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教授误人子弟?
原创2019-12-18 12:56

陈志武教授误人子弟?

01. 清华北大学生听不懂陈志武的课


对陈志武教授,国内媒体通常样这样介绍:


“1990年,陈志武获得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博士的学位,进入威斯康辛大学任助理教授。1995年,他获聘为俄亥俄州立大学副教授,1996年担任终身教授。”(2006年08月18日 新财富)


“1990年,陈志武从耶鲁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先后在美国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和俄亥俄州立大学任教,1997年晋升为金融学副教授,1999年晋升为金融学教授并重返耶鲁担任终身教职。”(《一个经济学人的第三条道路》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2011年08月22日)

 

陈志武还在清华和北大开设金融经济学课程,反响一般。陈志武的说法是:“对于金融市场正处于发展之中的国内学生来说,这些理论不仅很超前,而且与他们的生活与未来就业有很大脱节。”


直白地说就是,学生听不懂。


清华北大的学生注意了,你们要是到美国耶鲁大学留学会听不懂教授讲课。


陈志武毕业于中南矿冶学院,后来到国防科大读了个工科硕士。1986年留校任教。在好友崔之元建议下,陈志武决定到美国“镀金”,他选择的是金融学。


“当时我连金融(Finance)这个词都不清楚是什么意思。他(崔之元)当时给我看了一些书,但我还是没有搞清楚。”4个月后,陈志武收到耶鲁的录取通知书并于1990年获得博士学位。但有好事者说:“耶鲁大学网站竟然不刊登如此著名教授的博士论文。”


1986年的中国金融市场岂不更加“处于发展之中”?耶鲁的金融学理论对陈志武怎么就“不超前”、“不脱节”?而且陈志武还承认此前没有任何基础,只是临时抱佛脚看了几本书,还没看懂。但十几年后,清华北大的学生还是听不懂陈志武的课。或许是陈志武误人子弟?不妨看他的一个著名观点。

 

02. “施正荣比乾隆有钱”

 

本人尊师重教,虽然不清楚陈志武的根底,但对拥有此等履历的教授还是相当敬畏的,直到2007年。


当时无锡尚德风头正盛。陈志武“蹭热点”抛出“施正荣比乾隆有钱”。


原话是:“按照今天的银子价格算,1766年乾隆朝廷的4937万两财政收入相当于今天的11.4亿美元,低于无锡尚德2007年的12亿美元收入。基于‘银本位’价值标准,今年施正荣控制的开支比当年乾隆皇帝的要多。”


当时就有网友质疑:怎么可以用银价将当年乾隆的银两收入换算成今天的价值?这样换算后的钱跟今天施正荣公司的收入可比吗?因为工业化已使银子本身的价值今不如昔,因为今天的生活费用与240年前不同……等等。


陈志武这才搬出“购买力平价理论”救场。


基于伦敦经济学院《Wages,Prices,and Living Standards in China,Japanand Europe》研究报告,陈志武十年前对乾隆朝廷的财政收入作换算


在乾隆中期的北京,1000斤大米的价格是14.18两银子。那么,4937万两银子的财政收入相当于34.8亿斤大米。而今天北京的米价在一斤1.4元左右,无锡尚德的12亿美元等于68.1亿斤大米,差不多是乾隆朝廷收入的两倍!


如果按肉作价值本位算,会如何呢?乾隆中期,在北京27两银子可以买1000斤肉,4937万两银子相当于18.3亿斤肉。今天北京的猪肉价为5元左右,12亿美元相等于19.2亿斤肉。按照肉的估值基准,乾隆朝廷的收入跟今天无锡尚德的差不多。

 

乾隆中期,北京1000米棉布要122.2两银子,4937万两银子相当于4.1亿米棉布。今天,北京的棉布一米在5元左右,无锡尚德的12亿美元相等于19.2亿米棉布,差不多是乾隆朝廷收入的五倍!

 

还有鸡蛋、豆角……


问题是购买力平价是用来比较同一时期在各国使用本国货币的购买力。比如一个麦当劳巨无霸汉堡在美国售价的美元数与在中国售价的人民币数,这两个“堆儿”货币的购买力是相同的。


跨越将近200年,人类生产力早已天翻地覆。今天一个美国大农场主的粮食产量或许超过乾隆年间一个省份(两江等富庶地区除外)。


陈志武也觉出不对劲,打圆场说,“用一篮子消费品来评判同一时代不同地区间的收入水平,其意义很大,但依此评估不同时代间的收入,问题就严重,因为今天的一篮子消费品跟昔日的一篮子不是同一回事”,“这本身就是进步,当然也证明‘改革开放’165年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好处。”


拿乾隆朝的白银与今天的白银比,是金融学家不应该犯的错误,前者是货币,后者是大宗商品。好比收废品的说我有好几吨纸,那些豪宅的主人家中恐怕1吨人民币都没有。


搬出购买力平价仍然无法自圆其说。


最终陈志武才算想明白,把施正荣的财富与乾隆进行比较,费力不讨好。加之无锡尚德昙花一现后迅速衰落,陈志武也就没有再提起这个话头。

 

03. 拿施正荣与乾隆比本身就是错误

  

施政荣是无锡尚德大股东,乾隆皇帝拥有帝国100%权益。他们的身价不是不可以比,但拿萤火虫的光亮与太阳比,心智正常的人不会这样做。


 

非要比的话,怎么比?比支配资源的能力。

 

作为经济学家,陈志武应该能够深刻理解,富的本质就是权力,支配资源的权力。


比如你花20块钱买了个“巨无霸”,与制造这个汉堡的相关的人力、物力,还有应分摊的快餐店运营成本(房租、能源、小时工)就都归你支配了。你的决定是把它吃掉,维持生命。


富豪投20个小目标建个MALL也是支配资源,前提是地方政府批准他建。


说到这里,读者肯定已经明白,施正荣的财富与乾隆根本没有可比性。


论支配资源权力的大小,任何国家、任何一级政府都胜过任何牛逼企业。马云、马化腾加起来也不能与一个普遍的县委书记比。陈志武的东西清华北大学生听不懂,现在主要向企业家布道。如果企业按他的思路,认为自己“比乾隆”如何如何,是要大倒霉的。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