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与偏见,美国失速70天
2020-04-09 20:55

傲慢与偏见,美国失速70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荣大一姐(ID:laodaorongdayijie),作者:荣大一姐,头图来自:IC photo(当地时间2020年3月26日,美国马里兰州蒙哥马利县贝塞斯达)


1


2019年的最后一天,几乎在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了“关于不明肺炎通知”后的第一时间,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就获得了冠状病毒病例的消息。第二天,疾控中心开始为美国卫生部编写相关消息的报告。


1月3日,疾控中心主任接到来自中国传染病领域专家的越洋电话,对方向他确认一种神秘的呼吸系统疾病正在蔓延。


不安的疾控中心主任立刻把消息报告给卫生部长。按照流程,同一天内,白宫和国家安全委员会随后也立刻得到了相关的报告。


接到报告第一周里,美国卫生部立刻召集成立了一个包括疾控中心主任、卫生部长和美国传染病研究最有权威的专家组成的应对新冠病毒的高级别工作小组。


1月7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为冠状病毒建立了专门的管理系统,建议前往武汉的旅行者采取预防措施。1月8日,疾控中心发布了冠状病毒的公开警报。


一周后,美国卫生部开始着手为执行《国防生产法》制定应急计划。1月17日,洛杉矶、旧金山和纽约的主要机场,开始受到关于冠状病毒的严密监测。


1月20日,美国疾控中心开发出新冠病毒测试盒。


至此,在美国本土尚没有出现新冠确诊病例,中国乃至武汉也还普遍对新型冠状病毒处于懵懂阶段的时候,美国卫生部门的行动从表面看可算是“迅速有力”。


宽容一点的话,甚至在之后的十来天里,美国卫生部门的应对似乎也能称得上“有章有序”:1月28日,美国把监测旅客的机场数量从5个升级到20个,1月29日,国务院开始商议发出旅行禁令,并第一个派包机到武汉接回侨民。



但是,所有这些,对比今天美国新冠确诊人数超过30万,死亡人数超过1万的事实,都更像是一个笑话。


即使按照最糟的情景,新冠病毒一开始不是在中国爆发,而是在其本土爆发,美国,这个一向被认为拥有世界最先进医疗技术的国家,如今几乎失控的局面,也超出了大多数人预想的结果。


人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迷思:看起来流程完备、早期应对井然的联邦国家,为什么会把这个3亿多人口的发达国家拖进了新冠病毒的泥潭?


2


自3月初起,《路透社》、《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发布了多篇关于美国疫情防控失败的调查文章,这些文章都认为,美国疾控中心在1月初疫情早期傲慢的将开发测试盒的工作捏在自己手里,阻止其他机构参与,是整个疫情防控期间代价最大的错误。


美国疾控中心一大半傲慢来自他们近年来在埃博拉和H1N1等传染病应对上的胜利。疾控中心教条的认为根本不需要私人实验室或者高校研究机构参与,疾控中心自有的技术力量足够快速开发出技术更好,准确度更高的测试盒。


不幸的是,他们失败了。疾控中心开发的诊断试剂,准确度受到怀疑,数量也远不能满足检测需要。大概在2月中旬,美国每天可接受检测的病例数仍然只有100个左右。


一直到2月29日,美国出现第一例新冠病毒死亡病人,FDA才发布通知,允许私人实验室自由参与开发病毒诊断试剂。而这距离出现第一例确诊病患,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包括卫生部的高级官员都开始相信,病毒很可能已经在社区大面积传染,“为时已晚”。


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但为什么疾控中心如此自大的冒险行为没有被质疑和阻止?《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两个美国本土媒体的调查文章不约而同把矛头指向了川普的白宫团队。


他们认为,整个1月和2月,白宫忙于选战,疲于应付弹劾和对选战更重要的经济事务。在华盛顿州出现第一例确诊病患时,川普正忙着列出弹劾案的敌人。


在2月份月武汉确诊病例增长最触目惊心的那几天,川普在选战集会上向选民兜售空洞的安慰:理论上,天气稍微暖和一点,病毒就会奇迹般地消失。


甚至电子烟法案的重要性,在卫生事务上的优先级都比新冠疫情更高。《华盛顿邮报》提到,尽管整个应对机制在早期迅速启动,但卫生部长一直到1月18日才有机会正式向川普汇报新冠病毒的情况。然而总统认为卫生部长“危言耸听”,没有来得及听完汇报,就提起了卫生部在电子烟禁令上的失败来发难。


