圈许多人的强烈批评。


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他前一段时间创作的一首歌《像极了爱情》,“你看这只狗像极了爱情,你看这个口香糖要吐掉,不像爱情”,互联网提供的碎片化素材,极大程度的简化了创作者采集灵感的时间。


在他的观念里,用户群在哪里,流量就在哪里,就有集中有商业价值,就像旅游景区前门大街一样。而现在集中流行的平台是抖音,必然就会出现适合抖音的歌。


(适合抖音的歌)第一种歌是能够表达用户情绪,比如说很开心或很伤感,第二种是可以让大家拍视频使用的趣味性歌曲,比如开瓶盖,还有野狼舞,可以让大家去玩,第三种是通过大数据测算出来的热点创作的歌曲,这种题材容易产生大众共鸣。”


适合舞蹈化的《学猫叫》和《野狼DISCO》


宋孟君轻快地讲解如何快速写歌的技巧,就跟写新闻一样,标题怎么起,内容结构怎么配置,其实是一模一样的道理。“如果是在短视频,首先要有好听易学的副歌,另外歌词要更贴近用户,要去聆听他们的感受,不要太孤芳自赏。”


据宋孟君透露,从短视频往上冲歌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正儿八经民间火起来的,令一种是固有模式增加爆的概率,比如利用网红去推,但是这个是有相对概率的。


比如陈雪凝的《绿色》,牵头的就是一家版权公司,整合了12家MCN公司,同时上线歌曲的时候,一夜之间近千位网红KOL内容跟拍,最终催生了这首大众神曲。


团队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每日观察自产歌曲在音乐平台的指数情况,而这种以流量为算法的逻辑,可以时刻监视峰值变化,像酷狗用户就可以在每首歌的歌曲详情里查看到歌曲指数,“比如9月份蓝心羽《山楂树之恋》已突破10万,相比同时期5万指数周杰伦的《晴天》就收获了更多的热度及播放量。”



在之前音乐圈批评最激烈的三个月,宋孟君正在医院中因生病住院,因此并没有正面回应。但是他仍然不觉得自己因为神曲被批评“出圈”是件坏事,“我的本意是想要分享给大家这种商业模式和新理念,和大家一起思考作为互联网时代的音乐人,如何更好收割商业并持续发展。”


对于流行歌手出身的他来说,曾经也做过许多市场反响平平的好歌,但是他现在却看的很开。


“有些歌可以定位学术的艺术品,有些歌本就定位是大众俗歌,大众俗歌通俗易懂更注重成为大众情感的载体,茶余饭后生活的调剂,不必承担如此重的职责。”


敢“下注”的音乐版权公司


音乐完成制作之后,如何推广,如何获得更大的曝光和传播,无疑是“神曲产业链”上极为关键的一环。


这当中,版权公司扮演了重要角色。如果音乐市场像赌场一样,想要推火一首歌,同样需要筹码,那么拥有资金和能力的版权公司就手握了大量筹码。


“对于歌手来说,版权公司存在的意义是,一是他们拥有循环的资金池,可以拿存量版权的盈利去赌新的歌曲,大部分歌手需要版权公司接盘,帮他们迅速变现;二是版权公司大部分有自己的宣传模式,可以给歌手提供歌曲宣传;三是版权公司有自己的制作能力,对一些歌手也是吸引力。”


版权公司跟歌手的合作,最希望的方式是版权转让加分成,但主要看歌手本人的意愿。跟平台方的合作方式是根据试听下载量结算,传统唱片公司因为有头部艺人,所以有比较大的溢价能力,但是纯版权公司与平台的合作,完全是依靠真实数据,所以歌曲的流量至关重要。


彭欢,伯乐爱乐&HIKOON MUSIC(海葵科技)创始人,曾一手挖掘了众多知名音乐人,目前公司年版权收入上亿,拥有词曲库和自己的宣发平台,公司版权体量超10万首。


“我们只会去挑好嗓子,而不会去挑有流量的人”。所以能看出,近几年火的歌曲,几乎都出自新人,几乎都是“歌红人不红”。



彭欢坦言,这个时代对于版权公司来说,核心不再是歌手了,因为传统唱片时代,公司有几个知名的歌手,基本就可以保证公司的版权体量,但现在因为制作门槛的降低,音乐推广渠道的自媒体化,导致歌手的更新频率太快,歌手本身已经不能保证歌曲的流量,在所有因素不可控的情况下,唯一可控的只有内容本身。“这是一个拼内容的时代!”


