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没有底特律,但重庆在等待春天
2019-11-21 16:58

中国没有底特律,但重庆在等待春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usinessCars(ID:BusinessCar01),作者:曹旻希,封面来自:东方IC


作为竣工于1952年成渝铁路的下行终点,重庆,这座境内地势山高谷深,沟壑纵横的“山城”在成渝铁路通车后,境内沿线丰富的物产也顺着长江,源源不断地被运往祖国各地。


直到随着成遂渝线动车、成渝高铁等先后投用,成渝铁路才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重庆到成都的时间从12小时逐渐缩短为8小时、4个小时再到今天的两个半小时。



铁路在带动两地经济发展的同时,一旁连接重庆市和成都市的成渝高速公路也将这两座城市联系的更加紧密。但不可否认,在1997年6月18日,重庆在历史上第三次成为直辖市后,本就性格迥然的两座城市(成都是“巴适”的代表,而重庆也因为“魔幻”气质),开始殊途同归。


但有一个变化,近年来悄悄在这座山城生了根。


谁是网红


2019年6月18日,重庆直辖22年纪念日。22年来,巴渝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重庆似乎在一夜之间成为了一座游客们眼中的“网红城市”。


“重庆是一座充满魔幻色彩的山城。”



各大社交媒体、短视频平台上热传着洪崖洞、李子坝“穿楼”轻轨、长江索道等景点,这些景点也重新塑造着一个新的重庆城市形象。


除了新景点的打造者们,媒体将这背后一切的转变都归为得力于现代社交媒体的推力,微博、微信、抖音等,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和力量,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让这个西南重镇成为一个“新网红”。当然,这背后也与当地政府的直接推动有关。


“旅游要成为重庆市的支柱产业。”


但在此之前,作为中国老工业基地之一和国家重要的现代制造业基地的重庆,身上最为亮眼的名片是“电子信息产业”、“中国国内最大汽车产业”。对于这个转变,更多人将原因归结为重庆“降速”。



官方数据显示,重庆市自2016年以来经济增速放缓,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回落到个位数,2018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20363.19亿元,同比增长6.0%,低于8.5%的预期,也是近年来首次低于全国增速。


显然,重庆经济增长回落到个位数,其原因包含周期性变化、结构性变化、市场变化等多方面。但作为该市支柱产业,汽车产业效益出现大幅度负增长,被认为是重庆“降速”的主因。


重庆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周期性市场变化的因素,国内部分产业进入市场饱和期,“天花板”效应显现。“特别是全国汽车产销出现负增长,对重庆支柱产业汽车制造形成了冲击”。



数据显示,2018年,在重庆工业“6+1”支柱行业中,汽车制造业是唯一出现效益负增长的行业,其增加值增速由2017年的6.2%骤降至2018年的-17.3%。在其他6个行业中:电子制造业增长13.6%、材料业增长11.0%、化医行业增长4.9%、装备制造业增长3.2%、消费品行业增长1.9%、能源工业增长1.7%。


在《中国新闻周刊》统计的一份数据中,拥有重庆长安、长安福特、上汽通用五菱、东风小康、北汽幻速、斯威汽车、力帆汽车等车企的重庆,在2014年至2016年间,产辆连续三年排名全国第一(产量分别为:260万辆、300万辆、316万辆),成为期间全国第一大汽车生产基地。2017年,重庆的汽车产量下滑而被广州超越,但仍接近300万辆。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库显示,2018年重庆市汽车产量出现骤减,全年产量仅为172.64万辆。舆论认为,除了国内外大环境,重庆车市低迷更多的与布局太大、结构不合理、战略不当有很大的关系。



无疑,当全长720米的千厮门大桥与洪崖洞边上横垮嘉陵江与江北嘴相连接,气势宏伟展现着重庆的全新一面时,这座城市原有的“命脉”开始发生了偏移。“是放弃还是重塑?”成为了一道必答的选择题,悬在了山城的上空。


时间有限


在重庆主城区西北部的合川区,坐落着规划面积达21平方公里的重庆合川天顶工业园(以下简称“工业园”)。把镜头拉回到2012年,北汽银翔汽车基地在天顶工业区建成并顺利投产,随后的几年,天顶工业园形成了以汽摩为主的产业链。


今年夏天,北汽银翔停工待产的消息甚嚣尘上。在当地人士看来,“如果北汽银翔真的破产,整个天顶工业园区几乎会成为一座空城”。但天顶工业园只是近年来重庆汽车工业从发展迅速到逐渐衰败的一个缩影。


据相关资料显示,重庆汽车工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第一辆汽车由长安机器制造厂生产。



但重庆汽车工业真正的起步,应该算到当年的“四川汽车制造厂”(现为上汽依维柯红岩商用车公司)头上。1965年,国家进行“大三线建设”。出于战备考虑,国家一机部在重庆大足县内迁新建了四川汽车制造厂,1967年基本建成,但1974年才正式投产,年产能力1,000余辆。


从80年代初,重庆汽车工业迎来了壮大,最具标志性的是长安机器制造厂(现长安汽车的前身之一)“军转民”开始生产微型客和微卡,重要事件是1985年重庆汽车制造厂和日本五十铃合资成立庆铃,以及1993年兵器工业公司和日本铃木成立了长安铃木,而同时,长安汽车自己也在继续生产技术源自日本铃木的微客和微卡。


