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大会》最好笑的点在于,没人敢真吐槽
2019-12-10 11:53

《吐槽大会》最好笑的点在于,没人敢真吐槽

文章来自公众号: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作者:巫冬,题图来自:东方IC。


在被下架的《吐槽大会》第一季第一期中,王自健是这样介绍这档节目的:


我们会请到一位,比较具有话题性、有争议的,简单来说就是比较容易被人骂的明星,来到我们的现场,通过我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继续骂他。


第一季第六期中,作为主咖的大张伟在按照流程挨个吐槽完副咖、并承认抄袭和假唱之后,接着表示:


“往期的主嘉宾呢到这时候呢,都要给自个儿洗白,但是我不用。”


王自健和大张伟的话结合起来,恰好完整地讲出了这档节目的本质:邀请具有争议性的名人,先让副咖“有分寸地”吐槽他,分散一部分观众的火力,再给他一个舞台,可以畅所欲言为自己发声,简称“洗白”。


节目观赏性建立在对明星负面的正面吐槽之上,而艺人接受邀请上台则多半有维护名誉的最基本要求。吐槽和洗白的天平,从一开始就悬在《吐槽大会》的话筒之上。如今走到第四季,这杆天平正如其评分一样,已经倾斜得越来越厉害。


从第一季的 7.5 分,到 6.9、6.3,再到第四季的 6.1,《吐槽大会》的豆瓣评分呈现出了一种稳定下跌的变化形态,介于直线下降和指数衰减中间,高开低走,一季不如一季。


台上装熟假笑,台下尴尬错愕


目前第四季已播出两期,第一期的主咖是李佳琦,嘉宾们集中吐槽的点是不粘锅事件和与薇娅的第一淘宝主播之争。不粘锅事件属于职业失误,人尽皆知,严重程度嘛,类似于话剧演员在台上忘词;而第一淘宝主播是否名副其实——请问如果网友争论王祖贤和张曼玉谁是中国 90 年代的第一女神,她们两个会生气吗?



副咖是吴昕、袁咏仪、宝石GEM老舅,和二手玫瑰梁龙,其中吴昕的槽点是大龄未婚和养生,袁咏仪的槽点是年龄大、追李敏镐和爱买包,老舅是作品《野狼disco》很火但个人名气不强,梁龙则是美妆博主和名气不够大。


撇开吴昕未婚和袁咏仪爱买包这种几年前就被人讨论完了的无关痛痒陈年冷饭不讲,老舅和梁龙的名气真的很弱吗?梁龙故意恶搞美妆还把丑照用作封面,结果看起来效果竟然真的丑,真是令人诧异呢。


第二期主咖是甄子丹,他上节目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宣传新电影,因此火力会稍弱可以理解。但在远程视频“非要吐槽”的环节中,集结了王晶、张晋、黄圣依、熊黛林等庞大演艺圈阵容,他们用看似埋怨娇嗔的语气,将甄子丹从爱老婆、敬业、拍戏认真、艺术技能点满等角度,全方位夸了一遍,最后一个露脸的王宝强更是连假装吐槽都没装,直接喊“丹哥加油!”。



其中陈可辛讲了他们在云南拍戏时的故事,因为甄子丹每天在片场骂自己武行团队,当地村民最终就学会了一句广东话——陈可辛话音未落,视频直接跳到了下一位。我猜那句话应该是“丢你”,因不雅被删减。


副咖是杨子、吕良伟、向佐、格斗冠军张伟丽,其中一半嘉宾连使用普通话都十分费劲,演讲时能让观众听懂就很不错了,气口、节奏、表演没法要求更多;上一期表现良好的卡姆留了下来,效果平淡的庞博换成了李诞,这两个人在节目中作用也十分符合二八法则——20% 的镜头,贡献了 80% 的笑点。


“终于不用假笑了是不是。”


“大家都太虚伪了。在我们刚刚上台前,大家在那个后台一见面,哟!甄子丹老师您来了,幸会幸会慢走慢走。一上台,甄子丹你个垃圾。”


