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性教育,究竟有多缺失?
2020-04-14 15:04

中国的性教育,究竟有多缺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ID:DingXiangYiSheng),策划:Jame feidi,责编:feidi,科学审核:胡佳威、叶壮,题图来自IC photo


近日,国内外频频爆出性侵案件,引起广大网友关注。上周爆出的《上市公司高管被指性侵养女四年 警方立案》,更是引发了关于“对儿童的性犯罪”的热议。


对儿童的性犯罪,其实并不罕见。2015 年,中国农业大学方向明教授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的报告显示:


9.5% 的中国女孩和 8% 的中国男孩曾遭受过某种形式的成人性侵,这意味着,大约每 10 个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面临过性侵。


面对频发的性侵事件,有人提议应该将性同意年龄提高到 18 岁;有人呼吁效仿国外,引入“化学阉割”“电子脚铐”。


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似乎没那么多人关注:性教育


北京司法局介入调查鲍毓明  图片来源:新京报


早熟的青少年和缺失的性知识


女孩和男孩一般出现青春期首发征象的年龄分别为 10.5 岁和 11.5 岁。


从生理的层面来说,14 岁的青少年,尤其是女生,一般已经开始出现第二性征、具有生殖能力。


根据腾讯新闻发布的“2019 中国年轻人性现状报告”,47.5% 有性经验的 95 后第一次发生在高中及之前。


但另一方面,很多青少年乃至大学生,对两性知识、性观念等仍缺乏认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显示:


全球范围内,有超过 1/10 的分娩发生在 15 到 19 岁的女童身上。


年轻人占据新感染艾滋病病毒人群的 1/2,只有 34% 的年轻人对艾滋病预防和传播有着正确的认识。


根据《中国日报》的报道:


“国家卫计委的一名研究人员估计,全国一年约有 1300 万例人工流产,甚至更多。”


我们的性教育不仅缺失,可能还是错误的


“性”在中文的话语环境中犹如洪水猛兽,父母、老师等都避而不谈。


有网友在丁香医生微博底下评论“性教育”: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长大后你就知道了”。


还有一些家长,甚至会在孩子问及两性知识时,用谎言或者呵斥来回复:


“不要说那种东西,害不害躁。”

“你是爸爸妈妈在垃圾桶里捡来的。”

“只有坏孩子才问这种问题。”

……


实际上,这种禁欲式的性教育已经被证明是无效,甚至有潜在的风险。


美国一项回顾性研究表明:


禁欲式性教育不仅传递了不正确的医学知识,还会导致负面的性别刻板印象、对性少数群体的边缘化等。


而且性教育的缺失,会让很多孩子和年轻人,只能通过参差不齐的渠道获取两性知识,而这些知识可能是错误的,比如最常见的:体外射精不会怀孕;宫颈糜烂是私生活混乱导致......


这些错误的知识和观念,不仅让人无法有效保护自己,甚至会带来羞辱和挫败感。


性教育不只是“生理课”


近些年,层出不穷的性侵事件,让“性教育”这个词反复出现在公共领域。但很多人对于性教育的理解还停留在:避孕、预防性病或者男女的生理差异。


这是远远不够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全面性教育”,涵盖的内容其实非常广泛:关系,价值观、权利和文化,社会性别,暴力和安全保障;健康与福祉技能,人体与发育,性与性行为,性与生殖健康。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建议:


从 5 岁开始,儿童就需要获得适合其年龄和发展水平的专门的性教育。


对涉及 87000 多名年轻人的 64 项研究结果的分析发现,以学校为基础的全面性教育能够促进青少年们的避孕意识、减少高风险性行为的意识,也降低了低龄青少年性行为的发生率。


从生理到文化,从观念到社会规范,都是“性”的一部分。只有让孩子掌握正确、全面的性知识、性观念,才能更有效地保护儿童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也能推动实现性别平等。这对于预防性犯罪和自我保护,非常重要。


“生理知识”只是“性教育”中的一部分。但就是这最基础的一部分,国内很多孩子甚至一些成年人,至今都不了解。


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护”更无从谈起。


从学校到家长,都忽视了“性教育”的重要


中国其实有性教育相关的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三条写到:


