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Disco侵权迷局里没有一个无辜的人
2020-02-06 16:01

野狼Disco侵权迷局里没有一个无辜的人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牛顿顿顿(ID:creatviewer)


近日,江湖重现“版权猎手”,他们的目标是:猎杀野狼董宝石。


啥是“版权猎手”?通俗点说就是版权流氓,一帮靠维权“合法发财”的讼棍。


原本用来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在他们那里变成了凶器,专利,图片,字体,音乐等等都能变成一把嗜血的刀子。


流氓过海,各显神通,这次,捅向野狼董宝石的刀子是一首Beat。


1


老舅董宝石,一位来自东北老工业基地的硬核虎B,以一己之力开创了“东北蒸汽波”音乐流派,极具蒜香和后现代蒸汽朋克风格的Flow比闪耀的灯球更闪耀。


2019年火遍全网的《野狼Disco》是他的代表作,土嗨的艺术风格为他带来了无数名利。



我喜欢用辩证法看问题,所有的快乐往往伴随着痛苦,宝石老舅在红到极致之后,很快也遇到了自己的烦恼:


因为《野狼Disco》Beat用的是现成的作品《MoreSun 》,很快关于土嗨,低俗,抄袭的骂声和赞美一样汹涌的涌来,Beat原作者,来自欧洲东北地区的芬兰小伙Ihaksi的维权操作更把宝石老舅送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两个“摇舌”东北小伙的命运在这一刻发生了交集。


东方东北大战西方东北,谁才是正宗东北?


野狼disco到底是侵权还是抄袭?这次到底是正当维权,还是版权流氓布下的天罗地网?


拿到Beat版权的台湾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敲诈500万”到底是真是假?


Beat作者Ihaksi到底是受害者还是猎杀者?宝石老舅是否真的和他的澄清一样,那么无辜呢?


这到底是人性的丑恶还是道德的沦丧?名侦探牛南将为你解答。



2


为了让大家跟我一起严肃吃瓜,我特地跑到老舅买曲子的网站上体验了一把,一个优秀的侦探,想要揭开事件的真实面纱,就需要还原整个过程。


我们要搞清楚第一个问题,宝石老舅的《野狼Disco》到底是怎么写出来的?


根据我的了解,国内音乐的创作过程,一般是先写词曲,然后找人编曲,但是,Rapper们不太一样,他们一般先有编曲,然后再写词曲。


我推测这个创作流程和我一直不断追求卓越的原因是一致的:穷。


Rapper早期都是很穷的,一般都是地下状态,只有少数人能赚到钱,他们很少有实力能给自己的曲子单独请人编曲的。所以Rapper们想了一个绝佳的主意:共享编曲。


是的,这个想法很天才,比共享单车早多了。


反正就是土嗨,动次打次也都差不多,将就着用得了。


这个时候,我们的主角之一就登场了:Beatstars,一个专注于Beat发售的网站。你可以理解为Rapper界专门搞“共享Beat”的OFO



我们的芬兰浪子VilhoIhaksi的作品也是放到这里卖的。



因为曲子可以重复销售,所以Beatstars上的曲子价格都很便宜,在这里,地下饶舌穷屌丝也能轻松拥有自己的梦幻Beat,Basic(基础版)只要几十刀,就能即刻拥有。


不过,当下来看,这几十块,你不仅仅可以买到一首曲子,还能买到吃亏和上当。


宝石老舅就栽在这里了。



3


很快,我找到了男猪脚,北欧浪子,这是他的Beatstars主页:



他在这里拥有9.1K的关注者和16W的播放,按照知乎的标准,老弟连进万粉群的资格都没有呢。


不过,老弟的主页照片非常洋气,逼格十足,Fashion极了:



但是,到了拍维权视频的时候,我发现外国的Rapper一点也不real,照骗也不少: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芬兰小伙非常懂“维权的艺术”,还配合维权的玛西玛录制了一个视频,一个胡子拉碴,苦心创作,惨遭侵权的东北欧失业文艺青年的形象,yao然纸上。


不知道这厮是不是经过高人指点,乔装打扮来混长期饭票的,反正我看完这个视频同情心是增加了不少。


就是这个Ihaksi把歌曲的授权给了一个叫玛西玛国际传媒的公司,在《野狼Disco》爆火之后展开维权。


诉求非常有想象力:



这是对方代表老陈和宝石老舅经纪人的聊天记录,你也不能说这是明抢,但是也差不多。



很快宝石老舅通过直播做出了澄清:宝石老舅其实在19年7月份就在网上买了《MoreSun 》的无限制版本,使用现成的Beat创作也是行业普遍做法。


到这里,似乎抄袭和侵权的谣言已经不攻自破,但是,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



4


宝石老舅仍旧收到了律师函,对方明确告知,买了也没用,还是侵权



老舅买的是网站上明码标价的99刀的“无限制版本”而且我查了一下,页面上有非常显著的权利标注:允许获利的现场表演等权限。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是不行呢?


