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跑汽车:游戏结束
2020-01-11 11:09

零跑汽车:游戏结束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记者:李文博   编辑:王毅鹏,题图来自零跑汽车官方网站。


预期1万辆但实际不足1000辆的销量,第二辆车外观严重抄袭奔驰smart,持续亏损的财务状况,让零跑汽车的第一次造车游戏濒临完结。有没有第二次机会?谁也不知道。


2019年6月的最后一个周四,53岁的朱江明失眠到凌晨2点。


1967年出生的他,“平时躺下五分钟就能入睡”,鲜少辗转反侧。2019年6月27日的夜,也许是他48个月前开始投身汽车制造业以来,最难入眠的一个夜晚。



因为第二天,是游离于中国造车新势力主流阵营之外的零跑汽车第一台量产车型S01正式交付的日子。尽管总量只有区区10多台,但对这家诞生即承受如潮质疑与恶评的初创型电动汽车制造商来说,却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有可能扬眉吐气的机遇。


零跑S01的入市,像是一场孤独者的狂欢。但短暂的交付仪式后,只剩下一地孤独,并无狂欢。



要知道,“门外懵汉”、“审美下限”和“纸上谈兵”这三大标签,已经宛如上古诅咒般被紧紧地按揿在零跑汽车和零跑人身上。创始人朱江明在零跑汽车1.0阶段,甚至不知道汽车生产和销售需要准入资质,“以为造出来到中汽中心检测合格了就可以卖”。


“2015年我刚想做汽车的时候,真不知道汽车有哪些专业,我去招人,要招哪些人,都是一抹黑。”朱江明接受采访时如是说。毫无汽车生产制造业背景的零跑,亟需通过规模交付向市场证明自己。同时,第一次涉足造车的他们,也极度渴求来自市场端的热切回应。


但S01不仅没有成为零跑汽车那道最迷人的冲天焰火,反而还以最凶险的方式,给了朱江明最猝不及防的一击。以轿跑姿态登场的S01本应是朱江明手中实现自我价值的屠龙宝剑,但最后,却在中国消费者日趋成熟购车观念的拷问和逼视下,幻化成一柄自我封喉的凛冽利刃。


10000辆VS700辆


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


2019年1月S01发布价格后,赵刚对在场媒体信誓旦旦道,“我们对1万台的量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在关闭了原来的订车通道后,用户订单已经远远超过3000台了。相信在发布会之后,会有更多的订单进来,其实很多潜在客户都在看价格,很多人都曾说过。”


2019年6月28日交付现场,朱江明踌躇满志地抛出零跑汽车的销售目标:2019年交付1万台S01,到2022年一共推出4款车,交付20万台。赵刚连忙帮腔,“这个目标有挑战,但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


随后,零跑汽车开启了它的“自打脸”模式。S01开启交付的时间从2019年第一季度被延后至了第二季度末。


从S01首台量产车下线到交付启动,中间耗费了22天时间。在整体交付量只有几百台的前提下,零跑汽车还爆出杭州车主交车日期频繁被延后,合同被擅自修改的“维权门”:据《今日汽车栏目》报道,朱先生付了9900元的定金购买零跑S01,但交付时间从APP上显示的4月份推后到8月,随后又从8月份延迟到10月。


朱先生和许多零跑S01预定车主的心情,开始了从焦炙到崩溃的交替,最后演进成彻底的失望。


零跑汽车给出的解释是“工厂正处于产能爬坡阶段,各地预订用户的交付进度不一。”这是造车新势力无法交车时,最常用的话术伎俩。


半年后的“2019全球未来出行大会”上,赵刚面对前6个月销量为零,第三季度仅交付509台,前10个月总销量只有692台的现实,不得不改口道,“即便现在进入正常交付阶段,但想完成之前的既定目标难度太大。所以目前零跑已经不将年度销量目标作为首要完成事项,而是做好当下的服务。”


零跑S01在去年10月份的销量是183台。比造车新势力中排名第一的蔚来ES6(2201台)的零头,还少18台。


蔚来ES6是矮子里拔出来的将军,零跑S01则是“真将军”。用不到700台的销售成绩,将了自己一军,也将了赵刚一军。



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张啸林认为,2019年的造车新势力仍鼓吹“1万台”目标像是一个荒诞的笑话,“诸如蔚来、威马和小鹏等头部企业早已越过万台交付门槛,他们占据了市场先发优势。”张啸林说,“年交付1万台换算下来的月销量不足1千台,这对汽车这个规模效应才能带来盈利的产业来说,实属沧海一粟。”


从雏形想法到真车实厂,零跑汽车用了4年。而从“很有信心”到“难度太大”,零跑汽车只用了4个月。


T03抄袭奔驰smart


2019年12月13日上午,当S01诡异造型与延迟交付余波尚未平息之时,零跑公布了旗下第二款车型——T03的设计手稿。


“这是一台彻头彻尾的Smart forfour,完全看不出原创的痕迹。”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评价T03的设计稿。


零跑T03


当天下午,工信部正式披露了零跑T03的量产车型申报信息:五门四座布局,长宽高分别为3620/1652/1577毫米,轴距为2400毫米。


零跑T03上,瞬间凝聚了两团疑云:第一,T03实车外观与Smart外观相似度极高,甚至连朱江明自己都说,T03的目标是各方面都要做到和Smart一样;第二,零跑T03与2016年北京车展上发布的EV逸酷轴距完全一致,均为2400毫米。


长江EV逸酷


而EV逸酷背后的长江汽车,正是零跑S01的代工厂。


S01在位于金华的零跑自建工厂里,完成白车身和三电零件的生产,长江汽车杭州工厂则进行最后的总装。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长江汽车除了代工零跑S01外,还为成立于2010年、总部位于潍坊的山东低速电动车企业汉唐生产微型电动车。


朱江明为2020年定下的销量总目标是5万台,其中S01要达到2万台,T03要卖掉3万台。“这没什么难度,”朱江明说,“我们绝对可以进入整个新能源车企的前十名”。


亏损无底洞


李斌在创立蔚来之初曾说过,“没有200亿别想造汽车。”后来,李斌坦然承认“这个数字估小了”,旋即陷入无休止的“找钱”苦战。


相比“财大气粗”的蔚来,零跑汽车的资金体量显得相当寒酸:2018年1月获得第一笔4亿人民币融资,11月获得第二笔25亿人民币融资,2019年8月获得第三笔3.6亿人民币融资。除开2016年未披露的天使轮融资金额,零跑汽车的总融资额不过32.6亿人民币,总估值也仅为71.15亿人民币。


来自母公司大华股份的财报显示,2018年度零跑科技营收为122万元,亏损3.07亿元。2019年上半年营收121万元,亏损约2亿元。


对亏损的事实,零跑汽车并未予以正面回应,只回复“公司运营情况良好”。赵刚则在“2019全球未来出行大会”上表示,零跑融资金额为40亿元,但目前只用了20多亿,其中有10亿多是用在工厂的建造上,其余基本都花在自主研发上。


但无论是已经量产的S01,还是即将面世的T03,都在“自主研发”这件事上禁不起验证。


就像朱江明常常感慨的那句“希望有一天零跑能像丰田、大众那样有上千万辆的销售规模。”一样,禁不起推敲。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