“计划生育、教育、科技、文化、卫生、民政、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等部门应当组织开展人口与计划生育宣传教育。


学校应当在学生中,以符合受教育者特征的适当方式,有计划地开展生理卫生教育、青春期教育或者性健康教育。”


然而现状是:大多数人的性教育,都是偷偷“自学”,甚至从没学过。


大部分学校里,没有专门负责性教育的老师,很多是由各科老师兼任,而即使是在性教育的课堂上,“避而不谈”也是常态。


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没有课时”是中国性教育共同面对的问题:


“2008 年发布的健康指导纲要中同时提到,学校可灵活安排健康教育教学课时,如遇不适宜户外体育教学的天气时学校可以安排健康教育课,这种灵活性使得性教育的实施难以监管,无形中给了学校不必硬性推行性教育课程的自由,从 2008 年起,两周一课时的性教育课程逐渐淡出中小学课堂。”


更讽刺的是:性教育受到的阻力,可能来自父母。


“女童保护”对全国 31 个省份的 9151 位家长调查问卷显示,68.63% 的家长没有对孩子进行过防性侵教育。


但比起“没有”性教育,更可怕的是“阻止”性教育。


2017 年,国内出版的性教育教材《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遭到了父母的质疑。该教材中,直接使用了“睾丸”“阴道”等名词,以及部分生理知识的插图。


一位妈妈在网上说:这些成人都觉得劲爆的内容,给小孩子看真的好吗?


被说“尺度大”的性教育读本  图片来源:人民网


事实上,这套“劲爆”的性教育教材由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根据 2009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研发。


而正确的器官名称、器官图片,是为了让孩子明白性是怎么一回事,也能避免孩子被侵犯后还浑然不知,甚至以为这是游戏、是亲近的表现。


但最后,在家长的压力下,校方还是选择收回了这些读本。


在这样的现状下,性教育的开展困难重重,“保护孩子”更只是一句无力的口号。


不要让性教育的缺失,成为性侵的“帮凶”


我们的父母、学校,最常说的话题就是“学习”和“教育”,从胎教到美术启蒙,从英语辅导到奥数培训……生怕孩子在哪个阶段落后了。


但和每个孩子、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性教育,却总是被忽视。


如果父母、学校、甚至整个社会,都在“性”上集体失声,孩子并不会一直保持“单纯”,反而会活在风险之中。


调查数据显示,十分之一的孩子可能在 18 岁之前遭遇过性侵,70%~90% 是熟人作案。


性教育的缺失,还可能成为犯罪的“帮凶”。


如果没有正确的性观念,当性侵发生后,受害者往往不敢或不知道如何发声,使得侵害者更容易逍遥法外,甚至屡屡得手。


此外,如果社会没有正确的性观念,可能因为不恰当的舆论讨论和沟通,给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和羞辱。


性是私密的,但性不可耻。


性教育这堂课,不要等坏人来教。


参考文献:

[1]刑法学人罗翔, 2020. 利用特定地位性侵的认定.  [online] [Accessed 13 April 2020].

[2]Zh.wikipedia.org. 2020. 最低合法性行為年齡. [online] [Accessed 13 April 2020].

[3] Frank M Biro, MD and Yee-Ming Chan, MD, PhD, 2020. 正常青春期. [online] [Accessed 13 April 2020].

[4] 谷雨数据, 2019. 别再说年轻人没有性生活了. [online] [Accessed 13 April 2020].

[5]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组, 2019. [online] [Accessed 13 April 2020].

[6] World.chinadaily.com.cn. 2015. 经济学人:中国性教育之现状. [online]  [Accessed 13 April 2020].

[7] 贺佳雯, 2019. 中国性教育现状:有老师想上,学校也给不出课时. [online] [Accessed 13 April 2020].

[8] Gov.cn. 2005.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 [online] [Accessed 13 April 2020].

[9] 苑苏文, 2017. 小学性教育教材争议始末:全民尴尬如何破题. [online] [Accessed 13 April 2020].

[10] 刘璐 and 李珊珊, 2017. 每 10 个孩子中就可能有 1 个遭遇过性侵. [online]  [Accessed 13 April 202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ID:DingXiangYiSheng),策划:Jame feidi,责编:feidi,科学审核:胡佳威、叶壮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