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别美
原创2020-06-24 07:35

美元别美

作者|Eastland,虎嗅研究总监


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不是“二次大战”,而是1971年8月15日美元与黄金脱钩。


尽管“美元本位制”已经持续近半个世纪,但用周小川的话说:“以主权货币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是历史上少有的特例。”


“美元本位制”只是人类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美元不会永远“美”下去!

 

“筹码”要由“上帝”发

 

货币的本质是筹码,用于衡量创造的财富多寡。打麻将而没有筹码,玩得昏天暗地、搞不清谁输谁赢,多么索然无味。辛苦劳作、殚精竭虑,如果没有货币、只能以物易物,创造财富的动力也将大打折扣。

 

四个人打麻将,筹码不能由某个玩家发,否则没有公平可言。同理,以平等、自愿、信息透明为基础的市场经济,交易“筹码”不应由参与者发放。假如郑屠户向金老汉买酒,使用“郑屠币”,不是欺负人吗?

 

与钱财有关的汉字都带“贝”这个偏旁,说明贝壳曾经充当过筹码。最终金、银、铜成为主流筹码。从贝壳到金银,都产自大自然,天然“去中心化”,非要说有一个中心,那就是“上帝”。

 

鸦片战争前,英商来华贸易经常使用的货币是“西班牙本洋”。这种产于墨西哥的银元成色统一、规格整齐,是当年风行世界的硬通货。由于对外贸易顺差,中国赚了不少这种银元,所以《南京条约》要求中国赔偿2100万“西班牙本洋”。《马关条约》、《辛丑条约》分别要求赔款2亿两白银、4.5亿两白银。估计清政府手里的西班牙银元已差不多被英国人掏空了。

 

袁世凯的皇帝梦没做几天,但1914年开始发行的“袁大头”却成为贯穿民国时期的主要货币,并广泛用于国际贸易。面额1圆的“袁大头”含有26.6克白银,成色为89.1%(据史料记载统共铸造壹圆银币7.5亿枚)。甚至到了1951年,由于云南、西藏等边陲地区只认“袁大头”,新中国还特别发行了特种银元(后被人民银行收兑,民间存量极少)。

 

用金银铸币的缺陷很明显:不方便携带、储藏和清点,尤其是无法满足大宗国际贸易的需求。于是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按金本位原则发行纸币替代铸币,同时向纸币持有者承诺随时兑换黄金。


由于英国在贸易、海运及金融服务方面的绝对优势,90%的国际结算使用英镑,不论私人公司还是国家储备的都是英镑而不是黄金。因此“二次大战”前的国际金本位制度被称为“英镑本位制度”。

 

1944年7月,西方主要国家的代表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举行会议,确立了以美元为国际结算和储备货币的金本位体系:美元与黄金挂钩,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其它国家货币与美元保持固定汇率(上下浮动幅度不能超过1%)。

 

美元被称为“美金”,1美元含0.89克黄金,各国政府可随时将美元兑换成黄金。在“黄金汇兑本位制”下,美元相当于“实物黄金提货券”,筹码仍由上帝来发。

 

美国成为“上帝”

 

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美元充当黄金的等价物,美国承担以官价兑换黄金的义务是该体系的基石。1945年末美国黄金储备1.8万吨(5.74亿金衡盎司,1金衡盎司=1.0971428常衡盎司=31.1034768克),占世界各国官方黄金储备总量的59.5%,看来保障兑付不成问题。

 

布雷顿森林体系存在天然缺陷:依赖美国的国际收支平衡。美国持续盈余,全世界的流动性被“吸入”,其它国家将陷入通货紧缩(美元荒);美国持续逆差,黄金储备下降,最终影响兑付。这就是著名的“特里芬两难”。


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点评道:“这实在是一个非常明显的道理。何以当初在布雷顿森林聚会的各国专家没有留意,有待历史和政治学者考察。”


其实这个问题不难解释:当年没人担心美国的黄金储备不够。二战使英、法、德、日元气大伤,美国以强大的工业制造能力成为世界工厂,国际贸易必然盈余。各国购买美国货的多少根据各自赚取美元的能力量入为出,美元少就会少买美国货,于是该国对美国的贸易逆差回落。


布雷顿森林会议花很多时间讨论如何限制美国顺差、如何救济急需美元的国家。英国谈判代表凯恩斯提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立350亿美元的储备,美国谈判代表怀特认为50亿美元足矣,最终建立了88亿美元的循环周转基金,这就是所谓“提款权”的由来。


