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正在离开滴滴的司机
2019-12-23 13:47

那些正在离开滴滴的司机

本文来自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李一帆,Photo by Dan Gold on Unsplash


1


坐上王晨网约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那是12月19日,王晨在路上的第14个小时。


在刚刚过去的一整个白天里,王晨接了11单滴滴优享,收入580元,加上我这单的80元,日收入约在660元上下。基本上,这就是他的日均收入。


“您累吗?”我问他。


王晨瞬间变得有些激动:“怎么不累?我累得浑身发软。别看我坐着,我们这种坐不能算坐,总是一个姿势,注意力高度集中,比走一天路还累。”


“干滴滴没办法。”王晨像是在说给我,也像是在说给自己,“我已经不算太拼,一个月只跑22、23天,流水1万5左右,去掉油费、七七八八的罚款,剩下不到1万。其实早不想干了,但又没找到好去处。”


“一直在留意工作,有更合适的就走。”



就在我遇到王晨的前一个礼拜,一名南京网约车司机猝死的消息传遍了网络。


12月11日上午8点多,南京市六合区龙池花园小区附近,一名正载着客人的滴滴司机突发疾病,他告诉乘客“胸口有点难受”,便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刚刚按下双闪按钮,就歪倒在了座位上。


随后他被紧急送往六合区中医院,但送到医院不久,就不治身亡。


今年以来,杭州、上海、南京……已经有好几座城市的网约车司机,被陆续曝出猝死的消息。


这位南京的刘师傅,猝死时不过56岁。去世前,他每天的跑车时间在13个小时以上,160天没有休息。


从某种角度看,王晨们和刘师傅一样,都是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网约车司机。


这里的“死亡”不仅指的是人身死亡,更指的是网约车司机对这个行业的逃离。


2


王晨已经算网约车司机里较为吃苦耐劳的。


同为滴滴司机的佟宁远告诉我,当初一起来上海开滴滴的山西老乡们,现在很多都不做了,“打打别的工,或者回老家”。


“现在很难做,尤其是自己没买车,租公司车的那些司机,十个有九个都不想干了。”


12月月初,研究公司桑福德·伯恩斯坦(Sanford C.Bernstein)发报告称,随着服务商对司机激励政策的削减,过去12个月,滴滴出行司机端APP的使用量,同比下降了23%——这恰巧佐证了佟宁远的说法,司机确实在离开。


佟宁远对被迫“租车开滴滴”有很大的情绪,他一笔笔地跟我算着账:


“如果是租租赁公司的车,普通快车、优享快车,一个月至少6000起,最贵的能到8500,专车更是要9000起。租个两年,基本都回本了。


租个人的是便宜,一个月4000,有时候3500也能租到,但是个人的没有运营证,查到你就是重罚。


第一次1万,第二次3万,第三次6万,而且都要扣三个月驾驶证。”


(右上角那枚价值几十万的“运营证”,阻挡了很多网约车司机的致富梦)


既然滴滴允许私家车注册,为什么不帮私家车解决运营问题呢?


佟宁远说滴滴有帮私家车交罚款的规定:


“第一次被查到给报销,但就这一次;第二次要做得好的司机才能报销,你要是经常被人投诉,评分低,就不给报;第三次是无论如何不报销。


不管他报不报,驾驶证都必须扣,三个月出不了车,损失太大了。”


从去年开始,佟宁远选择把自己的轩逸停在家里,开始租车跑滴滴,“安心是买到了,但每个月要6500,真的够受,每天睁开眼,200多块钱就出去了。”


正是考虑到包月的租车成本,有些人才会选择“夫妻店”的运营模式。两口子都跑网约车,日夜倒班,把成本省下来。


3


其实,私家车运营的弊端远不止佟宁远说的“不安心”这么简单。


正在用私家车跑滴滴的雷震最有感触。


他开的是卡罗拉,“所有用车开销都扣掉,月收入在7000,不和前两年补贴高的时候比,就比前几个月,收入也在下降。”


“因为滴滴开始减少给私家车派单了。”雷震语气里满是疲惫和无奈。


“应该是出于安全和监管的考虑吧,派单都优先运营车辆。


我现在基本每天8点出门,晚上12点才回去。虽然每天跑15、16个小时,但很多时候都在空驶,根本没有单子。”


滴滴对私家车的限制是循序渐进的,只是雷震察觉得有点晚。


“最开始因为机场、火车站监管严,所以我们没证的私家车都不给派那里的单子。你想想你在机场打到的车,车牌第二位是不是都是‘Y’?


