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东的 1+8+N 个野心
原创2020-04-10 02:00

余承东的 1+8+N 个野心

早前,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在巴黎发表了全新一代的旗舰手机 P40 系列,到了本周,余承东回到中国举行线上发布会,公开华为 P40 的国行售价,并同时带来了在巴黎没有发表的全新系列智慧屏产品。


在发布会后的第二天,余承东在线上接受媒体采访,解释了华为目前在疫情下的业务状况,新品的反特点,新品背后的生态环境构成,以及未来的计划。



疫情下的业绩进退


虎嗅早前报道,华为去年取得了极好的业绩,但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与贸易战的双重夹击,他们依然处于水深火热的环境。媒体消息指出,华为在疫情爆发后累积了约 2,000 万台的库存,而且当中不少更是 4G 的旧款中低端产品。虎嗅早前也发现,尽管华为去年业绩极佳,但库存量也急增了 73.8%。库存量增加很可能是华为为应对美国“断供”而囤积的零件,但也不能排除是销量不佳而出现严重库存。


华为近十年的库存数据变化。


余承东接受采访时,并没有正面解释年报库存数字上升的问题,反而表示由于今年春节来得早,春节的备货反而提早卖完,但春节后又曾因为疫情而生产不了,所以不但没有库存问题,反而十分缺货。他更表示说:“我们的库存是很严重的缺货,不是有库存,而是缺货......我巴不得有库存,有库存我们就赚了。”


余承东表示,在疫情下的大盘跌掉 60-70%了,华为本来很难独善其身。因此,他们争取今年的总体业绩不下跌,在中国市场上继续争取增长,在比较困难的海外市场里,争取减少下跌幅度。华为在疫情爆发之前的 1 月,国内的业务一直快速长,尽管 2 月份由于整个市场都在下跌,但他们的业务尚算不错。他们的业绩在 2 月底开始迅速恢复,在 3 月份甚至取得非常好的增长,使第一个季度录得很好的增长幅度。


Google 搜寻引擎在欧洲的占有率极高,华为的 HMS 即使和其它搜寻引擎公司合作,

也不容易取代 Google 的地位。图片来源:Statcounter


但在海外市场上,余承东表示上半年业绩难免出现同比下跌的现像,主因是华为在去年的上半年增长幅度太猛,但后来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而无法搭载欧洲人常用的 Google 移动服务 (GMS),影响用户体验,导致接下来的季度出现严重下滑。但是,他预计今年年初华为移动服务 (HMS) 快速拓展,将改华为的海外市场的情况。


整体方面,华为本年度业务最大的风险,仍然是美国还在进一步地制裁。但是如果没有更进一步的恶劣事件出现的话,余承东对今年消费者业务的增长,仍然抱有很大信心。



新手机的定价与质量问题


华为这次媒体活动里的另一个焦点,是华为的新产品,特别是其愈来愈高昂的售价。先前我们在华为 P40 发布会时提到,P40 Pro+ 欧洲区定价直逼 iPhone 11 Max Pro,因而广被注意。



但这次中国区发布会里宣布国行售价为 4188 人民币至 8888 人民币,与欧洲区的 799 欧元(约 7800 人民币)至 1399 欧元(约 11000 元人民币)要低上不少。尽管华为 P40 系列售价比起去年同期的 P30 还是贵了不少,但仍然比三星或苹果旗舰手机更为便宜(上图)。


余承东指出,手机的成本增长太快了,导致华为的毛利率下降了:P40 的成本极高,光是相机成本就逾 100 美元。他指出虽然 P40 已使用到 4 至 5 个摄像头,但相机摄象头会占用大量手机的空间,因此不可能盲目地增加数量,而是要增加每个单元的算法质量,来改善拍摄能力。所以,他认为 P40 的强大之处,在于硬件和算法的结合。


图片来源:DXOMark


虽然华为 P40 Pro 再次占据 DXOMark 榜首,但未有明显抛离同级对手,所以有现场记者表示,P40 的拍摄能力未有抛离对手。但余承东仍然相信,P40 的相机“明显甩别人一条街”,他以 P40 采用的 RYYB 的感光元件例例,既然这感光元件能让进光量增加 40%,但为什么其他厂家不跟着采用呢?实是其它厂商搞不定这算法所致。(编注:RYYB 排列会导致成像色彩偏黄,需要通过算法校正)


P40 的另一个关注焦点,是其屏幕质量。去年华为的 P30 系列和 Mate 30 系列被广受好评,但屏幕质量一直被受质疑,而且,去年华为更一直因为使用了俗称“周冬雨排列”的 Delta 像素排列屏幕,因而被广受批评。与此同时,今年各大手机厂也分别把旗舰手机的屏幕,升级为 3k 分辨率或 120Hz 的刷新速度,这进一步华为的新旗舰受到压力。


