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我们都会感染一次新冠病毒
2020-04-09 09:28

有生之年,我们都会感染一次新冠病毒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张田勘,头图来自:文内


无论是自然免疫还是人工免疫,终极目标也都是人类获得免疫力并战胜新冠肺炎,并且可能长期与新冠肺炎共存。


4月6日21点,此刻我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由中国留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两位博士生研发并维护的“冠状病毒追踪器”实时统计数据图表。


数据显示,全球发病1286409人,死亡70356人,病死率为5.47%。当然,这个病死率未来肯定会下降。


数字挺吓人。



1.全球至少一半人会感染


不过,可能最让人震惊的是美国的疫情,发病人数已达337933。看起来,一个大概率事件是,现在还活着的人,至少要感染一次新冠病毒,才能有完整的今生今世,就像人生在世没有谁没患过流感一样。


当然,也可以换一种说法,人工接种一次或数次新冠肺炎疫苗,才能度过余生。前提是,新冠肺炎疫苗在1年或几年内研发出来,然后主动免疫接种,正如注射乙肝疫苗。


▲研究人员研发疫苗(图/网络)


如果说新冠肺炎改变历史,最大的改变就是,所有人都可能感染病毒,在病毒面前人人平等。


英国王子查尔斯感染新冠病毒就是如此。不过,也没有多大坏处,查尔斯王子除了感到“这是一次奇怪、沮丧、令人痛苦的经历”外,相信疫情“总会结束。在这之前,让我们大家都怀着希望,怀着对自己和彼此的信心,努力生活,期待着更好的时代到来”。


71岁的老人本来就是弱势群体,但是还能从新冠肺炎攻击下康复,说明新冠肺炎不一定有那么可怕,只不过是一种“大号流感”而已,对付它,最好的办法就是经历一次,获得免疫力,或者,注射疫苗获得免疫力。


不过,即便有人注射了疫苗也未必不会被感染,正如每年的流感。


尽管自然经历新冠病毒感染有免疫理论——群体免疫的支持,但也遭受严厉批评和批判。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因患新冠肺炎住院(图/网络)


即便如此,群体免疫已然在一些国家生米做成熟饭,木已成舟。原因是,在一些国家,无法筑起防疫壁垒。封城并非严格意义的封城,交通没有停,人们可以外出,并且也不戴口罩。


值得注意!4月3日意大利北部洛迪省阿达堡小镇采血站对60名献血者进行病毒筛检时发现,40名献血者对新冠病毒呈阳性反应,均为无症状患者,这说明当地许多人已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感染了新冠病毒。


3月26日,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一个有影响力的建模小组(COVID-19团队)在线发表了一篇题为《COVID-19的全球影响和缓解和抑制策略》的文章中估计,如果不采取干预措施,全球将有70亿(64-72亿)人感染新冠病毒,同时新冠肺炎将导致4000万(3500-4200万)病例死亡。这个估算是以R0(基本传染数)为3.0进行的。


此外,也是根据帝国理工学院COVID-19团队的建模估算,3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美国将有22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根据是,R0设置为2.4。


美国纽约市长白思豪也在3月25日警告称,最终将有一半或超过一半的纽约人感染这种疾病,即超过400万纽约人将感染新冠病毒。


▲纽约州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图/网络)


无论是意大利小镇的筛检,还是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建模,或者特朗普和白思豪的预估,都表明,即便采取措施,在群体免疫已经事实上形成的欧美国家(美国有近40万人感染,西班牙、意大利都13万多人感染、德国有近11万人感染,法国近10万人感染,说明欧美感染人数多,群体免疫基本形成),也会有相当数量的人感染新冠病毒,或者是总人数的1/3,或者是近一半。而且感染者中也有相当数量的人会无意识和无感。


由于中国采取了严防围堵政策,迄今只有83067例新冠肺炎。未来,中国如果要预防这种疾病,就需要全民接种疫苗,也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全民感染新冠病毒的写照。


2.里外不是人的群体免疫


病毒无孔不入,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传播,无论多么严格的隔离追踪手段,也难以查到所有感染的人,这是一个难以违背的自然规律。当然,还有在认知上,有人认定这是一次比季节性流感稍为严重一些的疾病,而且有自限性,抗一抗就好了,所以很多人并不当回事。


