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局西藏药业:迷踪、蛰伏、复仇与答案
2020-06-17 17:46

攒局西藏药业:迷踪、蛰伏、复仇与答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研究院(ID:alpworks),作者:陈斯文、史鹏飞,编辑:颜宇,头图来自:《大时代》


拉萨市北京中路93号,“股神”葛卫东在这里落子天元。


向前走百米,是一个小型丁字路口。没人能想到,这个大树繁密,被高山包围,全是土气建筑的地方,隐藏着一家妖气冲天的A股上市公司“西藏药业”。6年前,有记者去调查那场震动上交所的西藏药业宫斗时,问其创始人:为什么坚决反对给员工涨薪?


陈达彬显然是个浓眉大眼的厚道人,他老实巴交地回答道:高管也属于员工,我反对的是给高管涨工资。结果,由于第一大股东华西药业涉嫌操纵董事会,公司二股东新凤凰城与之爆发激烈冲突,内斗正酣的员工还阻止工厂生产,种种因素导致了其股票停牌。


随着媒体报道的越来越多,西藏药业还有个重大问题暴露了,“独家产品新活素交给股东关联企业康哲药业独家代理。”这一举措颇受外界质疑:穷了公司富了代理商。


但随着新凤凰城撤退,康哲医药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西藏药业的第一大股东。这个问题已经无关紧要,不被市场关心。2016年,西藏药业公告定增预案。公告显示公司计划收购心血管领域一线品牌IMDUR以提升盈利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私募大佬葛卫东“现身”认购名单,拟以2.5亿元的代价,晋升为西藏药业第三大股东。内斗纷争显然让这家公司元气大伤,各种问题还暴露在了聚光灯下,葛卫东此时入局,外界没人能搞懂他要做什么。


一、 “股神”攒局


上海浦电路的一处绿地中央,金融圈的人都知道葛卫东在这里有个独栋办公楼,极具逼格。在他的办公室里,有张挂毯,整个画面被狮子的头像占据,其毛发、胡须清晰可见,栩栩如生。众所周知,狮子的个性:善于隐忍,不动则已,一击必中。


我们只有看明白葛卫东身上的“狮性”,才能搞懂他在西藏药业身上做的局。


在江湖上,葛卫东操作手法凶猛,业绩优秀,其尊号是“葛老大”。他靠期货发家,常在国际期货市场翻云覆雨,但也屡屡受罚,华尔街给他贴上了“不讲规则”、“东条英机”等标签。他本人则笑着回应:随缘而去乘风而来,才是我胸怀。


葛卫东经常穿着T恤,留着胡子出现在媒体的镜头面前,一副草莽英雄的不羁形象——在着装的正式程度和地位成反比的投资圈,金融民工往往是西装革履,“穿衣自由”才是属于大佬的标配。


他给外界的印象更像是个不守规矩的摇滚青年,其自由的风格也在资本市场上更加具现。2013年中,本该是期货大佬的葛卫东重金潜入股市,以每股7-8元的价格大举购入平安银行,总计持有1.5亿股。


此时A股还是一片熊市,闯入者葛卫东意欲何为?


我们把时间线拉回到一年前,中国金融界发生了件大事,平安集团收购深圳发展银行,原平安银行并入原深圳发展银行,合并后银行改名为平安银行。而深圳发展银行则是中国第一家面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商业银行。


平安银行的这一举动,为外界打开了对它的预期,但没人敢有所动作。因为此时的大盘在2000点的低位徘徊已久,整个市场都陷入了沉寂。没人能预知未来,因为那是不确定的,但总有人先于市场,悄悄地进行正确的判断。


2014年,在中国股市进入牛市前,正当潮水慢慢地涨起来时,市场开始陷入预期是否已经兑现的犹豫,葛卫东却大举买入平安银行股票,增持至2.74亿股,成为平安银行第三大股东。隐忍了一年,他露出了狮子般的獠牙。



此时A股牛市如同魔神天降,激进地砸晕了整个市场,而葛卫东更多操作也浮出了水面。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5年Q1,葛卫东上榜前十大流通股东的上市公司有,民生银行(01988.HK)、平安银行、红太阳(000525)和安泰科技(000969),且大部分布局于2014年下半年的牛市爆发前夕。


他在股市中操作特点可概括为:看准未来,提前买入,资金量大,耐心蛰伏,爆力拉伸。葛卫东买入平安银行后,此股几番沉浮,甚为胶着,他都不为所动。直至2015年4月平安银行在动荡的牛市中一枝独秀,外界才真正看懂了“股神”葛卫东。