所有关于新冠疫情的消息,都被白宫有意或无意的过滤了,其中也包括了疾控中心开发测试盒的事情。在1月和2月,这件事压根没能进入白宫的优先处理级。


这是美国在疫情防控上错过的第一个关键窗口期,也是迄今为止最大的错误。这个错误不可逆,亦难以弥补。


3


尽管如此,相对而言,测试盒的延误只能算是一个战术上的失误。美国在疫情防控上更大的漏洞,是这几年渐成气候的“美国优先”的战略思路。


如《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所评论的那样,早期看起来运行良好的卫生应对机制,其实质是把重点放在了“防”上,即如何把病毒关在门外。


联邦官员懒于花精力在如何消灭可怕的病毒上,似乎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冠状病毒会在本土爆发。


《纽约时报》写到:负责捍卫美国人健康的数十名联邦官员,日复一日的聚集在白宫局势室中,讨论如何撤离武汉的美国领事馆,以及如何禁止中国旅行者和钻石公主号的传染源进入美国,而花费在病毒测试开发上的时间通常只有五到十分钟。


1月下旬,卫生部门和白宫办公厅密集发布的政策,其思路可以简单用“圈地划线”为总结。旅游“禁”令,“禁”止两周内在疫区的非美国公民进入美国,讨论限制意大利和欧盟国家旅游者“禁”入的可能性。


这些措施如今被白宫拿出来作为早期并非“毫无作为”的证据,但是《邮报》不领情的讽刺说,这是总统在新冠病毒上一以贯之的奉行了对于“建墙”的热爱。


3月中旬,疫情以几乎不可控的态势在全球蔓延的时候,法国总统马克龙10天之内给川普打了两次电话,建议以视频的形式召开G7会议,共同商议如何应对疫情。


而作为G7今年的轮值主席,一直到这个时候,面对全球共同的敌人,川普代表的美国还未曾发出过符合其身份的声音。


两通电话只起了一点作用,川普同意召开会议,但是马克龙要自己组织。


错失多个防控窗口期的美国,最近加入了和其他国家争抢防疫物资的队列。对于一直以全球领导者形象出现的美国而言,这是跟病毒蔓延一样令人沮丧的事情。


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的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前主席说:这对那些相信美国是一个有能力的国家的人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4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是美国偏左媒体的代表,是典型的精英视角,在监督联邦政府和批评总统上,两家媒体一直毫不惜力。


《邮报》以“混乱”来形容川普的白宫团队。在关于疫情防控失败的调查文章中,《邮报》批评川普带领的白宫低效而不专业,从发出警报到3月中,总统对于由谁督责疫情防控摇摆不定,先后3次更换人选。


而具体的运转中,一边是卫生部不得不同时向3个人回报相同的简报,另一边是川普不信任专业的传染病专家和有丰富经验的卫生系统官员,却倚重毫无公共卫生安全经验的女婿库什纳的团队。


《纽约时报》列举了美国过往在全球卫生危机中担当领导者和协调者的事例,对比新冠疫情中美国的自私和缺位,惋惜川普领导下的“美国不再是一个慷慨的全球领导者”,并引用《欧洲之声》前编辑Tim King的一句话哀叹,这场危机标志着“几十年来苦心经营的东西被仓促拆除”。


毫无疑问,川普团队的“不专业”和“美国优先”的新角色,不仅让美国在指责中国拒绝美国防疫专家进入中国和分享疫情信息不透明时不再有说服力,也在加速一个已经存续多年的世界秩序的瓦解。


几天前,白宫发言人说:


“在总统的领导下,美国会继续健康、强大、经济繁荣,并将在目前的挑战中脱颖而出。”


《邮报》以这句话揶揄白宫的自大和失败。然而现实中,在美国确诊病例超过30万,死亡人数超过1万的灾难时刻,这句话赢得了响亮的喝彩,被媒体反复质疑的川普,近期收获了自上任以来的最高支持率。


没有人知道我们将面对怎样的世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荣大一姐(ID:laodaorongdayijie),作者:荣大一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