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资百亿拼5G,中兴能否“中兴”?
2020-02-07 11:39

筹资百亿拼5G,中兴能否“中兴”?

本文来自公众号:InfoQ(ID:infoqchina),作者:罗燕珊


10 名投资者,3.81 亿股 A 股股票,总金额 115 亿元——半个多月前,中兴通讯为 5G 项目定增募集资金一事终于尘埃落定。


2 月 4 日,本次增发股份上市,10 名投资者所认购的股份自上市日起 12 个月内不得转让。


这场股票定增案总共历时两年时间。按照原计划如果一切顺利,事情本可以一年内完成。但是 2018 年的一场封杀风波,却让中兴措手不及。


直到今天,中兴仍处于恢复期。但时值新一代通信技术的更迭,面对爱立信、华为和诺基亚等强劲对手,中兴若想保住“饭碗”,在 5G 上的布局容不得丝毫松懈。



延期一年的筹钱计划


5G 发展在加速。作为全球主要通信设备制造商,即使因美国封杀事件而大受打击,中兴仍马不停蹄地追赶技术变革带来的机遇。


1 月 16 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确定向 10 名投资者定增 3.81 亿股 A 股股票,每股定价 30.21 元,募集资金总额约 115 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约 114.6 亿元。


按照此前发布公告,募集资金将用于面向 5G 网络演进的技术研究和产品开发项目,包括蜂窝移动通讯网络、核心网、传输与承载网、固网宽带、大数据与网络智能的技术研究和产品开发,同时补充流动资金。


中兴通讯称,本次发行将有助于公司继续保持高强度研发投入,提升主流市场、主流产品的占有率,从而提升盈利能力;此外,资本结构亦将得到进一步优化,有利于增强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


实际上,中兴早在 2018 年便已启动上述定增事项,并于 2018 年 2 月 1 日发布了预案,同年 4 月 10 日,事项申请已获证监会受理。


但没想到的是,一场“生死劫”随即降临,定增事项搁置。


2018 年 4 月 16 日,因中兴通讯未完全遵守此前就伊朗问题达成的协议,美国宣布再次启动出口禁令。


同年 5 月 9 日,中兴通讯在公告中表示“受拒绝令影响,本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两个月后,事情终于得到解决,美国解除出口禁令,中兴可以重新向美国公司采购零件,恢复正常生产,但付出的代价却是巨大的——董事会彻底换血,并缴纳 10 亿美元罚款和 4 亿美元保证金 。


2019 年 1 月,中兴通讯宣布将定增事项的有效期延长一年至 2020 年 3 月,并再次启动定增工作,募资得以继续。


2 月 4 日募得的这 114.6 亿净额,比起原定预案的不超过 130 亿元的目标额仍有距离,该部分差额将由中兴通讯自筹资金解决。


根据最初预案,本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130 亿元,其中七成面向 5G 网络演进的技术研究和产品开发项目,三成为补充流动资金。

来源:中兴通讯《2018 年度非公开发行 A 股股票预案》截图


逐渐走出阴霾


经历美国禁运风波之后,这笔募集资金对中兴显得更加重要。2018 年,受缴纳罚款影响,中兴通讯营收和净利润均创下近 5 年来最大降幅,亏损达到 69.84 亿元。负债率持续走高,从 2018 年 6 月底的 62.8% 骤升至 2019 年一季度末的 76.41%。


图片来源:Reuters


谈及中兴受制裁事件,国内某运营商内部人士对 InfoQ 感慨:命比钱重要。


据该人士透露,制裁事件并没给其所在运营商与中兴的合作带来影响,一方面是大家对这场风波最终能解决抱有信心,另一方面是出于“民族大义”,如同彼时华为也明确表示不抢中兴单子、不搬迁(替换)中兴的设备等等。


其表示,“中兴赔的钱在圈内看来其实不要紧,并且现在来看,中兴的恢复速度还算挺快的。”