卡姆用角色塑造需求所包装的这两句话,恰好说出了全场最发自内心的实话。


第四季节目播出后微博的热搜话题是“卡姆给向佐孩子起名”“庞博吐槽李佳琦贴成龙海报”,与甄子丹有关的流传视频是吴京之前接受采访时,回答如果自己和甄子丹对打,自己需要打 120。



不能说这些梗不好笑,但它们实在都跟“吐槽”挨不上边。反观第一季的主题,是周杰正面回击网友“我不喜欢你们把我作品做成表情包,我就是情商低”,是大张伟坦荡回应抄袭假唱,是曹云金一脸不屑地隔空喊哈、模仿郭德纲说“你死不死啊”。


从第二季开始我们就再也见不到这样的剑拔弩张现场了。


吐槽尽量来真的


举办到第四季,笑果文化无疑已经比第一季时更有经验,整个节目的制作流程趋于成熟,李诞等人在娱乐圈的资源也有所积累。好处是,找人和拉商务合作的门路更多,坏处是,朋友变多,需要顾虑的也更多了。


别说吐槽,国内娱乐圈从来就不是一个能自由说话的地方。前阵子高以翔因拍摄浙江台极限运动节目而去世的事故爆发,也没多少明星敢发声,而少数发声的明星,如张雨绮等“天真系”艺人,呐喊的重点竟是演员职业苦累危险,倡议拒绝疲劳工作。


《吐槽大会》从第一季开始,嘉宾们的吐槽就是有范围有限度的。


一般是由笑果的编剧们先采访嘉宾,再筛掉对方希望规避的地方,从每位嘉宾身上找出两到三个可用的槽点。接下来编剧们就只能循环利用这些槽点,进行命题作文创作。



客户要求高,题目范围窄,编剧的才华和内容能力有限,这些因素都导致《吐槽大会》的段子越来越平庸无味。这并不是笑果的问题,因为上不上节目的选择权在嘉宾手中,话题限制标准自然也要遵循对方的要求。


商务稿要写得好看比正常稿件难,这个常识在媒体圈也通用,而笑果的编剧们不仅需要写出来,还要写得好笑,且避免和其他编剧撞梗,尽管可用的梗就那两三个。


另一方面,表演者的台词水平、表演功力、节奏控制也很大程度上影响观赏效果。而《脱口秀大会》上卡司们根据个人风格原创的段子,自己演出来都不一定好笑,再交给明星,尤其是香港明星,能完整呈现其应有效果就更难了。


如果主咖与副咖并不像王自健最开始设想的那样,是朋友间的嬉笑怒骂,嘉宾也会更加忌惮小心。这种谨慎可能在前期就干扰编剧压缩其创作空间,在台上时也将影响嘉宾的表演效果。


▲这个官方海报像在自嘲:看,他们真的完全不熟


“我不喜欢这么一群不温不火的明星,在台上假装特别熟悉,互相吐槽,别人吐槽他,他明明很生气,还得假装很大度地在那假笑。”


又是来自卡姆的大实话。主持人张绍刚在开场报 slogan 时也自嘲,“吐槽,我们尽量来真的”。


吐槽没法来真的,这个问题其实从节目最初创办开始就贯穿始终。好在第一季时国内语言类节目仍然较为稀缺,《吐槽大会》以新颖的明星爆料互骂结合脱口秀形式,瞬时惊艳观众。


但随着节目影响力提升,明明放不开但还是要念稿的嘉宾越来越多,《吐槽大会》那杆洗白与吐槽的天平越来越难以维持平衡,甚至到了不需要洗白、只是用铅笔画上浅浅痕迹便马上擦干净的程度。


近年来语言类节目热潮刮起,观众的审美阈值已有提高,不够重磅的伪爆料、无关痛痒的平淡段子已经无法再拉动观众心弦。国内“不可说”的审查政策和舆论雷区太多,脱口秀的创作空间本就不广阔,而吐槽大会的明星制又增添上了另一层桎梏。


当有争议且放得开的明星存量越来越少,有营销需求的明星和高流量网红越来越多,“吐槽”便将被“公关”所掩盖。


*本文版权归“PingWest品玩”公众号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文章来自公众号: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作者:巫冬,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