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流量明星决定放弃微博,意味着什么?
2019-11-08 08:00

一个流量明星决定放弃微博,意味着什么?

本文来自公众号:贵圈(ID:entguiquan),作者:郝继,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黄子韬苦微博久矣。


“我已经受够了说完的话发完的东西第二天给删了……对我而言这是广告、营销、热搜、虚假、负面、推广的天下……这种地方根本不值得说任何心里话。”11月5日下午2点,留下最后一段话后,他宣布退出这个流量巨大的舆论阵地。


▲黄子韬宣布退出微博


微博十年,从姚晨针砭时弊成为“微博女王”,再到明星们主动或被动地扮演“绝对正确”广告机器,无数明星的媒介奇观在此造就,也有不少人向它亮过红牌。有人默默退出,有人决绝地告别。离开理由也各不相同:有些是不愿面对汹涌的网络暴力,也有些,如黄子韬这般,不想再受制于虚假的流量规则。


十年间,微博的生存法则变了,中国的娱乐环境也变了。



黄子韬的退出,始于他的自我挣扎。


他是常规意义上的流量明星,在数字王国里拥有庞大的“资产”:5000多万粉丝,置顶微博10万转发,百万点赞。这些数字,量化着一个明星和微博产品本身的双重繁荣。但就在两天前,黄子韬突然戳破了这个粉红色泡泡。


11月5日凌晨,他发布微博称:“这么多年了,这首长达五分多钟的《最好的我们》不打动除了粉丝以外的人的话,我真的失去私心好好当个戏子去吧”。《最好的我们》是他即将发布的新歌,这位备受瞩目的归国四子意识到,做音乐这么久,没一首出圈的歌,“对不起自己。”


▲黄子韬发微博称“我对不起我自己”


这原本是一个人深夜的自我反省,是失眠者之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只是第二天醒来的网友满眼只被“戏子”一词触怒。即便有贬义,“戏子”指向的并不是观众和网友,而是一种自嘲。但在如今的微博上,骂观众是禁忌,骂自己同样犯规。


微博总是乐见明星犯错的——因为这很可能带来一场流量的狂欢。很快,#黄子韬我对不起我自己#以三百多万阅读量登上热搜榜第一。尽管“涉事”文案被秒删,但从各大论坛到微博留言,网友“没家教”“没修养”“侮辱艺术”的愤怒,持续指向黄子韬。


下午2点,黄子韬又发声了。他说受够了自己写的微博第二天被删除,“以后微博我不会再自己发我自己想发的我东西了”。


上一位正式作别的微博的,是香港女演员周海媚。2018年,周海媚在热播剧《香蜜沉沉烬如霜》中饰演反派角色天后。在经受持续20多天的“丑”“龅牙恶心”“找粉丝要钱整牙吧”“你配当演员吗”等恶评袭击后,她决定退出。最后一条微博里,周海媚发布了一段自己从影以来各个角色的混剪小视频,并配文:


网络时代,理解情绪大于客观的舆论生态;身为艺人,把自己的一切交付到显微镜下被凝视也是职业宿命。但当思考被情绪裹挟变成潮水方向,我选择激流勇退。一生何求,谁计较赞美与诅咒。陌生人你好,感谢你的爱意和乖张,微博再见,继续我的地阔与天长。


▲曾在热播剧《香蜜沉沉烬如霜》中饰演天后的周海媚


周海媚是老派艺人,话说得通透且平和,体面离开是最合适她的姿态。年轻放飞者如郑爽,注册了微博小号用以表达不满:“微博我输了,对于舆论只有两个办法可以不受干扰,一是全都信,二是全不信。”


还有王菲。2015年3月15日,天后放弃了她更新了1540条动态的微博大号veggieg,空留下头像里的黑色小猫和蝴蝶,还有2300万粉丝。没打一个招呼,也没留下半句告别,王菲默默地退出了。