因为我们的东北欧小伙,芬兰浪子实际提供的合同条款和网站不一样,且暗藏杀机:



董老舅最后签订的合同里却是:允许在非盈利性质的表演中使用,并没有商业演出的授权。


宝石老舅也蒙了,后面发生的最大纠纷也正是在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国际版的阴阳合同。


为啥会出现合同内容和销售说明不一致的情况呢?真正专业吃瓜,我还特地体验了一下购买流程:



也就是说得先付款,然后才给你看合同,而且合同里面的非商用条款和网站宣传的是不一样的。


合同欺诈的味道有点越来越浓烈了。


这份鸡贼的合同当然是我们这个芬兰东北小伙亲手设计的,不得不说,不仅仅是一个好编曲,还是一个挖坑高手。


买过他Beat的Rapper们都当心了,这个人欺负你们没文化。


这个芬兰东北小伙,心眼儿有点忒多了。


但是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董老舅好像也没那么无辜,事情就越来越有意思了。


版权流氓这次啃上了一块硬骨头。



5


老舅可不是一般的没文化的rapper小年轻,他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炮。


2003年,那时宝石还只能算小舅,他就开始搞一个叫“蝉”的东北hiphop团体了,后来又搞了一个“吾人文化”,2007年小舅获得了长春第一届唇枪舌剑freestylebattle比赛的冠军,2008年老舅还代表东北说唱上过湖南台的《天天向上》。


像我们这样年少成名的天才,中间经历一般都比较坎坷。


宝石老舅没赶上好时候,他的青年生活陷入了和中国说唱一样的低迷期。


2018年初,出生在欧洲东北的芬兰浪子ihaksi创作《MoreSun 》放到Beatstars赚钱的时候。


出生在亚洲东北的这位说唱浪子,蒜味蒸汽波创始人,摇舌郭富城,vintage rapper,你的老舅董宝石,还在兼职做网约车司机。


2014年为了给媳妇治病,宝石老舅离开了摇舌之都,定居到了成都。


当年的蒸汽波浪子有了儿子之后,就算是野狼也real不起来了,毕竟奶粉钱确实很贵。


那些年,宝石老舅干过商场主管,开过出租车,还跟一帮中年妇女卖过水龙头,这个过程中,老舅也一直没忘了写歌,那个时候,他还混网易云音乐,上面有300多个粉丝。


基本上算一个丐版的音乐小V了。


2017年嘻哈的时代来了,《中国有嘻哈》热播,各种地下小年轻凭着说唱成了明星,得名得利,但是我们的宝石老舅这个时候还在开Uber。


而且,老舅自己也纳闷,为什么连开Uber都能亏钱?


后来我们的宝石老舅用芬兰东北小伙的beat,创作了《野狼disco》,很快爆火网络。


再后来就是《中国新说唱》的合作机会。


再后来,各种明星合作,商演,广告歌纷至沓来。


再后来,甚至上了20年春晚的舞台


再后来,就是律师函。


成功人士的路径就是这样的。


从这些经历也能看出来,老舅是见过世面的,商业意识和版权意识保护其实一直都很强。


那么,老舅到底有没有侵权?仔细比对时间轴,我发现了一些问题。


6


从老舅直播晒的图里我们可以得知,这首曲子购买时间为2019年7月12日,但是《野狼Disco》却并不是这个时候写的。



老舅啥时候用的这首曲子呢?我仔细翻了对方的律师函:



对方律师取证很不走心,时间很模糊,有没有具体的证据呢?


我翻了几个音乐平台:



也就是说在19年4月份的时候,网易云就已经上线了这首歌了,这个时候《野狼Disco》已经火了。


也就是说,一直到这首歌火遍网络,董老舅还没惦记买版权的事情呢。也不光是在线上传播,我翻出了一张海报,期间LiveHose老舅也没耽误,存在走穴上演的行为。



那为啥7月中旬,突然想起来要去买版权呢?


2019年6月14日,老舅去参加了说唱音乐节目《中国新说唱2019》,可惜,在“1V1”阶段输给了斯威特被淘汰掉。


2019年的8月16号,宝石老舅带着《野狼Disco》上了《中国新说唱》的复活赛。


玛西玛出示的律师函内容


按照行业里综艺节目组沟通的习惯节奏来看,基本上起码是要提前一个月的,这么一算,这个时间点是不是非常暧昧?


要不说我们宝石老舅社会呢,临阵抱佛脚的节奏是不是很棒?


但更棒的还在后面。


最早是11月2号的时候,董老舅的美国朋友杨子昂开始给我们的Ihaksi发了希望完全买断的邮件。


整个沟通过程技巧十足,可能是担心对方坐地起价,“我”是谁完全不提,现在这首歌有多火也不说,别问,问就是喜欢,你卖给我好不好?


我要独家版权。



为啥这个时候突然要独家呢?


