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飞的中国民航:6.1亿中国人有多能飞?
2019-10-01 19:55

腾飞的中国民航:6.1亿中国人有多能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道风物(ID:didaofengwu),文:苹果,编辑:袁千禧,参考数据:民航资源网,封面为原文摄影


大机场,中国有多能造?


▼ 

百年南苑机场关闭了,它的继任者是“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这趟机场接力的背后,正是中国民航的腾飞百年。


▲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图/视觉中国


1950年,新中国民航初创时,仅有30多架小型飞机,年旅客运输量仅1万人,运输总周转量仅157万吨公里。


▲ 重庆机场。摄影/YZERG


截止到2018年底,中国民航全行业飞机达6053架,旅客运输量6.1亿人次。其中定期航班总条数4945条,为1950年的412.1倍……


▲ 香港国际机场人来人往。摄影/YZERG


航行,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跑道。图/视觉中国


中国航空,到底有多能飞?


中国民航的起点,不亚于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


始建于1910年(清宣统二年)8月的南苑机场,是中国最早的机场,与世界上最古老的军用机场也只有一年之隔。它最初是清王朝的皇家狩猎场与练兵场,1913年,这里成立了亚洲第一所航空学校“南苑航空学校”与中国最早的航空工厂。


▲ 夜幕中的南苑机场。图/视觉中国


1914年3月10-11日,南苑航校进行了从北京至保定的国内第一次往返长途飞行,六年后以南苑机场为中心,民用航线陆续开通。这次长途飞行,可以说是开中国民用航空之先河了。


▲ 重庆机场候机室小卖部老照片。1956年5月,我国的航空人员突破了一向被称为“空中禁区”的西藏高原。北京——拉萨航线试航成功了。试航飞机来到了拉萨,在布达拉宫上空盘旋。供图/刘鹏


学校在短暂存在的15年间,为中国培养了第一批飞行员,计158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投身抗战,保家卫国。


▲ 60年前的首都机场。供图/刘鹏


1945年8月21日,侵华日军派出受降使节,在湖南芷江机场商定投降事宜,史称“芷江受降”。该机场在抗战时期,是中国陆军、空军基地,同时是远东盟军的第二大机场。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上,受阅的新中国空军编队共计17架,从南苑机场起飞。


▲ 从莫斯科飞到北京的104型客机。供图/刘鹏


1949年11月9日,在中国香港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两航起义”,“两航”系原中国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 “中航”)与中央航空运输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央航”)。参加起义的12架飞机,依次从香港启德机场抵达北京和天津。两航在1950年底累计复员到广州、上海、天津的员工共1725人,他们成为开创新中国民航事业的一支主要力量。


▲ 首都国际机场的停机坪。图/视觉中国


中国科学家,在世界航空发展史上同样发出自己的声音。毕业于西南联大的吴仲华先生在1950年奠基的叶轮机械三元流动理论,为世界航空发动机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新中国最早的国际航线,是中苏民航股份公司于1950年7月1日飞航的北京-赤塔、北京-伊尔库茨克、北京-阿拉木图航线。


▲ 成都到拉萨的航线,飞临拉萨河上空。摄影/廖铁军


一个月后的1950年8月1日,中国民航正式开辟了天津—北京—汉口—广州和天津—北京—汉口—重庆两条国内航线,史称“八一开航”。1952年7月下旬,中国人民航空公司成立,它是新中国创立的第一个国营航空运输企业,于1953年6月9日,与民航局合并。


1954年12月,中苏民航公司同样并入中国民航局,中国民航局飞行大队宣告成立,后来演变成了民航北京管理局飞行总队,以及今日中国三大航空公司之一,中国国际航空的前身。