一个叫“王菲今天发微博了没”的ID由此诞生。在持续自问自答三年多“没有”后,它绝望地停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但直到今天,王菲的每条微博下都有网友留下的“早安”“晚安”“想念”留言。


2


一开始不是这样的。明星和微博,有过漫长的、彼此成就的蜜月期


2012年2月9日,黄子韬发布第一条微博视频,内容是接受冰桶挑战,获得294071条留言,转发333595次,点赞392618个。


▲初代流量归国四子(左二为黄子韬)


彼时,黄子韬以归国四子的身份进入娱乐圈,成为初代流量,在微博这样的前沿阵地,保持和粉丝亲密互动但又不乱发言,是一个爱豆的自觉。


他努力在在微博营业和保持自我之间找到平衡,把爱好、感想和演过角色轮番放在微博ID里——不想被迅速定位和找到,也以此和粉丝保持辨认彼此的默契。据不完全统计,黄子韬的微博换过26次名字。有段时间,在微博搜“黄子韬”三个字,蹦出来的是“麦当劳的炸鸡”“暂失的温馨”或者“不啊可能是郑柏旭”。


黄子韬是微博深度用户,爱玩,也会玩。他在评论里让粉丝投票选择发型,也会在国庆阅兵后写观后感小作文,他知道微博编辑次数上限是101次,对置顶的规则得心应手。次数用光了,他还会跟微博编辑商量,能不能来点“特权”。


他曾把微博名改成“CPOPKing-SwaggyT”——意思是“华语流行音乐之王”,没什么人笑话他猖狂;有时候他爬上线,趁着“喝多了瞎写写”,抱怨两句自己的电影没排片,也没人追究他是不是卖惨。在这里,粉丝和网友渐渐看到一个欢脱又讨喜的黄子韬。


▲王菲2015年在微博晒出的新年自拍


还有曾把微博当成朋友圈的王菲。古早的蓝色页面里,天后下凡尘,用不美颜的照片,晒自己新做的美甲、凌乱的发型和过年穿的红毛衣。遇到好看的电影好听的歌,她乐此不疲地转发推荐,每条文字都带上可爱的小表情。她和好友旁若无人地聊天,和网友说冷笑话,也坚定拥护自己的信仰,秀起恩爱来更毫不介意。“高中女生”——人们这么形容她。


那是微博的黄金年代,是中国网络最有希望的言论平台。这个新兴的社交媒体,满足过无数国人的表达欲和互动欲,自然也包括明星。


140个字、9张照片,明星本人越过媒体的过滤和解读,成为自主的发布主体。他们发的微博文本,也更加个人化、私语化。微博成为明星的“后台”,帮艺人打造真实、亲密的“真我”形象,也赐予观众对娱乐圈生活的一种未经审查的窥视。


那时候的微博,杨幂、谢娜、赵丽颖还能彼此打趣,说着想念某某的心事。现在,杨幂早已成为八风不动的艺人典范,而后两位的微博,早已设置成“半年可见”。


▲黄子韬的置顶微博


2018年2月10日,黄子韬在置顶微博中表示,将2018年1月18日定为自己正式使用微博的日期。1年10个月后,算上这条置顶,他的微博被删得只剩下8条。流量明星黄子韬,走完了他在微博的全程。


3


明星发微博成了KPI。去年年底,张雨绮曾在一位新浪微博编辑生日时发过庆生内容,直言“KPI的事不要担心,这一条要多算。”


明星很忙。签微博年框要定量,发广告任务要定时,还不能疏忽发福利给粉丝。


眼下是促销季,点开热门明星的微博,这边是融合了冰岛幻境科技感的手机,那边是直火加热、带来焦香口感的啤酒……推广之外,绝大部分艺人的微博生活,都成了培植皿里绿色无害的蔬菜:如约发照片或视频,吃饭好幸福,健身好辛苦,回家好开心,夜深了说晚安,早起了说猫宁,猫咪九连拍,还有国家大事后一模一样的正能量转发……艺人们个个情绪稳定,心跳呼吸正常,工作休息照旧。


