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GGMM到U1S1,我们为什么用缩写来表达心声?
2020-05-24 19:20

从GGMM到U1S1,我们为什么用缩写来表达心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ppso(ID:appsolution),作者:陆新宇,头图来源:IC photo


虽然第一批 90 后已经步入而立之年,但倔强的我们还是努力追赶着时代的节奏,直到有天,上微博热搜的明星我完全没有听说过,点进热搜后,发现网友们讨论时用的缩写,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而且不止是明星粉丝圈,就连 QQ 里聊的内容,作为 90 后的我也是一头雾水。



先进行一个简单的翻译吧。cqy>处 Q 友,加 QQ 好友;cgx>处关系,不是情侣,而是爸妈姐弟闺蜜兄弟之类;nss>暖说说,可以理解为帮点赞、评论说说等;cdx>处对象,嗯,网恋。看着这些缩写满脑子“这都是些什么”的人不止我一个,微博网友@卜卜口 制作了一个名为“能不能好好说话”的网页,功能很简单,就是帮我们理解缩写的含义。



许多拼音缩写对应的含义都不止一个含义, 这种看起来沟通效率低、理解难度大的拼音缩写,怎么就突然流行起来了呢?


一头雾水的 90 后,也曾引领缩写潮流


虽然现在流行的是拼音缩写,但说起缩写,那可不是突然流行起来的。


让我们把时间调整到 16 年前,2004 年,《电脑报》发布过一篇名为《网络菜鸟必须之拼音缩写用语Top10》的文章,BS、BT、MM位列前三,相信很多 80、90 后会看着这几个缩写微微一笑,但这些曾经流行,如今略显土气的网络用语,看起来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图片来自:《电脑报》


时间再往后推,遇到快乐的事情,想要奔走相告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叫“喜大普奔”;工作生活太辛苦,感觉失去了爱与被爱的能力,这叫“累觉不爱”;看到大佬对话,虽然听不懂还是觉着很厉害,这叫“不明觉厉”……80、90 后,创造的词缩写可不只是 GGMM。


▲我在 NJ,不是新泽西,是南京


对于这些缩写异写的争论也一直没有停过。一方面,我国著名语言学家陆俭明教授和沈阳教授在《光明日报》中提到很关心语言文字规范化的实现路径;而另一方面,主流媒体也喜欢和网友打成一片,一起分享这些不那么正规的说法。


▲“给力”已被收录于《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中


拼音缩写、汉语缩写、异写、转写,它们拥有存在和应用的理由,求新求变也是语言发展和应用的必然趋势。在规范和使用中,这些缩写便成了一个时代的缩影和记忆。


便捷、好玩、说话含蓄?为什么缩写能流行


拼音缩写替代掉对应的词语了么?答案是否定的。有人 GGMM,也有人哥哥妹妹,有人 U1S1,也有人有一说一。拼音缩写的作用不是替换掉正常交流的某个词,更多的,是在一个群体内的心照不宣,因为有一些缩写,只要换一个圈子含义就完全不同了。



像上图中的“KY”,在网络上表示的是“不会察言观色的人”(这个否定词哪来的),或者就是“杠精”的意思。但如果你是《罪恶装备》的游戏玩家,KY 可就是圣骑士团长凯·克斯库;换到《黑塔利亚》的漫画读者那里,KY 就成了永远 19 岁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而我看到“KY”,满脑子都是烤鱼烤鸭。



思维方式和爱好不同的人在一起交流沟通时,是比较容易产生矛盾的,而缩写就是一种和平的排除异己、寻找同好的方法。圈外人看不懂这些缩写,圈内人不仅方便了交流,还会有“我是某圈人”的身份认同感和优越感。缩写能在流行开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好记。xswl比笑死我了简短,u1s1比有一说一省地方,这些缩写如同基因通过遗传来传递一般,通过同好间的模仿来发扬光大——这些足够简短、足够便捷的缩写,这些圈内人才知道的梗,就是一种文化的单位(模因 meme),它们足够好记,它们容易模仿。


当然了,规避敏感词也是缩写流行的原因之一,不论是明星的名字还是一些侮辱性很重的词语。不论是用 sex 代替性行为还是用 520 代替我爱你,这些相对含蓄的表达方法,让我们沟通时没那么尴尬。


并不方便的拼音缩写,为什么会流行?


