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讨论“李子柒是不是文化输出”?
2019-12-15 12:54

为什么要讨论“李子柒是不是文化输出”?

讨论李子柒是否是文化输出,无可厚非,但相较之下,更有意义的,是思考人们为什么要讨论。

 

李子柒准确地切中了两点:中国风和田园生活。这两者并非处于一块平衡木上,需要警惕和探讨哪一边高了、哪一边低了,而是像四时气韵一样圆融互浸的,中国风使她“走出国门”,逃离都市的田园牧歌则使她“留下来”。


1. 为什么要争论李子柒是不是“文化输出”?

 

陶渊明把世外桃源的隐居生活写成了诗,千古流传经久不衰。李子柒则把田园牧歌拍成了声色俱茂的视频。

 

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四川姑娘几乎无所不能。她用最传统的中国农家田园手艺,酿酒、腌肉、砍竹子做秋千、手工造纸……观众仿佛能嗅到稻田谷香,豆果清芳和山涧薄雾。

 

2016年闯入公众视线,两年内就簇拥2000万全网粉丝,李子柒的产品矩阵涵盖了当今各大主要流量平台,包括微博、抖音、B站、快手、YouTube,总粉丝数量达到5132万。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或许是海内外观众打开李子柒的首要驱动力。青山翠黛,春华秋实,夏耘冬乐,纵使是被美化的田园牧歌,也的确绘制了一幅幅流动的中国山水刺绣画卷,让天涯海角的人都看到了一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初状态。

 

互联网时代,依傍流量传播的人事物似乎来得快走得也快,但李子柒是个例外。时至今日,她仍然犹如周期性循环跌伏的浪潮反复活跃在公众视线。

 

直到近期,关于她的舆论风潮倾向了另一个重心:李子柒到底是不是文化输出?

 

与大多数美食文化博主相比,李子柒最大的特点之一,是她的海外热度甚至大于国内。

 

截至今年12月,李子柒在YouTube平台的粉丝量已高达735万,传播度最广的视频能收获达3000万点击量。

 

这个庞大数字反映了世界各地对中式乡村田园的兴趣和热爱。YouTube李子柒频道的留言底下,不少海外网友纷纷表示,感谢她带他们看到了清丽秀美的中国传统乡土图景,走近了纯净而淳朴的农家田园生活:

 

“她在重新向全世界介绍,被我们忘记的那些中国文化、艺术和智慧。”

 

“她正在教我们,我们不了解的中国。”

 

……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图景,给海外观众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它被盛赞、被热爱的同时,也在悄然进行着一场文化形象塑造。

 

“文化输出”的说法,一方面自然是对她创造出来的美好加以肯定和褒扬。

 

中国传统乡村田园的秀丽风貌、淳厚朴实的农家手工艺,皆带着明显的民族自信和文化自豪色彩,流量与正能量同行,央视也不吝溢美评其“讲好了中国文化,讲好了中国故事。”

 

然而,当李子柒成为一种文化现象,人们开始注意到,她塑造出来的浓郁中国传统乡村风,是把她推到海外观众注目下的主要元素。

 

文化是重“意”大于“形”的概念,作为与“拿来主义”相对应的概念,“文化输出”既强调传承经典,转译精髓,更扮演着建立国家形象的过程。

 

清一色的原初乡村田园,勤劳朴实的农民工艺形象,纵然是被美化过的中国田园居,但当它与“文化输出”这种宏大字眼结合,在YouTube这个庞大的平台上掀起如此惊人的热度,未免使人担忧:人们担忧,其输出和塑造的单一中国农村图景,将会造成国家文化印象建设的片面化。

 

更甚者,是担心这种谈不上最高端文化形态的输出,暴露出揭开疮疤秀给全世界看的祥林嫂心态。在形形色色的新科技、新文化层出不穷之际,文化输出固然是必然的。

 

农耕文明固然是华夏延续前年的根基土壤,从的中国当代社会,也离不开那股根植在历史里的乡土情结。

 

某种意义上,“工匠精神”、“淳朴勤劳”有着与“世界工厂”一样令中国人又爱又恨的情感地位。

 

当李子柒的“田园牧歌”式文化图景,相较于科技发展、城市创新等宏伟形象,更大比例占据了外国人的屏幕,人们则开始担忧,那种被传统定义的温婉文明,是否会给中国整体对外形象进行“柔化”,构筑起今天新的东方想象?

  


2. 新时代的“田园牧歌”,违背了谁?