然后,从10月开始,除了早晚高峰,都不怎么给私家车派单了。早上9:40以后我就接不到啥单了,我的收入就一直在减少。”


“滴滴的抽成本来就高,有25%,溢价的时候能到30%。当年Uber才15%,美团一开始没抽成,后来有了也才8%,滴滴是人家3倍。


其实每次滴滴给乘客溢价多少我们根本不知道,实际抽走了多少也没法估算。


像现在你这单,在我这儿还是顺路单。我设置了回家,只接顺路的,这时候滴滴就会压我的价格,我连正常的钱都拿不到。每天的最后一单,基本都这样。”


“而且你要想,我还有损耗和折旧。”雷震滔滔不绝地说。


“像我们这种长时间跑车,汽车损耗很大,易损件换的频率高,保养周期还会变短,都要自己承担。到哪天不跑滴滴了,公里数这么高的车折旧也会很高,卖不出好价钱。


还有,私家车保险也要自己买,跑运营的保险年费都要大几千、上万块。”


在雷震心里,跑滴滴是存在一条隐形鄙视链的,“车牌第二位是‘Y’的,比我们高一级。”但他同时也很清醒,“不过他们要交租车费,钱也难挣。”


之前,雷震还动过跑专车的念头,因为专车价格高。纵然车也贵,但跑的时间越长,相比快车的边际效益就越是递减得缓慢。


后来,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滴滴对专车司机的要求也在水涨船高:“听说专车每个月必须跑够二十几天,接单数也要在200多单以上,不然可能就被取消资格。


有时候还会有‘便衣’来偷偷考核,给你打个低分就损失惨重。本来成本就高,风险还高,算了吧。”


现在,雷震的快车阵地,也快要坚守不住了。和他聊天的一个小时里,他反复提及,“还不如之前打工挣得多”。



4


雷震不是没想过去抽成更少的美团、首汽,但这些平台用户少,而且仅限有运营证的车辆,他又不想被租车费用束缚。


当然,现实中的美团们也不如他们渲染得那么美好。


美团司机张运发告诉我,可能收入确实比滴滴多一些,但也在不断地萎缩。


去年一周还能奖励一两千块,现在基本只剩下早晚高峰奖励。虽说每周做到44、55和68单,会有三层阶梯的递进奖励,但就他自己来说,一般每周35单最多了,“很难拿到”。


享道的一位师傅也在吐槽,说虽然流水比较多,但非常心累,因为要拿到奖励需要完成指标,比如早晚高峰时要做到多少单,“可是公司贼得很,一到临近10点就不给你派单了,气死你。”


5


庞大的网约车司机群体里,也有人揣着不抱怨的好心态。


这些天的采访过程中,我接收到的最令人震惊的消息,就是有人说,今年在上海,已经发生了4起没被曝光的网约车司机猝死事故。


消息的来源是滴滴司机陈明。聊起南京刘师傅的猝死,陈明淡定地告诉我:


“今年上海光机场就猝死了4个司机,5月份虹桥机场有两个,再之前浦东机场也有2个,3个是在车上发现的,浦东有个是死在厕所里……很多滴滴司机都知道,至少我那小圈子里的都知道,只不过没人报道。”


看到我不敢相信的眼神,陈明又补充了一句:“就是在那之后,滴滴才出台了开4小时就要休息20分钟,开10小时就要休息6小时的强制规定。不然你以为呢?”


我无法判断陈明的言论是否属实,但6月17日,滴滴的确公布了《滴滴网约车驾驶员防疲劳驾驶规则》。


规定司机累计接单满4小时,且之间一次性休息时间不足20分钟的,需要下线休息20分钟才能再次上线接单。当司机全天接单达到一定时长,也需要下线休息6小时后才能上线。


不过,陈明并不认为这几起猝死事故与滴滴有直接的因果关联:


“滴滴也是要吃饭的呀,滴滴的车价都是和出租车价格相关的,他们也没办法,再说出租车也没有限制司机工作时长,谁能想到还有这种事。


司机自己应该知道注意身体,不能为了赚钱就无休止地跑,该休息得休息。”


