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出了个院士叫王坚
原创2019-11-22 16:15

阿里出了个院士叫王坚

王坚想低调,不想突出个人。


这是他在得知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后的第一反应。


11月22日,中国工程院2019年院士增选结果公布,2050志愿者、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阿里云创始人王坚入选工程管理学部院士。2019年,中国工程院开展了第14次院士增选和第13次外籍院士增选,共选举产生了75位院士和29位外籍院士。


王坚想低调,但实力不允许。阿里巴巴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王坚作为民营企业技术带头人的代表当选,“意味着民营企业科研力量逐渐成为国家科技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王坚当选院士,是送给这位永远一身格子衬衫的阿里云创始人最好的生日礼物,出生于1962年10月的王坚上个月刚过完自己的57岁生日。



现在,王坚早已在阿里内部封神,但十年前,他在阿里巴巴承受着巨大的非议。


11年前,时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的王坚被马云请来负责云计算。阿里做云计算的构想是2008年6月马云在阿里巴巴B2B高管会上首次提出来的,当时内部有很大的争议、也有很大的反对意见,但马云当时力排众议说:“我不知道云计算将来具体有什么用,有多大的用,但我知道的是我们必须马上做,云计算将来一定可以帮助中小企业。”


于是彭蕾找到了王坚,一通猛挖。2008年9月,王坚加入阿里巴巴。2008年底,王坚首创了以数据为中心的云计算体系结构,并确定为飞天的体系架构。


之所以叫飞天,王坚后来解释说:“在中国的神话里面,其实飞天是一个给人带来幸福跟吉祥的神,这也是我们代表着我们对这项技术跟未来的敬畏。同时这个神需要有一个清水的环境才能生长好的,杭州得天独厚有一条江,有一个西湖,可能在这儿生长得最好,这是我们可能做这件事情的起因,可在那个时候,云计算还远远没有变成大家的意志,大家真正的行动。所以在这个地方养出了这么一个神。”


当年,在王坚的主导下,阿里巴巴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去IOE”(IBM小型机、Oracle商业数据库和EMC集中式存储),同样引发了业内不小的争议。很大的非议来自内部,从高管到员工都不乏质疑王坚的声音,在内网上,有人说他是骗子,有人质疑他不会写代码,有人质疑一个搞哲学的不懂云计算。他因此也得了个“阿里局外人”的称号。王坚在某年阿里云年会上抹眼泪的视频被放进了《Dream Maker》纪录片里,也被放在了阿里巴巴20周年年会的宣传片里。


王坚现在有多大的荣耀,当年就承受了多大的委屈。


但这其中有个关键先生,就是马云。当时面对来自内外的各种争议,马云一直是力挺王坚的那个人。如果没有马云的信任做后盾,可能也就没有了现在的阿里云,也就没了王坚现在的地位。无独有偶,两个人都曾被人当作“骗子”。


所以,马云是王坚的伯乐。马云非常赏识王坚,经常在背地里“恶狠狠”地表扬他。


2017年中国电子学会科学技术奖中,阿里云主导的“飞天云操作系统核心技术及产业化”项目获得科技进步奖特等奖,这是该奖项设立15年来首次颁发的特等奖。


现在的阿里云已经是全球第三大、国内第一大云计算厂商,仅次于亚马逊和微软。而每年的双十一就是阿里云上下最激动也最紧张的时候,因为双十一当天海量的数据就是阿里云最大的练兵场。


现在的王坚,也早已退居二线,成了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主要在忙活城市大脑项目,他想把城市也搬到云上。过往几年,每次这个嗓音沙哑、常年穿格子衬衫的人出来演讲,都会有一些非常犀利又时不我待的言论,仔细品品有很多启发。当然,也有很多人说听不懂他讲什么。


