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姨自述:一位北京夜店女王的救灾与“自救”
2020-02-17 07:56

十三姨自述:一位北京夜店女王的救灾与“自救”

文章来自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王滚滚,原标题为:《夜店云蹦迪的背后,身价上亿夜店“十三姨”的一周》。


工体北路,是全北京消费最高的夜店聚集地。而被夜店江湖称为“十三姨”的劉馨澤,仅在工体就拥有3家夜店。


她常站在工体北路上,颇为“豪横”地说:“这条街是因为我才堵车的。”


这股霸气,也是她被叫做“十三姨”的来由之一。


根据媒体报道,在2007年初入夜店行业之前,劉馨澤在北师大读书期间,就曾在西单练摊,开过外贸服装店;大学毕业后卖过洋酒、卖过楼盘。直到后来被朋友领入夜店行业,成为搜浩集团13位股东中唯一的女性。因为像《黄飞鸿》中的角色“十三姨”一样直率义气,便从此被叫做“十三姨”。“身价上亿的80后”,也是常伴随她的标签之一。



12年过去,如今,十三姨成立的拾叁集团旗下拥有SIR.TEEN、ONETHIRD以及ELEMENTS三家夜店品牌。十三姨还有个外号叫“会姐”,每天下午,她都会召集公司员工召开大大小小的会议;而每天晚上9点左右,把孩子哄睡着之后,十三姨都会亲自挤到店里去看一看,和相熟的客人打个招呼,一起喝一杯,直到凌晨。


原本热闹的一切,随着疫情的突然来袭被迫中断。大年三十左右,工体北路上的夜店陆续宣布暂时闭店,等待通知。曾经声色犬马的一条街,从未像现在这么安静过。


场所停业,设备闲置,员工没事可做,怎么办?夜店的从业者们开始了一场行业自救大行动。第一站,从云蹦迪开始。


2 月 8 日,坊间号称“国内最贵夜店”的上海 TAXX 酒吧在抖音开启了“云蹦迪”。根据TAXX官方数据统计,第一天4小时的云蹦迪期间,最高在线人数 7.1万人,持续占据抖音小时榜榜首,打赏总收入达728.5万音浪,折合人民币超过 70 万元。


而十三姨旗下的ONETHIRD也毫不示弱。2月9日,ONETHIRD在抖音开设了云锐舞直播。从晚上9点到次日凌晨2点,累计在线人数超过 121.3 万人,收获打赏近200万元人民币。


TAXX和ONETHIRD两大最强夜店的线上“battle”, 夜店常客和电音爱好者喜闻乐见。有人甚至在朋友圈揣测:一场打赏在70-100万,比线下盈利还要多。



十三姨曾对媒体说,自己喜欢夜店这份工作,是因为凌晨一点以后,面对的所有人都是酒醉或者微醺状态,“大家人性的本能都会散发出来。每个人喝完酒的状态不一样,有哭的、有闹的、有睡觉的、各种发泄的,去看他们的人生,特别有意思。”而在2月15日,做完第一阶段最后一场直播的第二天,十三姨接受了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ylwanjia)的采访,讲述过去一周,不同寻常的夜场百态。


直播蹦迪的疯狂一周


从来不刷抖音和快手的十三姨,从没想过做直播会那么难。


“我一个群里的高管还说,这就跟筹备一家新店一样”十三姨对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ylwanjia)说。每天睁开眼,十三姨就开始和手机里跟直播相关的6个微信群展开了讨论。今晚要上哪些DJ,谁跟谁搭配比较好,十三姨事无巨细都要把关,过了几天“披头散发”的日子。


每天凌晨2点的直播结束后,十三姨和团队还要马上开复盘会,总结经验,并决定第二天是否还要继续。“这是我们第一次做这件事,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试水的结果是惊喜的。十三姨观察到,14号凌晨1点左右,在直播快要结束时,直播见还有将近5万人在线。“我们还在开玩笑说一个体育场都坐满了。”而如果真的是在店里蹦迪,ONETHIRD一晚上不过才接待两三千人。