当然,他也承认网约车这份工作越来越难。


“就说我,每个月租车费6000,油费一天160,每年交罚单加上找黄牛买分扣,要大概两万,这还是因为和黄牛熟了的缘故,别人一分200,我一分160,不然更多。


别看每天从7点半跑到半夜12点,做六休一,到手也最多万把块钱,真是挣的血汗钱。偶尔有人东西掉车上,给他送过去他还不给车费,你也没办法。”


我问他是不是开车再稳当点就能少点罚单,没想到这戳中了陈明的“愤怒点”,他疯狂地向我“控诉”:


“你知道罚单怎么来的么?一多半都是违章停车,有人就非让你在马路上等,不等就投诉,你知道我们投诉弄不好就是一两百地扣钱,滴滴都偏向乘客,扣钱还影响之后的接单,所以有时候只能等。等就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被拍了。”


“当然也确实有自己犯错的时候,毕竟很多时候都想跑快点,多接一单是一单嘛。”


6


在这样的压抑氛围下,2018年,网约车司机与出租车司机之间的流向开始有了反转。


2018年之前,基本每年都有大批的出租车司机离开,转战网约车,可2018年之后,网约车司机转场出租车开始变得常见。


张胜海就是其中之一。


他是从Uber干起的网约车司机,“2014年开Uber,那时候一个月能跑两三万,2016年改成了滴滴,去年换成开出租了”。


至于原因,张胜海回答得很爽快:“因为出租赚得多,去年滴滴跑到后来,一个月7000都赚不到了,就不想干了。”


“出租也不好干,只是比滴滴多点。”张胜海又补充了几句,“我租车费一天也要260,不比滴滴便宜,不过我和别人合伙租,一人130。两个人轮换开,这周你开白天12小时,我开晚上,下周换过来。”


大部分时间,出租车不用考虑被抽成的问题,但也有例外。


张胜海告诉我,比如通过嘀嗒出行接到的订单,就要被扣掉一些费用,大约20公里扣3块、40公里扣6块,“我要是多接几单嘀嗒,一天20多块就没了,说句不好听的,都够我吃一顿饭。”


我紧跟着问了句“师傅一般都在哪吃饭”,他告诉我有几处固定的出租车休息场所,那附近全是餐馆,面条炒饭米粥,都是家常快餐。


张胜海是外地人,在上海租了房子,老婆也跟着来了上海,对他来说,一个月600多块的“抽成”并不是小数字。


但他想得也很开。


张胜海心里清楚,几年前高补贴的网约车生活并不是正常态,那时候有些刷单“骗补”的司机,一个月能做到五六万,“其实当时和我一起来上海开车的老家人不少,现在虽然不剩几个了,可我觉得还是比在老家挣得多,就没放弃。”



他没有说错。


即便在二三四五线城市,网约车司机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比如二线城市南京、杭州,司机们开车10小时,平均也就接到10单,每月毛收入四五千块。


三四五线城市更是如此,本地人要么有汽车,要么有两轮电动车,打车本身就不常见,即便打车,出行距离也都在10公里以内,我问下来的普遍反应是,“还不如出租车赚得多”。


反过来,出租车司机则认为,因为受到滴滴的影响自己近几年的收入才没有起色,“还不如去给企业跑车”。


总之,两边都有自己的“还不如”,两边都自称日子“不大好过”。


7


但抽成他们的网约车运营商就好过吗?


也不尽然。


今年年初,滴滴内部流传出了相关财务数据,数据显示滴滴在2018年的亏损金额高达109亿元,在司机补贴方面的投入共计113亿元。


滴滴CEO程维总是公开表示,滴滴自2012年以来就没有盈利过,6年累计亏损了390亿元。


“虽然我们收了一些Take Rate(抽成),但这里面绝大多数又以乘客补贴和司机补贴的形式返还了回去。所以滴滴一直在亏损。”


今年上半年,恒大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独角兽报告:2019 》里,滴滴出行的估值也从去年的600亿美元下降到了450亿美元。


即便如此,滴滴对于司机也没有过分亏待。


我在和司机聊天时几乎都问到了同一个问题:“这几年滴滴给到你们的单价,有涨吗?”其中有两位都明确回答我:“基本每年每公里会至少涨一毛钱。”


所以,在这场出行方式的变革游戏里,到底谁更好过呢?


似乎没有人是受益者。


似乎只有乘客是受益者。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滴滴出行当司机: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那个时代,一去不返。


(注:文中所有人物名字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李一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0
点赞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