没人能说得清,微博是哪一天变成这样的,或者说,网络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一开始,谁删了某条微博,谁取关了某个好友,谁和谁悄悄互动,种种蛛丝马迹对于微博、对整个娱乐圈来说都是巨大的流量资源。


2018年年末,蒋劲夫家暴事件后,因为发布对当事人的惋惜和痛心,胡歌微博里的攻击性留言在48 个小时达到20000条以上。


胡歌、黄子韬因为发布内容被攻击;周海媚、霍建华、吴越因角色和演技被攻击;付辛博、谢娜因录综艺而被攻击…… 明星说错一句话就要被群嘲,甚至没说错话,是群众会错了意,依然会被群嘲。


▲谢娜在节目中回应网络暴力


大部分明星的团队开始对艺人微博内容进行管理。周冬雨就曾经粗心忘记删掉“腊八节微博文案”,暴露出代写的痕迹。


如今,每有大事发生,看好各自艺人的手机,成为经纪人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必要时候,“收手机断网”也成为粉丝们对爱豆团队最大声的疾呼。


十年间,微博原创内容,渐渐消失或转移。微博依靠粉丝经济起死回生,将社群核心从以明星转移到了粉丝群体。


新的微博用户足够年轻,有充沛的内容生产力和旺盛的传播热情,以及对偶像无比忠诚,对志趣相左的人毫不留情。他们以及由此衍生的娱乐营销号,高举让全民喜闻乐见的挖坟铁锹,环伺在每一条与明星相关的微博下。


话语权和监督权从媒体转向网友,“劣迹艺人”的面积也越来越广。


2019年4月,演员赵立新的一条微博引发争议,被网友“挖坟”后,之前更多充满争议的言论被爆出。赵立新公开道歉,微博将其账号封禁,但这位以演技著称的演员,至今消失在大小屏幕之上。


这是极端案例,但将自己的微博历史暴露在全民阅读理解甚至“挖坟”运动前,谁都有可能被铁锹掀翻。


▲赵丽颖微博设置为“半年可见”


“半年可见”的微博新功能上线后,一众网友(包括新浪微博CEO来去之间)吐槽“没意思”,但拥有8466万名粉丝的赵丽颖,还是第一时间设置了这项功能。粉丝不能再“考古”爱豆,网友为不能痛快吃瓜,有人戏称,“赵立新或成最后一个被挖坟的名人”。


也有负隅顽抗者,如热依扎。因《长安十二时辰》走红后,热依扎公开自己患抑郁症的经历,并分享生活和工作状态:晒出和经纪人的聊天记录,发过“商演接吗?”的邮件自嘲,也和出言不逊的网友硬刚了几轮。


热依扎不退让,于是网上“团队怎么还不没收手机断网看病”之声群起,尽管她一天内转发239条和网友针锋相对,但事到如今,“雪花论”失去原本的道德制约,反而成为网友新一轮攻击的矛。


▲热依扎在微博回怼网友


微博的雷区越来越多,从违法、违反道德、再到违背网友的意志,明星稍不留神就可能说错话,断送前程。


11月6日,在黄子韬发布“不值得”宣言后,那些“仗糊行凶、情商低、幼稚无聊炒作”的群嘲声渐渐褪去。有网友开始怀念过去明星们那些不完美的甚至有些笨拙的真心话,对团队代发的无懈可击的公关话术表示厌烦。但也有粉丝庆幸:“交给工作室也好,不然又被人抠字眼儿”。


交给工作室的意思,就是署名“黄子韬”的微博还将继续履行一个艺人的职责,由团队代笔,继续发布广告、宣传工作。只是那个真性情的“哈士奇男孩”黄子韬,再也不会出现在微博里。


本文来自公众号:贵圈(ID:entguiquan),作者:郝继。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0
点赞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