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避孕平等,可能吗?
原创2019-12-08 07:05

男女避孕平等,可能吗?


作者 | 黄青春

题图 | 东方IC


世界高速运转,女性投身其中。“她们”自我意识的觉醒已成影响社会的重要力量。


虎嗅将目光投向那些富于独立、进取精神的新一代女性,她们来自文化、科技、商业领域,在与世界的互动中,完成对自我持续的建构与重构。


近日,“美国Lyndra公司成功研发出女性月服避孕药”和“印度研发出男性避孕针RISUG”的消息在全球范围内引发激烈的讨论,男女避孕平等成为全民争论的焦点。现代社会,男女平等不应该只停留在社会分工和身份认同,还应该体现在两性避孕选择上。世界各国都有组织致力于通过教育、宣传和资金帮助来推动男性使用新避孕药具,他们用日拱一卒的方式一遍遍向世界传达避孕的重要性。


12月4日,据BBC报道,美国Lyndra生物医药公司宣布成功研发出女性月服避孕药,已做完动物活体实验,将于近年内进行人体实验。该药剂解决了口服避孕药依从性难题,可以在胃里停留数周,并缓慢释放避孕荷尔蒙,期间对食物消化没有影响。


这主要得益于Lyndra 延长释放口服胶囊的六芒星结构设计。这种超分子弹性体凝胶具有pH敏感性,随着胃酸溶解药丸的外壳,手臂展开缓慢释放装载的药剂,直到进入小肠后遇到pH值接近中性的环境才会开始溶解,完全消除了发生肠道堵塞的风险。


药物作用示意图,来自Lyndra官网 


日前,哈佛医学院的乔瓦尼·特拉弗索博士及其在麻省理工的同事们将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科学转化医学》杂志上。


除了女性月服避孕药,Lyndra生物医药公司积极研发的治疗方案还包括阿尔茨海默病、艾滋病毒、鸦片依赖和精神分裂症的疗法,今年7月刚获得盖茨基金会13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不过,比女性月服避孕药更令人期待的还是印度研发并正在审批的男性避孕针RISUG——“指导下对精子的可逆抑制”(Reversible inhibition of sperm under guidance,简称RISUG)

《印度时报》11月20日报道:印度有一种注射型男性避孕药已完成临床试验,已经进入印度药品管理局审批阶段,最快明年即可推向市场。 

《印度时报》相关报道网站截图


据了解,该项研究的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高级科学家夏尔马(R.S.Sharma)表示,RISUG只需一次注射避孕效果就可以长达13 年,目前303人参加了第三期临床试验,成功率为97.3%,尚未出现一例失败或严重不良反应者。


一旦RISUG通过印度药品管理局审批开始投放市场,将有望替代输精管切除手术。甚至有可能分走全球100亿美元避孕用品市场一半份额,并极大削减每年32亿美元的避孕套销售额。


因为此前这部分市场主要由制药巨头拜耳公司(Bayer AG)、辉瑞公司(Pfizer inc.)和默克公司(Merck & co.)控制,而对于发展中和贫困国家,RISUG仅需10美元的手术成本却能提供长达13年的生育控制,会极大降低避孕套使用和女性避孕药物费用的支出,或将彻底解决男性避孕这个世界级生物医学难题。


RISUG 临床手术十分简单:在局部麻醉的情况下,在男性阴囊处切开一个小口暴露输精管后,医生将Vasalgel (苯乙烯马来酸酐聚合物凝胶)注入男性的输精管,几分钟后凝胶会在输精管壁上形成一层透明的包被,经过该包被处的精子都会发生生物化学性上的改变,即精子被该凝胶材料完全杀死或受损,不再具备和卵子结合的能力。

       


RISUG 注射的 Vasalgel 凝胶是由 60 毫克的苯乙烯/顺丁烯二酐(styrene/maleic anhydride)共聚物和 120uL 的溶剂二甲基亚砜( DMSO )形成,该共聚物在精液中水的作用下水解形成带正电荷的氢化物,干扰了精子表面的负电荷,破坏精子的细胞膜和受精过程顶体反应必须的酶类,使精子丧失游动和与卵子结合的能力(参考美国专利  5,488,075)


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生殖生物学健康主任 r. s. Sharma 说,“这种方法在预防怀孕方面有98% 的效果,和避孕套一样安全且没有副作用。”


他还表示,印度比其他任何国家有更多的已婚妇女性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而且由于社会耻辱和商店缺乏隐私,使得避孕套的使用率低于6% 。


事实上,自2002 年开始,研究人员就在德里 Lok Nayak Jai Prakash Narayan 医院二楼的46号房间进行该药物的一期临床试验:140 位已注射 RISUG 的男性中有1/3 在几周后出现了无痛性阴囊水肿,出于安全性考虑试验被中止。


