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监制许月珍:看越多好电影,当导演的欲望越低
2019-11-04 10:48

《少年的你》监制许月珍:看越多好电影,当导演的欲望越低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原标题:《这位香港资深监制的故事,和《少年的你》同样精彩》,作者:岛主,编辑:朴芳,题图来自:东方IC


对许月珍的采访是在《少年的你》10月25日上映的前一天。在采访的最后,犀牛娱乐问许月珍:“明天电影就要上映了,你希望观众从这部电影中看到什么?


《少年的你》监制 许月珍


她沉吟了片刻,缓缓地道:“我觉得是坚持和信念,最早我看到这个项目,我想拍的冲动就是:不管周边有多艰难,只要有一些东西是你相信的,就应该去坚持和守护。


事实上《少年的你》确实做到了,影片上映后,发酵的话题不仅关乎电影本身的内容,更在于当中传达出的倔强气质。很多观众都被电影中陈念和小北的信念所打动,更加坚定地开始寻找自我成长的意义。



“这部戏是幸运的,整个创作过程整个团队都非常默契,不同于《七月与安生》,这次我们尝试追求比较现实主义和写实的风格,希望让观众相信这两个人物就在我们身边。”


很多人提到《少年的你》,总是会不自禁地感慨电影一波三折。但在影片监制许月珍看来,《少年的你》走过的路是幸运的,最终能和观众见面就代表着创作团队的心血没有白费。至于它能走多远,就要看它自己的了。


作为国内最知名的监制之一,许月珍自己的故事本身就具有一定的传奇色彩。我们和她聊起了《少年的你》的创作、她的成长历程、与陈可辛合作多年的感受、担任监制与编剧等不同身份的心得与感悟。这是一次颇有收获的交流,当中的很多思考对于青年创作者和幕后工作者会有很大的帮助。


拍一个地方的人就一定要了解当地的人


许月珍在大学时就是读电影的,毕业后自然顺理成章地开始做电影。香港的幕后工作者大多都是从场记做起,许月珍也不例外,场记、策划、编剧她都做过,当然最幸运的事情,还是遇到了陈可辛。


刚开始接触陈可辛,他就给许月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是一个很有理想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挺犀利的人。”许月珍将陈可辛比作自己的师父,陈可辛教会了许月珍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监制,而许月珍也将自己所有的智慧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陈可辛的作品。


有人曾经评价许月珍是香港少有的“全能型人才”,但许月珍自己并不这么认为。她对于与电影有关的一切天生就保持着一份好奇心,所以在片场的时候发自本能地不懂就问,问的多了,掌握的东西也就多了,不管是现场统筹,还是剧本创作,她都能够给到合理的建议。归根到底,还是热情。只要有热情,一切困难都可以迎刃而解。


从早期的《双城故事》《甜蜜蜜》《十月围城》,再到近年来的《亲爱的》《七月与安生》,许月珍参与制作的电影无论是类型还是题材上都保持着一定的独特性。从香港本土电影到亚洲电影到合拍片再到现在的内地制作,作为监制的许月珍越来越能够摸清泛亚洲地区观众的心理和观影需求。



许月珍认为这份“摸清”来自于情感的共通,无论故事发生在哪里,创作地区在哪里,人心中的情感都是相通的,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再更多地去了解当地人的所思所想,情感力量自然就会迸发。


比如在《少年的你》创作初期她和编剧聊剧本,曾经为小北这个角色讨论过很多遍:小北为什么愿意保护陈念为她牺牲?许月珍提到了一个词:绝望,这个角色身上的重点问题是,他未来能去哪里?当他陷入绝望的时候,陈念让他看到了信任与希望,他肯定会拼尽全力,去保护这个给她希望的人。


所以许月珍认为,拍一个地方的人,就一定要了解当地人,他们遇到了什么困境?他们的价值观是什么样的?他们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正是在这种理念的驱使下,最后呈现出的《少年的你》才会这样真实,这样贴近我们的生活。