到90年代初,重庆汽车工业已具备相当规模。1992年,汽车工业已经在重庆工业的销售收入、利税中占比达到24%和41%,成为重庆工业的支柱产业。同时,重庆已经成为全国第五大汽车生产基地,规模排在一汽所在的吉林、二汽(东风)所在的湖北、上汽所在的上海以及北汽所在的北京之后。



至上世纪90年代末,重庆的汽车整车企业已发展到6家,整车产能34万辆,产销汽车整车22万辆。


新千年之初,作为环抱山城的另一条大江——嘉陵江开始“波涛汹涌”,在这条江边诞生的重庆“摩帮”开始进场造车,为重庆汽车工业注入了一股新鲜的力量,草莽却又充满活力。那是一个属于尹明善、左宗申、涂建华的年代,繁花似锦。


与此同时,重庆汽车工业发展进入了高速通道。在一片大好形势下,重庆也萌生了要做“中国底特律”的雄心。2001年,长安福特成立,并于2003年建成第一个工厂投产。长安福特的到来,壮大了重庆在全国乘用车市场的话语权,整体提升了重庆汽车产业的品质。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2003年,重庆渝安公司与东风汽车合资成立东风渝安车辆公司(现东风小康)。2008年,华晨金杯汽车与鑫源公司正式签署合作协议,成立华晨鑫源。2010年,北汽集团与银翔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组建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民营车企的崛起,以及上汽通用五菱的西进,北京现代的南下,支撑起重庆汽车迅速形成了“1+10+1000”产业集群,重庆汽车产业也很快迎来了发展史上的高光时刻。


过去一百年,美国的底特律、德国的斯图加特、意大利的都灵……它们作为全球瞩目的汽车城,为世界汽车工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而在中国,重庆的汽车产业规模貌似暂时的已经把其它省市远远甩在身后。


然而,好时光应该被宝贝。


没有告别亦没有新生


作为中国“四大火炉城市”之一,这座城市几乎没有春天,但他却在悄悄等待春天的到来。


2018年,重庆汽车制造业排名跌落至全国第六。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目光也开始探究这座有志于做中国“汽车城”的城市为何迅速坠落原因的背后。



“如果汽车产业再不谋求转型,未来我们面临的不仅是支柱产业能否支撑得住的问题,背后还有几十万人的就业问题,后果不可想象。”迷雾中的山城开始意识到了,汽车产业正迎来一个全球性的、革命性的发展机遇,拐点时刻必须转型升级,打造新动能,寻找新增量,彻底扭转大而不强的局面。


毫无疑问,重庆工业经济的低迷,尤其以汽车制造业为代表的重庆工业经济的下滑,是拖累重庆经济运行的主要因素。这其中既与重庆汽车产品多属于中低档次,产量较高,价值量偏低有关,也受到国内外汽车市场下滑的大环境影响。


2018年12月,重庆市政府发布了《关于加快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要大力提升汽车产业产品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轻量化水平,打造现代供应链体系,壮大共享汽车等应用市场,实现产业发展动能转换。



该《意见》提出,要加大研发创新投入,鼓励企业加大研发创新投入力度,到2022年,全市汽车行业研发投入达到180亿元,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投入强度达到2.5%,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年新车型投放量达到20款,其中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10款以上。与此同时,重庆市政府还将在平台、研发、降低成本、人才方面给予企业资金等支持。


截止2018年,重庆市拥有汽车生产企业41家,其中整车生产企业21家,专用车生产企业20家。全市规模以上汽车零部件企业近千家,已经具备发动机、变速器、制动系统、转向系统、车桥、内饰系统和空调等各大总成完整的供应体系,汽车零部件本地配套化率超过70%。


显然,重庆在汽车制造业方面的配套较为完整,对于重庆汽车产业实现转型升级基础相牢固,加上政府政策的推动,对车企都是利好。未来,重庆加快转型步伐,抢夺产业先机,仍有希望在未来重振汽车产业。


2019年10月24日,在重庆仙桃数据谷5G自动驾驶示范基地里,装载APA5.0全自动泊车系统的长安汽车CS75 PLUS,在70秒内就完成了高难度的侧方位停车。



“智能化能力,将是未来汽车企业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作为重庆汽车产业的龙头企业,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谭本宏表示,基于对智能化的基本判断,长安汽车将直面产业变革,重视和掌握智能网联汽车核心技术。以智能驾驶、智能网联、智能交互三大领域技术为支撑,分阶段打造智能汽车平台。


和长安汽车一样,重庆众多的传统制造产业正在加速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2018年,重庆智能产业产值实现4640亿元,同比增长19.2%。今年以来,重庆成功实施620项智能化改造项目,认定102个数字化车间和智能工厂,示范项目生产效率提高66.3%、成本降低22.2%,成为转型升级重要标志。


毫无疑问,在经历的2017~2018中国汽车业的低迷后,无论是重庆、长春还是武汉,都在与成为“下一个底特律”挥手告别。


不过底特律“死过一次(底特律于当地时间2013年7月18日申请破产,成为美国规模最大的城市破产案)”,这座汽车城也已经从鼎盛走向没落,时至今日,美国车市复苏的繁荣也已经不再属于底特律,但重组带来了新机会,底特律也逐渐迎来重生。



再来回看重庆,他的闪光之处从来不止于“网红”。


向东可沿长江航道,贯穿长江经济带,向南借泛亚铁路,覆盖整个东南亚市场,向西依托渝新欧铁路优势,辐射广袤的西北地区,就近辐射成渝经济区,沉睡多时的山城不难随时起航,而这一次汽车业绝不能再错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usinessCars(ID:BusinessCar01),作者:曹旻希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