葛卫东曾在微博上讲过投资银行股的逻辑,“国外银行90%收入都是中间业务收入,中国银行绝大部分是息差收益,不看好的人认为一旦息差收紧,银行的利润就会降低。不过这么多年银行息差一直没有太多降低。另外,一旦和国际接轨,中国银行业的中间收入就有可能大幅增加。”


他其实还有些东西没有点明白:那就是一带一路来临的背后,是银行对国运的助力;特定牛市来临前,主题的爆发一定符合时代发展规律。印证这两句话的大棋局,是葛卫东在2016年杀入西藏药业后的隐忍和凶狠。


二、藏药迷踪


仅仅只是藏药的话,并不值得葛卫东入局猎杀。


2016年3月,西藏药业发布公告,计划收购心血管领域一线品牌依姆多,葛卫东参与定增。一双市场看不见的大手开始布局,整整一年,直到2017年4月该方案才拿到证监会的批文。但健忘的外界早已忘记,葛卫东早前的想要入局的身影。


四个月后,直到西藏药业发布半年报,人们惊然发现,葛卫东赫然在列,有着291.1万股。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他建仓的时间节点是5月初。这是一个很敏感的时间节点,因为西藏药业股价自此走向转折。


2017年4月起,不少心衰病人开始听到风声,他们的救命药“新活素”将被纳入医保报销的范畴。而新活素是西藏药业的独家产品,有着价格贵、需求刚性的特点,但渗透率不高,纳入医保对病人有好处,但对公司来说却不一定。


病人能因此受益,获得低价保命的机会;公司的独家产品新活素虽然销量增速大幅提升,但毛利却大大下降。进入医保前,新活素出厂价大约在¥773/支,之后根据2019年报推算出来的新活素平均售价是¥466/支。


新活素的有效成分是重组人脑利钠肽(人体分泌的一种内源性多肽),可以快速改善心衰患者的呼吸困难程度和全身症状。无论是慢性病患者还是急症患者,医生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倾向于给患者来上一针,虽然不能祛除病灶,但患者心电图平可以稳地跳动。


经医保谈判后,新活素以降价40%的方式,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乙类范围,解决了此前单价过高和不能报销的困局。这反映在股价上,却是跌跌不休的局面。但葛卫东继续增值,别人恐慌的时候,他贪婪了。


西藏药业2017年三季报显示,葛卫东期末持股数量上升至621.6万股,成为公司第3大股东;这意味着第三季度葛卫东在先前底仓的基础上,又通过二级市场加仓330.5万股。年底,葛卫东加仓至781万股,其中非限制性流通股490万股。



至此,葛卫东在西藏药业的布局进入了长达两年的潜伏期。


仔细研究西藏药业时,我们会有个神奇的发现,作为一家在医药行业摸爬滚打21年的公司,它的研发能力几乎等于零。根据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研发投入在营收中的占比仅有1.16%。时至今日也只有三款主要产品:依姆多、新活素、诺迪康胶囊。


依姆多是靠收购得来的,这个现成的产品还遭到了滑铁卢。


2019年3月15日。公司发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公告。公告称,依姆多相关无形资产的摊销年限为20年;2018年度依姆多实现销售收入4,861 万美元,利润总额1,456万美元,分别完成2017年度评估预计目标的 90.60%和 76.65%;因此,计提减值866万美元。


唯一有藏药属性的是诺迪康胶囊。这款中成药由号称“高原人参”的红景天制成;但红景天药材来源主要是野生采集,随着用量的增长,野生资源越来越少。


为此,西藏药业把红景天的人工种植作为公司的主要研发项目之一。公司至少从2014年开始,就在研究红景天的种植技术,但时至今日,其研究进度依然停留在对于小试规模栽培条件的探索,至于大田栽培技术仅为“探索性研究”。


并且,公司还在近年的年报中多次提到“人工种植具有较大的难度和不确定性,存在研发失败的风险”。


实际上,西藏药业对于红景天药用价值的挖掘不止于此。西藏药业在2007年,报价740万元,与成都恒基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注射用红景天苷原料及冻干粉针剂”等的临床前技术转让合同;但从立项至今,该研究项目几乎没有进展。


而新活素所讲的故事,是我国每年急性心衰病例约200万,其作为急性心衰的抢救用药,适用于 90%以上的患者,2019年销量174万支,渗透率仅 15%,未来几年,新活素使用率也许会逐步提升。但由于该药的保护期已过,更多的对手正磨刀霍霍。


除了新活素外,西藏药业几乎一无所有。这样一家基本面如此差的公司,葛卫东为什么要赌上自己的声誉进行蛰伏?或许我们能从他公开说过的交易原则中,看出端倪:


