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之梦
2020-01-16 09:10

亡羊之梦

文章来自公众号:AIPharos月光社(ID:AI-Pharos),作者: 赵家鹏,题图来自:图虫创意。


从机场出来,已是深夜。出租车等候区,排列着一辆辆黄绿相间的车,随手拉开一扇离我最近的车门。就这样,我认识了老谢。


老谢是个出租司机,听口音是北京人。北京的哥对聊天有一种深切的执迷。在短暂车程中,只要你没有刻意装睡,他们总能从你的职业喜好聊到你的祖宗八辈。北京这座城市之所以治安良好,大概也多亏了这些流动的片警。


老谢自然也是其中一员。他开口问我,你是做什么的?


我说,我是做内容的,写跟人工智能相关的故事。


人工智能可不好做。老谢耸耸肩,一声叹息,接下来一句话,让我吃了一惊。我也干过这事儿,还鼓捣过一机器人呢。


你瞧,北京的哥就是有这种本事,无论你是干嘛的,总是能成功勾起对话的兴趣。


下面,我就简单讲讲,从他口中听来的故事。


老谢,1966年生人,17岁赶上严打,因为劫道抢了两块钱,被收进北京一监关了五年。出狱后成了个体户,买过衣服、炒过菜,干过保险,还倒腾过出口生意。新世纪前后,他靠开修理厂和美容院赚到了钱。后来,他还当上了一家知名二手车公司的销售总代。


他喜欢折腾,也好交朋友。2011年,老谢因为打扑克,认识了一位做物联网的老板。就这么着,他跟科技沾上了边。一个年过不惑、不懂代码的男人,从此对科技着了迷。前两年,他自己投钱,拉着一票技术,搞起了一家公司,要做互联网养老。其间,跟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合作,研发了一款语音机器人。


干了一年多,他不仅赔光了积蓄,还卖了车,离了婚。去年12月8日,他正式关掉了公司,跟朋友借了一辆出租车,操起了拉客的营生。他得吃饭,还得还信用卡上欠的二十多万,以及拖欠员工的数万工资。


五十多岁的男人,遭遇人生的滑铁卢,最终一无所有。我们听起来会觉得挺惨淡,可老谢讲得却特别兴奋。我问他,你后悔吗?


他又耸耸肩,特别认真地回答,当然不后悔,我这事儿要是做成了,是能回馈社会的,比腾讯、阿里强多了。


01


老谢的故事,打开了我的好奇心。


过去一年,有哪些跟“人工智能”这四个字相关的公司死掉了?它们是怎么死的?背后还有什么故事?


跑去翻新闻,类似的尸检报告挺多的,数据库也不少。简单扒拉一下,光国内就能翻出十几家公司,大多数我们根本没有听说过。


比如,一个叫做“智能万事屋”的产品,你肯定就没听过。它的创始人叫李智慧,阿里出身,在行上还能找到他的课程。他所设计的这款产品是一款个人生活助理APP,你可以向客服机器人说出自己的需求,然后机器人给你提供你想要的服务。你也可以在上面发布技能或服务,帮助他人。


听起来像不像“哆啦A梦”。


还有一款产品也特别温暖。它叫做“小丘机器人”,号称国内首款专聊情绪的机器人。什么叫专聊情绪,意思是当你跟它聊别的话题时,它会告诉你,这个聊不了,只能聊情绪。


这个产品的创始人是一位心理咨询师。此前在豆瓣工作,后来做了一个心理咨询平台,这款机器人就是植入在这个平台上的。从过去的新闻看,它应该帮助过不少人,据说用户一度达到30万,活跃用户8万,用户平均每次会跟这个机器人对话21次。


不过只做了一年,这个机器人的公众号上,就留下了一篇告别文章,上面写着:母星已经离去,小丘也离开地球了。


死因大概是不赚钱。


愿望很美好,人民不需要。


更多的公司死于内讧。


Roadstar.ai的故事,你可能听说过了。一家融了一个多亿美金的无人驾驶公司,因创始人之间的不睦,从明星变成了流星。


与之类似的,还有一家叫鼎复数据的公司。它最早的创始人是郭眈,百度最早的七位员工“百度七剑客”之一。离开百度后,他拉来了两位同样履历闪耀金光的合伙人,成立了这家公司,并前后获得了一亿人民币的融资。


钱到手了,合伙人之间,却在方向上发生了分歧。郭眈想要利润,其他人想在“智能投研”上投入资源。这是一种为金融机构服务的智能技术,但同质化较高,当时大概也不怎么赚钱。


一场牌局,最终散伙。


还有一家公司,叫互利科技。它没什么资料,但在知乎上,有一个问题是:如何评价北京互利科技公司?


下面的回答几乎一股脑的匿名吐槽。其中一位说:空降一位创业失败的管理层,把内部20多个技术陆续开除,导致项目开发停滞,然后拉来自己的旧部。管理混乱,强制加班。


好吧,看起来,死得不冤。


死得比较冤枉的是,一家名为华芯通的公司。它是贵州省政府和高通合资成立的芯片企业,曾连续两年出现在政府报告中。但是去年,突然死掉了。


原因并不在其自身。经济观察报写过一篇尸检报告,其中的结论是,高通想避免反垄断,于是跟贵州合作,贵州则依赖高通的技术。结果,高通总部关掉了服务器芯片业务,这家主营服务器芯片的公司,也就失去了技术来源。


说白了,它就是一座桥。有人过了桥,桥也就不重要了。


02


更多死亡公司,除了留下一个公司和创始人名称,其余查不到任何资料。


这些公司从未成为过明星,有的也没拿到融资。它们大部分诞生在2015年前后,那是创业潮最汹涌的时刻,你划一划手机,就能看到好多泡沫,金光闪闪的。于是,一些人也投身成为了泡沫。


记录这些泡沫没有价值。在我们的历史传统中,笔纸书写的应该是英雄事迹,绝大多数人有幸的话,只能成为一粒粒的数字。以成败而论的商业语境中,也差不多如此。


《战国策》里有个成语是“亡羊补牢”,它劝人别为丢失的羊伤神,关心羊圈才是比较重要的。


但是那些走丢的羊,会遇到什么呢?还会有人梦到他们吗?会有人关心这些电子羊的梦境吗?


老谢车上的滴滴又响了。他拉我到家门口,又接上了另一单生意。


下车前,我加了他的微信。没过多久,他反手就发来了一份项目BP。


文章来自公众号:AIPharos月光社(ID:AI-Pharos),作者: 赵家鹏。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