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国斩首的伊朗“三号人物”是谁?
2020-01-05 13:43

被美国斩首的伊朗“三号人物”是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diqiuzhishiju),作者:作者:深眸


元旦刚过,美国就给伊朗送来了“新年礼物”:


当地时间1月3日凌晨,特朗普下令对巴格达国际机场的伊朗目标进行精准打击,美国先进的MQ-9“死神”无人机发射的“地狱火”导弹成功命中目标,造成至少7人死亡,立即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和地区局势紧张。


这是件大事,可能因为过于大了。特朗普只发了个国旗。



原因很简单,此次空袭不仅将从叙利亚乘飞机到巴格达的伊朗三号人物苏莱曼尼当场炸死,前来迎接的伊拉克人民动员部队副指挥穆罕迪斯也同时丧命,甚至有传言称黎巴嫩真主党一名领导高层人物也被炸死。


叙利亚出发,伊朗将军、伊拉克武装、黎巴嫩真主党,这什叶派之弧恐非虚言


这真可谓惊天动地的斩首行动,而中东的地区局势,也在隆隆的爆炸声中,迎来了巨大的变数。


从穷小子到“三号人物”


在被炸死几人中,苏莱曼尼无疑是核心人物。中国人可能对他不太熟悉,但这个名字在整个中东,尤其是伊朗国内,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国内地位上,苏莱曼尼是伊朗国内仅次于领袖哈梅内伊、总统鲁哈尼的第三号人物;在国际声誉上,他更是全球范围内公认的“中东谍王”。


苏莱曼尼虽是少将,但少将其实是伊朗最高军衔

(图片来自:Wikipedia@Khamenei.ir)


这位传奇少将的民众支持率甚至一度超过总统达到65%,2017年更是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百大影响力人物之一。


这样一位军事领袖一朝陨落,对伊朗、地区局势和美国的海外利益,无疑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2017年《时代周刊》百大影响力人物苏莱曼尼少将在领导人一列,同在一列的还有特朗普、普京等

(网页截图来自:https://time.com/collection/2017-time-100/)


回顾历史,苏莱曼尼所取得的地位和影响,可谓时代和自身努力相结合的典型案例:


1957年3月,苏莱曼尼出生在伊朗第二大省份克尔曼省的拉波尔村。在巴列维王朝统治下,出身农民家庭的他家境贫寒,从很小开始,他就开始出去打短工为父亲还债,先后做过泥瓦匠、纺织工等辛苦劳累的工作,尝遍了人间冷暖,也领略了社会的残酷,对当时执政的巴列维王朝和美国充满敌意


不只讨厌巴列维王朝,更讨厌背后的美国

(帕拉维与杜鲁门  图片来自:Wikipedia@Abbie Rowe)


而当时,尽管伊朗在表面上高度世俗化和西方化,但依赖于西方支持的巴列维王朝确实将大部分精力投入了城市建设当中,对基层很少进行投资,也没有能力完成意识形态改造。什叶派伊斯兰教仍然在基层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对现实久有不满的苏莱曼尼就深受宗教的影响,对主张用伊斯兰教改造社会的霍梅尼充满敬意。


宗教为政治铺路领袖为教徒指路

(图片来自:Wikipedia)

1979年爆发的伊斯兰革命和随后的两伊战争完全改变了苏莱曼尼的命运。他思想激进、悍不畏死,在霍梅尼当政后,立即报名参加了负责保卫领袖安全的五百人团,并在随后成为其中的领导人物,多次剿灭国内支持巴列维的残余势力,深得霍梅尼信任。


乱世出英雄,更出死者

虽然他们的死被赋予了极高的意义

虽然他们死前还怀着对领袖的无限信赖

(在两伊战争中丧生的伊朗士兵 图片来自:Wikipedia)