从《七月与安生》到《少年的你》,曾国祥在创作上越来越潇洒


《少年的你》是许月珍第一部真正意义上个人监制的作品,之前都还有陈可辛保驾护航,这次她要带领团队独立面对挑战,但她并没有觉得有压力。尤其是在拍摄的过程中,只是本能地想做好当下的事情,她觉得如果被压力牵着走,那最后肯定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如果说有压力,可能是影片真的要面向观众的时候,会有些担心自己的作品是否能得到观众的认可。但这样的压力往往持续不了太久,因为她坚信付出总会有回报,只要用心给观众讲故事,观众也会给出用心的回馈。


很早的时候,陈可辛推许月珍自己做导演,“她的剧本写得很准确”。可是,许月珍一直不动。许月珍笑着说自己是一个自我要求挺高的人,总觉得看过太多好电影,万一自己拍出来都没有那些电影好,那为什么要拍呢?目前当监制也能满足她的创作欲望,比如《少年的你》,就确实是她一直很想呈现的题材。


许月珍很早就认识了曾国祥,对他的印象是一个有活力的年轻人,当时他在陈可辛的公司帮忙,许月珍留意到他观察问题的角度很细腻。其实那个时候曾国祥就透露过自己希望有机会能当导演,一开始许月珍以为他只是说说,没想到随着接触的深入,发现他的决心很大。


后来他们合作了曾国祥导演内地题材的处女作《七月与安生》。现在回头看,许月珍对这个项目仍然非常满意,在《七月与安生》时期,曾国祥更多的是把交给他的剧本拍出100分,但到了《少年的你》,曾国祥已经可以在剧本的基础上加入更多自己的解读和理解,创作上也更加潇洒。


《少年的你》导演 曾国祥


许月珍很欣慰看到曾国祥的成长,《七月与安生》之后,许月珍和曾国祥集结了一群年轻的电影人,成立了一家新的电影公司。它有一个让人过目不忘的名字,叫“好孩子”。随着公司第一部作品《少年的你》上映3天近6亿的傲人成绩,这家公司的商业前景也被业内看好。从《七月与安生》到《少年的你》,“好孩子”的家长们向所有人传递出了一个响亮的信号:“好孩子”,就是代表好作品。


这群“好孩子”,既有行业中颇有名气的艺术家,又有年纪轻轻就才华毕露的年轻人。导演梁乐民、郑思杰、黄进;摄影指导余静萍;剪辑指导张一博;作家、编剧林咏琛;造型指导吴里璐。他们的共同点是都不安于现状,都喜欢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加入新想法、新思维。带头人许月珍希望“好孩子”可以向早期的美国传奇影业看齐——坚持尝试做不同的类型电影,同时保留和发挥导演的风格。制作出导演特色鲜明,又具备商业性的电影。


《少年的你》导演曾国祥与监制许月珍


工作中的许月珍确实有些“女强人”的风范,在拍摄现场会有些严肃,对待工作也一丝不苟。但在拍戏之余,她又可以和大家一起吃饭喝酒聊天打成一片,她认为拍电影就该有这样的态度,要“坚持自己的原则性”。《少年的你》最终获得这样的好口碑,和许月珍在项目中的督导是密不可分的。


在不久的未来,相信许月珍和曾国祥这对组合还会带给我们新的惊喜。


以下为采访实录:


犀牛娱乐:这次制作《少年的你》,参与下来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呢?


许月珍:最大感受是很荣幸能拍完这部戏,并且现在终于可以上片了,整个故事,都是导演和我们创作团队,很想讲的一个故事。在拍摄过程里面,所有工作人员都很合拍,大家都希望把信息传递出去,而且终于拍出一个很好的电影,这是我觉得最开心的。


犀牛娱乐:你认为《少年的你》和传统意义上的青春校园片有什么不太一样的地方?


许月珍:我觉得以前的青春片比较关注个人,关注角色的本身,不管里面有几个角色,他们都会说我要成为什么人,我没成为什么人。而《少年的你》更关注讲当下每一个年轻人,他们应该成为什么样,社会让他们成为什么人,他们相信自己能成为什么人,在这个社会里面他们能做什么。会站得比较高一点去看什么是青春。


犀牛娱乐:之前大家提到你名字的时候,可能更多都是和陈可辛连在一起,这样的情况你会介意吗?


许月珍:不会介意,陈可辛算是我师父,我是从当他的副导演开始,之后当他的监制,他一直都是我前辈,是我前面一个成功的人,不可能会觉得不舒服。


犀牛娱乐:你之前说过一句话:“监制做得越久就越不敢做导演”,这句话怎么理解呢?