不过个中辛酸,外人所知不多。为了恢复元气,中兴先是大力“节流”。2018 年,中兴旗下 13 家子公司不再纳入合并报表。其中,9 家子公司完成注销,2 家子公司完成股权转让,员工数量也比上年同期减少六千多人。


其次,中兴也试图通过出售资产“开源”。虽然 2018 年 6 月中兴向深圳国企出售两宗土地未成功,但在 2019 年 7 月,中兴通讯与万科进行合作,将其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项目变相“转让”,预计达成合作后将为中兴带来税前利润 30 亿元至 33 亿元。2019 年,预计公司税前利润约为 26 亿元至 29 亿元。


中兴近期还重启了发债计划。2019 年 10 月 10 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其申请注册的 20 亿元中期票据和 80 亿元超短期融资券均已获得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注册通过。


此外,有接近中兴通讯的知情人士向 InfoQ 透露,中兴目前正经历一系列流程业务变革,引进很多咨询公司,花费大力气推进数字化转型,向更加务实高效转变。


“这两年中兴内部氛围变化很大,特别是高层领导整体更换后,新上的领导大部分是公司内部各领域以往的业务骨干,在公司都有十几年的经历,对基层非常了解,而且更加有活力和锐气,容易接受新思想。”该知情人士表示。


从最新的 2019 年三季度财报看,中兴通讯的营收和净利润均同比得到大幅增长,预计 2019 年全年扭亏为盈。但值得注意的是,为发展 5G 业务,中兴通讯还得持续投入大量资本。


2016 年至 2018 年间,中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 116.89 亿元、129.62 亿元及 109.06 亿元,研发投入占比逐渐递增,分别达到 11.5%、11.9% 及 12.8%。2019 年前三季度,其研发费用已达 93.6 亿元。


巨额罚款支出和不减反增的研发成本,使得中兴仍背负不少债务。至 2019 年三季度末,中兴通讯负债率依然高达 74.7%。短期内,中兴所遭受的重创难以痊愈。


志在 5G


对于中兴来说,5G 是当前发展的核心战略,募集百亿元所针对的项目更是志在 5G。


据官方最新披露,截至目前,中兴通讯全球授权专利 3.6 万件,其中与 5G 战略布局相关的专利有 4100 件,5G 标准必要专利有 2204 族,位列全球专利布局第一阵营。


为在 5G 时代构建核心竞争力,2019 年中兴通讯在芯片、操作系统和数据库三大自主能力上也有一些成果,例如实现 7nm 工艺芯片的规模量产,自研操作系统广泛应用于包括复兴号高铁等重大工业领域,数据库产品也已在金融领域广泛应用。


中兴通讯 CTO 王喜瑜近期在其发布的文章《5G:期待中发展 质疑中生长》里表示,预计 2020 年中国将建设超过 50 万个 5G 基站,进一步带动全球 5G 部署加速。


来自工信部的数据显示,截止 2019 年底,全国已建成 5G 基站超 13 万个。通过近年来在 5G 领域的布局,中兴通讯的 5G 建设已经驶入快车道。截至 2019 年三季度末,中兴通讯已在全球获得 35 份 5G 商用合同,5G 基站发货超过 5 万个,与全球 60 多家运营商开展 5G 合作,覆盖中国、欧洲、亚太、中东等主要 5G 市场。


预计 2020 年中兴基站全球市占率为 8.5%。图片来源:集邦咨询


据调研机构集邦咨询(TrendForce)估计,2019 年中兴在全球通信设备市场占有率为 6.5%,全球排名第四。


集邦咨询分析师谢雨珊对 InfoQ 分析称,由于 2019 年美国政府明令禁止电信运营商购买中国生产的基地台设备(如华为、中兴等),影响美国 5G 基站布局情况,这也使三星有了发展机会。


2019 年,三星在全球通信设备市场排名第四,份额与中兴持平。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对 InfoQ 进一步指出,三星仍未算得上主流的通信设备商,其市场份额主要来源于本土市场,韩国 5G 发展比较快,但韩国市场有限。