孰料人算不如天算。


1958年,美国国际收支首次出现大规模赤字(包括对外投资、援助、军费和贸易),布雷顿体系的基石从这一时刻开始动摇。


1961年,自由市场上的金价与35美元一盎司的官价脱钩。只有成员国政府和央行能按官价兑换黄金,这就是所谓的“黄金双轨制”。


1968年2月,戴高乐召开新闻发布会攻击布雷顿体系:“这个体系赋予美国过分的特权——不受限制地用美元清算,国际收支赤字不会导致储备流失。”#只有美国可以印美元#


同年,美国黄金储备占各国政府黄金储备的比例降至25%。各国同意“原则上不大量兑换黄金,以减缓美国黄金储备的流失”。


1971年美国黄金储备跌至9000吨,官价102亿美元。而当时美国外债高达678亿美元。换言之,美国外债仅15%有黄金保证,国家信誉岌岌可危。


美国在1944年~1971年间“吐出”与0.9万吨黄金等值的美元,向全世界注入了流动性,对战后重建和全球经济苏复发挥了积极作用。但黄金开采速度跟不上经济腾飞,美元发行受限于黄金储备,必然导致全球通货紧缩并引发大萧条。

 

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宣布美国停止承担美元兑换黄金的义务。客观说,既救了美国也救了全世界。


西方国家“默许”美国“背信弃义”、停止兑付黄金的背景是:冷战进入“中局”,苏联军事实力足以与整个西方阵营匹敌,甚至在某些领域占明显优势。盟友们不接受“美元本位”,难道拥护卢布做世界储备货币?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美国持续的巨额逆差使其贸易伙伴手里积攒了大量美元。它们不希望这些美元成为“废纸”,只求能用这些美元买到想要的东西,比如石油、铁矿石等大宗商品。

 

从1971年8月15日开始,美元与黄金脱钩,5年后牙买加体系被正式确立。

 

牙买加体系的重要特征是“黄金非货币化”,取消成员国之间须用黄金清算的债权、债务。英镑、西德马克、日元(包括后来的欧元)在理论上与美元一样能够充当国际储备货币。

 

但实际上,美国以外的其它国家不是经济实力偏弱,就是持续顺差,难以成为储备货币。

 

贸易顺差是好事,为何成本币却成不了储备货币?假如A国与B国贸易,用A国货币结算。A国持续顺差,B国根本攒不下A国货币,谈何储备?如果用B国货币结算,A国因持续顺差而被动拥有越来越多的B国货币,这也算是“劣币驱逐良币”。#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中国#

 

从1971年8月15日开始,美元成为衡量地球人创造财富的筹码,美国成为“上帝”。

 

成为“上帝”之后

 

把最近五十年的世界比喻成赌场,老板是美国、游戏规则美国定、筹码美国发、保安是美国大兵。

 

各国以自然资源(石油、铁矿石)、人力资源(准确地说是包含人力资源的工业品、农产品)兑换筹码。他们手里筹码有两个来源:一是与美国贸易,即奉上“子女玉帛”向赌场老板兑换筹码;二是从其它玩家手里赢。

 

赌场不会风平浪静,比较大的一次意外是日本这个“赌客”赢太多,把美国汽车、家用电器等行业挤得东倒西歪。1985年日本成为美国的最大债权国。

 

好在日本是战败国而且没什么朋友,美国通过“广场协议”逼迫日元大幅升值,日本输美产品变贵、竞争力减弱。“广场协议”是日本的转折点,1995年日本哀叹“失去了十年”,到如今日本已失去35年,GDP不到中国的40%。

 

美国做为赌场老板,“吃喝玩乐”“盖房”“打架”一切用度,用自家印的“纸钱”都能换回来,真是不要“太美”。

 

1980年代,美国一年的军费是1500亿美元,在当时是天文数字。但美国可以通过发行“印刷品”——美元,向全世界转嫁巨额军费。


苏联想在军事上与美国势均力敌,只能“要大炮不要黄油”,牺牲人民生活品质,把全部资源投入军备竞赛。工资、住房面积20年不涨,食品消费占工资的40%,轻工业品极度匮乏……

 

1985年,里根政府推出预算高达1万亿美元的星球大战计划(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狠狠将了对手一军:如果苏联不跟进,弹道导弹被拦截、核威慑能力大打折扣;如果跟进,经济将被彻底拖垮。

 

1991年12月25日,苏联宣告解体。而就在1991年12月9日~10日,欧洲12国首脑仅用两天就推出《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宣布欧洲联盟将使用欧元。