1)是不是能通过冒1元钱的风险赚3元钱;


2)基本面分析是不是支持你投资的方向;


3)技术面是不是也支持你投资的方向,基本面能不能和技术面形成同步共振;


4)和市场保持适当距离。


三、三年蛰伏


翻开人类历史上那些宏大计划的故事,从来不缺少蛰伏、潜行的情节。


偷袭珍珠港就是个很好的例子。1941年11月开始,日本联合舰队主力开始向北海道的单冠湾集中,11月26日凌晨6点,这支规模空前的舰队,在海军中将南云忠一的指挥下,踏上了前往珍珠港的三千五百海里航程。


蛰伏远航三千五百海里,是对大舰队机动的巨大考验,这让联合舰队的参谋们头疼不已。但南云司令官只讲了一句话:“航海的事情大家不要发愁了。只要你们飞得起来,扔得下炸弹,炸得掉美国船,我南云一定能带你们到你们想去的地方。”


这是来自司令官的决断、经验、隐忍与耐心。在指挥一支大资金来猎杀西藏药业的葛司令身上,同样看得到这四项品质的影子。


就在葛卫东从西藏药业认购定增股份的时候,西藏药业的股价正如同太平洋上的惊涛骇浪,经历着从峰到谷的动荡。


彼时,中国股市刚刚从2015年的大跌中走出,整体元气未复。宏观经济在步入又一个新周期的同时,也在消化2008年刺激政策带来的遗留效应。市场上虽然偶有板块轮动产生的斑斓亮色,总体却难以摆脱沉寂难熬的低位震荡。


大洋浩瀚,葛卫东入局西藏药业的第一波资金,恰如北太平洋上潜行的联合舰队,在海浪的峰与谷之间跌宕不已。


西藏药业的新活素产品虽然通过高价药谈判,纳入了国家医保目录,但在当时,这则利好显然没有被各路机构和股民注意,由于资金没有多少热情参与,公司股价不但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反而在市场的结构性调整中,开启了一路下跌之旅。


从2017年5月到2018年2月,西藏药业的股价已经从32元一带,猛跌到21元附近。



在2017年冬天,葛卫东可能是众多投资大佬中看起来最晦气的那一个,散户乐见其衰,在股吧里为葛卫东敲锣打鼓地刷起了标语——“常在河边走,遇见葛湿鞋”,“跌破二十块,抄底葛卫东”。


葛卫东自然没有兴趣理会散户的无聊调侃,那些嚷着抄底的人恐怕到最后也没有掏出一分钱。缺乏想象力的人很难读懂葛卫东的布局,在外界看来,这种越跌越买的逻辑要么是在为自己的判断买单,要么是在弥补前期仓位的亏损。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动荡氛围中,葛卫东的这一次出击,看起来既缺乏江浙游资立竿见影、一剑封喉的效果,也没有产业资本立马横刀,石破天惊的示范效应。葛司令入局西藏药业,实在像是一次没有经过仔细考虑的鲁莽出击。


2018年2月,如散户之愿,西藏药业的股价跌破了20元,在反弹了三个月后再转跌势。这一波下跌持续了五个月,10月,西藏药业在16.59元的位置止跌,月K线上,收出了一根长长的下影线。


从技术分析的角度上看,从2018年初到2020年5月,西藏药业的股价始终在19元到30元的区间震荡,构筑了一个11元上下的周线箱体。其中三次看起来像是在攻击箱体上沿,这为跟随葛卫东入场的投资者带来了三次平仓出局的机会。


自然,这也埋葬了三批试图从突破中获利的短线客。然而,无论普通投资者来了多少次,又离场多少次,葛卫东却是西藏药业的坚定持有者。在两年多的股东名单中,他的名字始终位列其中。


后来的研究者有理由相信,葛卫东在这段时间的持股,和之前对于新活素产品的判断,构成了一套完整的、有预谋、有组织的投资行为。葛卫东以基本面和技术面为支撑,拟定了一整套详尽的持有计划。


他并不屑于像普通游资一样,通过建仓、拉抬、出货的流程,抢到一笔钱就落袋为安。他严密地遵循着自己的投资原则,相信新活素产品的价值,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在公司业绩上体现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他需要做的是厉兵秣马,让下属交易员们不动声色地进行波段式交易,不断降低持有成本。


显然,这既需要足够的耐心与隐忍,也需要熟练的经验。


七十多年前的北太平洋上,那支潜行三千里的舰队需要保持无线电静默,他们唯一能够汲取耐心的地方,除了司令官南云忠一之外,只有来自NHK(日本放送协会)公开播放的一首汉诗。