据集邦咨询预测,2020 年三星市占率将降至 4.5%,中兴则会升至 8.5%。


因此,比起近两年突然“冒头”的三星,爱立信、华为和诺基亚才是中兴的真正对手。付亮认为,除了中美贸易前景不明朗的大环境因素,中兴受到的来自华为的压力会比较大,华为在人员综合实力以及资金等方面强于中兴,且受到美国制裁的华为在营销策略上也更激进。


华为向来舍得在研发上做投入,2018 年其研发费用已达上千亿元。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曾公开表示,截至 2018 年年底,华为仅在 5G 的研发上已投入超过 20 亿美元(约 140 亿元)。华为 5G 产品线总裁杨超斌在接受采访时亦透露过,2019 年华为的 5G 研发投入金额预计是 100 亿元。


另外,华为披露的 5G 标准必要专利数量也是全球最多:至 2019 年 9 月,德国专利数据公司 IPlytics 录得华为的专利数量为 3325 族。2019 年 10 月中旬,华为向外公布已经与全球运营商签署了 60 多份 5G 商用合同,仅次于诺基亚的 78 份。


不过中金电子在其报告中指出,虽然中兴在中国市场面对来自华为、爱立信等厂商的有力竞争,毛利率短期面临一定压力,但预计这种竞争将在 5G 集中采购一年后缓解。另外基站上游元器件价格下降,BOM(物料清单)成本的下降有望一定程度抵消该冲击。


“中兴在 5G 发展上规模虽然比不上华为,但也达到了准一流水平,我看好它未来的发展。”上述运营商人士对 InfoQ 表示。


“真 5G”来临


SA(独立组网)将是 2020 年 5G 发展的重头戏。


2019 年,为加快 5G 商用速度,运营商在前期会选择非独立组网(NSA)方案,在利用现有的 4G 设备基础上,进行 5G 网络的部署,也就是说,非独立组网下会同时使用 4G 核心网、4G 无线网及 5G 无线网。


但同时业界亦一致认为独立组网才是未来的主流方向,NSA 只是过渡方案,NSA 也因此常被戏称为“假 5G”。


谢雨珊向 InfoQ 介绍,2020 年 5G 在网络架构发展上会以独立(Standalone,SA)5G 技术为主,包括 5G NR 设备和核心网络需求提升。SA 网络强调无线网、核心网和回程链路架构,支持网络切片、边缘计算等,在上行速率、网络时延、连接数量均符合 5G 规范性能。


工信部部长苗圩 1 月 20 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2020 年在国际电联 R16 标准正式确立之后,国家要重点加快独立组网的网络建设,只有独立组网的方式才能更进一步显现出 5G 的性能。此外,大力探索面向行业的 5G 网络架构,切实满足不同行业的个性化需求。


可以预见,进入 2020 年,诸如中兴这样的设备商亦会加码推出各种 5G 解决方案抢攻市场。在刚过去的 1 月,中兴通讯和南非电信运营商 MTN 联合发布了东非首个 5G SA 网络。



“随着 2020 年上半年 R16 标准逐步完成,各国电信营运商规划 5G 网络除在人口密集大城市外,也会扩大服务范围商用,将看到更多 5G 终端或无线基站等产品问世。” 谢雨珊进一步表示。


而在标准还在演进的发展初期,由于会涉及到终端和系统协同推进,所以中兴也很重视 5G 终端方面的机遇。如王喜瑜所说,具备 5G 端到端能力的厂商,在 4G 向 5G 切换的时间窗,拥有集成调试的优势、频谱利用的优势。


于是,早在 2019 年 2 月中兴通讯便发布了中国第一部 5G 商用手机 Axon10 Pro。据王喜瑜透露,2020 年第一季度,Axon11 等新一代 5G 多模多频手机将批量上市,预计年内 5G 手机将覆盖 2000 元及以上的价格段,SA 工业应用模块的价格也将快速下降。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中兴在运营商业务上有着明显的领先优势,但手机市场竞争激烈,在 4G 时代处下风的中兴手机能否在 5G 时代名列前茅?仍充满变数。


本文来自公众号:InfoQ(ID:infoqchina),作者:罗燕珊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