2015年他在云栖大会上说:“云栖小镇不是一个行政概念,云栖小镇不是镇,中关村不是村。这个小镇在西湖区,不要说不会说中文的人不知道什么是西湖区,即使说中文的也不知道西湖区是怎么样的。我说西湖区就是北京的海淀区,唯一的差别是什么?海淀的淀没了,西湖的湖还在。我们要追求的是一个自然环境的东西。”


“当互联网变成一个基础设施的时候,当数据变成最重要的生产资料的时候,当计算变成一个公共服务、变成一个企业发展的最核心竞争力的时候,一个新的经济时代其实已经来了,那就是计算经济的时代。”王坚说道。


2016年云栖大会的时候,他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红绿灯跟那个交通监控摄像头的距离,它们都在一根杆子上,但是从来就没有通过数据被连接过。因为它们的距离,交通是一定会堵的,原因就是摄像头看到的东西永远不会变成红绿灯的行动。”


2018年,王坚在造就Talk上说:“今天所有的城市问题,就是被规划师规划出来的。”他借机安利了他呕心沥血的项目“城市大脑”,他说:“‘城市大脑’不仅属于中国,还将成为全世界每一座城市的公共产品。这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抓住这个机遇,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对数据的坚定。”


2019年云栖大会,王坚没有再单独做主题演讲,而是跟他的两个继任者胡晓明、张建锋同台对话,他说:“无论对阿里也好,对中国也好,我们到了不止把技术做好、还要去做开创的时候,不然这个世界不会进步了,阿里有这样的历史责任。”


每一次,都是格子衬衫。每一次,他谈的都不是技术如何帮助阿里巴巴的业务如何如何成功,而是心系天下,心系我们所在的城市建设、城市规划。


王坚同时也是个温暖的人。我2015年负责邀请他来虎嗅抚摸节(F&M创新节),他爽快地答应了。他当时跟我说,虎嗅当年在阿里云还很小的时候就选择了用阿里云的服务,所以他必须来。我还记得当年他站在台上,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能不能把最前排的两排桌子撤掉,摆放更多的椅子让人坐?


后来,在虎嗅力邀下,他成了虎嗅F&M创新节顾问委员会委员。


2018年,我又邀请他来虎嗅F&M创新节,他站在北京的冬天里语重心长地说:


“我们当下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让住在回龙观的年轻人,再也不要花那么多时间在路上,我觉得这是真正的、车的革命的开始。


“北京应该认真地把这些最基本的东西数数清楚,所以我想,在你基本的数数还没有数清楚以前,所有讲人工智能啊,稍微远了一点,先把数数要数对了。


“对北京来讲,可能最大的一个工程,但同时也是最不合理地使用资源的方法,可能就是南水北调了。


“一哄而上不是坏事情,大家突然去做一件事情不是坏事情,什么是坏事情呢?一哄而下是坏事情。


“人工智能是不是泡沫,是不是泡沫不重要,只要你还可以再做个10年,一定不是泡沫。


“我自己的愿望就是到五年、十年以后,我们只要现在十分之一的资源,就可以支撑我们今天这样一个城市的发展。也就是说,今天在北京的话,我们只要有1/10的道路面积,我们只需要今天十分之一的水,我们只需要今天十分之一的电就可以完成今天这样一个城市的生存,我们就有机会拿出剩下的90%的资源,想一想我们的创新可以做什么。”


并且,每次王坚都是自己一个人来一个人去,从来不带助理、不带随行人员。


王坚也有摇滚的一面。


2010年1月底的一天,春节临近,忙了一年的王坚来跟马云告假。他告假的原因也很特别,是要去美国开飞机。他从前在美国是一个飞行俱乐部的成员,他说:“很久没有开飞机了,手都生了。”


2019年9月10日晚,在阿里巴巴20周年庆暨马云辞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晚会上,马云、彭蕾、蔡崇信和王坚组成的A Band组合一身摇滚装扮,唱了一首《怒放的生命》。



2019年11月22日,王坚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王坚,一直在怒放着。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7
点赞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