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占领”了成都人下午的社区广播
2020-05-28 21:00

一个“占领”了成都人下午的社区广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摩登天空ZERO(ID:ModernskyMag),策划:摩登天空ZERO编辑部,监制:伍叁伍伍、王硕,采访&编辑:赫裂岛撇子,音乐视频:cdcr,头图来自:摩登天空ZERO


作为一个外地人,我没经历过保利中心的魔幻 ,也没有领略过科华北路繁华的 club 文化,但通过互联网,有一个线上音乐组织让我感受到了成都音乐场景中的活力。


前一阵子,跟去成都玩的朋友聊天,我得知了一个从下午就开始放歌的社区电台组织,他们将场地开设在一家咖啡馆的露台,把地下音乐搬到了楼顶,让深夜的电子乐从下午开播。


Photo by 陈炫宇


我找到了这个社区电台的创始人 Kristen(aka Kaishandao),跟她聊了聊创立社区电台的意义和成都地下音乐场景的变迁。


我联络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一场 “公路巡演”,文字通过电波从稻城亚丁传回北京朝阳。


ZERO:首先请介绍一下 cdcr.live 这个组织。


cdcr.live 是一个线上音乐平台,旨在推广成都地下音乐和文化,我们每周都会在B站做直播,并把 mix 上传到流媒体。


cdcr.live 目前主要由 Aymen 和我运营。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一直在成都的 NU SPACE、蒸汽旅社和 13Lounge 这些 club 和场地举办演出,并以 Kaishandao 的名义进行表演。我的搭档 Aymen 是来自布鲁塞尔的 DJ,同时也是 TAG签约合作的DJ 。


我们的根据地位于成都科华北路,SOHO沸城的咖啡唱片店 “一同”。咖啡店的经营者 Ellen 是我们好朋友,她还经营着另外两家颇具传奇色彩的成都地下音乐场所 TAG 和 Hakka bar。



一同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棒的演出场地,这里有绝佳的音乐设备和良好的音乐氛围,无论昼夜。


我们还有一位得力的帮手,吴卓玲作为一位在现场活跃了20年的音乐家、制作人,现场的一切音频都由她掌握。


ZERO:cdcr.live 的组成经历。


2018年的时候,我们有了建立电台的想法。那时的成都已经是个众所周知的派对胜地,但除了 club 之外,几乎没有其他途径来分享音乐。


我们受到了世界各地独立电台的启发,希望帮助成都发出类似的声音。


DJ Blue 在 13Lounge


Aymen 和我都是听着电台和另类网络广播长大的。当我回到惠灵顿的时候,我喜欢收听 Radio Active 的节目,我可以通过广播,随时了解城里发生的事情,并发现新的音乐,这也是我们在 cdcr.live 上尝试做的事情。


实际上,有几个不同的团队都有这样的想法,比如 Postunk,一个来自 Syncopation 的 DJ 已经在 Facebook 上注册了这个名字,但由于当时他正忙着开展他的俱乐部 CUE——一个位于科华北路附近的地下音乐场所,没有足够的时间实现。



cdcr.live - featuring DJs Luna and Bugsy


作为后辈,我们从去年开始,慢慢完成了 cdcr.live 的版图。


到目前为止,我们除了在根据地一同有固定的下午三个小时的直播之外,还在城市的各种地方进行一些特别节目的录制。观众们都还挺支持我们,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我们的媒体频道经常能收到支持的声音。


音乐人们也很高兴,因为在俱乐部演出和乐队演出之外,他们又有了一个分享音乐的出口,热爱音乐的成都人也能很自豪地感受到成都的另类音乐场景变得越来越丰富



Carsick Cars 在 cdcr.live


我们试图通过邀请通常不会做 DJ 的音乐人来保持节目的多样性,包括来自 Carsick Cars 和脏手指等乐队的成员、唱片收藏家和唱片店老板。


每次直播都是一次学习的经历,通过一次次的试错,我们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信念,向世界展示成都的音乐场景是多么充满活力并令人激动,同时也想打破外界对中国的陈旧刻板印象。


ZERO:你理解的社区电台的含义是什么?