这些看起来简短的拼音缩写,其实并不方便。拿出手机,输入xswl,就会出现“笑死我了”、“吓死我了”、“想死我了”等候选词。比起直接选择输入,切换到英文输入并没有多便捷,那读出来呢?不论是“艾克斯埃斯达不溜爱楼”还是“西斯乌了”,一样没有提高沟通效率。



这些大多来自明星粉丝群体的语言,根据群体习惯表达着娱乐领域的特定含义,虽然造词规律无非是拼音缩写(xswl)、谐音(康康)、外来词本土化(打 CALL)还是粉丝圈典故化(刚哥),但更新速度着实太快,特别是明星别称。


▲百科收录的易烊千玺别称就有 6 种


虽然大部分习惯用语不会造成粉丝群内的理解困难,但这些人名、影视剧名、粉丝圈专用词、拼音缩写造成的理解障碍,即使在群体内部成员,也很难通过几个简单的拼音首字母理解出代指的到底是什么。


人民网曾在微信、微博等平台回收有效问卷 1012 份,问卷结果也反映了拼音缩写的滥用与难以理解,可以说拼音缩写是门槛最高、理解难度最大的一类粉丝群体语言行为了。输入不简单、表意不明确的拼音缩写,为什么就流行了起来?其实也不难理解,求新、求异、从众以及便捷的移动互联网,都在粉丝用语的创造、使用和扩散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作为一种语变体,拼音缩写适合的从来都是那群接受和使用它的人。创造、使用、传播这些缩写是年轻群体用来凸显自己身份、个性、态度的一种手段。即使不习惯,但为了圈内同好的认同、快速融入圈子,一些人也被动的接受了这些缩写——圈外人很难理解,但使用者内部则有着高度的认同感和凝聚力。


▲艾漫数据&微博:2018粉丝白皮书


不用担心,未来还是汉字的


不追星的你,是从哪里听到这些流行语的?其实许多没有追星经历的人,大多是通过娱乐新闻、自媒体、朋友等途径知道的这些用语,在这些人眼里,XSWL和神马浮云没有区别,就是普通的网络用语。



不过与圈内人使用不同,圈外人在使用时含义已经有一些变化了,比如最近人民日报推出的“爱上中国风”直播专场,这个偶像应援才使用的“打 CALL”,在这里变成了对中国风的加油和祝福。


▲中国风“出道”,我们疯狂“打 CALL”


那这些拼音缩写会更广泛传开,甚至替代一些原用词么?不会。语用学中有一个概念,叫做“六大礼貌原则”,包括减少有损他人观点、减少利己观点、减少贬低他人、减少表扬自己、减少观点不一致、减少感情对立等内容。而粉丝圈在使用这些拼音缩写时,几乎违反了所有礼貌原则,这也导致了这些缩写很难得到广泛的认同。



的确,这些拼音缩写已经不算小众,也挺有意思。但它不够严肃、不够明确,每个缩写的创造者都为缩写注入了自己的理解和说辞,使用者就像是得到了作文的通用模版,根据模版去组织语言、制定规则,这本身就是一种语言运用能力的倒退。其实,我们生活中经常使用缩写,比如 NS(Nintendo Switch)、LOL(League of Legends)、CCTV(China Central Television);除了英文缩写,中文本身也有不少缩写形式,比如中职联(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西电(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中科院(中国科学院),但它们都是某个组织、某项活动的简称,不论是读还是写,的确减少了沟通成本。


虽然当我们想去了解某一个圈子内的事情时,总会被有些缩写搞晕脑袋,但出了这个圈子,我们依然可以和朋友们好好交流,轻松沟通。但连“武汉加油”都要说成“WHJY”的这种为了“立异”故意“标新”的说法,没有发扬光大的意义,也没有让大多数人认可理解的可能。


如果和身边的朋友家人沟通,那就先从让他们听懂开始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ppso(ID:appsolution),作者:陆新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