2012 年,同样于印度进行的二期临床试验中,被试者在接受 RISUG 注射5天后,射出的精液中已无法检测到有活力的精子,避孕效果据推测可持续 10 年以上。


2019年,三期临床实验证明这种避孕方法成功率为97.3%,无副作用报告,一次注射避孕效果长达 13 年。


除了能使注射者避孕效果长达13年,RISUG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可逆性。


接受 RISUG 注射的男性如果在13年避孕期内反悔,只需要在相同位置注射碳酸氢盐或二甲基亚砜后,再通过震动、微电流或经直肠按摩等物理作用使聚合物从输精管壁上解离,之后精子活性就会恢复正常,注射者重新具备生育能力。



当然,作为进入到三期临床的新型避孕方法,其长期应用报告现在还不具说服力,药剂可逆性是否能达到百分百还有待观察,而且经过注射-可逆这样一个过程后,是否会对后代存在影响还需要更多数据验证。


弗吉尼亚大学研究人员在2018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就提出了对 RISUG 安全性的担忧,他们引用了动物早期临床试验和研究数据,表明RISUG可能损害男性生殖器官中的精子和组织。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关于人体内 RISUG 可逆性的数据报告,只有动物试验证明了这种产品的逆转潜力。”


不过,男性避孕倡议协会的执行长亚伦 ( AaronHamlin ) 乐观表示:“这个东西会让你的生活少许多麻烦,你只要把凝胶打进输精管后离开医院,下次你想进行性爱时就什么都不用准备了。”

近些年来,国外一些专家提出了预防性病、艾滋病的“ABC”原则:Abstinence (禁欲)、Be faithful (忠诚)、Condom (安全套)。


社会学家、性学研究者李银河之前对安全套的解释是:“安全套有两大功能:一是避免怀孕;一是预防性病。”前者是避孕套的主要功能,而后者随着世界进入艾滋病时代和偶然性关系的大量增加,出现了需求强劲的势头。


根据国家人口健康科学数据中心披露,近年来10-29岁的青少年各类性病的发病率都呈上升趋势,包括梅毒在内。而淋病发病率在长时间下滑后,重新冒出回涨苗头,最主要原因就是未使用安全套。

       


究其原因,虽然避孕套在所有避孕措施中最为安全,但大多数人避孕意识不强,年轻人还未形成自觉使用避孕套的意识。甚至,随着年轻人对性的态度愈加开放,多数男性厌恶戴套,有些女性或因为过敏或因为不舒服也希望男方不戴套,毕竟它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双方的愉悦感。


另一方面,假避孕套已经形成了极其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新闻报道大量仿真度高、价格低廉的避孕套进入了线下实体店、中小型宾馆、自动贩卖机、超市甚至药店。


中国疾控中心一项针对全国312,016名大中学生的大型调查显示:2010到2015年间,15-17岁学生首次发生性行为时未使用安全套的比例高达60.2%;他们最近一次与固定性伴侣、临时性伴侣和商业性伴侣发生性关系时未使用安全套的比例分别为50.5%、59.6%和58.1%。

       


虽然Lyndra研发的女性月服避孕药和 RISUG 男性避孕剂大幅拉长了避孕周期,或将成为年轻人避孕选择的最优解,但最大的问题在于它们都不具备预防性传染病的功能。


即便未来,随着科技的进步避孕手段越来越多,只要“性传染病”无法得到有效预防和治疗,避孕套就不可能完全被替代。何况除了性传染病、艾滋外,避孕套还能防止乙肝、肺结核、HPV等传染性疾病。

其实,从紧急避孕药到贴剂,从宫内节育器到避孕环,市面上行之有效的避孕方式基本只针对女性。


女性最常使用的口服避孕药,胜于方便、效率高,但频繁服用会产生激素副作用;皮下埋植剂虽能极大减少激素副作用却没有宫内节育器避孕效果持久(可持续 5~10 年)


这三种女性避孕方法虽然应用已久,但缺点也十分明显:不能预防性传播疾病,同时还会给身体带来副作用。


据国家卫计委统计:女性避孕措施使用率最高的“上环”,会引发月经不调、疼痛、带环妊娠、宫外孕等。


联合国曾经做过一个全球性的避孕调查,结果显示:在全球大多数国家中,都是女性承担起避孕的责任,而这一现象在中国尤为明显。


据不完全统计,全球每年有7500万例意外怀孕,而以人流告终的约有5300万例,其中,中国每年记录在案的人流手术至少1300万例(不包含未能记录数据),这个数字几乎是全球人流总数的四分之一,位居世界第一。而在有婚前性行为的女性中,超过20%的人曾非意愿怀孕,其中91%以流产告终。


深究其背后原因,大多与缺乏性知识及避孕常识、避孕失败及无生育计划(意外怀孕)有关,但还有一小部分是因为胚胎发育畸形,被迫停止妊娠。


更残酷的是,在这些流产女性中,半年内重复流产(约占45%)、多次人工流产(约占55.9%)、流产人群日益低龄化(25岁以下的约占50%,最小人流发生年龄为13岁)成为高危流产的前3位,而多次流产会极大降低此后怀孕几率,即使怀上,胎儿出现并发症或孕育不全的风险也会大大增加。