趁着2月14日情人节,ONETHIRD在抖音上发起了“口罩表白日”的活动。除了日常DJ打碟之外,他们迅速搜集了几百张照片和视频,展现用户们在口罩上写下的表白情话。


这是在6天单纯的DJ打碟之后,团队在几个小时内策划并落地执行的新内容。“这几天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在保障直播间粉丝多的同时,刷礼物的人也要多。”十三姨坦言,在这几天,尽管ONETHIRD已经在抖音上涨了近50万的粉丝,但大部分都还是老顾客在刷屏和打赏。


“但是客人不可能每天都这样刷,对不对?我们发现原来做网红真的是个技术活,内容的生成不能光靠DJ和你的音乐,这样大家会审美疲劳。”十三姨说。


在看直播的间隙,十三姨还会在抖音和快手上串频道,去隔壁夜店和网红主播的直播间去取取经。霸屏怎么玩?直播手段有什么先进的技术?她渐渐看出了门道。在ONETHIRD直播的第三天,她就把以前的一部手机,换成了专业的转播团队。


在另一边,2月10日,十三姨的另一个夜店品牌拾叁先生SIR.TEEN也进驻了快手,在快手的小时榜上占据高位。


夜店直播的火爆,快手直播活动运营负责人赵天一看在眼里。他和团队像往常一样晚上在刷快手的时候,看到一些酒吧主动在快手上开播,并且人气非常高,这引发了他们的关注。“我们会发现演艺行业,包括演唱会、剧院、酒吧等在内,在疫情这个阶段其实压力很大,很多家开始自己主动探索线上营业的新路径。”他对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ylwanjia)说。



于是,在仅仅1天的时间里,快手迅速落地了夜店直播的活动,并启用在“快手大年夜”曾大显身手的音视频技术团队,全程指导各地的酒吧夜店,要怎么做到最极致的沉浸式云蹦迪体验。


“我们还利用了锁链直播间技术,用户可以在各地云蹦迪现场自由跳转,这场嗨不够,还可以换一种风格,换一个直播间;通过直播连麦技术,塑造了更为逼真和高互动的云蹦迪现场,实现一边打碟一边蹦迪。”


赵天一注意到,拾叁先生在进行第二次直播的时候,就总结了第一次的经验,请了专业的导播团队,实现了颤屏、镜像、多镜头切换的操作。“当晚的直播间人气也是持续暴涨,对于直播用户来说,优质的内容让更多人留在了拾叁先生SIR.TEEN直播间。”



数据显示,拾叁先生SIR.TEEN在快手开播26分钟,就圈粉30万,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0万+,总观众超过231万,点赞达到了300多万。


“之前这些夜店的流量和人气其实一般,因为他们更多的精力都放在线下,线上很少维护。”赵天一说,”但这次云蹦迪的火爆给酒吧、夜店等带来了新机会,人气和流量都是爆发性增长,一个账号一晚涨粉30万,这也算是很惊喜的数据了。”


经过这次云直播,十三姨和她旗下的夜店算是有了一次出圈的效果。根据ONETHIRD的官方统计,直播7天里,ONETHIRD累计吸引超过600多万人观看,共计突破3971.8万音浪。


疫情之下,夜店从业者陷入窘境


尽管云直播为ONETHIRD和SIR.TEEN带来了众多的新粉丝,但这批新粉丝最终是否会落地为线下新客,十三姨其实也并没有把握。如今,她正在和团队琢磨更多“线上救国”的方式,希望能够找到危机背后的新机会。


作为一家夜店的招牌之一,DJ们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2月11日,ONETHIRD在直播中邀请了嘉宾DJ Tracy。当晚,Tracy创下了1小时收入150万音浪的成绩,价值约15万人民币,一同归入了ONETHIRD的公益通道。