英、法、德、意、荷、西、葡……这些打了几百年仗、有血海深仇的国家不仅没有浪费一分钟讨论要不要推出欧元,反而抢在苏联解体前半个月签署了条约。


欧洲毕竟是美国的“师傅”,苏联解体就再不让美国向全世界发筹码,至少发给欧洲不行。换做中、日、韩、印讨论“亚元”,不知要几个世纪。

 

但因从1944年已成为国际结算、储备货币,美元体系根深蒂固。而且欧洲在经济、科技、军事等方方面面都不及美国。外加美国明里暗里的打压和阻挠(比如1999年欧元“正式上线”,美国马上发动科索沃战争),欧元始终无法撼动美元的霸主地位。

 

从1971年到1991年,美国通过“发筹码”,用20年拖垮苏联。到2020年,苏联解体已经29年,美国仍然充当“上帝”、向全世界发筹码。毫不夸张地讲,美国的巨额军费是向全世界勒索来的(2020年预算7380亿美元)。


B2隐形轰炸机造价24亿美元,约合160亿人民币。16亿就可以建一个规模很大的工厂,一架飞机=10个工厂!更夸张的是航母:福特级造价150亿美元、全寿命开支预计为2500亿美元。美国打算把11艘航母都升级为“福特级”,让全世界买单!

 

天下苦秦久矣


不要以为全世界都甘心为美国的“文治武功”买单,欧盟、俄罗斯忍了近30年,日本忍了35年……而中国正在快速觉醒。


2018年,中国对美元贸易顺差达3233亿美元,创历史新高。美方挥动“大棒”,中国也有人跳出来说“我们不该赚那么多”。呵呵,如果中国从美国赚走10亿盎司黄金(约合3.1万吨),那是“有点多”,但我们输美商品换来的是美国印的“纸钱”。郑屠夫用“郑屠币”买了金老汉的酒,却说“你赚走了我的郑屠币,我亏了”,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基础是内含购买力,近几十年美元购买力的两大来源是大宗商品和中国制造。

 

都知道美国不断在中东用兵为的是石油,但美国不是去把地底下的石油开采出来装船运走,而是确保主要产油国用美元结算。


比如中国需要石油,刚好可以用赚到的美元去买。仇视美国的伊朗,把石油卖给中国也只能收美元,因为中国手里美元多多。伊朗向世界各国买这买那也只能花美元,因为它卖石油赚的都是美元。


石油、铁矿石、农产品等大宗商品向美元注入的购买力,使世界各国在贸易中乐于接受美元支付。


除了大宗商品,“中国制造”注入的购买力成为美元的重要支柱。中国几乎是全世界所有国家的重要贸易伙伴,越是发达国家,与中国的贸易额越高。2019年中国进出口总额4.57万亿美元,其中出口2.5万亿美元。2019年全球石油交易量约为35亿桶,按70美元一桶,全年石油贸易额不到3000亿美元,约为中国出口额的八分之一!


保罗·沃尔克说:“只要中国这个世界上增长最快和顺差最大的经济体愿意几近无限度地接受美元,这种意愿本身也就成为美元币值最主要的支撑因素之一。”


还有一个问题:美国经常账户亏损,必须由资本账户的盈余来平衡。中国、日本、沙特等贸易顺差大国则相反,经常账户里的美元越积越多。没有办法的办法是购买美国国债,多少还有一点点利息。密苏里大学兰德尔教授说得无比直白:整个世界被美国耍了两次,一次是用美元进口,另一次是用美元支付国债利息。


大宗商品和中国制造向美元注入购买力,贸易顺差国以购买美国国债的方式把赚到的美元还给美国,这就是“布雷顿2.0体系”。


美元不会永远“美”下去


赌场老板的生意经是保持人气,特别是要留住豪客。豪客是赌场的财神,人家脸色不好,赌场老板要千方百计哄。特朗普动不动掀桌子、退群,是把赌场搞黄的节奏。

 

欧盟、俄罗斯、日本已经忍好几十年,中国也慢慢品出“味道”,美国政客却想把中国赶出“赌场”,殊为不智。

 

20世纪40年代,凯恩斯曾提出用30种有代表性的商品为基础建立国际货币单位bancor。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上,“怀特方案”胜出。周小川点评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说明凯恩斯的方案更有远见。”


美国金融危机后,周小川于2009年提出“超主权货币”理念,简言之就是国际结算与储备货币与主权国家脱钩,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十年后的2019年,周小川在《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一文中阐述了从特别提款权入手建立超主权货币的思想。

 

让全世界上百个国家联合起来对抗美元霸权谈何容易,再说美国也不会坐视不理。但无论如何,美元不会永远“美”下去,取缔不了美元霸权就先削弱、束缚之。#祝某人连任美国总统#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8
点赞113