的确,从《沙漠骆驼》到《绿色》再到《野狼DISCO》,抖音快手上每个月都会涌现出了几首新的神曲,但是几乎没有重复的演唱者,从这点也能看出,歌曲流行的根基,在内容而并不是人。


好的内容需要几个维度,词,曲,嗓音。当前的市场,词的重要性要高过曲,因为推广渠道转到自媒体后,音乐的发酵一般都搭配着视频,所以歌词一定要产生共鸣,才会有视频的发挥空间。而歌手只要拥有独特的嗓音,就有机会在一众同质化歌曲中杀出重围。


为了解决内容本身的问题,HIKOON在3年前就建立了自己词曲版权库,解决词曲问题,同时不停的寻找好的嗓子,努力让好的词曲配上合适的嗓音,而不是流量高的歌手。


彭欢公司代理的歌曲,其中就包括《沙漠骆驼》这种神曲。他说,版权更像赌博,即使你有再多的经验,也不能对歌曲的发展趋势做出准确的判断,即使像《沙漠骆驼》这样的神曲,当时他们也无法预估这首歌被推出市场之后效果怎样,但结果是出乎意料的爆红了。


展展与罗罗 单曲《沙漠骆驼》


据彭欢介绍,一般推出一首歌曲会有两轮宣发,按版权公司没有中间代理商存在的情况下,成本也会高达10万左右,宣发的第一轮是试水,投入基础推广量看市场反应,成本大概会花3万左右,看市场效果再决定是否第二轮投入。


对于版权公司来说,全局看整个市场,他们挑选歌曲是不应该有爱好和预设的,歌曲的最大职责就是有人听。


“即使是庞麦郎的《我的滑板鞋》,也有它的价值和意义,至少他让很多人笑过,搞不好这首歌曲还治愈了几名抑郁症患者呢,这个谁知道呢?”


曾经火极一时的庞麦郎


在彭欢刚刚创业的2009年,出现了第一批真正意义的网络音乐人,他们绝大部分是依靠YYFC、songtaste等小众平台被大众熟知的,其中就包括了汪苏泷、徐良、许嵩等人,当时他们的作品是让大家笑称网络歌曲的,可是如今他们中间的很多人都已经成为了高水准的主流艺人。


“我觉得市场应该耐心给这些音乐人成长的时间,如果市场不够包容,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很多大家喜欢的歌手和制作人,至于音乐,当推广渠道更迭后,行业人也只能顺势而为。”彭欢说。


“神曲”背后的网红音乐人


这个时代给了许多歌曲流行的机会,也给了许多普通人成名的机会,神曲得以传唱,离不开背后的音乐人。


去年在抖音上,有一首歌曲《往后余生》走红,原本出自歌手马良的这首歌,问世时并没有很高的传唱度,经过王贰浪的翻唱后,在抖音迅速引发了病毒传播,截止当下话题已经有14.3亿的播放量。


初期的王贰浪在抖音分享生活日常


如同彭欢前文所说,版权公司最迫切的愿望是寻找到好嗓子来搭配词曲,而王貳浪就属于这种天生的好嗓子类型。


在网易云有这么一条评论,“15秒的歌曲,却循环一整夜”,沙哑,沧桑,充斥着故事感,王贰浪的嗓音像酒,击中了许多人的情感脆弱点,这也是她在抖音上走红的原因。


她回忆说,自己一开始玩抖音,只是趁工作间隙拍一些翻唱视频,《往后余生》这个视频发布后,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热度,是慢慢几天后才逐渐火起来,当她看到点击率开始飚升时,王贰浪还以为有人给自己买了假粉。


这个出生于1998年,来自山东东营的小姑娘,目前已经是一名全职音乐人,从抖音走红之后,她签约了公司,发布了自己的原创单曲,目前正在开自己的全国巡演,这一切的天翻地覆,不过短短两年。


现在王貳浪生活的小镇里,街坊邻居见到她,还会说那个叫“珊珊”的小姑娘唱歌挺好听。在王貳浪上学期间,她通过互联网自学了吉他,也在小镇的酒吧里尝试驻唱,那个时候她想了很多靠音乐谋生的方式,但是都放弃了,“因为养不活自己”,她说。


在开炸鸡店之前,为了赚钱她尝试过很多份工作,美团外卖调度员,牛排店服务员,还搞过装修工作。如果没有短视频,她也许还是一个小镇的平凡姑娘,是互联网改变了她的人生。


王贰浪说自己走红之后,当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签公司,因为她一直很谨慎,当时有许多公司给钱让她唱歌,她都回复的很慢,没有人帮忙,自己看不懂合同,她甚至去淘宝下单找法务咨询。


跟许多突然爆火的网红音乐人一样,音乐版权在哪儿,是否如合同所表达所兑现,如何判断演出邀约的真假,签约哪个公司才对自己好,都是王貳浪当时的迷茫。


但是如今这些问题在签约公司后都迎刃而解了。


在接受采访的前一天,王贰浪刚从眉州飞来,第二天又要飞往兰州,高密度的巡演,让她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为了巡演她甚至不止一次拒绝了卫视晚会,对于走上主流舞台,王貳浪看的很佛,仍然是一个很随缘的状态。



问及觉不觉得自己嗓音特别时,虽然王貳浪觉得自己只是非常普通的情歌嗓,但是不可否认,独特嗓音和音乐天赋,让她有了区别于普通人的机会,也是互联网技术迭代诞生的平台,改变了她的人生。


如果没去做歌手,王贰浪觉得结局也许殊途同归,就像她假如去做了装修,拍一些装修的故事发在抖音上,最后说不定也能获得很好的传播量。对于成长于互联网下的她们这一代的人来说,刷抖音,拍摄短视频,不是为了获得什么成就感,而是一种生活习惯。


王貳浪未来也想上个学,“互联网让短视频机会变多了,但是更新频率也加快了”,如果每天都盯着这个的话,会有焦虑感。


“你要坚持,去适应时代,不要怕时间长,每个人实现自我的机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王彦心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2
点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