一个是“大名”已来:



一个是“大利”将至:



要知道华为这种级别的广告合作项目,起码得提前一个月沟通,按照正常的商务流程,这个时候肯定已经有合作的意向,甚至连价格可能都谈好了。


宝石老舅到这个时间点才惦记着买断Beat。


什么叫不见兔子不撒鹰?确实是社会人儿,真能沉得住气儿。


这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知识点,早些年中文的说唱是非常混乱的,跟现在的喊麦也差不多,rapper们大部分都很穷,基本上是自娱自乐,也没什么版权概念,几乎没有人买beat。


都是拿来就用。


这些年稍微好点了,但是很多人还是觉得这个钱花的不值,一个是确实穷,几百几千也是钱,再一个就是国外的维权非常困难,很少有beat作者跨国维权。


更何况写歌这种事儿,能成的百中无一,要是都买版权,歌手们努力工作两年,多写几首,估计欠个几十万不成问题。


所以,大家有个惯性操作:先上车,后买票。


这也算是互联网圈的常规操作,不过我们有一个高大上的称呼:MVP最小可行性产品)


就是搞一个真空期,先用着,看着快火了的时候,马上要赚钱的时候,再办手续,搞合规。


但是老舅这波有点太沉得住气儿了。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歌曲大火之后才想去买独家,结果,半道被别人截了胡。



7


沟通到一半的时候,网站上的独家版权被人买走,然后就出现了后面那个台湾人插进来维权的情节。


要知道,沟通的时候那个5000刀的独家版本一直是开放售卖的,为啥宝石老舅不先买下来,反倒让别人捷足先登呢?


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芬兰小伙,太黑了。



unlimited版本最低只要30%的作曲版税,但是独家版本,我们的芬兰浪子却在合同中要求分走70%的版税。


没想到,欧洲的东本人比亚洲的东北人虎B多了,要不说是挖坑大师呢,这小伙子心眼确实多啊。


不仅仅销售和合同货不对版,而且狮子开的口不是一般的大。


毕竟是见过世面,我们宝石老舅可能也是担心这个问题,所以一直没有买这个独家版本。


这也是老舅百密一疏的地方,这个开放销售的无限制版本,就算自己不用,也不能到别人手里,知识产权领域这个叫“保护性购买”。


宝石老舅万万没想到,最后被人抢了先。


但是这里也能看得出宝石老舅的局限性,看看老舅的早年经历,不知道是穷怕了还是咋滴,踩着点买版权这种高危行为就算了,还一直隐藏身份跟人讨价还价,结果,被别有用心的人抢了先。


钱是人的胆,这句话一点儿没错。



8


要是比狮子大开口,台湾老陈比起芬兰浪子可一点儿也不逊色。我们看看这个大哥的合作口气,不知道还以为是洪兴出身。



宝石经纪人与玛西玛公司法人老陈聊天截图


一个版权流氓的形象,yao然纸上。



那么这个陈先生是谁呢?简单查了一下底细:



公司不大,但是官司不少。


19年6月份哐哐告了字节跳动10个诉讼,而且都是著作权相关的:



不知道是找到了方法,还是尝到了甜头,11月份就又搞了这一波骚操作。


你品,你细品。


但是,我们的宝石老舅就是老舅,血性不是吹的,你不是敲竹杠吗?




一月初玛西玛放出了大招,不听话,就下架你的歌,结果到了月底,老舅一口气儿,直接就宣布捐了。


你猜这俩事情之间有没有联系?


这时候,回过头,再看看聊天截图这句话,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这次轮到两个大开口的狮子回去哭了。啃到宝石这块硬骨头,嘴巴张的再大,牙也得碎。



9


可能是职业训练的结果,我去分析问题,很少会听一个人怎么说,而是看他怎么做。


所谓,论迹不论心:一个人的决策时间,习惯路径,选择偏好,成长经历,会给出很多答案,也能做出很多预测。


宝石侵权风波,没有什么艺术追求,更谈不上什么道德败坏。不过是一个商业系统运作中,数个逐利个体的冲突。


曲作者晒出自己辛苦创作的证据,版权商人带着无耻的面具冲进来狮子大开口,顺道泼上一盆抄袭侵权的脏水。


每个人都想站在道德高地上,但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大义凌然?


无非都是想站在道德高地上,用污名消灭对手,用大义为自己谋取利益罢了。


那么这件事对于读者的意义在哪里呢?


商场就是名利场,要名也要利,自是常态,我们也不必苛责事件当中的人。我们做选择的时候,也会有我们自己的局限性,人性本是如此。


但是,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有自己的立场,不要被一次又一次的反转,被那些表面的,刻意营造的,虚假的东西牵着鼻子走。


从不同的角度出发,能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


爱吃瓜没问题,但内心清醒才更有趣。


一个真正独立的人,就是永远要有自己的思考,永远不要成为随波逐流的人。


没有彻头彻尾的反派,也没有毫无瑕疵的完美受害者。


开心就好。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牛顿顿顿(ID:creatviewer)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