那是一首乃木希典在日俄战争中写下的诗:山川草木转荒凉,十里风腥新战场。征马不前人不语,金州城外立斜阳。好一个立“斜阳”,葛卫东指挥的数亿资金在西藏药业上蛰伏三载,等待的就是一连串大斜率的冲天阳线。


四、复仇与答案


2020年春天,葛卫东等到了他的机会。


从一月份起,疫情虽然给医药股带来了“飞一般”的感觉,但这却与西藏药业无关。直到3月13日,西藏药业发布2019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6亿元,其中新活素产品销售174.78万支,销售收入超过8亿元,足足占据了公司总营收的六成之多。


西藏药业的2019年年报,无疑让葛卫东“混沌投资”、“基本面支撑”理论的声誉得以大鸣大放。新活素之于西藏药业的业绩贡献,已经得到了清晰无比的体现。在一切都那么灰色的资本市场上,人们实在是太需要一个有逻辑的故事。


这时候,葛卫东讲给外界的故事及时浮出水面,变成了人人讶异,却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5月2日,葛卫东在2017年通过非公开定增的291万股西藏药业股票,解除限售。5月25日,也就是在解限后的23天,西藏药业的股价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开始井喷。



从早盘上看,那一天并没有什么异常。9点40分后,西藏药业在分时图上的短促突击开始了。在连续的小买单拉升后,重击在10:52分到来,一记大单的到来,将西藏药业封死在涨停板上。


三千里潜行,换来了珍珠港上空升起的冲天火光。七十多年后,一根光头光脚的红色长阳,打响了葛卫东猎杀西藏药业的第一枪。


如同狮子咬开猎物喉咙,血光飞溅,鬣狗与秃鹫闻风而至、接力撕咬的场景一样,在随后的十七个交易日里,各路机构、游资和散户接踵而至。曾经对西藏药业作壁上观的分析师们发现,几乎无需主力动手,西藏药业的股价开始自我飙升,走出了独立又凌厉的走势。


在5月25日,西藏药业第一个涨停,就让收盘价突破了几个月以来的新高,此后,投资者和股评家们发现,这家公司几乎很少有哪天不在创新高的兴奋中度过。


七十多年前,奇袭珍珠港成功的“虎,虎,虎”电文传遍马来、菲律宾、香港、东京……如今,葛卫东用他的耐心、隐忍与凶狠告诉投资者,发生在资本市场中的千里奔袭与猎杀,应该是什么样子。


那个在办公室里悬挂狮子、毫不妥协的金融大鳄葛卫东杀回来了。


在半个月的时间内,随着西藏药业股价翻倍,粗略估计,葛卫东的浮盈轻松过亿,他用真银白银完成了对“抄底葛卫东”嘲讽的复仇。而他向市场交出的另一份答案是:在浮躁不安的熊市下,用隐忍、凶狠、给人汤喝的方式,完成了一段波澜壮阔的操作。


五、尾声 


当散户开始关注到西藏药业的冲天火光时,奇袭的机动部队已经在天上盘旋了十七个交易日了。在A股的战场上,支撑葛卫东西藏药业投资逻辑的新活素故事,究竟能讲多久?


就在各路人马乐此不疲地收获涨停与拉升时,有心的观察者发现了一些不为人道的事实——早在3月份,西藏药业的董秘既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透露,新药上市后有5年的新药监测保护期,以对新药的独家生产销售进行保护,目前,新活素的保护期已过。


这意味着,数年以来独此一家的新活素,将迎来竞争对手。


但西藏药业又迅速的榜上了新冠疫苗的故事,根据公告:拟通过向斯微生物支付新冠疫苗产品、结核疫苗及流感疫苗产品合作对价,获得上述产品全球独家开发、注册、生产、使用及商业化权利。目前斯微生物新冠mRNA疫苗的药效学研究均已完成,预计近期开展临床试验。


对于A股市场而言,故事和题材永远被渴求,只有它们的出现,才能够刺激行情,使股价维持在一个可观的高位。


然而,从产业的眼光来看,没有任何一个实业项目可以实现今天讲故事,明天收庄稼的收益速度。这个道理,几乎是每个人都懂得的道理。可是几乎每个人都不相信这一切,因为我们需要刺激,需要狂热,需要源源不断的故事来提供想象空间。


知名电视剧《天道》中,有着这样一句台词:这世界要不是黑白颠倒,那还叫众生吗?那该叫天国了。这句话还是有点瑕疵,其实那个能颠倒黑白的地方,才是天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研究院(ID:alpworks),作者:陈斯文、史鹏飞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