诚然,这一代 P40 的屏幕,虽然没有 120Hz 刷新率(P40 Pro 为 60Hz,P40 Pro 为  90Hz),但余承东认为大家必须要看重用户的实际体验。以屏幕刷新率为例,他认为屏幕的稳定性比刷新率数字更重要,因为如果屏幕过热,系统就会自动降低刷新率,无法带来优良的体验。因此,华为 P40 Pro 的 90Hz 刷新率,能够比对手带来更顺滑的体验。



物联网生态正式起动


除此之外,这次媒体活动的另一焦点,是华为旗舰级智慧屏 X65 首度登场。X65 采用极高的硬件规格,包括新一代 65 吋 4K OLED 屏幕,搭配影院透声幕音箱排布设计、以及 14 个喇叭阵列排布。但除了这些硬规格之外,X65 配备了 2400 万超广角AI摄像头,并搭载自研的双神经元芯片,大幅提升了AI算力,支持连续对话、方言识别、声纹识别等功能,实现多设备、全场景终端设备间协作。


但是,这台 X65 的售价也同样售到注目,X65 售价 24999 元人民币。



事实上,三星、LG 等等厂商也有推出类似的智能电视,但一直没有在市场上带来太大的突破,那为什么华为突然要推出类似的高端智能屏?余承东指出, 2000 元也可以买一个 65 英寸的电视,但是为什么要 10 倍的价格来买 X65?因为传统的电视没人用了,要吸引用户必须要有新的用户生态、新的技术创新、新的人工智能功能和多设备协同,让电视变成家庭的语音控制和娱乐中心(上图)。


简单来说,X65 并不仅仅是电视,电视只是它一个小的功能,多设备、多屏的生态的协同才是核心。也就是说,X65 将会成为华为 1+8+N 全场景战略的其中一个核心。所谓的即 1+8+N。1 是指手机,8 包括 PC、平板、电视、音响、眼镜、手表、车机、耳机八大业务,而 N 则包括移动办公、智能家居、运动健康、影音娱乐及智能出行四大板块,而 X65 很可能就是华为 1+8+N 的首发炮弹。


余承东认为,华为的全场景的优势,并不是说多种产品。多种产品的生态谁都会做,问题是如何通过操作系统,把这些产品连起来。而个中的关键,在于华为在物联网 (Internet of Things, IoT) 上使用的鸿蒙 OS 里。华为在去年推出鸿蒙 OS,一直因为其核心功能模块化、并能独立作的分布式设计而被受关注,但鸿蒙 OS一直未有在华为手机上使用,被质疑是个中看不中用的 PPT 系统



但今年开始,华为 P40 系列已能与今年推出的其他华为设备,例如 MatePad Pro (上图)搭配无缝协作。尽管华为手机仍然使用开源版本的安卓系统,而不是使用鸿蒙 OS,但余承东指出,分布式操作系统,已经装载在安卓上面,可见鸿蒙 OS 已经不再是 PPT 系统,而华为也正式向 1+8+N 的全场景战略推进。


如果我们华为的全场景战略,与同样积极地开拓物联网场景的小米相比,小米的硬件生态系统无疑更为多样化、更为成熟,但它无法拥有类似的系统级别协作体验。而近年同样积极参与分布式计算的苹果,他们开始让目前基数巨大的苹果设备之间,实现无缝协作;但受限于系统封闭性,用户也只能体验少量而有限度的协作功能(例如在多设备上切换 AirPods 等)。


未来的物联网生态,谁胜谁负,目前仍难以预料。但余承东表示,去年华为手机的销量为 2.4 亿,而华为手机以外(包括路由器、笔记本或耳机等)的产品销量,与手机的比例约为一比一,所以量还是很大,虽然如此,他相信未来的“8”的量,肯定会大于“1”的。



华为要走的路依旧漫长


余承东指出,华为其实在去年就有机会在智能终端领域上成为全球第一,但由于美国的制裁,导致他们无法达成目标。但是,他认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由于美国的制裁,让华为由一家一个没有生态的硬件公司,成为一个有生态的公司。


尽管余承东对华为的前景如此乐观,但未来仍然有太多的变数。虽然目前中国已暂时控制住疫情,但新冠肺炎仍然在全球蔓涎,不少人也担心海外输入个案,会影响国内目前的形势。此外,病毒继续影响全球政经环境,也会促使环球政治环境变化,美国也不断的对中国以致华为施压。


此外,尽管余承东对华为的 HMS 抱有十足信心,但有技术有资金的微软,多次挑战 Google 的移动互联网生态地位,最终仍然失败。仅在起步阶段的 HMS,是否真的能在短期内取得海外用户的信任?如果 HMS 系统难以推广,要推广 1+8+N,同样也不容易。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华为在 2020 年会做出什么成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