 

余秋雨说,“文化无墙,永远不能画地为牢”。虽然中国古来秉承“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但“文化输出(Cultural Output)”的心态和精神,在该概念提出以来,自远的东方想象开始就一直存在。

 

四大发明是文化输出吗?是。它们从创造出来的那一刻,就成了人类文明进步里程碑上的一颗明星,把自身光芒发耀出去。

 

鉴真东渡日本是文化输出吗?是。在中国以富强闻名称世的唐皇朝,弘扬佛法、开创律宗,都具有扩大自身影响力,发扬闪光面的积极意义。

 

李小龙和成龙是文化输出吗?是。因为他们把中国功夫(Kung-fu)名扬海外。在二战后的混乱年代,那一声猛烈的吼喊,代表了东方之狮沉寂许久后的长啸。

 


这些被历史公证的“文化输出”,都有两个共通点:其一,符合历史特定的时代需求;其二,皆在当时建立了“强者”的名片。

 

时代永远是文化的输出背景。

 

从全球化开始之前,整个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前期,中国一直活在一种半神话、半猎奇的“远东”想象中。所谓”远东”,既有地理上的遥远,也有心理上的隔膜。

 

沧海桑田,神州巨变,随着全球化进程、海陆交通等人类传播技术的进步,中国的文化形象名片建设藉国力增强与国际形象巨变,一度完成了历史性扭转。

 

而“慕强”,不知不觉成了每个时代建构和输出文化的核心要义。

 

百余年来,“落后就要挨打”的观念根深蒂固在历史发展的每个节点,尤其是伴随着近现代的民族兴衰、国运沉浮,中国的文化自觉意识不时出现文化自卑与文化自负两种矛盾心态。

 

“谨小慎微”的心态渗透了文化自觉,潜移默化地覆盖了部分文化自信,造成了略显沉重的文化症候。

 

我们总是在担忧,“拿来”时代过去后要“送出”什么,才能准确延续大国崛起的冀望?我们始终在焦虑,从欺辱与变革中脱尘出来的新时代,要如何弥补落后时期累积的“文化赤字”,以让传统和先进达到有机平衡,共塑一个“强者”。

 

信息娱乐工业时代,以历史为原型的《王者荣耀》是文化输出吗?《舌尖上的中国》、《战狼》是文化输出吗?

 

毋庸置疑,我们仍然以京剧相声、国画书法这些文化遗产为豪为傲,却更多愿意让它们沉淀在一种文化结晶的概念里,偏向一种留存和继承、传扬的定位。

 

它们就像中国文化的静脉,源远流长地延续下来,人们期待它们被承认,被欣赏,却不愿其承担“代表”的作用。因为我们始终认为,延续着“强”的轨迹,中国永远有着更重要的东西去“输出”。


官方可以用《战狼》去大声讲述中国人的故事,宣扬坚毅的国人精神和情感,却不会用《甄嬛传》去展示古代宫廷特色。

 


 

直到今天,被国民认可且反复强调的“发现东方”,也是要发现经过现代化洗礼的东方。资本主义城市化浪潮下,我们有意识培养和输出的文化形象,仍然紧紧围绕“伟光正”,对文化软实力及与世界接轨的冀望仍然占据主流。

 

“去芜存菁”不是要怀旧,更不是要退守,而是拂去历史尘埃,对被遮蔽的形象的重新清理,对歪曲的文化身份的重新书写,在由政治经济转型推动建立的特色现代化背景下,进行文化重建和解释。

 

本土文化固然应该被保护和传承,但“输出”,似乎更需要两弹一星、“一带一路”、天宫、蛟龙、对外贸易、投资开放型体质等构筑起来的科技大国、软实力强国名片。

 

然而,很多人忽略了,文化自信不仅是一种心理状态,也是一种审美机能。

 

精神文明用文化符号得以构建,文化自觉和自信是一种由表及里,被理想和审美逐渐塑造、定型的过程。

 

《道德经》中有一句话,“为天下谿,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深知何为雄强,却仍然需要溪涧之柔,如此才能保持明耀与真朴的和谐统一。

 

固然,把“文化输出”的帽子盖在李子柒一个小姑娘身上,似乎太过沉重了。但互联网信息时代流量经济重塑了文化输出的概念,量成为反映质的重要传播参数。

 

她镜头下被美化了的农村不能代表真实的农村,但也正因如此,她的田园牧歌越美妙、越受欢迎,就越给人造成一种深受感染的视觉黏性。

 

这种黏性从欣赏美开始,到沉浸在那种自然真纯的感染力,他们脑海里的印象就愈发加深、加强。

 

但这份跨越国界和文化的梦境,结合时代,李子柒绘制的那幅田园图景,是被大数据、互联网信息洪荒挑选和塑造的。

 

换言之,当她从纷繁的文化符号里脱颖而出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成为了一种胜出的强者姿态。

 

她的热度是时代赋予的,与成龙李小龙时代一样,也与“流浪地球”的人类科技视域主题一样,是这个时代自然而然的需求发声。

 

或许她不是我们吹捧的“强者”名片,但她的面向,却也不是停留在具象的“形象”,而更多传达了一种跨越国界与文化的意境。

 