▲ 中国国际航空客机在空中飞行。图/视觉中国


1957年1月,民航上海管理处正式成立飞行中队,这是新中国解放后,上海成立的第一支飞行中队,是为今日三大航空公司之一,中国东方航空的前身。


1959年1月,民航广州管理局正式成立,民航广州管理局于1969年的运输服务队,后来衍生出中国南方航空。


▲ 从上海起飞的中国南方航空客机。图/视觉中国


后来分别成立于1988年、1988年、1995年的中国国航、中国东航、中国南航,便是今日的中国三大航空集团。


今天在国内坐飞机时,每3张票就有2张来自这三家航空公司。


▲ 武汉天河国际机场立交上的中国南方航空客机。摄影/温伟栋


“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雪峰连绵,天气条件恶劣,高空环境复杂,是全世界公认飞行难度最大的空域。1965年3月1日,中国民航局第一飞行大队开辟北京-成都-拉萨航线。至今,成都-拉萨这条高原航线已安全飞行54年。 


▲ 成都到拉萨的航线(西藏航空330)。摄影/廖铁军


在上世纪80年代,坐飞机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要开介绍信,用专属航空票。中国民航于1974年开通了中国民航史上第一条环球航线,如果乘坐中国民航国际航线头等舱,会获赠茅台作为纪念。


▲ 重庆机场候机室小卖部。供图/刘鹏


当时的飞机餐,堪称豪华,海鲜美酒样样具备,但依然解决不了飞机餐味同嚼蜡的感受。后来才有相关研究发现,这是因为人在高空中与机舱噪音环境中时,对咸甜相关的味觉都会降低。


但今天的四川航空另辟蹊径,利用辣来调动旅客的味觉,在川航的飞机上,你可以吃到滋味浓郁的土豆、蛋糕、锅盔、担担面……还有无处不在的老干妈,堪称是“网红”一餐了。


▲ 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和其上空。摄影/YZERG


旅客在航行前必须经历繁复的安检工作,只是中国民航安全管理体系的一小部分,飞行、机务、空管、机场、空防共同构成了航行安全体系。


▲ 深圳宝安国际机场跑道。摄影/韩阳


截至2019年9月,中国运输航空实现持续安全飞行109个月, 208个月空防安全零责任事故,近10年的同期安全水平高出世界平均水平约11倍。这项世界记录的背后,是一个个默默付出的工作人员,也离不开技术娴熟的飞行员们。


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3U8633航班在高空时,突发驾驶舱右侧风挡玻璃爆裂脱落、座舱释压的紧急状况,机长刘传健和机组成员临危不乱,安全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由其事迹改编的电影《中国机长》已于今日上映。


▲ 四川航空A319在峡谷中穿行。图/视觉中国


2017年5月5日,C919大型客机首飞成功,它填补了国产大型客机的空白,面向的是千亿级别的国内与国际客用飞机市场。


▲ C919。图/视觉中国


235,6.1亿


如果说航空是联通世界的天路,那机场就是撑起这条天路的支柱。


截止2018年底,中国境内民用机场共有235个,支撑起了6.1亿旅客人次出行。目前,中国境内年旅客吞吐量达到1000万人次的通航机场有37个,支撑起中国航空的庞大体量与需求。


▲ 航站指示。图/视觉中国


民用航空通常用数字+字母来表示跑道的飞行区等级,也反映了机场的规格。数字代表跑道长度,最高级为4,表示跑道长度大于1800m;字母表示能起飞和降落的飞机的翼展和轮距,字母越靠后,能够起降的飞机越大,最高等级为F。



▲4F,是现在机场的最高级别,它的配套设施必须保障全重560吨的空中客车A380飞机起降。如图为腾飞的空中巨无霸——A380。图/视觉中国


目前中国共有19座4F级机场,它们多位于中国经济水平最发达的前列城市,可以说是区域经济的风向标了。


▲ 空中俯瞰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摄影/温伟栋


机场,同样是重要的外交门户,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广州作为中国的“南大门”,其旧白云机场的初代候机楼就是接待中外来宾的重要场所。



▲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摄影/YZERG


今日的广州白云国际机场,通往中外的航线数量有220多条,可以保障8000万人次的旅客年吞吐量。


▲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香港国际机场,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依次为中国吞吐量排行前四的机场。图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图/视觉中国


建于1958年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在2018年底,成为世界第二个旅客年吞吐量过亿的机场。