而1980年开始的两伊战争更使其草根逆袭。他在战争爆发后,加入了领袖嫡系的革命卫队,主动执行危险复杂的侦察工作,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不断获得战功。战争结束后,仅仅30岁的他,便成为革命卫队塔拉赫师的师长,被称为“少年将军”。


两伊战争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图片来自:Wikipedia@MaximilianDörrbecker


2000年时,由于善于情报搜集和侦察工作,当时的哈塔米总统授权其组建伊斯兰革命卫队特种部队圣城旅。这是一支在地区范围内维护和实现伊朗利益的特殊部队,成员都是身经百战的军人,后来发展到两万人。


领袖信赖的革命卫队

(图片来自:Wikipedia@Khamenei.ir)


圣城军是革命卫队中的特种部队是哈梅内伊手中的一把利刃

(图片来自:Wikipedia@sayyed shahab-o- din vajedi)


由此,苏莱曼尼成为伊朗国内举足轻重的政治和军方人物。随着2003年以来伊朗影响力在地区范围内的不断增强,以及2010年以来中东发生的多国动荡,圣城旅的作用和地位迅速增强,苏莱曼尼成为伊朗民众心目中国家利益的代表,也是领袖哈梅内伊的左膀右臂。在街道宣传画中,他的头像甚至能和两代最高精神领袖并排放在一起。


真,第三号人物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saeediex)


可以说,此时的苏莱曼尼,一举一动都左右着中东局势


常年威胁美国而遭到报复


苏莱曼尼的圣城旅主要负责在中东范围内维护伊朗利益


在黎巴嫩,主要是与真主党保持密切联系并进行多方合作;在伊拉克,圣城旅专门扶持和培训什叶派民兵武装,人民动员部队、巴德尔组织、卡塔伊布真主党等亲伊朗力量相继建立并发展起来;在也门,伊朗对胡塞武装的资金武器援助、作战参谋输送也是通过圣城旅完成的;在叙利亚,圣城旅招募了大量什叶派战斗人员保卫巴沙尔政权……


而叙利亚内战以及ISIS的突然崛起,给了伊朗重要的机会,影响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局势

革命卫队以及圣城旅则是对外渗透的主要角色


而圣城旅的这些活动体现出两个特点:


一是始终以打击美国、以色列等敌对国家的利益为重要目标,这就使这些国家多次联合起来打击圣城旅。2007年,美国财政部将其列为恐怖组织,对苏莱曼尼进行了极限制裁,并多次进行暗杀圣城旅领导层的计划,而苏莱曼尼也针锋相对,于2011年策划了暗杀沙特驻美大使的行动,2012年2月,印度首都发生的以色列外交车辆被袭击事件也是他策划的。


伊朗德黑兰街头的反美游行,伊朗的“敌人”一个也不能缺席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saeediex)


二是以建立和巩固横贯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到黎巴嫩的“什叶派新月带”为核心目标。2014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伊拉克肆虐之时,苏莱曼尼就派出大量精英人员帮助什叶派;2017年伊拉克库尔德人进行独立公投之后,苏莱曼尼直接率领军队帮助伊拉克政府夺回了石油重镇基尔库克


ISIS强盛时期的伊拉克叙利亚局势,两国都需要伊朗的援助来挺过危机。而ISIS之后,库尔德人做大

遏制库尔德人,伊朗人同样不会缺席


圣城旅的行动显然触动了美国在中东的根本利益,因此美国多次进行空袭和人员暗杀来削弱该军事组织。苏莱曼尼在成为“中东谍王”的同时,随时面临着死亡威胁。


2017年年末,叙利亚战事基本结束,进入战后重建阶段,苏莱曼尼的主要精力便转到了伊拉克


伊拉克国内三大群体的相互对抗

(什叶-阿拉伯、逊尼-阿拉伯、库尔德)