一开始,我们只是想创造一个平台,给成都当地的艺术工作者一个展示的机会。


Kristen


我们非常乐意与成都所有举办活动的场地与厂牌合作,并计划在城市周围的公共场所进行更多的音乐项目,将音乐从地下带出来,与当地的日常生活进行融合。


这个电台有一种想要把人们连接起来的 “社区” 基因,但它的受众和内容到底是由什么人、什么事儿,其实现在还一直处于不断变化的状态中,可能是艺术家、普通听众、网友、暴躁的邻居或者其他任何人。


alliage (@alliage_work) Design


我觉得社区是开放和包容的,成都的音乐和文化不仅受俱乐部 DJ、民谣歌手和 rapper 的影响,还受到了广场舞阿姨、烧烤小贩和昏昏沉沉的保安的影响。


运营一个 “社区电台” 对于我们来说既是一份责任也是一个挑战——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做到尽可能的多元化,同时尊重音乐和创造音乐的人。


ZERO:我的朋友告诉我,成都的地下音乐场景非常繁荣,cdcr.live 的音乐从下午就开始,这种时间安排是如何决定的?


成都人爱 “耍”,所以成都是一个夜生活不会结束的城市。我们不想,也改变不了这种固有模式,只想在白天也开辟一个空间,让人们有更多的选择,可以在俱乐部以外的环境去交谈、分享音乐。


Kristen 和 Aymen 


ZERO:举办线下活动的时候,有什么好玩的故事吗?


去年12月初,我们在一同组织了一次 Herrensauna 锐舞派对,Herrensauna 是一个总部位于柏林的酷儿派对组织,以快速、强劲和硬核的 techno 风格受到世界各地热爱音乐的人的追捧。那天晚上,几十个 ravers 挤进一个小咖啡馆里,他们大汗淋漓地肆意舞动,十分有趣。


Aymen 在扛设备


12月12日,我们又搞了个名叫 “XII KTV” 活动,我们把 DJ 设备带到科华北路的 KTV,包了一个房间,并把房间号发到我们的听众群,好让他们随时都能来玩,现场的音乐是由 DJ sets 与卡拉ok联合呈现的。


卓玲和子千 vs 公园保安


在成都还未解禁的时候,cdcr.live 曾试图进行户外表演,却被保安赶出了公园。


5月初的时候,我们在 13Lounge 进行了10小时马拉松式的直播,13Lounge 是一个舒适的地下场所和艺术空间,位于一个五层的老建筑中,当地人叫它 “本固楼”,我们把其中的一间卧室改成了舞池,DJ 轮番上阵,音乐从下午4点一直延续到凌晨2点,在经历了数月疫情后,人们把积蓄已久的能量释放出来了。


ZERO:你觉得成都的电子乐和 club 场景和其他地方的有什么不同?


成都一些主要的俱乐部相距都很近,这意味着人们可以轻易地在一个晚上去不同的俱乐部耍。保利中心对成都的夜生活和俱乐部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白天是商业写字楼,晚上则是酒吧和俱乐部林立的 “高塔”。


Soulark + Rochaos @cdcr.live


以前它是成都举办派对的首选场所,也是 TAG、Here We Go 和 NASA 等有影响力的场所的所在地,成都现在的许多 DJ 和俱乐部文化推广者都是在这些地方初次崭露头角的。


Neana @cdcr.live


现在的俱乐部比较分散,但仍以科华北路为中心——TAG、Funky Town、CUE、Guanxi 和 Taiga 之间都是步行距离,成都比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城市小得多,没有什么地方会让人感觉离得太远。


邻近性意味着艺术家、观众与俱乐部场地之间有更多的交流互通,让这个城市的音乐场景有一种抱团的社区感觉。


ZERO:疫情对你们的活动乃至成都的 club 有什么影响?


在疫情封锁期间,我们休息了一下,重新整合了电台节目。在整个封锁期间,我们只在 Aymen 家进行了一次直播。作为在成都生活的人,能休息的时候就休息,这一点很重要。从3月底开始,成都的 club 也基本上恢复了正常。


ZERO:上周末 cdcr.live 去了稻城亚丁做直播,给我们讲讲你们高海拔直播的经历。


我们被当地的活动组织者邀请,去稻城亚丁与一些音乐人做一次直播节目。我们一行人挤上一辆大巴车从成都开往四川南部,在新都桥过了一夜,就像是公路巡演。


Oops! - cdcr.live x 让世界听见稻城亚丁


亚丁的景色令人难以置信,我们在山脚下搭建的舞台上面放歌,不幸的是,天空不作美,由于下雨,节目的后半段遗憾取消了。


ZERO:接下来,cdcr.live 有什么计划吗?


Keep going!我们会继续向世界展现成都独特的文化氛围,让我们一同期待着未来会发生什么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摩登天空ZERO(ID:ModernskyMag),策划:摩登天空ZERO编辑部,监制:伍叁伍伍、王硕,采访&编辑:赫裂岛撇子,音乐视频:cdcr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