可怕的是,身体上的折磨往往同时伴随着心理上的摧残。


一名美国妇产科学院的博士研究堕胎后遗症发现:

54%的堕胎者经常会做有与堕胎有关的恶梦,73%的堕胎者经常会回想堕胎那一刻的经历,81%的堕胎者常想念被堕胎的孩子,65%的堕胎者常常有自杀的念头,69%的堕胎者明显失去性欲,81%的堕胎者时常哭泣。


堕胎女性相比于未堕胎女性,患抑郁症的比例高出4倍,自杀率则高出5倍。


而讽刺的是,女性承担避孕痛苦及人流巨大压力的同时,市面上对于男性避孕的研究长期停留在避孕套上。


首先,男性避孕药研究受阻一个很现实的原因:比起女性避孕药每个月只要对付一个卵子,男性避孕药要搞定数以亿计的精子则困难得多。



研究发现,女性的卵巢容易被激素影响,通过模拟人体卵巢分泌的雌激素和孕激素来抑制垂体启动“排卵程序”就能达到避孕的目的,但男性精子生产过程90天为一个周期。这也是为何研究机构一直致力于研究控制男性生育的方法,而不是阻止精子的形成。


其次,在避孕方式选择上,男性只能通过避孕套和输精管结扎两种方式避孕。


男性输精管结扎通俗点讲,就是通过“堵塞”输精管达到不育的目的。这种避孕方式成功率几乎达到100%,整个手术创伤小、安全性高且出血少。


反观女性结扎,手术过程需要把腹腔剖开,会造成很大的创口;术中也会因为体质等原因出现出血感染粘连的风险甚至危及生命;即使手术成功,异物对内膜的持续刺激还会让部分患者出现阴道淋漓出血、妇科炎症等问题。


即便如此,中国男性绝大多数不愿意自身参与避孕。


国家卫计委曾有过一个统计,如果从采取避孕措施的中国家庭中选100对夫妻作为代表来看,其中约有54.6位(数据样本有限)女性体内有宫内节育器,26.2位女性已结扎输卵管,13.8位男性使用避孕套,3.8位男性接受了输精管结扎手术,1.6人采用其他避孕方式。也就是说,女性宫内节育环使用率占50%以上,而男性结扎的1%都不到。


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就是中国男性对结扎手术有很大的偏见,甚至还有人认为男性“结扎”会缩短寿命、造成性功能障碍。


要知道在发达国家,男性输精管结扎术十分普遍:荷兰35岁以上夫妇有50%选择手术避孕,其中70%是男性结扎;新西兰40岁以上男性有一半接受该手术;英国每年有4万例男性做此手术;美国每年有17万~55万美国男性采取输精管结扎手术。


“男性连避孕套都不愿意戴,还能寄希望他们愿意对输精管做手术吗?”上海市人类精子库负责人陈向锋提到,“2011年以来,每年新增女性结扎手术数量都是男性的八倍以上,绝大多数需要结扎避孕的家庭都选择由女性而不是男性实施结扎手术”。



就这点来看,男性避孕针的上市非常有必要。因为现代社会,男女平等不应该只停留在社会分工和身份认同,还应该体现在两性避孕选择上。


华盛顿大学的医学教授 John Amory,作为权威的男性医学研究学者曾发表过一次TED演讲,他表示“男性避孕药将有助于减少意外怀孕和流产,并允许男性平等参与避孕”。


如今,世界各国都有组织致力于通过教育、宣传和资金帮助来推动男性使用新避孕药具,他们用日拱一卒的方式一遍遍向世界传达避孕的重要性。


毕竟,女性为此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参考资料:

[1]. 男性避孕针上市?男女“避孕平等”有多难,三联生活周刊,严徽因

[2]. 中国家庭避孕:八成靠女性,结扎数量远超男性,澎湃新闻

[3]. 继管13年的男性避孕针之后,女性月服避孕药研发成功,36氪

[4]. 男性避孕针将面世,到底让谁不舒服了,WeLens

[5]. RISUG(SMA)Lohiya N K , Alam I , Hussain M , et al. RISUG: an intravasal injectable male contraceptive.[J]. Indian Journal of Medical Research, 2014, 140(Suppl 1):S63-S72.

[6]. William Harris, How RISUG Works, Howstuffworks.com, https://health.howstuffworks.com/sexual-health/contraception/risug.htm

[7]. Harriet Hall, RISUG: Birth Control for Men,Sciencebasedmedicine.org, https://sciencebasedmedicine.org/risug-birth-control-for-men/

[8].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02797/why-we-still-dont-have-birth-control-drugs-for-men/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