▲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站楼。摄影/YZERG


分担首都国际机场庞大的客流压力,也是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修建的目标之一。


现在,每年有超过6亿人次的中国旅客,在飞机上度过便捷的旅程。航空,逐渐变成寻常生活的一部分。飞机,也飞速地拉近了日常生活的距离。


▲ 从云南起飞中。摄影/学文映像


国内直飞最长航线之一三亚-哈尔滨,就跨越了约3700km的飞行距离,上午还在银装素裹的哈尔滨,下午已经在三亚享受海滨与阳光。


▲ 三亚机场飞机起飞。摄影/韩阳


在群山万壑,交通不便的西南山区,机场的建设尤为重要。四川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联通着直达五大洲的113条国际航线,每年有超过五千万人次的旅客在此起落。更为宏大的天府国际机场也已经开始修建。成都也即将成为中国大陆地区第二个拥有双4F级国际机场的城市。


▲ 俯瞰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建设工地,航站楼太阳神鸟轮廓清晰可见。图/视觉中国


昆明长水、重庆江北、贵阳龙洞堡、拉萨贡嘎……在西南地区,一座座机场从崇山峻岭中浮现,成为内陆地区通往外界的“天路”。


▲ 昆明长水国际机场航站楼停机坪。摄影/安铎


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也有许多因地制宜的“惊险”机场,默然矗立,联通四方。


于1925年投入使用的香港启德国际机场一半居于九龙城区,一半嵌于海上。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启德国际机场成为了世界上最为惊险刺激的飞机着陆地,时常可以看到飞机在高楼间穿行的景象,当时流传一句夸张的话:居民们从阳台上伸出晾衣杆,仿佛就能戳到飞机。



▲ 启德机场。上图:摄影/Vincent Yu 图/Associated Press;下图:摄影/Frederic J. Brown 图、Getty Images


1998年7月,位于香港大屿山赤鱲角的香港国际机场正式启用,代替启德国际机场,很快变成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空港之一。为了纪念启德国际机场曾经作为香港交通枢纽的意义,特区政府在启德国际机场旧址改建了启德邮轮码头与启德跑道公园,依托维多利亚港的美景让它们成为了香港的新地标。


▲ 启德机场老照片,后面为狮子山。供图/刘鹏


▲ 香港国际机场。图/视觉中国


启德跑道公园是航空主题公园,特地保留了那条最为著名的编号“13”的机场跑道,与黄黑相间的棋盘格标记。


四川稻城亚丁机场,海拔高度4411m,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民航机场,酷似飞碟的航站楼,衬托了高原的雄奇风貌。



▲ 四川稻城亚丁机场。摄影/柒哥


▲ 四川康定机场。摄影/柒哥


重庆巫山机场与广西河池机场,都仿佛是修建在“云端”,要一点点的削平山头,填方建成,堪称是人力胜天的技术奇迹。


▲ 建设中的广西河池机场。图/视觉中国


在一座座机场间流转的,是旅客们的步伐,也是睁眼看世界的期许,在航行中俯瞰的美丽中国,更为浩瀚壮阔。


▲ 拉萨至重庆航班航拍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附近喜马拉雅山脉冰川。摄影/温伟栋


在昆明长水,感受群山与落日;


▲ 飞机从昆明长水国际机场飞往天津,起飞不久的景象。摄影/枉言


在厦门高崎,享受花园城市的美丽;


▲ 通往厦门高崎国际机场的集美大桥。图/视觉中国


在深圳宝安,编织细密的科幻质感;


▲ 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内部。图/视觉中国


在西安咸阳、兰州中川,感受西北的浩瀚旷远;


▲ 在甘肃上空,看黄河在崇山峻岭中奔腾。摄影/李平安


在四川九寨黄龙机场,准备向重新开放的九寨沟景区前行;


▲ 九寨黄龙机场周围的雪山。图/视觉中国


在尚在修建的青岛胶东国际机场、大连金州湾国际机场,展望科技流动与未来格局……


▲ 青岛胶东国际机场。摄影/张乔


历时四年建成,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实现通航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是中国民航史上最新的高光时刻。


▲ 空中俯瞰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全网最新鲜的视角。摄影/薛远帆


一座座机场,托起中国民航的百年飞行故事,联通了祖国的万里河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道风物(ID:didaofengwu),文:苹果,编辑:袁千禧,参考数据:民航资源网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