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忽悠者vs忽悠者的闹剧背后
2019-10-18 08:14

一场忽悠者vs忽悠者的闹剧背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扯氮集(ID:weiwuhui_com),作者:魏武挥,封面:东方IC



14日,有人发难,写了一篇公号文章,痛骂一个微博大V和她背后的机构。


被撕的机构今天(17日)发了一个严正声明。


又有围观群众,好奇吃瓜,发现发难者似乎也是一个忽悠。


这起事件,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忽悠者,想通过另外一个忽悠者卖货,结果发现无论是阅读量,还是赞评转,都非常令人满意,但一件货也没卖出去——想割韭菜的忽悠者,被另外一个刷数据的忽悠者给忽悠了。


真真就是一场闹剧。



我这里也有个故事,愿意分享给各位听。


故事是我一个朋友告诉我,姑且称其为张三。


张三某日发现,自家公司有个负评,上了微博热搜榜。不过,排名尚在第十三。微博热搜只要进入前十二,就会出现在用户首页右侧,这就玩大了。


张三立刻召集各路执行公司,让他们去顶其它热搜。原理就是当其它热搜被顶上后,自家那个热搜就排名下降,就不用担心进前十二了。


各家执行公司立刻开动,一顿操作猛如虎,负面热搜排名迅速跌了下去。


正当张三想松一口气之时,却发现自家这条负面热搜,似乎有人在暗暗使劲,还是想把它顶到前十二去。


不得已,张三只好继续催动执行公司们。按照张三的说法,那可真是奋战了一晚上。在那个夜晚,一场没有人烟的机器人战争,惊心动魄地持续着。


最终,张三守住了阵线,大概是由于己方发动的执行公司多吧,机器人大军数量庞大。


故事的最后,张三悠悠地问了我一句:“你说,这种事有什么意义么?”


嗯,有什么意义么?



姜茶茶就忽悠闹剧写了一篇观后感,微博刷水事件:《头部KOL太贵,才养活了一批假网红》。


这可能的确是一个原因。


但我以为,这个原因是表面的。根本上的原因,在于平台的不作为,甚至是纵容


嗯,说的就是微博。


虽然微博官方在17日中午表示知晓此事,暂停那个微博大V的商业接单,还要做进一步处理。并在声明后加上了一大堆如何如何打击刷数据行为的过往。


但是,超话事件中,各位可以看出微博官方对刷数据的态度。微博可曾说过半个不字?


完全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嘛。



甲方通常都是很痛恨数据造假这个行为的,利益使然,数据造假使得甲方的银子白白浪费。


在前互联网时代,对于数据造假(比如发行量造假、收视率造假),甲方很难去查证。这个不能说是甲方没有去核实这种事,而是的确缺乏有效手段。


前互联网时代,没有“平台”这种概念。甲方的手段大多是请第三方调研公司去check,但第三方调研公司能力也有限。一份报纸说自己发行量一百万份,怎么check呢?报刊发行量核查机构到底还是个第三方。


但平台不是这样的。


平台可以知晓平台上的一个号的行为数据(这个号包括大V,也包括其粉丝),在打击刷量刷数据这件事上,不是说能够百分百成功,但的确比平台外任何一个机构都更有优势。


当一个平台对刷量刷数据行为眼开眼闭的时候,或者是选择性“执法”——有利于平台的,给平台交过过路费保护费的,就默许。没有交过的,就封杀,生态就会越演越恶。


参与者不造假就会显得数据很不好看,就会出局,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


相信所有人都听说过这样的说法:一个小偷是小偷的问题,小偷多如牛毛,就是社会的问题了。



姜茶茶在其文章中说,一个如此之多的评赞转的微博,排在第一的评论居然本身是零赞,这肉眼就可以看出很可疑了嘛。


但我想说的是,平台就看不出很可疑?就不能设计代码自动发现可疑?


微博打击数据造假是很不够的,甚至对数据量的通货膨胀有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动辄就是千万级、亿级播放量、点击量,好像中国网民已经多到十亿百亿的规模了。


这也不仅仅是微博的问题,当今各种平台,都有或多或少的数据造假问题,但他们却或多或少地选择无视。


但到了微博这样需要两个忽悠者互撕,才把这个毒瘤翻出来给围观群众吃瓜的地步,黑色幽默之至。


当年微博沉寂,一番整顿挣扎后重回峰值,也算是一场佳话。


但就今天这个状态,甚至到了乐于见到刷数据,难道还想迎来二次低谷么?



我记得,以前有人说过一句不大上台面的话,但倒也算是话丑理端。


微博就是一个公厕,谁都能来撒泡尿屙个屎。


但现在连屎尿都是假的,这未免过分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扯氮集(ID:weiwuhui_com),作者:魏武挥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