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红十字会,请回答
2020-02-02 20:12

湖北红十字会,请回答

来源|8号楼工作室(ID:bahaolou-8)

撰文|刘娜

题图|三联生活周刊


2月2日,民间组织通过直升机空降湖北武汉新华路体育场,为武汉协和等医院送物资,其中包括3000多套防护服和2.4万余只医用口罩。


这一举动直接绕过了自疫情以来接收捐赠物资的湖北及武汉红十字会。


在接受大量政府、企业以及个人的爱心物资后,武汉市红十字会启用武汉国际博览中心的A展馆做为临时仓库,存放物资。


与此同时,武汉一线医护人员频频在网络上发出自救和求助的信息,他们自制口罩、穿着一次性垃圾袋,发微博、朋友圈称物资告急。


对湖北省红十字会、武汉市红十字会的质疑由此不断发酵。媒体、公众对于湖北省红十字会、武汉市红十字会物资周转速度、员工福利,以及其与武汉仁爱医院的关系等问题提出疑问。


2月1日下午,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湖北省红十字会也对部分问题做出了回应。《湖北省红十字会关于捐赠物资分配有关情况的说明》中称,对捐赠物资分配问题“对物资分配中存在的问题深感痛心、自责和内疚”,下一步将“痛定思痛、举一反三、认真整改”。


2月2日,湖北省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主要还是人手方面的压力,另外就是心理上的压力”。


对于疫情期间的物资捐赠问题,湖北省红十字会、武汉市红十字会依旧处于舆论的中心。 


争议一:口罩迷局,分配不公?


1月30日,湖北省红十字公布一张《物资使用情况》表格,迅速引发公众质疑。


根据表格,截止30日武汉红十字会共发放口罩24.5万个,武汉市指定61家发热门诊医疗机构之一——协和医院(全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只获得私人捐助的3000个口罩。而莆田系医院武汉仁爱医院、武汉天佑医院,则分别获得1.6万(后更正为1.8万)口罩。


外界质疑普遍集中在,为何私立“莆田系医院”武汉仁爱医院获得1.8万口罩,而多次告急的武汉协和医院仅获得3000只定向捐赠口罩。


在一片质疑声中,1月31日下午,湖北省红十字会发布更正说明,解释称,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武汉仁爱医院向省红十字会发来紧急求助信息,提出也参与了新冠肺炎防治工作,有很多发热群众候诊就医。本着人道救急的客观需求和当时的物资现状,捐赠给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1.8万只口罩、武汉仁爱医院1.8万只口罩。



不过,媒体和公众呈现了事实的另一面。


官方资料显示,武汉仁爱是一家以妇科、产科为主的二级综合医院。另据《中国经营报》记者探访,武汉仁爱医院不接收发热病人,且于2020年1月23日在院外发布公告,请发热病人去往发热定点医院接受治疗。


武汉仁爱医院公告


相比之下,武汉市协和医院则是是本次61家发热门诊医疗机构之一,也是湖北省市联合医疗救治专家所驻地之一。1月20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公布了武汉市发热门诊医疗机构和定点救治医疗机构名单,其中发热门诊医疗机构61家,包括武汉市协和医院。



做为发热门诊医疗机构,武汉协和医院迫切需要口罩等医疗设备。1月24日,武汉协和医院曾发布《协和医院接受爱心捐赠的公告与说明》,急需社会各界依法合规爱心捐赠下列防护物资,包括护目镜、N95口罩、外科口罩等。1月28日,协和医院再次对外公布其疫情防控专款捐赠渠道和医用物资捐款渠道。


争议二:武汉仁爱医院是何来头?


受捐1.8万只KN95口罩,将仁爱医院也推向舆论风口浪尖。


武汉仁爱医院官网介绍,该医院是一家以妇科、产科、口腔科重点专科为基础,集医疗、预防保健、科研为一体的二级综合医院,武汉仁爱医院有限公司为武汉仁爱医院的运营主体。


财新等多家媒体报道,武汉仁爱医院是一家“莆田系医院”。武汉仁爱医院院长熊怡祥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医院确实是莆田系医院,莆田系备受争议,但不是所有莆田系医院都是坏的。”


天眼查显示,武汉仁爱医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5月,注册资本为1500万,法定代表人为陈丽香,持股50%。陈丽香也是武汉诚嘉医疗控股集团参股人兼法人。而据据《湖北日报》2017年报道,诚嘉集团董事长、湖北省民营医院联合会会长陈志松是莆田人。


武汉仁爱医院有限公司和大股东陈丽香均于2019年收到限制高消费令。



武汉仁爱医院还被指善于“炒作自己”。


原由是,武汉仁爱医院曾多次被行政处罚,包括借知名专家名义进行虚假宣传、使用涉及医疗技术、诊疗方法的广告用语等。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林心如、伊能静、贾乃亮、李小璐、苗圃等明星,都跟武汉仁爱医院打过官司。