不过,有意无意实施群体免疫决策的政府,里外不是人,两面受气。


批评者称,群体免疫是拿老弱人群作牺牲品,事实上,情况好像也表现出如此,意大利的新冠肺炎死亡率高达12.32%(确诊病例128948人,死亡15887人),原因在于,意大利早已廉颇老矣,是欧洲最老的国家,65岁及以上年龄人口占比达23%,大部分死亡病例都是80岁以上的老人。


不幸的是,他们还有其他一两种基础性疾病,新冠肺炎只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意大利医护人员正在转移病患(图/网络)


当英国、意大利、德国和美国等政府开始接受批评并感受到巨大压力,转而关闭酒吧、餐馆,咖啡馆、夜总会、剧院、电影院、健身房和休闲中心,禁止或限制旅游,呼吁人们待在家里,又有批评者认为,长期封锁比新冠病毒传染带来的痛苦更多,代价更大,尤其是伤害年轻人。


一些低收入家庭将陷入困境,失业率上升,家庭暴力增多,年轻一代的生活受到巨大影响。甚至对穷人来说,死于饥饿快过死于病毒。


因此,希望政府制定抗疫政策时,要在老年人和年轻人、全社会的正常运行和经济的正常发展之间进行权衡取舍。


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传染病数学建模中心主任格雷厄姆·梅德利(Graham Medley)更是建议,英国政府需要重新考虑群体免疫,让一些人在生命危险最低的情况下感染新冠病毒,而不是无限期地采取严密的封闭措施。


下一步英美等国的抗疫如何走,以及非洲是否会暴发更严重疫情,国际社会正在睁大眼睛观望,但是欧美的群体感染和群体免疫已经建立,与中国的严防死守堵住了新冠疫情进一步蔓延的情况,形成了很大差别。


3.历史在这里分岔?


其实,这才是新冠肺炎对历史的最大影响。


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以及在哲学、社会、文化和政治制度影响下对疫情防范的决策与行为,都已经造成了两种模式,没有优劣,只有适宜与不适宜。


不过,两种抗疫方式也产生了免疫鸿沟。一种是自然感染后而获得免疫力,另一种则是避免感染,不让病毒近身,但是未来必须依靠人工免疫来获得免疫力。这两种方式注定了未来不同群体必然要走不同的路。



由于群体免疫是自然感染而获得免疫力,因此会及早获得免疫力并且可能免疫力更强,在不可避免的全球化中,必然会影响到尚未获得免疫力的国家和群体。


历史上南美的阿兹特克文明的灭绝就与其对天花、麻疹等疾病没有免疫力有关,西班牙人通过自然免疫获得了对天花等疾病的免疫力,再把这些病原体“带”到南美,导致没有免疫力的阿兹特克人大量死亡。


未来,靠严防死守的中国,只有一种方式能获得与自然免疫抗衡的免疫力,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研发出新冠病毒疫苗,全民接种,就像接种乙肝疫苗一样。否则,在与群体免疫之后获得的自然免疫力较量下,可能会处于弱势。接种疫苗,才能让中国人获得对新冠病毒的同样免疫力。


▲美国开始新冠肺炎病毒疫苗临床实验


拯救中国人命运的重任落在了医学科学,尤其是免疫学家的身上,新冠疫苗只能研发成功,不能有丝毫闪失,否则也有可能让中国的众多人口走向群体免疫的途径,但是,代价之沉重也许会让中国人承受不了。


必须研发出疫苗让中国人从人工免疫中获得免疫力的沉重压力,也未尝不是好事,至少可以让中国医学的某一方面提升到世界最高水平。


历史的河流在2020年突然加入新冠肺炎的浊流,而且新冠肺炎将是一种永远伴随人们的新疾病,就像流感,但比流感严重。但是,历史也在这里有了分岔,双水分流。有些人是自然感染一次或多次感染新冠病毒,并形成免疫力。另一些人是人工免疫,即主动接种新冠疫苗,获得免疫力。


无论是自然免疫还是人工免疫,终极目标也都是人类获得免疫力并战胜新冠肺炎,并且可能长期与新冠肺炎共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张田勘 。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