当我们在据理力争“文化输出”时,使她脱颖而出的核心凭藉,其实不是“中国风”,也不是“柔”,不仅不是取悦观众,更是在重重文化焦虑征候中的一种泰然自信。



 

3. 治愈是一种“文化交流”

 

就算不用“文化输出”这么沉重的宏大概念,YouTube上一分钟数千条外文评论,就算这不是一种有意识的“输出”,也是一种影响力。

 

或者用另一个词概之:文化交流。

 

“输出”是一种施以外力的主观能动,但“交流”是双向的,互振的,具有反馈机制的传播学概念。

 

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交流通常指思想文化的交流,而文化交流又可分为三个层面:思想、艺术与实用。

 

历史上曾有很长一段时间,西方对中国文化的关注都集中在一些器物类工艺的“中国形象”,比如茶叶、瓷器、丝织品、建筑园林。

 

这些东西是足够具象的,就像李子柒的秀美山色图景,她的传统农家手工技艺,勾勒了一个岁月静好的画面。

 

我们看他人的生活,是想通过“凝视(gaze)”达到一种情绪和压力的释放。YouTube、b站、抖音之类的视频平台,创造了一种“云体验”方式,把别人的生活带到眼前。

 

看吃播可以被治愈,看李子柒也可以被治愈,只不过前者更类似一种发泄性质的视觉冲击载体,后者则更能让人发自内心地由衷从生活细节里感受到美和宁静。

 

在李子柒最热门的一条视频底下,点赞1.1万的一条评论来自外国网友,“Deep down, I know this is how life is actually supposed to be.”(从内心深处,我知道这才是生活应该有的样子)

 

有人留言李子柒给了她继续面对生活的勇气:“When I'm having a hard day, Liziqi to the rescue.”。

 

有人从李子柒身上看到了生活与生存的差别,“It's fairly happy living rather than surviving”。

 

有人固然身在异国他乡,也通过视频想到了自己的家。……

 

李子柒固然呈现了一幅中国独有的田园农家风貌,但海外观众喜欢李子柒,并不仅是那种春耕夏织的民间生活满足了他们的“猎奇”心理。

 

铺天盖地的评论都在表达:李的视频给他们带来了治愈奇效。

 

被消费主义填充的现代都市人,几乎万物皆可“治愈”,只要它填补了内心某种空惶,可以是一支歌曲一只猫,一份甜食、一片蓝天。

 

为什么“深夜食堂”不是东京的专属?因为看似各有千秋的大都市,给予人类的压力和桎梏其实是千篇一律的。味觉点燃的,不是东京的霓虹灯,而是整个资本主义城市化浪潮下,那些被混沌与冗繁吞噬的都市人。

 

人类始终是城市的过客,心中总藏匿着一个逃避的念想。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里说,人类“越来越难以把城市当做城市来生活”。

 


自工业文明以来,人类社会就普遍存在着一种渴望宁静致远的欲念,它是19世纪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的“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也是卢梭隐居的“瓦尔登湖”。

 

他们不爱看科技发展和城市建设,并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输出这些东西,而是这些现代化发展,放在全球化背景下,是换汤不换药的内容。

 

李子柒的治愈效果,不仅是对都市的逃离,更是建立在一种对“物”的温情与敬意上。中华民族自古对土地、土壤的感情都是温沉而细腻的,古人祭祀天地万物,安心妥帖,四时有序,物品和自然天地一样,是具有灵魂和力量的。

 

黄豆到酱油,从稻谷到酒酿,造纸、蜀绣……特写镜头、自然背景音,都让观众的目光与心境凝聚到了物品本身之上,与之建立起了一种情感互动,也滋生出一份生活的仪式感和踏实感。

 

对五谷不勤、四体不分的都市人群而言,李子柒还抵达了他们的一种幻想:“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这不仅是南稻北粟的农耕生产社会,不仅是秋收冬藏的中国乡土情结,更是整个都市现代化背景下,全人类对亲近自然,回归纯朴的一种本性。

 

最后一点或许非必要却不得不提。不可否认,一直以来,西方对中国人的印象被历史铸成了一堵相对固定的墙,文化上的突破其实较难从根源突破形象。

 

纵然西方世界对东方的印象仍然模糊,但当他们看到李子柒镜头下一个不一样的中国农村,一个有别于在国际电影奖上靠“真实的污秽和阴暗”闻名的中国农村,难道不是一种正向反馈?

 

如果把“李子柒是不是文化输出”这个争议,当做一张应试教育文科答题卷上的单项选择题,铺天盖地的参考教辅各执一词,哪怕有了肯定的标准答案,这个命题达到的最大效果,就是反复加强人们对“是或否”的印象,而忽略了题干背后容纳的更广、更深的社会科学意义。

 

参考资料:

[1] 云杉.文化自觉 文化自信 文化自强——对繁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思考[J].红旗文稿,2010,(15)(16)(17)

王岳川. (2005). 从文化拿来主义到文化输出. 中国美术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