Tracy背后的经纪公司叫做幻音国际,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DJ经纪管理公司之一。据介绍,该公司旗下多位DJ在全网拥有百万以上的粉丝。其中头部DJ Tracy在抖音拥有575万的粉丝,DJ板板姐姐在快手拥有278万粉丝,均为两个平台中粉丝最多的女DJ。


但即便是在抖音和快手上成为了顶流的DJ,在疫情期间的收入也大大缩水。“疫情之前,头部DJ每月收入大概是6位数。主要来自夜店演出和广告代言;疫情之后,收入主要是直播打赏收入和抖音流量转化收入,少了差不多50%。”幻音国际的CEO涂浩然对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ylwanjia)说。


但比起普通DJ而言,流量主播至少不至于颗粒无收。“普通DJ估计更惨,完全没收入,做直播没粉丝,估计每天最多200人民币收入。”


在疫情期间,尽管有一些夜店和直播平台的直播工作邀约,但是考虑到艺人的出行安全,担心坐飞机等交通工具存在交叉感染问题,公司也都推辞了。


这使得公司整个2020年的计划都受到影响。房租要交,人员工资要按时发,好在还有直播的收入。“这时候就体现出流量DJ的重要性,在没有演出的时候,还可以通过粉丝经济变现。”


在云蹦迪第二天,涂浩然接到至少5个电话,其中包括国内一流的夜店集团,都表示想合作抖音直播业务。“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们公司在电音行业里属于抖音资源最强的,想获得一些流量扶持。”



平日里,涂浩然基本上同国内各大夜店都有接触和合作,根据他的观察,大家现在也都很难。“我乐观估计部分地方夜店4月份左右会开,保守估计全部夜店开放要到6月份,意味着行业半年时间都很艰难。”


他认为,尽管在当前形势下,拓展线上直播业务是非常必要的,但如果没有前期的粉丝积累和平台的流量支持,也不能很快地实现变现。


涂浩然并不看好云蹦迪对于行业自救所起到的作用。“云蹦迪只是在特殊时期的一个特殊产物。当一切回归正常,云蹦迪的观众数量会直线下降。其实从后台数据来看,给达人带来的流量是有限的。”


云蹦迪之外的夜店老板和VIP


在云蹦迪之前,十三姨还办了另外一件事:创建十三姨援助会。


在宣布闭店之后,闲不住的十三姨也在关注疫情的变化。除了疫区的中心武汉,她还关注到了另一个疫情严重的地区:湖北黄冈的黄梅县。


在1月28日左右,十三姨就组了一个500人的群,拉了很多集团内的员工进入,号召大家捐款,为黄梅县的医院捐献物资。


人拉人之后,十三姨很快不得不新开了另一个大群,其中包括不少同行的夜店老板,和自己店里的VIP。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募集到了40多万的捐款,这让她很惊讶。


“其中我的一个VIP就捐了5万块钱。还有很多我都不太熟,就喝过酒打过招呼。他们一进群之后就着急问渠道在哪儿,要直接打钱,让我特别感动。”


募集、捐款、在第一轮为期3天的捐助活动后,十三姨援助会募集到了近70万的款项,购买了众多医疗物资捐往前线,其中包括一辆价值40多万的负压救护车。


最让十三姨印象深刻的,是夜店“迈阿密”的总裁。在捐赠过程中,有捐助经验的他进群做起了管理员,负责对捐助物品的审核、捐款公示等繁杂的事项。


十三姨记得,在捐助过程中,他们也曾上过劣质口罩的当。“迈阿密的总裁夫妇俩都是山西人,他们在当地政府的帮扶下,把山西一家废弃的饮料厂盘过来,就地开了一家口罩厂,直接生产口罩。”


平日里人们印象中出手阔绰的同行和夜店常客,在这一刻都让她看到了不一样的一面。


闲不下来的十三姨,在闭店期间,会继续做着疫区援助和云直播的工作。“我都想好了,等重新开店了,我们店要开三天三夜,第一天大家都先来蹦个24小时的生死迪。”


文章来自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王滚滚。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4
点赞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