由于两伊战争的影响,伊拉克反对伊朗影响的力量随处可见。甚至同为什叶派的萨德尔力量和大阿亚图拉西斯塔尼,都反对伊朗对伊拉克的渗透。但伊朗扶持的什叶派武装还是在不断壮大,例如人民动员部队的成员占据着不少的议会议员席位,同伊拉克政府展开多方面政治博弈。所以,伊拉克什叶派急需圣城旅的干预和指导。


萨德尔虽然是伊拉克什叶派领袖,但也同时反对美国的占领和伊朗的渗透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TheRunoman)


于是,苏莱曼尼2019年以来不断往返于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地。据媒体统计,这是2019年以来苏莱曼尼第13次从叙利亚前往伊拉克,而美国中情局和以色列摩萨德特工早已通过内线掌握了这一情况。


直到今天,特朗普才最终下定决心,趁着苏莱曼尼和伊拉克什叶派组织领导人、真主党重要人物在机场停留之际,采取突然袭击,一网打尽


而美国偷袭能够成功的一大背景,也在于什叶派力量掉以轻心,将多名高层领导人同时集中在一个暴露的地点。但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前几日伊拉克人对美国大使馆的高强度冲击,本已经使地区局势恶化,他们这次会面是为了紧急处理(或是推动)事态变化。


在伊拉克战场上祈祷的苏莱曼尼,刀口舔血的日子,总有结束的一天,虽然是以这种方式

(图片来自:Wikipedia@Tasnim News Agency)


地区局势变得更为复杂和微妙


苏莱曼尼之死使地区局势变得更为复杂,并充满新的危机。


首先从道义层面来看,美国公然采取军事行动炸死一国备受民众爱戴的少将,不仅伊朗领导层难以答应,也令社会民众对美国更加愤怒,伊朗方面采取报复行动可以极大地获得民众支持。


国家三号人物被“斩首”,愤怒,忍耐和报复?

(图片来自:Wikipedia)


但从现实利益方面考量,当前的伊朗受到美国的多方制裁,货币贬值,经济发展受限,国内民众已经多次进行示威抗议。虽然发动和美国的冲突具有转移国内矛盾的意义,但后方军心已然不稳,立即报复仍非明智之举。因此,伊朗可能会进行短期的战略忍耐,等到地区环境改变,时机成熟,再进行报复。


其次,除了苏莱曼尼,被炸死的还有人民动员部队和真主党的重要领导人。这些亲伊朗力量作为非国家行为体,报复美国的手段可能更为多样和隐蔽。而无论接替苏莱曼尼的下一位伊朗将军是谁,都缺乏足够的威望和能力去控制这些盟友,所以地区范围内针对美国的报复性袭击将不断上演,这也很可能最终将伊朗带入与美国的冲突之中。


已经在敦促美国公民尽快离开伊拉克了


美国也深知炸死苏莱曼尼这一行动所造成的可能后果,立即要求驻中东美军进入戒备状态,甚至一向张扬的特朗普在推特也十分低调,担忧会激起伊朗方面的强烈反弹。


最后,伊朗国内的强硬派力量会得到极大增强。


长期以来,鲁哈尼总统属于温和派,主要同西方国家缓和关系,一直奉行开放和稳健的对外政策,成功促成伊核协议的签署。但自2018年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并开始极限施压以来,伊朗国内抗议不断,鲁哈尼的支持率也不断下降。


对于前任奥巴马的这一外交成果

特朗普是真弃之如敝履.....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Inspired By Maps)


当前的苏莱曼尼之死无疑给伊朗的鹰派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发展机遇,对美强硬的伊朗民众也将越来越多,未来伊朗国内的总统和议会选举将充满变数


总之,伊朗少将之死犹如在中东地区埋下一颗定时炸弹,牵动着所有地区国家乃至全世界的敏感神经。美国已经调了头,那么此后美伊双方都需要谨小慎微地处理危机,或者干脆铁了心触发局部战争。


全世界的目光,这下又要集中到好不容易消停一阵的中东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diqiuzhishiju),作者:作者:深眸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6
点赞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