许月珍:其实我觉得做导演挺孤独的,你要面对很多不同的压力,你去现场要面对演员的压力,你要面对每天你只能拍16个小时,不能再重复拍等等。而且你要找到一个人跟你一起走,你找到人一起走是幸运。所以为什么我觉得我做监制会比较不错,因为我很懂导演,他走的路有多孤独,我就要去支持他,我发现问题要跟他说,当我面对很多那种压力时,就会觉得导演真的太悲惨了,还是做监制舒服一点。不单单是做监制越久,当你看很多好电影,你去想成为导演的欲望可能会更低。说的更明白一些,就是怂了。


犀牛娱乐:你之前在采访中说,曾经劝过曾国祥第一部戏不要自己写剧本,这是为什么?


许月珍:我觉得每一个新导演可能都会有这样的想法,觉得我写出来的剧本一定要很好,但可能写了一半觉得不错,过几天给朋友看完又否定之前写过的故事。如果可以自己写剧本更好,但第一部戏其实没必要是自己写剧本,你要讲的东西可以通过别人去做,你可以更客观一点去看要拍的故事。而且你不需要一直在自我认定和自我否定的过程里面徘徊。那个自我认定和自我否定的过程,可能有很多人熬不住就放弃,但问题能不能写剧本,和能不能当导演是两回事。我觉得第一次做的话,客观一点做好一个工作就够了。有些人很厉害,两个东西都能做,但如果你真的决心要做导演的话,就先把导演做好。而且刚拍第一部戏的时候,应该勇敢一点,就不要让自己一直在否定和认定的过程中来回碰撞。


犀牛娱乐:《七月与安生》应该是你尝试主导项目很重要的一个分界线,我特别想知道你在制作《七月与安生》时候的一些感受?


许月珍:我觉得唯一一个分别是,如果我和陈可辛导演合作的话,我们都会互相聊,比如我可能会给他提很多东西,由他在里面选,陈导他挺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我提提提,他在里面拿到一点他想要的东西,我的压力会更小。我不管它对与错,我想出来的东西我当然觉得是对的,但这是因为有一个更后面的人来帮你验证那个东西是对与错。我自己做《七月与安生》的时候,我更多会想,毕竟曾国祥是新导演,我有时候会给他一个东西,可能不一定对,但他可能没有自信或能力跟你说那个东西是不对的。我会找编剧聊是不是应该这样,再去和导演聊是不是应该这样,我会更多担起最后把关的东西。到了《少年的你》,曾国祥也成熟了,变成我们共同去研究,共同去承担我们的决定到底什么是正确的。


犀牛娱乐:还有什么特别想做的题材吗接下来?


许月珍:我们有几个项目在做,看看哪一个更快更成熟一点。其中有一个是科幻的故事,当然也是讲情感的多一点,讲人的存在和生存。


犀牛娱乐:当下整个中国电影行业的女性力量,尤其幕后的女性制片人数量还不是太多,你对于整个电影行业女性力量群体怎么看?


许月珍:我对女性主义没什么特别强烈的感受,男人和女人不都一样拍片吗?我觉得我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而且还一直有作品能出来,从来不是因为我是女生我要怎样怎样,我觉得作为一个女监制,世界观要大一点,毕竟有时候女生和男生的观点有一点不一样,角度也不一样。当你去拍电影的时候,你不能因为你是一个女性,就局限了看东西的角度。反而你要锻炼自己有一个更宽一点的世界观,这个可能比较重要,只要你世界观够大,作为女性看东西还更细腻一点,要把弱点变成强项。


犀牛娱乐:因为你自己本身也是一名编剧,在《少年的你》剧本阶段有给到什么更具体的建议吗?


许月珍:其实挺多的,因为作为一个监制,你要为整个项目把关,拍一部这样的戏,剧本写的好很重要,剧本的方向是对的也很重要。我挺重视剧本的,在拍摄过程中可能出现一些问题,不是我和导演能控制或改变的,但是只要剧本够好的话,整个创作思路就是明确的。我从和陈可辛合作开始,就参与很多剧本的创作,我在剧本上会提比较多的意见。作为一个监制,应该在各方面帮到项目和导演。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岛主,编辑:朴芳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