除了“蹭流量”,这家医院跟湖北省红十字会也有多次交集。


湖北红会曾与武汉仁爱医院在“不孕不育”、“母婴健康”问题上多次有过合作。湖北日报2012年11月报道,武汉仁爱医院曾与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湖北省红十字仁爱救助基金”。武汉仁爱医院捐赠100万元作为该基金的启动资金。


2016年2月,荆楚网曾发布题为《省红十字基金会“拯救子宫计划”援助贫困妇科》的新闻。2016年1月30日,由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主办、湖北省红十字仁爱救助基金、武汉仁爱医院承办“拯救子宫计划”在武汉仁爱医院正式启动。


文章特别提到,为了专项基金能够落实,湖北省红十字基金(隶属于湖北省红十字会)指定武汉仁爱医院为本次计划的“定点援助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武汉仁爱医院曾于2017年因为贿赂罪,受到武汉市工商局的行政处罚。


争议三:拨款慢、调配不及时是何原因?


“理论上,有红十字会牵头的目的是为了实现更好的捐赠效率,个人捐赠在物流和海关上都有一定的成本。


然而这一次疫情中,很多医院选择自己出来公开募捐,捐赠者也要求直接对接医院——他们宁愿绕开红十字会等官方捐赠平台。显然,无论是捐赠者还是医院,都对物资的协调和调配效率并不满意。”有业内人士曾对《三联生活周刊》表示。


对湖北红会、武汉红会的不信任,直接导致许多捐赠企业、个人、民间组织宁愿自己承担运费和税费,也要定向捐赠物资。个别明星工作室和粉丝后援会也要求直接对接医院。


1月31日晚间,武汉市政府党组成员李强在湖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防控疫情期间,产生的问题有多种原因,一个重要原因是消耗量大于供应量;此外,红十字会在官网上发布了亟需的物资,但捐赠物资和亟需物资,从品种、型号、标准上没有很好地对应。”


民政部1月26日曾发文,指定湖北省红十字会、武汉市红十字会等作为疫情捐赠接收单位,除定向捐赠外,服从湖北、武汉等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统一调配。


而这一措施并未解决武汉物资匮乏问题。“红十字会物资调拨不够及时需改进。”李强说。


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胡亚波则表示,现在问题的核心是要想办法精准配送,提高效率。其实在飞机上就把很多单子精准分到各个医院,但现场一看发现有些货物不是我们要的,有些货装得不规范。


对于物资调控,武汉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陈耘认为,“人手非常紧张,武汉市红会只有十多个人,湖北省红会有二十多个人。这些人全部取消年假,24小时在岗轮流加班,也无法照顾过来。“


8号楼致电湖北省红十字会、武汉市红十字会官网电话询问此事,座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对于物资分配问题,武汉市红十字会捐赠热线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我这里只管接收物资,后面还有很多电话在等。”


但武汉市红十字会在1月31日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武汉市红十字会的职能是接受社会的捐赠,但是它没有权力去决定物资的发放和分配。“我们只能管收款,不能管发钱,发多发少往往不是红十字会能够决定的,我们只是中间部门,是执行部门。”


“数据要把它进一步畅通”,湖北省红十字会则表示,疫情物资设计到一些数据和报表,牵扯很大的精力。如果数据报表不准确,就批不了,物资也过不去。


争议四:为何启用临时仓库?9年前曾违规出租救灾备灾仓库


此次疫情,武汉市红十字会启用武汉国际博览中心的A展馆作为临时仓库。


实际上,公开资料显示,1993年武汉市红十字会以“救灾备灾仓库”名义,以国家划拨的形式,取得了位于东西湖区吴家山梨花248号一块土地的使用权。该地块实际使用面积10253平方米。


然而这块土地却被武汉市红十字会以每年10万元的租金,租给湖北芝友机电有限公司,租期50年。


北芝友机电有限公司则做起了二房东,从武汉市红十字会租来仓库,之后拆分出租。据《法制周末》2011年报道,这块救灾仓库门口两边被密密麻麻隔成了10个门面,挂着“办公楼仓库整体招租”的招牌。


武汉市东西湖区国土资源与规划局于2011年6月,对武汉红十字会违规出租划拨土地使用权的情况进行立案调查,并表示违规情况基本属实。2011年7月12日,面对网民和媒体的追问,武汉市红十字会终于承认,将“救灾备灾仓库”违规出租13年的事实。


据《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44条规定:“划拨土地使用权,不得转让、出租、抵押。”


而武汉市红十字会并未因违规出租国家拨划用地,受到行政处罚。据《法制日报》2014年9月报道,东西湖区国土资源与规划局执法大队曾表示,该局已向武汉红十字会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要求没收红会的非法所得。但是,红十字会并未依该局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办事,也未提出行政复议。


只表示,“经费紧张,已做善款”。


这意味着,武汉市红十字会13年间130万租金去向不明,只向监管部门回应为“已做善款”,并未向公众公开。而后来,这一备受争议的仓库做何使用,武汉市红十字会也未向公众解释。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